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WingYing >> 飞蛾扑火 >> 55      
55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早晨睁开眼的时候,青年只觉著胸口上沈甸甸地压著什麽,他原本试图翻身坐起来,但是在别过头的时候,那棱角分明的五官突然在眼前比往日放大了数倍。
    苏陌惺忪地眨了眨眼,脑子却是早先一不清醒了。
    白长博身上的西服长裤还没换下来,领口倒是敞开的,一只手霸道地横过来压在苏陌身上,掌心还扣著苏陌的肩膀,偌大的床非要挤得跟咸鱼罐头似的,硬是跟青年抢一个枕头,额头紧挨著青年的发丝,浅浅地呼吸。
    苏陌啼笑皆非地扯了扯嘴角,白长博这是把他当成了现成抱枕了,瞧这天冻的,还是个兼备了散热功能的大号抱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的气息实在太强烈,苏陌有些不自在地垂眸,缩起了双腿想要往外挪,好让自己在习惯这样的温度之前让脑袋更加清楚一些。
    但是他才稍微一挣动,男人的手又猛地一收紧,几乎把他整个人重新扳回床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陪我再睡会儿。”男人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青年陷入了短暂的沈默,接著又试图轻微地挣动,白长博的手臂就跟灌了铅似的,甚至还比一开始的时候加重了几分。
    苏陌瞥了眼房间那一头的老锺摆,带著几分无奈问:“这麽晚了,你今天用不著出门……?”
    “不去。”白长博还闭著眼,往苏陌身上更贴近了一些,模糊地说:“今天我请假。”
    苏陌忍不住一笑,“这都扯什麽,谁有这本事给你批假?”
    白长博像是闻见了青年的轻笑声,他睁开眼来去看著对方,也跟著静静浅笑。
    在白长博面向自己的时候,苏陌不由得微微一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开始没留意,这会儿他才算是真正看清楚了白长博现下的面色──说实在的,从见面以来,男人的气色都不能算好,至少和过去比起来,白长博的面目瞧起来仿佛老了好几岁,倒是使他的面目逐渐和他实际的年龄逐渐靠拢去了,五官轮廓依然深刻,但是看起来却瘦了许多,以至於那张不同於他人的英气脸庞在此下显得更为尖锐。
    在凝望的时候,苏陌有些失神地抬了抬手指,去轻轻地碰触白长博那不论何时都微微拧著的双眉。
    他用指腹轻轻推著,企图将阴霾和烦恼一并拂去……
    当四目相接的时候,那幽深的眼眸让苏陌顿然回神来,在他调转目光、试图掩饰著惊惶想要将手给抽回来的时候,白长博却早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掌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陌试著挣了挣,白长博却收得更紧,接著缓慢地将苏陌的手拉近自己,贴著面颊。
    男人微微合目,叹息轻道:“我是不是老了?”不等苏陌回答,他睁开眼来凝视著青年的眼,自己说出了答案:“我都快成老妖怪了,但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长博说出了一句“但是”,却没再接下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君生我未生,君生我已老。错过的时光已经追不回来了,他已经快要等不起了,而苏陌的人生也许才要真正开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昨晚窜入脑中的念头,於他而言是难以实现的荒唐。
    他不可能把这里的一切都抛下离开,并非舍不得,而是无法抽身。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只能奉陪下去。
    眼下的一切还不算太坏,他什麽风浪没见过,这一次却比以往都来的小心翼翼,那是因为他如今多了几分顾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陌微微垂著眼,有好几次,他仿佛读懂了白长博眼里的意思,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一场名为“父子关系”的游戏,随时都有崩盘的风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第一次,苏陌的内心生出了这样的妄想。
    如果,当初那些亲子鉴定报告都是假的,也许他就知道该怎麽样去面对白长博。如今,他心底最害怕的都已经发生──还不算是最糟糕的,至少大多数人只知道他是白爷的养子。
    那知道的人如何想?
    章叔那时候瞧著他的目光,到现在还让他觉得惊心──他意识到自己究竟能有多恶心。
    他过去什麽样的祸没闯过,越荒唐的事情他越要干,几乎要把整个天给捅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是,他真的没想过害他爸,他一点也没想过要害白长博。真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世上,他比谁都希望白长博能好好的。
    青年站在窗沿,那裹著大衣的男人在保镖的簇拥下走向车子。
    白长博不可能一整天都赖在床上,也不可能真像他所说的那样什麽都不顾不管。哪怕是昨天喝多了,在这节骨眼上也算是放纵一回了。
    这世上没谁欠著谁,每个人都过得不容易。
    坐进车子之前,白长博突然抬起头。
    “白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随扈小声催了催,白长博依旧望著窗口的方向,静默不动。从这个距离其实看不清什麽,但是他还是抬起手,像个二十几岁的小夥子,淡笑著轻轻一摆。
    青年背倚著墙缓慢地俯身坐在地上,他的手在裤後摸了几下。
    皱巴巴的烟包里只剩下了一根弯曲的烟,他看了一眼,又将烟包塞进了裤兜里。
    只剩下一根了,得省著点。
    跨年之後,外头都忙著要过年。
    青年拿著水管浇著温室里的花,他过去只知道这花室是白长博给白佳婷的母亲布置的。对於白长博这位早逝的妻子,苏陌算不得毫无印象。
    当年他妈听说白爷带著妻子回国,就乐癫癫地拉著他上白公馆来胡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结果他们没见著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白爷,反倒是和白家主母直接打上照面了。当时保镖们正要把他们给轰出去,一个女人就从楼上喝止了下人,嫋娜地从楼上拾级而下。
    模样是不太能记得了,只记得那个女人的手搭在隆起的腹部,挺直著脊梁仰著下颌看著他们。
    之後的过程苏陌也忘得差不多了,只知道一开始那女人要往他妈手里塞支票,结果他妈撇著嘴慢悠悠地说──你这肚皮要是不争气,白爷指不定还要找回我们母子,不过这钱我还是先收著了。
    就这一句话,那女人一个岔气,难产了。
    後来,他妈连带著他被人抽了一顿赶了出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陌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妈妈手里还死攥著那张支票不放,快要被抽死了也不松手,满脸都是血。
    青年关掉了水喉。
    苏陌走出了温室,才走回大厅的时候,却见管家正拿著听筒低声不知道说些什麽,一脸苍白慌张的模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而,就在苏陌走近的时候,他却猛地一回头唬了一下,然後迅速低头对著电话小声说:“好、好……请放心,公馆里的事情我都会照看好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赵叔。”苏陌看著对方的脸色,疑惑地问:“发生什麽事儿了?”
    “没、没事儿。”赵坤忙摇了摇头,若是在平常他定然能掩饰的很好,只是不巧被苏陌直接给撞见了,他这麽急冲冲地否认,反而带来了反效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陌静静地盯著他一阵,直把这老实的管家看得冷汗直落。之後不等赵坤再说什麽,苏陌扭头迅速地走上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像是感知到了什麽,步伐越来越快,赵坤频频地喊著“苏少”,在後方紧追而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走进房里的时候,赵坤先行一步将摆在桌案上的遥控器夺了过来。
    “拿来。”苏陌扭头看著他。
    赵坤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地劝慰道:“苏少,白爷说让您好好歇……”
    苏陌猛然上前直接从管家手里一把夺过了遥控器,直接把前头的荧幕打开。
    画面迅速地跳了出来,先是黑压压的人头,瞧那天色应该是在晚上──这已经是前一天发生事情。
    青年听著播报员的报道,只瞧著画面中穿著黑色中山装的男人原先好端端地站在荧幕前方,紧接著是一声巨响,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声音吸引过去的时候,突然从人群里头有人突破了防卫,在还没看清楚的时候,画面已经乱作一团,然後只剩下暴徒被制服的景象,以及他手里拿著沾血的刀。
    “……”赵坤额上布满了冷汗,他也是深夜才知道的消息,不比苏陌快多少。
    就在他琢磨著要说什麽话的时候,青年忽然一个翻身,拽住了他的领子,嘶声哆嗦地问:“他现在在哪里,在哪一家医院,他、他怎麽样了……!”
    赵坤慌张地左右顾盼,接著又让苏陌吼得一愣一愣,“你倒是说啊!!他是死了还是怎样!他现在在什麽地方──他妈的你给我说清楚!!”
    “苏、苏少──”赵坤简直有些欲哭无泪了。
    这时候,一把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常春医院。”
    门外,一个汉子缓慢地走了进来,在门边站定。
    苏陌闻声时便浑身一颤,他扭过头看著来人,两手脱力似的渐渐放开。赵坤背靠著墙,回头看著来人,气息不顺地嗫嚅道:“章、章管事……”
    他原先只是白公馆的其中一个小管家,後来章伟国不知道什麽事惹到了白爷,被调走之後,他才被提拔到这位置上。但是这职务确实不是人人都能胜任的,赵坤只觉得自己干了半年,命也跟著去了半条。
    “你是怎麽进、进……”赵坤摸著脖子,上气不接下气地看著对方。
    章伟国背手而立,沈声说:“白爷身边无人可用,暂时先把我调回来。”
    这句话包含著太多信息──章伟国是犯过大错的人,念在他的忠心,白长博才没处置他。如今章伟国又回到这里,那只能说明,白长博眼下的境况却是不大好了。
    “章、章叔……!”苏陌没有这麽多的心思分神,他踉跄地迈向汉子,攀住那宽厚的肩头,有些茫茫然地道:“我爸、爸他怎麽了?他是不是没事了?”
    章伟国依旧直挺挺地站著,没有任何起伏地低声道:“早上刚度过危险期,现在还在观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陌闻言顿了顿,深吸了几口气之後,眼眶泛红地点点头。
    “白爷说,这事情要先瞒著你。”章伟国将摇摇欲坠的青年给扶住,低头直视著那双迷茫的眼,“我今天过来,也算是违背了白爷的意思,但是少爷……”
    他一字一句地在青年耳边低低道:“有些事情,你不能不知道……!”
    苏陌还有些哆嗦,他抿著唇看著那铁青的面色,然後静静地扭头看著那拽著自己的手臂的厚掌。
    他模糊地想,如果眼下有一把枪,章叔会不会直接崩了他。
    苏陌扯了扯嘴角,无故笑了一声。
    “姚总、姚总。”
    姚一霖霍然抬眼,正巧台上的旦角正在谢戏退幕,掌声此起彼落。
    “姚总,王老板请您上去小酌一杯。”侍应生站在男人身边,压低声音道。
    姚一霖一个回身,眯著眼望著上方,只见那坐在二楼雅座的男人正对著自己举杯,嘴角带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和另外几个随行的老板打过招呼之後,随著侍应生走到了二楼的雅间。
    “姚副总。”座上正在沏茶的不是别人,正是在人前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王邵群。他放下了茶壶,示意姚一霖落座。
    姚一霖虽然在职务上是鸿邦的副总裁,但是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最厌恶外人在他面前强调这个称谓。
    姚一霖将外套交给侍应生,等到他们全退出去的时候,才在王邵群前方的位置坐了下来。
    “王老板,伤养好了?”他有些漫不经心地问。
    “托你的福,暂时是死不了了。”王邵群摸了摸胸口,咂咂嘴说:“就是最近有些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应该好好休养,别在外头劲折腾。”姚一霖想要自个儿斟茶,却让王邵群先行一步。只瞧他有模有样地摆好了杯子,边道:“老弟,我也想要安份地过日子,但是天不从人愿,我该做的事情还没完,只要再撑一段时间了。”
    姚一霖皮笑肉不笑地扬了扬唇,在从王邵群手里接过杯子之前,他出声轻道:“王老板,你是什麽时候收买我的人?”
    “又或者……”姚一霖的语气渐冷:“你在我身边,什麽时候安插了你的人?”
    王邵群轻挑了挑眉,手一松,斟满茶水的杯子直直地落在桌子上,茶水倾泻而出,沿著桌角淌落在地毯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叫你的人给我滚,要麽你自己看著办吧。”姚一霖面色不善,像是无话可说一般地要站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霖,好大的火气。”王邵群摇了摇头叹道,他向旁边使了眼色,站在角落的保镖猛地窜出来。姚一霖凝眉闪过身,正欲回击的时候让人从後方扣住肩膀,两方夹击之下,没两下就落了下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姚一霖让人强制地按回椅子上,脸色难看得像是要把人活撕了一般。
    “不愧是前警官,是由两把刷子。”王邵群敷衍地赞了一句,从位置上站起来,边走边环视著姚一霖。接著他走到男人身边,用手背轻轻拍了拍那精致的面容。
    “怎麽?发这麽的大的脾气,是心疼白家那个小杂种?”
    姚一霖侧了侧脸,一脸不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姚啊,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我看上你的地方,就是你跟年轻时候的白长博有一样的眼色。”王邵群一回头,带著失望的叹息说:“我没想到我也有看走眼的事情。你跟他,还是差远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姚一霖猛地回头瞪著王邵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你这模样,啧。做个彻彻底底的好人,你做不起,要当彻头彻尾的坏人,你又当不上。一霖,不是我说你,你要让白长博身败名裂,直接拿出那些东西还不够看,少了观众那怎麽能行,过两天还不让那老狐狸给压下去──有这好东西你怎麽藏著掖著,没想到那个小杂种居然有这本事跟他亲爹混到一张床上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关於苏陌和白长博的丑闻只是一个开头,将这事拿出来大肆吹嘘为的是吸引普通群众的目光,目的只是希望接下来的一切能持续受到广大民众的热切关注。让上头的人不得不为这些事给民众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跟你说,外人虽然不明白这当中的弯头,但是知道事实的还是大有人在。”王邵群缓慢地道:“那几位领导,中央的几个人物,就这几样,那就大大地足够了。”
    “而且白长博闹出了事,连带先前的那些暗账被翻出来,就算有真有假,民众反声这麽大,上面有人关注了,就有其他人得一并遭殃,这时候要怎麽办?是牺牲一个人,还是大夥儿一块死?”
    姚一霖一言不发地看著前方,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愤怒而面色涨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王邵群说罢,回头在他面前俯身,平视著男人的目光, “一霖,你听好。要他死的人多得是,你这次也算是立了个功,这份好处,不会少你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接著复又暧昧一笑:“别说我这个老大哥不厚道,刚才那个唱孙尚香的模样不错,比那个叫苏陌的小糙货好上不少,一会儿我让人请他过去你那里。”
    他重重地拍了拍姚一霖的肩头,意有所指地慢道:“我们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
    姚一霖抬眼,“说完了?”
    王邵群对著两个高头大马的保镖摆了摆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姚一霖脸色铁青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直接掉头离开。
    外头下著暴雨,每一滴都像是老天砸在地上的泪。
    当门口传来细碎的声响时,蜷缩在沙发上的少年缓慢地坐了起来。身上那不甚合身的白色衬衣皱巴巴地挂在身上,露出了一大片肩膀。
    屋里的菲佣已经睡死了去,少年踩在冰凉的地上,有些一拐一拐地走向门口。
    他的小腿在那时候差点让人给打断了,休养了几个月,可能是年纪还轻的缘故,勉勉强强地快要好起来。
    少年甫一打开门,就有个黑影带著满满的水汽晃了进来,直接将他扑倒在地。
    少年用手推了几下──如果可以使劲儿的话。
    压在身上的男人很沈,价格不菲的西装全都泡了水。少年还来不及瞧清楚,唇就被人用力地堵上。
    嘴里是熟悉的味道,连酒精的香气都是他所熟知的。
    在这段时间里,少年已经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他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看著客厅华丽的吊灯,表情是近乎麻木的呆滞,一直到男人猛然进入他的时候,他浑身痛得一颤。
    他不知道男人是遇到什麽事情了,但是最近这样的次数实在太频繁,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之下,每一次的交媾都像是一场酷刑。少年死死地咬著唇,一直到後来终於禁不住疼的时候,他两手紧攀著男人的肩头,发出了破碎的鸣咽。
    事毕,男人坐在地上,少年侧身躺著,连蜷缩著睡觉的力气也被抽干了。
    男人没有说话,他两只夹著烟,眼里同样布满了血丝。
    “苏陌,起来……我抱你去楼上睡。”男人捻熄了烟,哑声地唤了一句。
    少年没有任何反应。
    男人静了一静,然後伸手去碰少年的身躯。滚烫得吓人。
    医生又被请了过来,但是因为後方裂开了,得动手术。少年的体温居高不下,不断地出冷汗,到天亮的时候,男人才决定将人送到私人医院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站在病房外,他缓慢地将脸贴在门上,两手紧握成拳,同样惨白的面目带著一抹颓然的神色──他妻子的父亲出了事,虽然不是他经的手,但是他却有出这份力。
    深夜,当他瞧著那藏在柜子里的警徽时,就会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逆流似的。
    他已经越走越远了,但是他停不下来,也不能停下来。
    他要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最重要的是,他一定要、要争一口气……!
    男人仰头深深地吸足一口气,在冷静下来之後,他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床上的少年似乎要和这一片苍白的景色融为一体,消瘦的手臂落在病床外,能清晰地看到上头那犹如蛇形般的青色血管。
    男人在病床边停住脚步,那一刻,他希望自己的内心深处真如外表一般麻木不仁。他伸出的手心微颤,轻轻地覆住了少年的手掌。
    麻醉药已经褪去了,少年不知是否感应到了什麽,还是已经病得糊涂。他的手指动了动,在男人握紧自己的时候,双唇忽张忽合。
    男人倾身去听,先是听到几声的“疼”,然後是“爸爸”,还有“奥特曼”……
    那像是乱无章法的呢喃,在男人快要放开手的时候,少年猛地睁开眼。
    少年是病傻了,他傻愣愣地看著男人。
    半晌後,他尽力扯出一抹难看的笑,无声地唤──老婆。
    男人猛然将手完全地抽了出来,逃也似地快步走出了病房。
    白长博在前日记者会上遇到意外的事情占了各大媒体的版面,现行犯是逮到了,结果盘问之下说出的话更是让人震惊。
    犯人的身份是前几年在白长博名下的集团做事的经理,在被逮捕之後就陈述自己犯案的动机,话中牵涉到了十多年前的一场工事意外,内里公司其实存在著管理责任,但是他却被人拉出来当成了替死鬼,因此而顿了十几年的牢狱。
    消息一出,不论真实与否,众皆哗然。
    白长博很快又从受害者成为了加害人,一夜之间满城风雨。
    姚一霖将手里的文件直接往眼前的人砸了过去,“看看你做的这些都是什麽?嗯?就这种东西你想要拿去见客户?”
    总裁室传来的声音连外头都能听得见,几个女秘书在茶水间小声议论。
    “副总这是吃错什麽药了?天天都在发脾气,刚才还差点拿茶水泼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谁知道,更年期了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唉,外表实在看不出来,没想到内在是个神经病。除了同性恋之外的好男人到底在哪里啊──”
    几个女人都笑了起来。
    那正在承受著怒火的男子陡然在谩骂声中抬起眼,他两拳紧握,豁出去似地应道:“副总,要麽你来教教我,这企划书要怎麽写?”
    姚一霖的声音陡地打住,他紧拧双眉看著对方。
    男子发出了一声嗤笑,接著说:“也对了,我才想起来,副总你MBA本科都还没毕业,就跑去当警察了,这些东西说破嘴你也不明白。”
    “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子直接将别在西装上的名牌摘下来,“你这麽一尊大神我伺候不起,有本事你自己去跟EBNA谈吧。”
    眼睁睁地看著人往外走,姚一霖狠狠地将桌上的纸镇往门口地方向扔了过去。他站了起来,两眼充血地紧盯著门口的方向,激动得克制不住颤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外头的天色灰蒙蒙的,还落了一阵的小雨。
    男人走出了宏伟的公司大门,身後寥寥跟著几个人。
    公司门前停著男人的座驾,司机为他打开了後座的车门。
    然而,在男人正欲弯腰坐进车子之前,他听见耳後传来了一把声音。
    “姚一霖。”
    那有些低哑却偏高的嗓音让姚一霖止住了动作,他怔了几秒之後迅速地侧过身往那个方向瞧了过去。
    高挑的青年站在距离不远的地方,身上的羽绒服沾了些水滴,额前的刘海贴在额上,看那模样像是在这个地方等候了一段时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陌?
    唇轻轻张开的时候,泛出一阵雾气。
    姚一霖还没来得及品味由疲惫的心中生出的一丝悸动,那站在不远处的青年却快步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男人低头欲看清那张久违的容颜时,青年对著他抡起了拳头。
一之鲲于2018-05-19 12:41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