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月半丁 >> 病态倒戈 >> 10      
10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祝乐辞没敢回答,本就没有多少的勇气早已被方同喻打得零落。方同喻也不执著于他的回答,熬了白粥,简单地做了点清淡的小菜,监视着他吃下去。        
  他的表情没有半分不自然,这反而让祝乐辞更加害怕。        
  他看不透这个人,无法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他的心中满是疑问与委屈,也有少量的愤怒,想要问出口,却连嘴巴都张不开。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粥盛在淡蓝白的瓷碗里,摆在他面前,腾着热气。他坐在椅子上,抬起手都费劲。        
  “要我喂你吗?”方同喻问。        
  祝乐辞被他这一声吓得连连摇头,急忙抓起勺子舀了送进嘴里,却被烫到,险些把整碗粥都打翻。方同喻没有做出什么评价,只是为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他对面。        
  他们曾一起用餐过,祝乐辞也曾经做过饭给他吃,但吃到方同喻亲手做的,这还是第一次。祝乐辞低着头,吃着吃着,眼泪又不受控制掉下来。        
  直到三天前,他还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生活中虽有不如意,但大体算得一切顺遂。与爱人同居,有一个亲近的朋友,还有稳定的工作。他原以为自己只配蜗居于角落的淤泥中,如今却得到了一整个井底,虽显卑微,但对他而言已是上天的恩赐。        
  柏赢的生日一个月后便是方同喻的生日。他原先计划完满:向柏赢求了婚,他可以再拿自己的积蓄为同喻买个像样些的生日礼物,既是庆祝,也是隐秘的、对曾经同喻成全了他们的感谢。        
  如今看来,这样的计划只像个笑话。        
  方同喻撑着下巴看他:“你只会哭吗?”        
  勺子掉回碗中,祝乐辞捂住脸,眼泪浸透他的指缝。他哽咽着,喉咙被什么阻塞住,心底努力拼凑了一丁点勇气,想要质问方同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此时却有门铃的提示声传来,电波滋滋两声。祝乐辞茫然抬头,方同喻起身,按下了播放。        
  “同喻,是我,”柏赢的声音,“我在门外等你。”        
  方同喻罕见地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睨了祝乐辞一眼。他家有个小院子,透着窗户望去,可以看到柏赢在铁门外的身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出了门,向那个身影走去。        
  祝乐辞浑身僵住,如同生锈了的机器人,一顿一顿地艰难扭头,骨头交缝隐约发出迟钝的咔哒声。他眼中满是泪水,目光模糊,看向那扇窗。        
  方同喻略比柏赢矮一些,也纤细一些,两人站在一起时,竟显得无比般配。祝乐辞看着他们交谈,柏赢抓着方同喻的肩,那张素来冷淡的脸上,现在的神情却是关切而忧虑。方同喻时不时才开口回答两句,不知说了什么,到最后勾出一个微不可察的笑。        
  柏赢怔住,低下头,在他侧脸上落下一个吻,结束了这场对话。        
  柏赢离开了。方同喻回到房内。        
  看到照片是一回事,听方同喻说是一回事,亲眼见证,又是另一回事。祝乐辞的手不由自主抽搐,眼神直勾勾凿在桌角,那里打磨得圆润光滑,坚硬无比。        
  方同喻一进门,便见他无助地望过来,片刻又移回视线,重新死死盯住桌角,喉间溢出破碎的、无意义的抽气声。方同喻向他走去,突然间,他狠狠地撞向桌子,一声极沉闷的“砰”在空中炸开。        
  方同喻一惊,迅速到了他身边,阻下了他正欲进行的第二次自残。祝乐辞脑子不清醒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抓住手,野蛮地制住。        
  空气一时凝滞。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唔……啊……”祝乐辞仿佛想见了什么可怕的事,唤道,“同喻……”        
  方同喻捏着他的下巴,逼他与自己对视,目光凛冽。        
  祝乐辞眼中含泪,额角红肿溢血,把嘴唇咬得几乎要破皮了,终于打着寒战道:“我好疼……”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时隔一个小时,方同喻第二次把他抱起来,为他上了药。祝乐辞乖乖巧巧任他动作,眼泪的储蓄也尽了,只是面上犹带泪痕,看起来可怜得要命。        
  他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衬衫,袖口露出腕骨,领口下是带着咬痕吻痕的苍白皮肤。两条修长的大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外,膝盖上是涂着药水的伤口,稍微屈一屈便发疼。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方同喻注视着他,意味不明地拨了拨他的头发,抚上他的侧颊,半晌道:“柏赢还不知道这件事。你想回去吗?”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祝乐辞眼神困惑。        
  “等你伤好后,我可以送你回去,”方同喻脸靠近,“不过有条件。”        
  他顿了一刹,说出了自己的条件。说话时的热气扑在耳边,暧昧柔缓得令人心悸。祝乐辞像迷途动物一般,待他话音落下后许久,才模模糊糊反应过来其中意思,也不知自己能做什么,索性盲目地点了点头。
要醋不要香菜于2019-01-10 15:09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