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月半丁 >> 小后娘 >> 18      
1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随从基本上眼前一黑,他定了定心神,难以置信地盯着雀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先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若你想走,那肯定不能让少爷知道……”
  他话未毕,雀眠便道:“我既然与他两情相悦了,那赎身的事怎么能瞒着他?”
  两情相悦?
  随从跟见了鬼一样。
  他怎么能说得这样顺口……这样理所当然?
  转瞬,随从的心又沉了下来。少爷带着雀眠出去的那段时间,并未让他跟从,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 他也无从得知……
  而且雀眠的眼神是那样的坦然,看得他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随从微微低了头,问:“你告诉少爷后,少爷未曾生气?”
  雀眠道:“没有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随从苦笑了一下,上前一步,将信放到他手中。雀眠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他嘴唇微启,最后只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相信少爷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雀眠本不讨厌他,但他三番两次提起这件事,雀眠也不由得有些不悦。他哼了一声,把信纸抽回来,答道:“你又不是秦雪逢,凭什么为他做决定?”
  随从被他说得噎住了。
  雀眠接着道:“你们都觉得我配不上他,但他只有与我在一块的时候才是开心的,就这一点上,我胜过你们所有人!”他不再说话,冲随从扮了个鬼脸,转身便走。
  秦雪逢还等着他亲手端药过去呢,还说要吃糖。被耽误了这些时间,太过浪费!
  雀眠气哼哼地想。
  他方才与秦雪逢谈的时候,心中颇为忐忑。
  不过秦雪逢只故做了伤心姿态,说没想到自己一腔真心相付,他竟在心中打着离开的主意。雀眠信以为真,急急忙忙哄他时,秦雪逢又露出笑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过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秦雪逢捏捏他的脸,“顶着这样个身份,你难免会被人说闲话。现在还没什么,久了我也会心疼。”
  这么两句话说得雀眠心中甚甜,面上笑容都扬起来了。
  “老爷不生气?”
  “不生气。”
  “那,那我很高兴……”一旦学会坦诚之后,将心中所有所想都说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了。雀眠红着脸,爬过去在秦雪逢唇上啄了一口:“多谢老爷!”
  他跟浸了蜜一般,整个人都甜兮兮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在为秦雪逢担心,这个人也同样会为他着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再比起来,旁人的妨碍又算得什么?不过是妖魔鬼怪捣乱罢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雀眠想想自己与秦雪逢之间的腻歪,一瞬间又不气了,哼哼两声,到了厨房,又是一只快乐的小鸟。他美滋滋地向厨娘要了熬着的药,拿了两块甜糕点,又亲手搅了点儿蜂蜜水。
  再回来时,秦雪逢已将该交代的事都与下人交代完了,旁人皆被驱逐。
  唯独管家搓着手站在那儿。
  秦雪逢似笑非笑一挥手,将手中的笔搁下,又捻起桌上一封信。管家殷勤地过来接,还似是炫耀地瞥了雀眠一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休书我代父亲写了,望管家早日办妥。”他虽是刚从病中醒来,身上气势却半点不减,闲适却震人,“雀眠确实不该再以这身份待在府中,管家何日操办妥当了,我便何时将他逐出府。父亲的男妻,确实是个不成体统的身份。”
  雀眠端着盘子,双眼微睁,站在原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管家连连应是,扬眉吐气地退出门去了,临走之前,又得意地再看雀眠一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雀眠将盘子放到桌上,自己捻起一块糕点,咬上一口,盯着管家的背影,如同在看一个傻子。
  秦雪逢表情淡然,又提笔,写另一封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老爷你还给他留面子呢,”雀眠咬着甜糕凑过来看,“给他留面子也不必贬低我吧!”
  秦雪逢只道:“我说的只是实话。”
  雀眠本要将手中糕点分他吃,闻言,又收回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秦雪逢自己主动偏了头来,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甜糕。
  雀眠呲牙道:“敢这么说我,不给你吃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秦雪逢乐出声,得寸进尺,一口把整个甜糕吃进嘴里。雀眠抽手不及,手指被他含在了口中,热乎乎的舌头便缠着手指舔了舔。
  雀眠作势要生气,秦雪逢则直起了身,气定神闲道:“小后娘这个身份确实不成体统,将来你可是要当我夫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咦?”雀眠一时没听懂。
  秦雪逢提笔,慷慨地写下聘书二字。
  雀眠一时之间仿佛不认识那二字,瞪着眼睛,对它们看了又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后娘赎身之后,便是自由人。”秦雪逢笑眯眯道,“只不过你魅力过大,秦府新老爷也倾心于你,要下大聘迎你二进府而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嗓音之中满是笑意,潇洒而醉人。雀眠睫毛直扇,仰脸看他,嘴巴张着,都说不出话来。
  秦雪逢大方地张开手臂,示意他可以感动得扑进自己怀里。
  雀眠却忽然道:“不对。”
  “有什么不对?”秦雪逢问。
  雀眠一拍大腿:“我赎身是大哥的主意啊!大哥不会允许我真的嫁给男人的!”他懊恼地皱起眉头,求助地看秦雪逢,“这怎么办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秦雪逢未想到这一出,双臂尴尬地张在空中。
  两人大眼瞪小眼,秦雪逢伸手,直接将雀眠拽过来。虽然被这突然的问题打得蒙了些,但是不论如何,先抱了再说。
要醋不要香菜于2019-01-11 12:3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