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WingYing >> 德古拉之吻 >> 迷沙5      
迷沙5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军方沙漠总部的地下牢房并不是什麽舒服的地方,为了节省在沙漠中耗费的能源,这里的温度长期处於零下,连氧供也十分稀薄。不过有幸进入此处的人也过於稀少,所以以大环境来说,出奇地相当整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副官大步走在这个阴森森的廊道上,这里目前只关押了一个囚犯──也许用囚犯来说并不适当,毕竟在裁决下来之前,每个人都应该被视为无罪。而且从许多方面上来说,其他人对这个唯一的‘犯人’还是颇为同情的。
  “奥古斯都.佛列.克伦威尔。”
  牢房的高端电子磁锁打开来,被叫到的血族从床上缓慢起身,面向屈尊来此的上将副官。
  “你看起来气色很好。”在看到那名面色颇好的男人时,副官挑挑眉道。
  血族博士坐直身,微笑说:“这里非常棒,就是太安静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副官亲自过来将博士从床上带起来,凑近低声说:“博士,上将命令我,必须马上将你带往一个地方。”
  “哦?我记得私下用刑是不允许的,我有权利声辩。”博士看起来完全没有一个被冤枉的犯人该有的畏惧,反倒像是看到老友一样地和人调笑。
  副官简短道:“请跟我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能要求一件事情麽?我得先换件衣服,刚才你没闻到一股……唔,非同一般的气味?啊,如果能让我洗澡,那我就真的感激不尽了。”
  “……”
  血族博士的要求并没有完全被满足,看在他要前去接见上将的份儿上,他还是被允许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然而,他们的目的地却不是基地的统帅室。他们坐进了军用甲车,浩浩荡荡地前往了几天前发生事故的地点。
  在这个地方很容易就迷失方向,这一次军方显然已经明确掌握了路线。而在那片大沙漠中间,一大波的军队正在进行著大规模的工事。
  博士从车子出来,强大的风能让刮得人满嘴都是沙──这也是有些好处的,至少一丁点的阳光都透不下来,眼前就是朦朦的一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副官的带领之下,博士走往前方那被红色的防线围住的地方。
  在看到眼前的画面时,血族博士抬抬嘴角,说:“这还真是壮观。”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极大的坑洞──坑洞非常深,目测有十几尺,必须得用升降梯才能下去。
  “这是阿尔法发射之後留下的入口,现在阁下还在下方。”
  接著,他们依靠搭建好的电梯到了地底──下面的环境更是让人惊讶,谁能想象在沙漠底下居然还藏著一个跟足球场一样广阔的地方。只可惜现在它已经被完全摧毁,眼前只有堆积如山的落石和一个一个的窟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尔法把它们都炸成灰了,藏到地底家夥也烤成了全熟。我们花了好几天才把那些尸体都处理干净,研究院的家夥们可乐坏了,他们一直吵嚷著需要新的素材……博士,小心一些,这里随时还会崩塌。”副官发现博士根本没在专心听,绷著脸咳了咳。
  在博士注意到自己的时候,他说:“跟我过来,阁下在前面的地方。”
  如果说这里已经足够惊人,那麽从隧道通往的另一的地方,让这位血族博士都微微变了神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抵达隧道尽头的时候,就瞧见了在那里背手而立的人类上将。
  而他们面前的画面,则是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世界──那里下方的一大片是已经凝固成糊状的焦物,烧焦外加腐朽的气味扑鼻而来,但是从一些痕迹上来看,不难猜出那些诡异的破裂瘤物以及被烧成焦尸的玩意儿究竟是什麽。
  萧天听到了脚步声,却没有回头,似乎还沈浸在震惊之中,他低声喃喃:“义兄的判断是正确的。”
  没错,如果让这些一出生就长著翅膀的怪物成年的话,那麽就算用世界末日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看样子这一次的‘女王’,非常……”博士缓慢地走到尽头,仰头看著最上方的那个通向外头的大坑,低声接道:“棘手。”能培育出这麽多‘孩子’的怪物,果然不是区区的炮弹就能解决的麻烦。
  “他逃走了。”萧天几乎是咬牙,“那个狡猾的东西!”
  “没错。”博士点头附和,而且,还可能是个媲美末世者的纯种怪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萧天深深吸了口气,似乎正在控制自己的愤怒。他转向博士,说道:“这几天我们展开了搜救工事。我很清楚,机会非常渺茫……”他边说著,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细小的碎片,这个天然金属非常牢固,甚至几千度下的高温都不会融化。阁下看著它,眼神宛如在看待自己最重要的事物:“这是义兄项链上罗尼亚的原石,我们在这里的附近找到它……”
  他看起来只想是单纯要找人倾诉一样,喃喃自语道:“那是义兄父亲的遗物,他从来不会将它拿下。”
  “阁下,您的意思是──”很可惜,血族博士一点也不适合当倾诉的对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萧天慢慢地将它放到胸前用力收紧,沈痛地吐出一口气之後,他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义兄还活著。”
  他转过来,用笃定的语气道:“他一定还活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里的尸体大部分都保持的很完整,而他已经这几天没有一刻合眼地监督著搜救队伍的工作,直到最後一刻,他才像是被赦免一样地闭上眼……
  没有。那些尸体里,没有萧臻。
  “义兄当时一定在这个地方,但是尸体里没有他。他可能已经成功逃出去……”
  “也有可能──”血族博士替他接道:“和‘女王’有关,也许是被带走了也说不定。”
  萧天拧眉,冷声说:“博士,你知道你必须为你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我明白阁下,您这几天的招待已经充分让我认识到这一点。当然,我刚才说的也完全不是玩笑。”
  萧天阁下眼里闪烁,急著追问:“他们绑架了义兄?!”
  奥古斯都博士依旧打量著下方那些各式各样的焦尸,接道:“阁下,您将我带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印证您的这个猜测麽?”
  “我不是义兄,我必须提醒你,我没有这麽好的耐性。”
  博士转过身来面向他,说:“阁下,我用我的专业向您保证,‘绑架’这一类需要时间和谋策的事情,异变种是不会费心去干的。它们这麽做有什麽好处呢?让我们用金条、还是血剂去赎回萧臻阁下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感觉被隐隐调侃的萧天阁下眼瞳闪烁著怒火。
  於是博士决定不再卖关子,他叹口气说:“好吧,现在我们假设,萧臻阁下确实被带走了。而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女王做出了放弃自己的巢穴以及还未孵出的孩子,却带走了自己的敌人,哦,这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猜测……”
  血族金色的眼瞳闪烁著异光,他噙著笑,已有所指地看向萧天,“在这里我必须坦白一句,对任何一个血族来说。萧臻阁下冷漠而忧郁的眼神,具有魔幻般的魅惑力。”
  “你……!”萧天几乎要拔枪,却猛地听出了博士话中的弦外之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露出了极其复杂的表情,眼里是满满的匪夷所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血族博士认为有一个画面可以形容萧天这一刻的心情,这估计就跟突然有一个人类冲到他的面前,掩面呜呜哭著说大人我怀了你的孩子……
  萧臻停下洗漱的动作,看著镜子的倒影,他无意识地抬手碰了碰空荡荡的脖子。
  他对他的血族父亲并没有太多的记忆,因为他见到他的次数比他上战场的次数还要来的少。他对他的记忆只停留在一些拥抱和贫瘠的相处之中,不久之後这个被当成工具的血族将军很快就死在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战役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个男人致死握在手里的项链,成为了他唯一能缅怀他的遗物,而现在他终於彻底失去能使他记住他的父亲的唯一物件。
  老旧的门打开的时候,发出咿呀的声音。
  站在门口的少年安静地站在原地,他的身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他的另一只手提著一个血淋淋的蹄膀子,看起来像是小鹿……
  萧臻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他慢慢地擦干了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壁炉的火依旧烤著,窗外的风雪并未停下,阳光却已经慢慢照入。在察觉到那零散的光线流泻进来的时候,少年宛如触电一样地迅速缩到了角落,双眼警戒地看向流入的源头时,一双手已经迅速地将帘子给唰地拉上。
  “没事吧?”站在窗边的男人看向他,轻声地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零星的阳光从帘子的细缝探进,在那极其俊美的人类身上轻轻摇曳。
  金色的瞳仁在暗处缩了缩。好想、好想……好想,对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怎麽了?”在感觉到男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时,少年微微地牵起了嘴角。但是他现在的面目仍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看起来脏乱狼狈,脸上仿佛印著永远也洗不去的印记,但是黑色的发丝却亮丽如绸,只不过缺少了打理。
  就跟先前的日子一样,男人处理了少年带来的生肉,并且将村人给他的食物加热。不过就跟他日渐对这些食物失去刚开始的热情,少年似乎也不太喜欢那夹杂了血剂的肉汤……
  在彼此的目光对上的时候,萧臻陡地一笑──他的笑容总是很浅,浅得让人感觉他似乎并没有笑,然而只是这样已经足够让那冷漠的线条因此而显得更加柔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有比这更适合你的胃口的东西存在……”萧臻扬了扬手里的叉子,看著那在火上烘烤的蹄膀,平静地道:“但是你必须等待。”等待完全失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句话,也是对他自己说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在这里已经待了将近四十天,他从老族长的嘴里打听到,在每年的风雪之月过去,就会迎来一小段时间的好天气。通常在那个时候,部落里强健的血族男士会组成一个商队,到远方的交易站,用他们的生产的作物作为交换,采购足够他们使用一年的血剂。
  在这种荒凉的北地,要饲养牲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譬如在沙漠中,一只骆驼的价钱就等同於好几十万波克币的价值。
  『你想要离开这里麽?大人。』那个老迈的血族露出了微微讶异的神情,他的周围这弥漫著罗素草的香气──在都市这可是作为迷幻药原材料的禁物,不过在这里似乎是唯一能陶冶身心的良药。
  老族长瞧了瞧手里的烟枪,摩挲著双手,操著嘶哑的声音说:『大人,难道是我们招待不周麽……在这片土地上我所知的范围之内,没有比嘎达更有人气的地方。』他试图说服这个珍贵的人类留下来──这到底是什麽缘由呢,可能是因为对每一个血族来说,人类本该是受到尊敬与珍视的,尤其是对这些偏远的居民来说,人类一直站在他们连仰望都无法企及的地方。
  再说,这个人类并不一般。
  萧臻的去意很决绝,他显然不可能长久地窝在这个地方。他还必须尽早和军方取得联系,而且他不确定敌人是否已经遭到歼灭,而直接告诉他一切不会如此简单就结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作为让步,老族长说:『再过一些时间,风雪就会停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到时候,萧臻就可以跟著他们的商队到交易所,在那个地方,必然可以与军方取得联系。
  窗外的风雪呜呜吹著,而屋子里的少年并未离开。
  他正安静地躺在床边的席子上,凝视著那背对著自己的男人。
  只有他知道能狩猎到动物的地方,作为答谢,男人容许他待在这里,直到天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萧臻缓慢地睁开眼,在感觉到不属於自己的气息靠近的时候。
  少年在靠近床缘的时候停下,因为男人抓住了他伸出的手。
  萧臻坐了起来,看著他──其实那双黑眸时时刻刻都保持著警戒,不管是对谁,尽管他允许外人与他同处在一个视野范围之内,却不会轻易让任何人靠近他。
  更何况,是个异变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冷。”
  那是,极轻的声音。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少年的唇动了动,萧臻会以为那是自己的幻听。那个声音空灵得犹如敲击水晶的时候发出的声响,而他原以为这个少年并不懂得开口说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反应过来之後,微微拧眉,说:“你可以挪到那儿。”他说的是火炉边。
  少年摇摇头,他捡起了那被遗忘在地上的柔软毛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萧臻不知道为什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少年所说的冷并不是指自己,而是他。
  萧臻接过了那张皮子,良好的教养让他下意识地答道:“……谢谢。”
  少年仿佛是满足地一笑,也许是因为距离的关系,这一次萧臻看到了他的笑容──少年很快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他坐在席子上,抱著腿侧头看著男人,安静地微笑。
  那个笑容纯净清澈,就像一般的、普通的孩子该有的笑容。
  部落热闹的市集里,存在一个颇为不和谐的画面──黑发人类的身旁紧跟著一个矮了对方一个脑袋的少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噶拉……”
  “他怎麽会在大人身边……”
  男人恍若未闻,他停在一个贩卖布匹的小商贩面前,只是粗略地扫了扫那些挂出来的成衣,指了两件衣服让对方包起来。
  这个部落里要麽用相同价值的物品交换,要麽就用矿石交换,如果是一些漂亮的少年,也可以用身体作为交易的物品。对他们来说,这种事情合情合理。
  男人又选了厚实的鞋子和帽子,等到衣物都凑齐了之後,他又看中了一个挂在角落的黑色大衣。
  “大、大人,这是从比卢的商队那里弄过来的……”言下之意,那件衣服必须卖个大价钱,但是有谁敢跟人类收取财物呢。
  萧臻可从没想过占这些人的便宜,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商贩小心翼翼地从他手里接过──那看起来像是一个胸章,工艺可以说是精致到完美的地步,上方的雄鹰简直栩栩如生,镶钻的边任是不识货的家夥都能看出这个小东西价值非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够麽?”男人问道。
  商贩被吓了一跳地连忙握住那个宝贝,频频点头,“够、够……”
  少年抱著被包好的东西,安静地跟上男人,目光却慢慢地转向後方,看著那些凑在一起争相一睹那个宝贝的人群。
  “零。”男人突然呼唤。少年抬头──在昨天的夜晚,他被这个男人赐予了一个名字。
  萧臻也看了一眼後方,嘴角弯了弯,淡淡地道:“走吧。”
  象征著上将地位的军徽,在男人眼里,也许就和一般的宝石一样,没什麽不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有的一切,在那双眼里,似乎都留不下一点痕迹。
  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那双金色的眼瞳微微暗了暗。
  热腾腾的水泛起了烟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抱著双手站在窗边──没有月亮。风雪已经停住,但是这里依旧看不到月牙,黑蒙蒙的夜空连星辰都看不到。
  ──至今,连方向都无法辨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里的人们还依靠著古老的方法来辨识道路,他们依靠著自己的经验和印象,在茫茫的雪地中寻找正确的方向。
  水声停了下来,半晌之後,从帘子後面,走出一个影子。
  萧臻闻声回头,看见一个披著布帛的少年站在那儿,手指揪著帘子,湿漉漉的头发後方是一抹纯净的金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凝视著男人,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他看起来确实不习惯用双腿行走,步伐有点生硬,但是那光裸的双腿,却白皙的近乎剔透……
  淌下的水滴在他走过的地方划下长长的痕迹,他在男人面前停了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知为何,萧臻下意识地避开眼──也许是他看见了布帛下若隐若现的身躯,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产生了一点幻觉。
  肤如凝玉,他在一瞬间想到了这个词。
  少年却微仰著脑袋注视著他,这让男人仿佛受到不可违抗的引力一样渐渐转过头来,看清了那张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作为元帅的继承人,萧臻的身边一直都围绕著各式各样的美人。这些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这似乎也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萧氏一族素来以“媲美顶尖血族”的华丽五官而在贵族圈子里受到仰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说,这世上存在一种美貌,足以让人窒息的话……
  ──那麽,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容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不自觉地抬起手,去轻轻地拨开少年的湿漉漉的发丝,好让那张脸更清楚地在自己面前展现。
  “零?”他不确定地唤道。
  而少年就像是要呼应他一样,他微微侧了侧脑袋,像小孩的画本中天真而单纯的美丽天使。
  “……阿臻。”少年的声音,带著一丝小心、一丝轻颤。
  萧臻并不知道,这一声呼唤,将会是他一生的缠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之鲲于2018-05-20 11:39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