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杏仁茶 >> 哑火 >> 9      
9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缪书茶也不知道来网吧干什么,反正他知道这样能气到缪畅。本来看到门口挂着“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牌子他心里还有点忐忑,结果网管就掀起眼皮看了他们俩一眼,抬手一指角落里两台机,放他们进去了。缪书茶坐下来打开电脑,扭头看向司楠:“你还傻站着干嘛?”司楠这共犯当的实在是良心不安:“咱们回去吧,你哥该打电话找你了。”缪书茶猫着腰把隔壁那台电脑也开了:“我关机了。”司楠头都大了,骂了句脏话:“你是想害死我……”缪书茶把他扯着坐下:“说好的,你陪我来网吧,我给你抄下一个礼拜英语作业。”司楠数学挺好,英语一窍不通,全靠缪书茶一路救济。缪书茶这明显是掐着他的软肋,吃准了他没办法反抗,用心极其险恶。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缪书茶平时也不玩游戏,开了机无所事事,先登录了QQ,然后在百度的搜索框里输入了善北四中。司楠对着蓝天白云绿山坡的桌面发呆,焦虑地抖着腿。缪书茶瞟他一眼:“你踩缝纫机呢。”司楠哀求道:“我们回去吧,畅哥一定会以为是我把你带坏了!”话音刚落,司楠放在手边的电话就响了,屏幕上两个大字:缪畅。司楠还没来得及开口,缪书茶已经伸手帮他挂断了。连着挂了三次以后,司楠狠狠地捏着他的摩托罗拉站起来。缪书茶抬头看他:“你干嘛?”司楠粗声粗气地说:“上厕所!你管我!”

缪书茶其实知道他要去给缪畅打电话,他目的就是气缪畅,拿勺子当枪使。等了好一会儿,司楠还没从洗手间回来,缪书茶扭着头找了一圈,突然被人碰了碰胳膊。他转身看过去,是坐他另一边的小青年,看着不太像学生,头发很油腻地贴在头皮上,脖子上戴着一串夸张的大金链子,面前摆了好几桶方便面。缪书茶皱着眉头,避开他的手:“干嘛?”那人双眼紧紧盯着屏幕,腾出一只手拿起空的烟盒在桌上敲了敲:“小朋友,去帮我买盒烟!”缪书茶从小到大在家里称王称霸,还没被这样使唤过,自然没理他。那小混混玩游戏正在兴头上,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快去!给你五块钱跑腿费。”缪书茶还是没搭理他,把椅子往边上挪了挪,继续百度他的善北四中。小青年打完一局游戏,踢了一脚缪书茶的凳子:“跟你说话呢!聋了啊?!”缪书茶也被他弄得有点火大,瞪着眼睛回嘴:“不!去!”小青年的狐朋狗友先在一边嬉笑起来,说他还搞不定一个初中小屁孩,小青年瞬间脸一红觉得很没面子,哐的踹倒椅子站起来:“再问你一遍去不去!”缪书茶看他恼羞成怒的样子,沉默着没有回答。那小混混一拍桌子,骂了一长串脏话,在朋友的起哄声里做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缪书茶心里一凛,这才觉得有点怕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缪畅到网吧的时候正看到缪书茶被人猛推了一把,撞在了那把四脚朝天的椅子的一条腿上,瞬间吓得魂都没了。网吧老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骚动,赶紧踢踢踏踏地追了过来:“干嘛呢,要闹出去闹啊,别把我店里东西弄坏了,贵着呢!你们赔不起!”那群小混混自知理亏,不敢把事情闹大,甩甩手做鸟兽散。缪书茶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捂着腰窝嘶嘶抽着气站起来,被他哥几步跨过来一把捞住了,缪书茶觉得有点丢脸。

缪畅心里又气又急,瞪着缪书茶“你”了半天才好不容易骂出一句:“白痴!”这已经是他说过最厉害的脏话了,软绵绵的跟小学生骂人似的,缪书茶没绷住,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下。缪畅这会儿是真被他气着了:“缪书茶!你还好意思笑!”他每天都是温声温气“小书小书”的喊,这样连名带姓叫的次数实在屈指可数,缪书茶一听就知道他哥这是动了怒,赶紧使出一招苦肉计,碰瓷似的缩进缪畅怀里:“哥哥好痛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个人去隔壁面馆,缪畅像放易碎品一样把缪书茶搀到椅子上坐下,要了两碗牛肉面,又去买了一盒三色杯冰淇淋,把自行车座位下面塞着的毛巾拖了出来。缪书茶转着脑袋看他忙前忙后,有点心虚,内心已经把该怎么卖乖耍赖都想好了。可是缪畅一直沉着脸不搭理他,缪书茶找不着机会插嘴。缪畅把毛巾在冰淇淋盒子外面裹了两道,走过去撩起了缪书茶衣服的后摆,只见腰眼上已经浮现一块鸡蛋大小的淤青。缪畅伸手往那儿按了一下,缪书茶整个人疼得一缩,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扭头递过去一个求饶的眼神。缪畅还是冷着脸,把裹着冰淇淋的毛巾按上去,缪书茶打了个寒战,很讨好地试探道:“我自己拿着就行……自己拿着!”缪畅没理他,按着的手上加了点力气,缪书茶差点跳起来,赶紧一叠声地认罪伏法:“哥哥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弄我了!”缪畅这才松了劲儿,给他好好敷着,欲言又止了半天才狠狠吐出一句:“我要是会骂人早骂死你了!”

两个人面对面吃面,缪畅把自己碗里的牛肉一片片都挑到缪书茶碗里。缪书茶一边拆了双一次性筷子一边偷看缪畅脸色,心里面惴惴不安没有底,他从小到大就没见过缪畅这种冷冰冰的样子:“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这个表情行不行……”缪畅拨完牛肉又帮缪书茶把碗里的香菜挑干净:“别跟我说话。”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吃完准备回家,其实没那么疼了,缪书茶继续哼哼唧唧演苦肉计。缪畅到底是对他狠不过三秒,一边给他揉着一边焦心地问:“行不行啊?要不要去医院?”缪书茶半真半假地弓着身子:“还好……你还生气吗?”缪畅推了自行车过来,指了指后座:“那回家吧。”缪书茶跨坐上去,服软地抱着他哥的腰:“我就是想气气你,你为什么要去四中……”缪畅很慢地踩着自行车,凉凉的夜风拂着宽松的T恤勾出少年人的身形:“为了奖学金吧。”缪书茶闷声闷气地用缪海波的话回嘴:“家里又不是出不起学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缪畅扭了一下车头在路边停下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确如杨潭所说把这弟弟惯坏了,有些话他必须得好好跟缪书茶谈谈:“小书,你有没有注意过妈妈多久没买过新衣服了?知道爸用的小灵通还是你四年级时候买的吗?”其实还有后半句:他们一直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你尽可能优渥的生活,所以你过得太心安理得,觉得一切都来的简单。可是他怕话说重了伤到弟弟的心,而且缪书茶那么聪敏,话说到这里他应该能懂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缪畅看缪书茶垂着头,恹恹的没说话,头顶一簇软毛被风吹着立起来。缪畅伸手把那棵小草压下去:“我不是怪你,就是提醒你是不是应该想想这些问题?”缪书茶点点头很小声地说:“对不起……”“不是和我道歉,志愿是我自己要填的,你怪我一点没问题。但是你不应该往爸妈身上发火,无缘无故找茬顶嘴,你觉得呢?”缪畅又怕他真的自责上,斟酌着往下说,“还有今天这出,我知道你是故意闹给我看的,不然也不会把司楠一起叫上。你有没有想过放学不回家、不接电话爸妈会着急?下学期我不在家了你也准备继续这样闹?再过三年我去读大学了呢?”缪书茶像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样,一下慌了神,自行车重新上路骑出去二三十米了他还在想缪畅最后那句话。

城里不像乡下仰头就能看到满天星星。深蓝色的天空像笼着一层灰蒙蒙的纱,广场上的射灯夸张地打着转,把绿色蓝色白色的光束投在夜幕里。缪书茶坐在后座上,很认真地盯着找了,才数出零散几个星星。他收回目光把头靠在他哥身上,就像三年前的夏天看完露天电影,缪畅背他回家的那个夜晚,他也是这样伏在缪畅暖烘烘的背上。

缪书茶贴着缪畅说话,声音闷闷地喊了一声:“哥。”缪畅其实听不太清他说什么,但是那一口热气凑这么近扑在他背上,又是个单字,猜也知道缪书茶是在叫他。缪畅半转过头:“怎么?”缪书茶委委屈屈地问他:“那你每个周末都回来吗?”缪畅知道他这是撒娇耍赖的后劲又上来了:“回啊。”“每天都和我发短信吗?”“上课时候不行。”“我说放学以后!”“可以。”

那段时间缪书茶晚上都是趴着睡的,像小猫一样等着他哥过来伺候他。缪畅天天想着办法偷偷给他冰敷热敷鸡蛋敷,好几个礼拜才把那块淤青揉化了。

缪畅开学那天,缪海波特意休了店,全家一起送他去学校。四中离家有四十分钟车程,和缪家正好连成一条穿过善北城区的对角线。杨潭忧心忡忡:“这么远啊,平时也不能去看你……”缪畅宽慰她:“不是每周五我就回去了嘛。”缪海波揽住妻子的肩膀,低头安慰:“就是,而且男孩子多锻炼挺好的。”缪书茶别过头看着窗外,一脸凄风苦雨。缪畅把手放他背后给垫着,怕车座太硬他硌着腰。

四中的宿舍是八十年代的老楼,没有热水独卫,房里连个吊扇都没有,更别说空调。杨潭又是一阵唏嘘,心疼不已,嘴里不断念叨:“唉!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你报四中了!”缪海波帮缪畅把东西大致整了一下:“你别操心了,男孩子没关系的,最近天热,到秋天冬天每个礼拜给畅畅准备点好菜让他带学校吃。”缪书茶坐在缪畅刚铺好床垫床单凉席的下铺,看着他哥收拾书柜。其实他腰上早好了,但是缪畅不让他帮忙。

临走的时候,缪书茶一脸决绝,话都不肯多说一句。杨潭在边上很稀奇地看着他:“这会儿怎么不跟你哥腻歪了?回家别蒙在被子里哭啊。”缪书茶挥了挥手,简短地说了句:“走了。”然后扭头就上车了,缪畅也挺意外,他还以为缪书茶铁定会缠着他多闹一会儿。车开出去十多分钟,缪畅握在手里的小灵通震了一下,点开是缪书茶发来的短信:[我在家会听话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缪畅就这样开始了他的高中寄宿生活。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缪畅每个周五晚上一回家就要接受弟弟累积了十五年的相思,实在压力很大。缪畅第一学期的奖学金都上交给杨潭了,只抽了一小部分出来,——缪书茶那个随身听很旧了,缪畅一直想给他买个MP3。那年生日,缪畅把那个小巧漂亮的电子产品塞给弟弟,里面已经托老板下载了一些缪书茶平时喜欢听的歌。缪书茶给他准备的是一整套《王后雄?教材完全解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二年生日就没那么凑巧在周末了,大清早缪畅就接到了杨潭的电话:“畅畅生日快乐!”缪畅刚从被窝里爬出来,昨晚宿舍的窗户没关严实,冻人的冬风从缝儿里挤进来吹得人浑身一凛:“谢谢妈!”那头换成缪海波接:“儿子生日快乐!第一次不在家过生日啊。晚上我去接你回来吧?明天早上再送你去学校?”缪畅夹着电话从床尾把毛衣捞过来,毛衣是杨潭织的,他和缪书茶一人一件:“不用,店里那么忙,你别跑来跑去了。后天我不就回家了嘛。”杨潭又接过了电话:“行了不打扰你了,小书还赖床呢,一会儿让他自己给你打吧。”

这一等就是一天,缪书茶既没有来电话,也没有回他的短信。缪畅心里有点郁闷,难得的在课上走神了,于是被语文老师点名起来背诵《游褒禅山记》。晚饭缪畅特意去卖面的窗口买了碗牛肉面,边吃边给缪书茶发了条信息:[吃蛋糕了吗?]结果还是没有收到回复,导致他一整个晚自习都心里面堵得慌。写完作业以后,他从课桌里抽出缪书茶送他的教辅书,心不在焉的翻开看了几行字,思绪又飘远了。一时想着缪书茶这个小没良心的,真是白疼他了;一时又想着这一整天都没个音讯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他这担心也不是毫无依据。去年秋天缪书茶有一次上体育课蹭破了手臂,杨潭估计也是怕他担心,连着两个礼拜骗他说要和缪海波出远门给店里采购,让缪畅周末委屈一下,留在学校。缪畅觉出不对劲了,周六乘车回家一看,缪书茶右手臂一道道缠得像木乃伊,正窝在沙发里美滋滋地看电视,——坏的是右手,顺理成章的不用写作业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晚自习的下课铃和缪畅的电话是一起响的,屏幕上[小书]两个字闪啊闪的,缪畅悬着的心飘飘忽忽落了地,郁结的心情立刻又占了上风,他按下接听键:“喂,找哪位啊?”那头缪书茶软声说道:“哥!生日快乐!”缪畅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把课本往书包里塞:“还记得你哥啊,一整天干嘛去了。”缪书茶嘿嘿傻笑了两声:“你放学没啊?”缪畅把书包甩到肩上,随着人群往楼下走:“刚下课。今天爸给你烧什么好菜了?”缪书茶那边没说话,缪畅对着话筒喂了两声,以为信号断了。他正准备掐了电话重新打过去,脚步生生顿在了楼梯口。只见往校门口涌去的重重背影中央杵着一个人,面向这里,一只手提着一个小的蛋糕盒子,另一只手裹在毛茸茸的手套里,举在半空奋力朝他挥着。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缪畅怔在原地,骂出了平生第一句脏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之鲲于2018-05-13 13:45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