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楚天遥 >> 做你的狗 >> 第六章      
第六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祝玉宸挂断电话后心情极其复杂,虽说早晨他去公司一楼堵叶文泽特地穿上了紧一点的衬衫,迎合叶总的审美。不过他是真的没想过叶文泽会睡他,况且他的经纪人唐哥之前也说过。外面传的甚嚣尘上的什么在晨曦娱乐火的男星都和叶文泽睡过什么的都是扯的。人家睡的都是上流圈的,什么总裁,董事长之类的,根本看不上这些个小明星。
  祝玉宸抓了抓头发,拨通了经纪人唐昊的电话。
  “喂,玉宸?这么晚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啊。”唐昊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困倦,仿佛下一秒就会睡着。
  祝玉宸连忙说道:“唐哥,刚才叶总给我打电话了。”
  “嗯……”唐昊迷糊了一会儿琢磨着话里的意思,想着想着突然坐了起来,声音急促地问道,“嗯?叶总?总裁?这么晚他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他说让我去陪他一晚上,《全面禁区》的男二号就是我的了。”
  刚才的激动过后,唐昊也渐渐恢复了冷静,“所以你打电话来寻求我的建议?这么跟你说吧,这件事上我不会劝你,更不会强迫你。你如果不愿意,拒绝就好,叶总也不是爱强迫别人的那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是,我有几句话必须和你说清楚。我在圈子里也爬摸滚打好几年了,这种事见得多也就不怎么奇怪了。无非就是一桩交易,你用你的身体换取钱财或者更好的前途。运气好的一步登天,运气差的被爆出来,沾上一辈子的污点。不过既然是叶总,我就多说几句。”
  “叶总讨厌不听话的,所以如果你愿意去,他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怎么对你你也不要反抗。听说叶总还有些特别爱好,我希望你心里也有些底。”
  “嗯,谢谢唐哥。”说完祝玉宸就挂断了电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挂断电话后,祝玉宸盯着墙上的钟表,看着它从五指到十,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刚才打过来的陌生号码。
  如果……是叶总那样的,也不是不可以吧。
  “想好了吗?”
  “想好了,我愿意过去。”
  “话先说在前头,今天晚上你可能会进医院,即便这样,你还是想过来?”
  “嗯。”
  “还真是为了事业连命都不要了,不过我喜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电话那边传来的低沉的笑声引得祝玉宸耳尖一阵酥麻。
  “在家等着,二十分钟后自有人来接你。”

  秦承阳站在窗户旁边,看着缓缓驶出别墅的车辆,心仿佛被油锅煎着,难受得几乎窒息。他最怕的一种情况还是发生了。叶文泽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这是他工作疲惫时唯一的发泄途径。偌大一个叶家,叶文泽没有一个可以倚靠的人,交际广泛,平时能说上几句话的厉鸿还让他如此失望。而他此刻,却失去了唯一可以拥抱占有叶文泽的理由。
  秦承阳心里几乎不敢想象叶文泽也会像以前对他一样,对待另一个人。会坐在另一个人的腿上抱着他的肩膀欢爱,会为他戴上项圈享受着那人亲密的舔舐,甚至偶尔会捏着他的下巴赏他一个带着烟味儿的吻。
  心中煎熬无比的秦承阳无意识地抚摸着身上的一道道痕迹,皮鞭甩出来的鞭痕,烟头烫出来的烫痕,手腕脚腕上一圈镣铐勒出来的青紫痕迹。手指狠抓着那些疤痕,直到流出了鲜红的血液。剧烈的疼痛感唤醒了秦承阳几乎魔障的思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意识回笼之后,秦承阳马不停蹄地走进浴室擦洗掉了身上的血迹,匆匆擦干身子套上浴袍就去打开门走了出去。
  
  听到敲门声的叶文泽还有些纳闷,这才刚出去几分钟,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带着些许疑惑地打开了门,看到的却是只穿着一件浴袍的秦承阳。
  叶文泽看见是秦承阳后依然是一脸平静,甚至连句话也没说,就坐回到了床上。用夏南的话来说,叶文泽对他厌烦的人,那冷漠的态度真是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主人……”秦承阳终是忍受不了这几乎令人窒息的沉默,率先开了口。
  叶文泽却如同全然没听见一般,看着手里的书。冷淡的态度昭然若揭。
  秦承阳看着叶文泽冷淡的态度,身体僵硬,内心却已开始兵荒马乱。刚刚鼓起的勇气如破了的气球一般,泄得一丝不剩。秦承阳只能不得其法地跪在地上,膝行至叶文泽床边,艰难地开口,“主人,今天晚上请让我来服侍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文泽仿若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手里的硬壳书一把扔到了秦承阳的头上。纸页哗啦啦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刺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文泽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笑意。“我不是说了你走之前我不会碰你,你还真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秦承阳,偶尔跟你说几句好话,你还真膨胀了?把自己当个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秦承阳的话点燃了叶文泽的火药桶,平常镇静冷漠的叶文泽如今却有了隐隐失控的趋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若真说起生气,叶文泽成年之后便很少真怒了。一来见的事情多了,其他的便也看淡了,平常人看来很生气的事,于叶文泽来说也只是一笑而过。敢惹到他头上的,没几个人。即便是有,叶文泽也能保证在极短时间内让他自食其果。二来,叶文泽处理关系冷静到了极点,交人不交心。厉鸿便是他少有的几个交心的朋友,他自断前程毁了叶文泽给他铺的好好的路,到头来问他原因到头来竟还是自己。也难怪叶文泽会气成这个样子。
  秦承阳挨了那一记之后,只还是跪着,拿起旁边地上的鞭子,一双手捧着放到了叶文泽的手边。
  仿佛生怕叶文泽反悔一般,快速解开了浴袍的系带,露出了精壮有力却也斑痕累累的身体。
带刺的项圈也是熟练的套了上去。
  叶文泽冷漠地看着秦承阳的一系列动作,像是看着一个可悲的小丑,“呵,这么上赶着被我抽?”
  叶文泽并没有用手边现成的鞭子,而是一脚直踹向秦承阳的胸口。一直低着头的秦承阳反应过来的时候头却已经撞上了衣柜,额角温热的感觉告诉自己或许是出血了。
  秦承阳也顾不得这些,只是爬了起来之后继续跪伏在叶文泽的身前,像极了一条祈求主人原谅的丧家之犬。
  爬过来的秦承阳胸口毫不意外地又被踹了一脚,叶文泽力气虽然说不上很大,但也足够把秦承阳踢出几米。秦承阳忍着胸口的剧痛,挣扎着还想再爬起来,叶文泽却直接踩在了他的身上。
  知道叶文泽经历的不管是合作伙伴还是朋友一直很佩服叶文泽的一点就是即使承受了那么大的风浪,还难能可贵地品行良好,处变不惊。可叶文泽心里再清楚不过,那层虚伪的面具之下有的只是暴虐和欲/望。
  光裸的足部踩过小腹,掠过胸部,滑过面颊,最后直接踏在了他的手臂上。叶文泽缓缓蹲下了身,手里拿着折叠起来的轻佻地拍打着秦承阳的脸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有多恶心。”语气温柔的恍若情人间的呢喃,话里却是刺骨的凉意。
  秦承阳睁开了眼睛,入目皆是一片红色,想来是额角的血糊在了眼睛上。不过秦承阳也顾不得那么多,尽力辨别着叶文泽的方位,声音嘶哑地说道:“主人,您别再生气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文泽却没理会秦承阳的话,手里的鞭子又戳向了一直挺/立着的秦承阳的下/身,“啧,你这毛病真是改不了啊。以后你离了我还硬的起来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秦承阳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心里回答着:“那里这辈子就对你有反应,也只能是对你有反应了。”
  叶文泽嘴里说的秦承阳这毛病还是要从三年前算起。那个时候秦承阳也才二十二岁,正当壮年,欲/望却寡淡的很。刚来叶家的时候,连怎么用手伺候叶文泽都不太会。一脸愣头青的样子,套子都能戴反,还记得满头大汗纠结着怎么戴不上去。愣是把叶文泽逗得直笑,后来换嘴的时候舌头却伸出来像条狗一样舔来舔去。虽说体验比楚淮那些人差远了,却意外的合叶文泽的口味。可能就是因为秦承阳有意思听话,叶文泽才决定留他下来。
  可是这一晃三年,叶文泽都不再想继续换了,秦承阳却又主动请辞。
  “之前你总是说,你是我的一条狗。可这么几年,我就算好吃好喝地养一条恶犬也该养熟了。你怎么就养不熟呢?”
  叶文泽低下头,靠近秦承阳的耳边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一点没停。冰冷的鞭身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几乎逼得秦承阳发疯。
  “还有啊,当狗就得有狗的样子。两条腿跪多没意思啊。”叶文泽长腿一跨,坐在秦承阳身上,空荡荡的浴袍下不着一缕,蹭着秦承阳硬得发疼的那处。
  看见秦承阳一脸忍耐的表情,叶文泽忽然失去了兴致。起身整了整浴袍,捡起书坐回床上,看都不看秦承阳一眼地说道:“穿上衣服滚回去,自己去医院。”
楚天遥于2018-07-02 20:08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