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domoto1987 >> 诺诺于飞 >> 53      
53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陈逸生和许承是老朋友,他与他父亲虽然算不上熟识,但也打过几次交道。和他一起来赴约的年轻男子洛昊是小开,有些生意头脑,但声名在外的却是他的各种八卦,连许承都对此人频繁换女友男友的新闻有印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表面上,陈逸生和洛昊有生意想和许氏合作,但今晚陈逸生根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种赚不了多少钱的小项目许氏根本就没兴趣,陈逸生何尝不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在乎生意能不能谈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饭桌上,生意上的事也并没有说太多,更多是各种闲聊。看着陈逸生跟自己父母之间的氛围好得自己竟都不太能融进去,许承的心情何其微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逸生比我们家许承大一些吧,现在有女朋友了吗?”许承的母亲突然开口问道。
  许承被这一问弄得猝不及防,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唰地烧了起来,那边陈逸生礼貌又大方地笑道:“女朋友是真的没有。”
  听到这句话,许承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点其他说不上的情绪,不想陈逸生却还有后半句:“我喜欢男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欸……”许承的母亲有点意外。
  陈逸生依旧保持着礼貌的笑容,而许承如坐针毡。
  这个人在想什么?!陈逸生难不成想在这种场合把他们的事情说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样啊,那有男朋友了吧?还是说已经结婚了?”听到陈逸生如此坦率地承认自己的性取向,许利景也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他又带着些八卦与长辈式的关怀。
  许承在许利景的旁边快坐不下去!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怕自己说多错多,连口也索性不开,只等陈逸生胡说八道时再打断。
  坐在对面的陈逸生目光往青年浮着酡红的脸颊上扫过,状似平常而不经意,随后说道:“最近刚开始交往,至于结婚……可能会等等,我们还没向双方家里公开。他这个人比较传统,又担心家里反对,想得也多,拿他真是没办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的白酒杯与许利景的杯子在空中相碰,随后浅饮一口,提到自己的情人,笑容有些无奈却又充满了无尽的宠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承对着那样的一张脸,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心动。陈逸生这是在试探他的父母。他知道他现在不会出柜,也不敢就此向家里坦诚,因此选择由自己出击,迂回地探许家父母口风。
  过去许承总以为自己什么都敢说敢做,事实上,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如此被动而胆小。如果陈逸生听他的,或许他们三五年都只能偷偷摸摸地在一起。
  而这个男人和他不一样,一旦决定了要什么,便任何机会也不放过。
  陈逸生给他三年的时间释怀当年的事情,现在他才明白,对对方而言那是多漫长的忍耐,放了对方多少的耐心,因为陈逸生真的很喜欢他,所以才未紧逼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首过去种种,许多往事与许承记忆中已不尽相同,当心境改变,当他站在更多的角度剖开往事的外衣,承受着好友关系被割裂的痛苦、被难以释怀的枷锁束缚的又何止他自己。他难受,所以陈逸生也难受。他并不勇敢,所以陈逸生拥有两个人的勇敢。
  “毕竟你俩都是男人,很多家庭恐怕还不怎么能接受这种事。”许承的父亲打断了儿子的思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陈逸生自然平静地点点头。
  许利景又说:“但不管怎么说,能遇到相爱的人也比孤身一人好。”
  许承没想到他父亲竟然会这么说,之前就有些忐忑的心跳变得更为紊乱,吃惊地微瞪双眼,陈逸生已笑着接口道:“可不是,和他在一起之后,我的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再一样。那种感觉没法用言语表达。”
  “的确,遇到对的人会改变全世界,我遇到你伯母之后就懂了。”许承的父亲笑起来。
  “你一个老头子和年轻人比什么呢!”许承的母亲瞪了他父亲一眼。
  连洛昊也跟着贱笑:“恋爱的味道谁尝了谁才知道。”
  父母的反应完全出乎许承的意料,尤其是他母亲,他母亲是非常传统的女人,他记得自己八九岁时,有一天他母亲看着新闻,突然惊讶地叫道:“男人和男人都能结婚了啊?!”
  不知为何许承一直记得那一日皱着眉头、不怎么理解那种事的母亲,他也记得自己从她的神色里看出的一丝排斥、厌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一年,同性婚姻合法化。
  这么多年来,也许因为没能忘记那一天的缘故,许承一直认为那种事是错的,是哪怕被法律允许也是不能见光甚至不该支持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时间在流逝,一切都在改变,二十来年过去,或许他母亲对同性婚姻的看法早就改变,也许许许多多的事情早已经不再是根深蒂固中的样子。而他却不知自己究竟为何依旧被束缚在荆棘中,不愿放开自己去接受全然不同的新的天空。
  或许那是他胆小的自我保护,以为守着不变就不会出错,不会受伤。他竟是如此的愚蠢愚昧。
  酒足饭饱,洛昊开口告辞许家人,表示他和陈逸生先回酒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承给了陈逸生一个眼神而后站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他刚转身,陈逸生也站了起来:“我也去一下,昊少稍等我一会儿。”
  两人前后脚进了洗手间,陈逸生一跨进去便随手关上了门,在许承耳后问:“今晚吃得好吗?”
  许承转过身,明亮宽大的镜子照着两人,璀璨的灯光下,青年不冷不热地盯着陈逸生:“你要跟我说的就是问我有没有吃好?”
  陈逸生一下笑了:“当然不是。”他弯下腰,偏头,轻轻地在许承俊美的脸上亲了一下。
  “生气了?别气,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用手抚摸了一下许承打理得十分整齐有精神的头发,双唇轻移,突然又在青年唇上啄了一口:“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所以我不想解释。”
  许承心说你倒是解释以及求饶一下。他站着不动,也不回应陈逸生,像国王似的,陈逸生越发笑得开心,索性伸手抱住了他,张嘴用舌尖挑开他的双唇与贝齿,加深了亲吻。
  亲了几秒正缠绵悱恻,许承却在气氛正好的当口突然推开了陈逸生。两人唇舌剥离,一丝透明银线断裂在空气里,陈逸生意犹未尽心有不甘地舔舔嘴唇,望着不主动开口的许承,半晌道:“你看到你父母的态度了,他们和你预想的不太一样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许承哼了一声,偏过头去,却正好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满脸绯红如霞,眼中水光潋滟,双唇也尽是水光,随着呼吸而微微动着,竟是说不出的……情色。
  他条件反射地移开眼神,却又看到镜中凝望着自己的陈逸生,陈逸生靠近他,走了两步便将他逼在了洗手台与高大的身躯之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愿意什么时候公开我都尊重你,但你要知道,并不是一味的躲着、瞒着才是最佳选择。”陈逸生重新揽住许承的腰,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你再也不用一个人承担所有事,别忘了这一点。”
要醋不要香菜于2019-01-11 13:51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