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年衣 >> 痴情司 >> 一章完结      
一章完结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他知道消息比起另外两个要早,不是山下亨告诉他,而是他先撞见。
这个人啊,不会做饭,一个人在家除了叫外卖只能出门吃,他提前买好菜,装作不经意打电话邀请他来家里吃饭,再提一句叫上了其他人,山下亨总是一口答应。
但这次不一样了。
“啊……下次吧,今天就先不去了。”电话里,山下亨的声音透着点漫不经心的犹豫,他笑着说好,却并没有像过去一样先挂断电话。
山下亨总是等森内贵宽先挂电话的,他这次也在等,门却先响了,女孩子拎着袋子进来,用力朝他举起来:“买了鱼哦~”
山下亨走过去帮忙拎东西,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电话已经挂断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天晚上,山下亨给森内贵宽发了一张照片,那个姑娘围着围裙在山下亨家的厨房忙碌,山下亨只拍下了她的背影。
——还没跟大家讲,想要过几天,良太回来,介绍给大家的。
那个背影在山下亨的镜头里显得格外温柔而娇小,森内贵宽深呼吸了几秒,给山下亨回信:不错嘛,等你把她介绍给我们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丢开手机,森内贵宽决定去跑步,半夜的街道上除了醉鬼和偶尔驶过的车,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跑到筋疲力竭,扶着树干呕,最后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看那张照片。
那个围裙,还是他买来的,但他在山下亨家,在过去那么长的时间里,为他做了那么多次饭,他从来没有拍过照,哪怕是玩笑,也从没有过。
也对,他只是他的主唱而已,又不是女朋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森内贵宽并不是一开始就喜欢山下亨的。
他一开始只觉得这个男孩子真的很烦,真的很讨厌,他那时候像是一瓶被摇晃后的可乐,满心的暴躁烦闷压在身体里,随时都要爆炸,但是这个人啊,居然能小心翼翼打开瓶盖不说,还把自己也塞进了可乐瓶。
两个人一起写歌,他把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写进歌词,山下亨全都知道,但他从来不会多说什么,只是陪着他。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拯救与被拯救的存在,森内贵宽想,这就是了,这大概是最适合他们两个人之间相遇的形容了。
他一遍又一遍说两个人的相遇,说乐队对自己有多重要,每一次的强调,都像是把心底无法宣之于口的爱又加深一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全世界都知道山下亨对森内贵宽有多重要,OOR对森内贵宽有多重要,在层层话语的背后,藏着的是全世界都不知道的,森内贵宽喜欢山下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理所当然的啊,如果你的人生也有这样一个人,拉你出泥淖,陪在你身旁,包容你的别扭和任性,就算当初那个人没有这个自觉,他也确实是拯救了你,你又怎么会不去喜欢他呢。
这个人就像懒洋洋在发光的太阳,会让人忍不住就跟随着他奔跑起来。
森内贵宽就那么跟着山下亨身后,被拉着在人生的道路上拔足狂奔,从跌跌撞撞到现在能够独当一面,即使如此,还是没有山下亨不行。
有了山下亨的森内贵宽,才是完整的。
这是一句矫情的话,森内贵宽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从不敢说,即使玩笑或认真,公开或私下他说过无数遍“最喜欢山下亨”了,这句话他还是不敢说,其中包含的意思过于沉重,他连爱的重量都不敢过多的施加在他身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山下亨是懒洋洋的太阳,森内贵宽怕他追得太紧,有一天,太阳落山就不会再在他的世界升起。
爱真是让人胆怯啊,不是吗?
森内贵宽敢做很多人都不敢做的事情,天不怕地不怕,却胆怯到连暗恋都不敢多跨出一步,叫喜欢的人来家里吃饭,都要叫上一群人欲盖弥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我现在正在交往的对象。”山下亨终于将自己的恋人介绍给队友,笑得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叫弘中绫香。”
“呜哇~你好!”小滨良太先上去握手,然后回头挤眉弄眼暗示森内贵宽:“就剩森酱了,要加油哦~”
森内贵宽笑着去敲良太脑袋,一切并无不妥。
弘中绫香是真的非常可爱并且温柔的人,森内贵宽忍不住在心里将自己和对方做幼稚的比较,可是无论如何计算分数,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很好,如果山下亨以后要与她结婚,他也完全无法说出反对的话。
“森内先生要喝什么呢?”弘中在点酒水,很认真地询问每一个人的喜好,知道他最近肠胃状况不是很好之后,很体贴地要求他的冷饮不要加冰。
“肠胃出状况真的很麻烦啊,还是不要喝加冰的比较好哦。”弘中这么解释着,又与森内贵宽对视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啊,这是亨说的,如果冒犯了,非常抱歉。”
“没有没有!”森内贵宽反应过来,马上摆着手表示不介意:“真好啊,弘中小姐是个非常体贴的人,亨真的是幸运,能和你在一起,唉,搞得我也想找对象了。”
“想找对象,就别老出去玩。”山下亨突然插话,揽着弘中绫香,对森内贵宽这么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以,这个傻子到现在还是以为,自己一直不愿意找对象是因为没玩够。也是,毕竟所有人都这么觉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森内贵宽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啊,山下亨你好烦啊,不要说出来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有人都在笑,包括森内贵宽自己。

但是再荒谬的梦也总有醒的时刻,哪怕你捂着耳朵闭着眼睛,躲在被子里,试图当一切都没有发生,或者说不会发生,可现实并非如此。
更何况,他的演技经过多年磨炼,并没有任何不妥,所以没有像是小说漫画电影里的情节那样,被人察觉自己的心意,于是一腔浓烈而无处诉说的爱意得以宣泄,爱情得到转折——无论是好是坏的转折。
一切如常,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如此深刻地爱着山下亨,毕竟他还有力气在身体内部一切分崩离析的时候,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骗过所有人。
但是痛又那么真实,总会在人群喧哗或是万物寂静的某个瞬间,排山倒海将他击溃,他的脑海里会出现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果,如果此刻突逢山崩海啸,天灾人祸,只剩他们两人,他一定会开口,他一定会。
告诉这个陪了自己大半辈子,拯救了自己人生的男人,我爱了你那么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可是下一秒他回神,没有任何让他突然开口的理由,所以突然张牙舞爪的爱意又被他拽回心脏深处,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
“回神了,在想什么呢?”山下亨推他的肩膀,脸上有莫名的红晕。
“啊,抱歉,刚刚在说什么?”他集中注意力,盯着面前的人。
山下亨脸上更红了,重复了一遍刚刚说的话:“我,要结婚了。”

太好的梦,别相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实早该醒了,其实连这个梦本来就不该有。
森内贵宽记得当初自己笑着和良太吵架互殴,用身上的几块淤青换来了当伴郎的机会,于是在此刻,在所有人都在忙碌的此刻,他得以和山下亨两个人在婚礼开始前,在房间里独处。
如果此刻,森内贵宽跟自己说,如果此刻山崩海啸,天灾人祸,我一定告诉他,我爱了他那么久。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为什么什么都没发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山下亨在对着镜子调整领结,脑袋后面翘起一撮怕是前一天失眠辗转反侧留下的头发。
“头发,翘起来了哦。”森内贵宽招手示意山下亨走近,艰难地垫脚去压头顶的头发,却实在吃力。
拍了新郎的脑袋一记,森内贵宽听到自己笑着骂山下亨:“傻子,低头啊,这样怎么帮你整理发型。”
山下亨没有生气或者打趣,老老实实低头,让森内贵宽折腾自己的脑袋。
压下那撮头发,山下亨起身,又对着镜子开始练习讲话,讲着讲着,开始傻笑。
森内贵宽靠在椅背上,看那个爱了快半辈子的人,他在年少无知时凭一己之力把自己从深渊拉出,即使不知前路如何,仍带着他,走了半辈子,接下来的人生,他将携着另一个人的手,扛着另一个人的人生,往前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此刻,森内贵宽掐着指尖,跟自己说,如果此刻山崩海啸,天灾人祸,我一定告诉他,我爱了他那么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为什么什么都没发生。
“时间到了!”良太风风火火冲进来通知,山下亨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像是迫不及待又像是吓了一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森内贵宽回神,推着山下亨起身:“走啦,要开始啦。”

参加婚礼的人不多,森内贵宽站在旁边,看那个姑娘穿着一身好看的婚纱,笑得一脸幸福,朝山下亨一步一步靠近。
山下亨那个傻子像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未婚妻,一脸惊艳与期待。
梦还没有完,愿还没有圆。
如果此刻,森内贵宽想,如果此刻山崩海啸,天灾人祸——
不,森内贵宽嘴角露出和其他宾客无异的笑,不,他不会再开口了。
他那么爱她,他应该娶她,他们应该在一起。
梦醒了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END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年衣于2018-08-05 22:20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