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月半丁 >> 【ABO】交尾事故 >> 1      
1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3277年的冬天,褚楚终于以年级排行四十七的成绩,从方舟特等高中毕业了。结业仪式上,他捧着年级长颁发的证书,再三确认,最后才小心翼翼地把它抱入怀中,向年级长点头感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到家后,他倒头便睡,当晚发了个低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皿做完惯例的家政清扫之后,上楼来打扫他的房间,顺便提醒他到了晚饭时间,没想到怎样也叫不醒他,做了个体温扫描,这才发现他生病。

  他白皙的皮肤上泛着薄红,细眉微拧,嘴唇抿起来,唇角显出一个不太舒服的下垂弧度。灰发散乱着,有一段时间没剪了,长度到肩头,躺在床上时就胡乱柔软地铺开,在发丝之中,白色的、尖尖带灰的小猫耳可怜地冒了个头。

  褚楚能力并不算好,平时学习只在中游。结业学期末的最后一个月,他废寝忘食拼命努力,精神始终紧绷,难得换来了还算不错的成绩,回到家中,就彻底放松了下来,身体一时有些承受不住。

  虽说烧得并不严重,但他的自控能力太差了,在昏睡之中,难免会出现一点儿返祖特征。

  耳朵和尾巴是最经常出现的。小皿绕到床背面一看,毛茸茸的灰白猫尾果然从他裤头钻出来了,在被单上垂着,环成一个小圆。

  半人高的圆柱形白色小机器人伸出两臂,为他盖上被子,又絮絮叨叨地给他找来药物。他昏昏沉沉地睡着,过于疲惫,直到晚上了才醒过来。

  

  褚楚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爸爸传消息回来了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并未接收到新讯息。”系统音偏童声,又细又俏,回答问题时带了点儿赌气的味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楚失望地“啊”了一声,长长睫毛半掩住深绿的眼珠。

  小皿用湿巾给他擦脸,又道:“您也不想以这样的姿态见主人吧。快点起来,先把粥喝了,然后还有两副药要吃,吃完赶紧再睡觉。”它抱怨,“都怪您不带我去学校,照顾作息日常,身体才会变得这样差!”

  褚楚老老实实道歉说:“是我的错,对不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机器人这才满意,哼着声,下楼去端晚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会突然这样拼命,当然是有原因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楚的十八岁生日在结业的一周之后,爸爸在出发前和他约定过,肯定会回来为他做成人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晁对他并不严格,哪怕他没有半点儿身为褚晁儿子该有的样子,也仍然疼爱他。但褚楚自己心切,眼见时间近了,他不拿出点儿值得让爸爸开心的成绩,就忍不住会觉得惭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想要见到爸爸,但又不配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是在七岁那年被褚晁从第三星系内主星的附属小行星上带回来的,至今快十一年了。

  那颗附属小行星上资源贫瘠,被作为第三星系的公认垃圾场——这样的垃圾场在现在并不罕见。毕竟人口从一百五十年前的基因改造开始,膨胀了整整三倍,随之产生的种种副产品也飞速激增。

  基因改造的劣等品人类、偷渡客、犯罪的逃犯,形形色色的低等公民,在主星之中得不到合法身份,或者负担不起生活费用,便会逃到垃圾星上。

  褚楚的母亲是一个猫混种的Omega妓女,猫种基因浓度高达48%!,(MISSING)和父亲搭伙过了一阵,便消失不见。亲生父亲是个Beta,或许是他混兽基因浓度低,又或者自控能力较好,褚楚从未见到过他呈现返祖特征,也就无从得知他的混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垃圾星上在几十年前有过一次治理,然而辐射仍然严重。褚楚在上面生活了七年,尽管后来褚晁找了医生为他改善体质,他也依旧容易生病。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一星系主星RX-Ⅰ星上,气候遵循古地球的一年四季划分。褚晁选择的居所偏南,沿海,每年冬季总略带湿寒。

  家中开启了温度调控,温暖舒适。但褚楚正在病中,吃过药再次入睡后,不知为何,他不由得觉得有些冷。

  他蜷缩在床上,将被子都裹到了头顶,又被床边待机的小皿拉下来。入眠前,褚楚勉强将耳朵收了回来,再想控制尾巴的时候,实在是有心无力,只好就此躺下。

  这是他从小养成的坏习惯。

  

  褚晁将他从垃圾星上带回来时,他刚刚失去亲生父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叫什么,以前他自己的名字也只有一个楚字,后来才随了褚晁的姓。他分明和亲生父亲没什么感情,过去仅有的记忆,就是无数次的辱骂和殴打,以及粗鲁摔到自己身上的食物。

  然而刚离开垃圾星时,他却无数次地做梦。

  梦到自己与那具尸体一同度过的两天两夜,梦到那张脸死不瞑目的模样。那熟悉的酒气与尸臭混在一起,不再让他因担心被打而惴惴不安,却让他有了另一种惶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隐约记得自己发着抖喊爸爸,然而毫无回复,只有余音散在那个小棚搭起来的家里。

  明明有两个人在这,却只有他一个人活着。

  自己唯一的亲人就此没了。

  

  褚楚资质差,当时还都已经七岁了,却还无法维持哪怕50%!的(MISSING)人形。他的耳朵尾巴露着,连手脚都还是猫形的爪子,走路时微弯着腰,背脊弓起,显出一副战战兢兢的可怜模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晁刚将他带回来时,他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敏感。见到外人时,看到没看过的新奇东西时,做噩梦时,动辄就会被吓得变回兽形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他第三次从噩梦之中醒来。

  睁开眼睛,他发现房间内的小夜灯被打开,散发着柔和的光,褚晁坐在床头,抚摸他的身子。他的兽形尚小,在那只宽大的手掌中,几乎只比手掌大上一点点。睡衣堆在一边,想必他刚刚被埋在了睡衣里,是这双手将他捧出来。

  男人的声音低沉:“梦到什么了?”

  小小的一只灰白猫崽瑟瑟发抖着,微弱地喵喵叫了几声,摇晃自己的小脑袋。褚晁打开翻译器,听到他说:“没什么,没梦到什么……”

  “真的?”褚晁问。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猫点点头,又喵喵叫,叫声之中略带愧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对不起……我,我吵到你了,”褚楚费劲地说,“我会自己变回来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晁体贴地将手拿开。小猫在床上扭了扭,抬抬前爪,又抬抬后爪,尾巴在空中用力摆动。好一会儿,身子没有丝毫变化,他便不由得急了,在床上翻滚好几圈,尾巴又在被子上拍动,却怎么也没法成功显出人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羞愧得拿前脚捂住脸,费力地抹了好几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晁忽然说:“我刚才听到你喊爸爸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楚一下子停住了,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他。

  对着褚晁,他还不太习惯,没法改口叫爸爸,这些天都只怯生生地喊他叔叔。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的手上带着茧子,是常年拿兵器留下的。他也记得这双手的力气有多大,只需轻松的一下,就能将他怎么也弄不断的金属块掰成两半。然而这双手正用最轻的力道抚摸他的背脊,他细幼的绒毛,口中又低低“嗯”了一声,安抚他放松。

  “变不回来也没关系,已经在家里了,不用勉强自己。”褚晁对他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楚连忙点点头。

  褚晁又停了动作,似乎是思考了片刻,随后,他站起身来,灯光将他的影子拉长,投到褚楚身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的温度令褚楚怀念,颇有些眼巴巴地看着他,不希望他走。然而马上地,褚楚又意识到,这已经是深夜了,他也该回去睡觉,便再次低下头。

  褚楚想对他说一声晚安,然而声音还未出口时,褚晁忽然松了松筋骨,脱去睡衣上衣。他低头看了看,没再脱去裤子,而是微微弯下腰。猛然之间,他身体肌肉疯狂膨胀鼓起,全身上下,从沉肃面容到胸膛四肢,渐渐生出毛发来,骨骼被拉伸变形成更加震慑人的形状。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只庞大威猛的老虎就此出现在了褚楚面前。

  未脱掉的睡裤被绷出了裂缝,大老虎三下两下将它除去,向床这儿迈来。

  幼崽们能力差,他则不同。他开口,出来的却并非老虎的吼声,而是较平时而言,更加深沉的声音。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道:“我陪你睡一个晚上。”

  褚楚原本被他吓得毛都快炸起来了,听到他的声音后,却又奇异般地平静下来。小猫崽既惊慌又急切地点点头,大老虎轻盈地跃上了床,震得柔软床铺上下抖了两抖,小猫也微微地弹了两下。

  老虎身子放松,躺了下来,前爪将小猫一揽,揽到自己胸前温暖的绒毛之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褚楚头一次感受到成年猛兽的威压,本能上有些畏惧。然而褚晁已经尽量收起了自己的威势,还靠过来,伸出舌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舌上的倒刺令褚楚抖了一抖,绿色猫眼睁得大大的。

  那看起来像是舔一下,就能够刮走一大片肉一样。

  然而褚晁灵活地控制了自己的倒刺,舌头肌肉微微收缩,舔到褚楚头上时,小猫没有感受到一分一毫的不适。

  自出生以来,从未得到过这样温柔的对待。小猫愣得好久都没有动弹,待大老虎再问他时,他才无意义地喵了几声,将自己小小的身子,往那灼热的地方靠去。

  褚楚那一次奇异地没有做噩梦。

  只要褚晁愿意陪他一块儿睡,他就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一切邪恶的、可怕的东西,无法近他分毫。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再后来他慢慢长大,从“叔叔”改口为“爸爸”了,上学了,能够维持人形了,却仍然喜欢小心翼翼地请求爸爸和自己一块儿睡觉。

  他睡觉的时候,自控力松懈,尾巴常常收不回去。褚晁便也顺着他,将自己的尾巴变出来,同他的缠在一块。

  从尾巴那儿传来的,属于父亲的触感,永远是他最好的安眠剂。

  只是自从他十四岁性发育之后,分化成了Omega,褚晁就不再同他一起睡觉了。他的尾巴在睡梦之中,没有另一条尾巴陪伴了,却仍然无法收回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要醋不要香菜于2019-01-12 10:25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