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南北逐风 >> 不二臣 >> 24      
24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秘书发现,王寅最近喜欢办公室的沙发上打盹,虽然有专门休息的房间,但是他自从上次叫人做过大清洗之后就几乎没有使用过。她觉得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王寅实在是太忙了,原来一周只来一两天,现在几乎天天都在。
其实秘书不知道的是,王寅是碍于之前在里面发生的荒唐事儿所以不太想去里面重温旧日。忽然如此这般认真工作一半是因为确实进入到Q4阶段了公司要进入忙碌期了,另一半,是因为王寅回家会有更大的麻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陆鹤飞赖在他家不走了。
他偷偷的趁着王寅不在家的时候把自己的指纹输入进了王寅家的密码锁里,这事儿一开始王寅不知道,还是后来某天他回家发现自己家里竟然亮着灯……王寅不太相信高级住宅里能进贼,他谨慎的推开门,看见陆鹤飞坐在自己家沙发上像是主人姿态一样,顿时百感交集。
“明星不做,喜欢做贼?”王寅问他,心中奇怪为何陆鹤飞会玩这种锁。
“差不多。”陆鹤飞回答,“都是下九流,靠手艺吃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矜持。”
王寅觉得,自从两个人睡了一次之后陆鹤飞就不太对劲儿了,变得比之前热情许多,也变得愈发喜欢插手他的事情。不是说他工作上的,而是一般的日常,什么今天去哪儿明天去哪儿,早上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恨不得一天给他发八百条信息,然后晚上还在他家睡觉。这大概就是陷入奇异恋情的年轻人才会有的表现吧,有时候王寅很想笑,他感觉陆鹤飞这个人非常矛盾,聪明有心思,知道投其所好,可是又在某些地方单纯的可以。
他不管陆鹤飞到底打的什么算盘,陆鹤飞现在还没烦到他,他就没打算要处置对方。他就想是不是陆鹤飞太闲了,支出去拍戏才好。
说什么来什么,王寅不愁把陆鹤飞卖出去,自有人来主动询价。
因为陆鹤飞之前拍的那部网络电影上线之后数据爆了。
那会儿王寅正在和于渃涵一起吃晚饭,吃着吃着于渃涵就停下了动作开始看手机好久没动弹。王寅问:“干嘛呢?”
“看个消息。”于渃涵心不在焉儿的回答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哟,哪个野男人啊?”王寅跟于渃涵逗乐。于渃涵抬头笑道:“野男人?当然是你们家那个啊。”
王寅顺口说:“小飞怎么了?”
“哟!”于渃涵学着王寅方才的口气说,“我看你大病一场之后容光焕发,难不成是吸精补阳?现在都自然而然成了你们家的了?”
王寅不慌不忙地说:“于总哪儿的话,我王寅可从不亏待别人,什么你家我家,都是一家。好了,现在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儿了么?”
于渃涵说:“今天网大上线,你不知道?”
“哎哟,你看我这记性。”王寅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九点多了,“数据怎么样?”
于渃涵说:“还不错,比预想的好,明儿出24小时战报,后续看看反响吧。”
“那我就放心了。”王寅说,“有于总在。”
事实上这部作品的制作班底和制作品质足以在网络电影这个圈子树立一个全新的标杆,王寅也是这么布局的,他希望以此推动改编网络电影的生态,从而拓展新内容。在电影发布24小时之后,宣传公司安排的各项口碑维护的物料开始上线,他们的侧重点非常明确,卖郭擎峰的口碑,卖陆鹤飞的脸。
一时间网上全都是陆鹤飞的各种截图,他能够示人的影像资料不多,大家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些,之前拍的那部都市剧也已经到了制作尾声,顺着这股热乎劲儿往外发了点东西,两部作品绑着一起炒,让陆鹤飞在这一年的冬天火热了起来。
公司就是以网络电影做案例,怎样才能叫案例?就是要剧也火人也火,网络电影不比电视剧有播放时长,在一定的时间内能够维持话题度和热度。电影,终究就是那么几天的事儿,在已有热度之上达成长线影响才是他们的重点。为此,公司没少安排剧组去上电视节目和网络节目,走的全都是院线电影的宣传渠道。随着曝光的增多,陆鹤飞没理由不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渃涵曾问过王寅,你知道小飞为什么能靠着一部网络电影就打响了知名度么?
王寅让于渃涵选答案,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于渃涵两个都要。王寅就说,假话就是于总英明神武操作风骚哪怕是头猪在于总手下都能红的发紫。当时于渃涵很想暴打王寅,王寅紧接着说,真话就是我肯烧钱。
于渃涵嘲讽,小红靠运大红靠命,现在只是证明了陆鹤飞运气不错,一出道就有王寅这么个靠山,至于能不能大红爆红,就看他命里有没有了。她一边儿说话一边儿观察王寅,王寅还是那副任凭风雨满楼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于渃涵就接着说,命不命的她不知道,但是陆鹤飞这张脸确实值得他们花心思。市场上鲜少有陆鹤飞这一型的,要么脂粉气太重太腻歪,要么太刚毅太硬汉不够讨喜,陆鹤飞这种最好了。因为少女们不再喜欢白马王子,她们喜欢来势汹汹的漂亮男人,喜欢看他冷漠的攻城略地,喜欢他的无情。
王寅赶紧打住了于渃涵,说她再这样下去还是去当编剧比较好,要不然浪费了这瞎白话的功力。于渃涵呸他,说王寅不懂,这叫二次元好不好,那么多大母零总该出一个攻气爆表的男孩儿满足少女们拉郎脑补的需求。王寅听着差点笑出来,说他就知道这词儿最近投资圈里热,但他觉得都是来骗钱的,还顺便问了问于渃涵怎么知道的。于渃涵说是她上高中的小侄女喜欢这些纸片人的男欢男爱,她就顺便暗中观察了一下。
其实他们都懂,只不别人需要脑补才能达成的幻想,在他们的世界里就是真实的。比如于渃涵说陆鹤飞攻气爆表,王寅就觉得自己有点遭中。于渃涵说完这些自己都想笑,还跟王寅探讨少女们要是知道陆鹤飞被王寅睡会不会瞬间人设崩塌,王寅摇头。后来于渃涵问他陆鹤飞好不好睡着事儿他都没搭茬,他只清楚于渃涵要是知道自己让陆鹤飞给操了,那么率先人设崩塌的是他王寅自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寅想不明白,不就是上床睡觉这事儿么,为什么有的人就特别在意谁上谁下,好像让人摸过后面就再也没脸见人了一样。又不是活在封建时代被压迫的劳动妇女,何苦来呢?再者,他不认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以及能力会因为这么点事儿而变得不存在,也不认为这些寻欢作乐的事情有必要牵扯到尊严和脸面,哪怕他就爱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张着腿求操,也不妨碍他穿上衣服手里握着生杀大权。
他觉得跟陆鹤飞来的那么几次感觉不太差,除了第一次陆鹤飞半强迫性质的绑着他,其余的他觉得挺快活的,尤其是看着那张脸,快活的不行。
不过他倒是真的不想叫于渃涵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渃涵肯定会拿这个事儿找他麻烦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多久,郭擎峰找上了王寅。他说自己手上有个本子叫王寅看,王寅不含糊,第一时间看完给了郭擎峰回复。他说本子是个黑道题材,这东西国内上不了,最操蛋的是,最后邪恶竟然战胜了正义,你这不是找骂?最终王寅的结论是,给你投钱的怕是脑子里进了水。
郭擎峰就跟王寅说,他不是来找王寅要钱的,而是要人。
王寅眼睛一转,立刻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拿着剧本沉吟了一会儿,才跟郭擎峰说,这事儿我管不了。
郭擎峰看出来王寅是在装逼,他知道是自己来的太唐突了,纵然两人关系交好,但工作上的事情理应有个行事流程。王寅金主老板一个,自己说干嘛他就听了去干,未免太没面子了。更何况之前网络电影那事儿王寅没少低伏做小,这一次,他八成是要扳回来一些才甘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事儿郭擎峰不着急,也就撂下了。还有一件事儿让王寅心烦,便是宁姜的工作。
宁姜这段时间努力的可怕,像是不知辛苦一样的快要连续工作了,制作唱片需要倾注许多心血,但是如此耗命,就叫王寅非常警惕了。不过他没找宁姜,而是在花枕流来自己办公室的时候问了问。
“最近怎么样?”王寅手里端了杯热水,“我以为你今年都不会回国。”
花枕流说:“想回来就回来了,怎么,连这你也要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寅问:“没回家看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花枕流说:“都多少年不回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听人说,你爸最近身体不太好……”
“那也不关我的事儿。”花枕流耸肩,“你想问我什么?让我猜猜,这么拐弯抹角的应该不是工作上的,是宁姜么?他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王寅说,“你清楚他的脾气,天塌下来他都是无动于衷的。”
花枕流笑道:“那不就得了。”
王寅问:“你有找过他么?”
“没有。”就在王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花枕流接着说,“是他主动找我。”
王寅有些不可思议:“他找你干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上床啊。”花枕流冷笑一声,“他还会做什么?”
王寅扶额:“你们两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说这个了。”花枕流站起来坐到了王寅身边儿,“我找你来是有正事儿的。”他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小盒子,打开来是一片近乎透明的,纹理质感与皮肤无异的,差不多五毫米左右的柔软薄片。
王寅问:“这是什么?”
花枕流说:“这是美国实验室那边儿最新的研究成果,可以用于大面积皮肤移植,简单来说如果技术成熟之后达到大规模投产规格,哪怕是机器人也可以拥有和人类一样的皮肤外表——当然了,这个东西目前还处在实验阶段。”
“所以呢?”王寅说,“你拿着一个实验室里东西跟我想表达什么?”
花枕流说:“我觉得它很好玩,所以专门改进了一下,你们有钱人不是最怕被人绑架威胁什么的么,随身携带的电子产品会丢,体内植入芯片又太危险,这东西就很好,只需要贴在身上,像这样……”他说着把那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在王寅的指尖上,然后拉着他的手指向耳朵后面按去,那东西立刻就和王寅的皮肤融为一体,没有一丁点痕迹。王寅惊道:“你做什么!”花枕流就拍拍他的肩膀说:“别太紧张,不会影响什么的,也不会有人以此成天监视你,开关在你自己手上,只需要用你自己的指纹按上去才会启动,到时候就算你被人绑架到了外太空去都能接收到讯息。不需要Wi-Fi,不需要工具,高安全性隐私性,怎么样?”
“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王寅面无表情地说,“如果我的双手背绑着,那么请问我要怎么摸到我的耳后打开开关求救?”
“嗯……”花枕流说,“所以我会建议植入到指尖或者掌心,你这个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向你展示一下功能用法,并且希望借此得到一笔项目资金。”
“没钱。”王寅去自己的办公桌前按了一下电话,对自己的秘书说,“麻烦送花先生离开。”
“喂!”花枕流说,“你哪里没钱啊!你不是平安夜还要去参加拍卖么?”
王寅说:“我希望你不要无聊的天天去入侵别人的电脑,否则我想我应该不太容易相信你可以做出来什么保障他人的安全防护措施。我给你投资的钱已经够多了,你不要用在不相干的事情上,再拿不出什么成果来,我很难说服我的同事们继续相信我把大笔钱用在你们这些科学疯子身上而不会出什么纰漏。”
秘书已经推门进来了,花枕流只能冷着一张脸往外走。
“哦对了。”王寅叫住了他,“我建议你不要再接触宁姜了,他能重新回来非常不容易,而且我认为他不会主动去找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花枕流背对着王寅,稍微偏了一下头,“你以为我想么……”
王寅没接话,就这么看着花枕流离开。关于宁姜与花枕流的事情从头至尾都是乱麻一团,神仙来了也破不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觉得你最近好像心情不是很好。”陆鹤飞把饭放在桌子上,王寅今日在陆鹤飞的住处吃饭,他是答应陆鹤飞过来看他才把陆鹤飞从自己家里弄出去的。他下班晚了,到陆鹤飞这里晚饭都好了。
“我有么?”王寅摸了下自己的脸,“你还会看人脸色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只会看你脸色。”陆鹤飞先给王寅盛了碗汤摆在他面前,“不说这个了,先吃饭吧。”
“小飞,你最近做什么呢?”王寅随口问。
陆鹤飞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些节目和访谈。”
“海楼没给你安排戏?”
“安排了。”陆鹤飞老实回答,“有几部戏,网剧电视剧都有,还有综艺,她叫我自己选。”
王寅笑道:“叫你自己选?你懂什么?她对你还真是放心,不趁热打铁,倒是让你闲下来了。”
陆鹤飞说:“是我自己想这样的。”
“想闲着?”王寅说,“想闲着就不要来混娱乐圈,浪费资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是想多点时间跟你在一起。”陆鹤飞说,“而且新剧定档开年了,不马上就要进入宣传期了么?”
王寅眼睛在陆鹤飞身上扫了一圈:“你现在出门还方便么?”
“不怎么方便。”陆鹤飞说,“会有女孩儿过来缠着要签名要合影。”
“不喜欢?”王寅说,“你这么大的男孩儿不就喜欢那种漂亮小姑娘的崇拜眼神么?哦……我知道了,可能是她们都不够漂亮,配不上你。”
陆鹤飞用手掌撑着下巴,在王寅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我的起点太高,除非她们都比你好,否则我怎么会喜欢呢?”
王寅也笑着问他:“那如果有一个比我厉害比我好的人呢?”
陆鹤飞嘴角还是含着笑,但他垂下了眼睛,隐约从长睫毛后面看到眼珠转了一下,只听他说:“那也要有个先来后到的,王先生对我这么好,我不是没有良心的人。到时候只怕有什么比我更得王先生赏识的人出现,先惶恐不安的人该是我才是了。”他就这么两三句话反手把球丢给了王寅,王寅大笑两声,说道:“怕是挺难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了这话,陆鹤飞才抬眼看王寅。
晚上吃饱喝足,陆鹤飞又是在王寅身上一阵作妖,王寅懒得动弹便随他开心。陆鹤飞喜欢边吻他边操他,吻的深入埋的也深入,好像体液的能起到灵魂的侵蚀作用一样。这只是陆鹤飞自己的想法,王寅觉得他这样年轻的行为有些可爱,也有点凶悍。
王寅喜欢在完事儿之后先抽根烟再去洗澡,用这样短暂的时间调整一下心情和身体状态,也许还能跟陆鹤飞聊会儿天。
“小飞,你平安夜那天安排事儿了么?”王寅问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有。”陆鹤飞说,“你有安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寅说:“你陪我去参加个拍卖会吧。”
陆鹤飞坐起身,一手揽着王寅问道:“你是买东西,还是卖东西?”
“把你卖了。”王寅挑着陆鹤飞的下巴说,“换点过节费回来,你说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陆鹤飞把王寅的手指拦下来,含在嘴里,从指间细细的舔到掌心,“你舍不得。”
王寅被陆鹤飞舔的心里一阵痒,便说:“正常的社交活动而已,你去没去拍卖会?带你去玩玩。”
“好。”陆鹤飞把王寅的手翻过来,在手背上一吻。王寅一根烟正好抽完,他把烟头按进了一旁的烟灰缸里,嘴里的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就按着陆鹤飞一气儿吻,辛辣的烟雾强硬的灌到了陆鹤飞的口腔里,呛的他猛烈的咳嗽。恶作剧的成功叫王寅有些轻松愉悦,他从床上下来,赤裸着身体,也不管顺着大腿往下流的东西,径自往浴室走去。
“对了。”王寅在浴室门口回头,“你原来是不是有个队友叫游声?”
“对啊。”陆鹤飞说,“你还摸过人家呢,不记得了?”
“有么?”王寅自己都记不住,“他最近得了个靠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跟我说干嘛?”
“我就是告诉你,明儿要是见着了,别表现的太意外。”
陆鹤飞说:“只要那个靠山不是你,我都不会有什么太多情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寅笑道:“德行。”
陆鹤飞就记恨王寅摸了游声的那一下,因为那会儿他正是整个人没着落的时候,王寅的任何举动都能叫他揣测好久。而现在他看王寅这副姿态,就知道王寅已经非常容忍他了,也许是王寅没这么玩过觉得新奇,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这些跟别人都没关系,也就不重要了。
他并没有把王寅口中的那个拍卖会当成一个事儿,可是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简单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之鲲于2018-05-22 13:0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