当前位置: 首页 >> 打风机 >> 818我们的舔狗帮主和他的帮主夫人 >> 29      
29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喜报,婚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人生如梦似幻,我们实实在在做了很多准备,尤其是大师,像送儿子参加高考的家长一样(来自攻防琴的吐槽),结果找准律师后、一通知彩虹秀打官司,彩虹秀秒怂了。
彩虹秀:“离就离,打官司仿佛我舍不得你似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彩虹秀和唐门不是一次分手也没闹过,婚前闹过两次,次次唐门都非常后悔,舔得到位、折腾得状态憔悴,有一次还是喵哥和大师看不下去,帮忙劝和的。
这一次我担心过,但唐门没什么大反应了。
最后讲一件事情吧,除夕夜凌晨吃完饺子放完烟花,我、攻防琴跟喵哥跑到唐门家去了(我们几家的几位老人这个时间大都睡了,不守夜),开门时唐门妈妈特别惊讶,说:“你们几年不来了呀!我年年都问唐门。”——喵哥和攻防琴是从小学起就年年除夕跑来笑嘻嘻抢年糖送水果的。
唐门听了没作声,我们四个下楼又放了一挂鞭炮、几筒烟花,围巾琴直捂耳朵,我捉弄了他一会,烟花一歇,隐约听见唐门沉声说:“你考虑考虑。”
我回头一看,唐门在和喵哥咬耳朵,两人点了两根烟,近处有其他人放炮,喵哥冲我们喊:“我俩晚点上楼噢!抽完烟上去!”
攻防琴说:“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攻防琴拉着我掉头先行上楼,美滋滋地蹭了几只阿姨做的羊肉饺子,过十多分钟唐门喵哥才回来,脸色平静。接着打了好几局扑克,阿姨一直没有问及我们往年不来的原因,只问:“都过得怎么样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喵哥说:“不赖,您不用担心。”
攻防琴说:“挺好的,您呢?”
大家闲聊了几句,我低头扎了一片水果喂攻防琴吃,冷不防一旁唐门说:“妈,我要是以后不结婚了,您接受得了吗?”
阿姨说:“你自己开心就好,你看女孩子的眼光也不太行。”
攻防琴哈哈大笑。喵哥也笑,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新年向前看。”
阿姨说:“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疑心她其实知道什么,倒也不确定。
哦对了,攻防琴与唐门同岁,喵哥比唐门大三岁,不同级,认识的契机是唐门他爸:他爸和喵哥爸爸是同事。
我只“见”过这位叔叔一次,是在喵哥家看到的照片,照片中他看着又颓又潮,1994年在KTV拍的。喵哥爸爸说他当时在唱林忆莲的“人生已经太匆匆,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很潮,99年去世了。
别的不说了。
帖子写到这,应该算是结束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后续种种磨合与清算,纠改与谅解,当事人们都会一一在现实中解决。
就这样吧。
沉帖。
打风机于2019-01-28 20:2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