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亭 >> 欺世之名 >> 50      
50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格林爱欲久积,两个人折腾到下午才勉强从床上爬起来。
沃克一拍脑袋:“糟了,玛丽安!”
他扶着酸痛的腰就往楼下跑。早上玛丽安要吃东西、服药和上厕所,她现在要下床都很难,偶尔还会失禁,早上要是不上一趟厕所,非尿床不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甜心,你把昨天剩下的鸡肉和汤热一热,然后端下来。我先去看看她怎么样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热好了食物,端着东西下楼。屋子里没有什么动静,他推开房门,就见沃克跪在床前,突然转过头来惶惶然说:“她没有呼吸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差点把手上的东西摔掉。他去探老人的呼吸。别说是呼吸了,身体都已经凉彻底了,皮肤隐隐泛着青色,照这样算也许今早或者昨晚就已经离开了。
沃克拉着她的手抵在脸上,不住轻吻:“都怪我。只想着玩就把什么都忘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不阻止他自责,这时候剥夺自责的权利似乎对沃克来说有点残忍。玛丽安离开也许并不是因为早上沃克忘了下来查看,但人总要有个借口接受现实。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打电话通知了伊莉斯和保尔。傍晚的时候,伊莉斯到了,穿一身黑裙子,进门的时候沃克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弓着腰低着头抽闷烟,一根接一根。格林在房间里给玛丽安擦洗身体,他给她换上了她最喜欢的那条绸缎裙子,那还是他们在曼哈顿住的时候格林送的生物礼物。
伊莉斯到床前来放了一束白色菊花,亲吻玛丽安的额头。
格林刚刚收拾妥当,从洗手间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问:“叫医生过来确认过没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叫了,医生估计是凌晨的时候走的。是我和沃克太大意了,早上也没下来看。中午了才想起来,发现的时候她身体已经凉了。沃克心更凉。”
伊莉斯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她不会怪你们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担忧的目光落在门外的人身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叹息:“这两个人是缘分使然,注定有这么一场亲情。沃克刚到纽约来混,因为房租很贵,经常拖欠。后来他被房东赶了出来,到处找房子,在房屋中介那个地方碰到玛丽安。那时候玛丽安和他丈夫闹得整条街都知道,他丈夫太暴戾,吓走了好几任租客。一个房子租不出去,一个没地方住。两人就一拍即合定下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入狱的那几年,保尔去了华盛顿,沃克基本上是和老人家相依为命。他没收入靠老太太洗衣服缝补勉强温饱。31年的时候整个纽约乱糟糟的,治安不好,抢劫勒索的偷东西的到处都是。有一天玛丽安出去领救济的时候被两个黑人男孩儿抢了,打得鼻青脸肿地倒在地上,后来还是个小女孩儿报警才送回来的。
回来之后就病倒了,根本没法动,医生说是劳累过度导致的脑部问题。看病花了很多钱,当时沃克找我借钱,你没看到他当时那个表情,就差给我跪下了。我是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低声下气的。老人家病了好几年,沃克每天下去伺候上厕所、喂饭、擦洗……他说他可能有近十年没见过父母,但是我看他对玛丽安基本上是当自己父母一样照顾。”
格林说:“我知道他伤心,我回来那天晚上他还说老人家看起来精神一些了,还挺高兴的。没想到才一个星期不到就……这几天也不怎么吃东西,我要上班不能每时每刻都看着他,又怕他在家里自己一个人伤心,怎么安慰都不知道。”
伊莉斯说:“前年我母亲也走了,人都有这么个过程的。熬过去就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玛丽安的葬礼定在了星期六。
沃克征询格林同意,花了点钱置办葬礼,还买了一块雕着圣母像的白色墓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有人都觉得她丑陋臃肿、暴躁泼辣,可她在我在我心里一直是最和蔼的老人。”他念完最后一句告别词,神色凄哀,吻别了这位亲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搂着他退后,葬仪人员将棺椁放入墓坑内,把铲子交给沃克。沃克定了定神,拉过格林的手,两人交握给棺椁埋上第一铲土。牧师祝祷,引领来宾默哀。
这是个晴天。雨停了,干枯了一个冬天的树木正在抽芽。

伊莉斯陪着沃克和律师谈话。老人临终留了遗书,名下所有财产由沃克继承。
格林见到保尔站在树下,抽一根烟,凝望着墓碑沉思。他走过去,主动打了个招呼。
保尔似乎毫不意外,笑笑向他递了一根烟:“决定留下来了?”
格林把烟接过来,低头点火:“嗯。”
“替我好好照顾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不自己留下来?”
“我要工作啊,总不能呆在纽约饿死吧?”
“你从前从来不会想离开他。”
“人都会改变想法的。”
格林不逼他,点了点烟灰:“他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不是谁都能代替的。我不帮你这个忙,你想要看着他好好的,就回来。他也一定会欢迎你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尔沉默片刻,叹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玛丽安有离开他的一天,我也会有。亲人也好,朋友也好,缘分到了自然就会分开。就算我再回来,也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了。”
都是快四十多岁的人,这话说出来纯情地像是个学生。格林觉得他一直都像个迷,你以为玩世不恭、城府颇深的人,心里也有纯粹的感情。这么多年了,也就是对沃克这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以前不明白,现在还不明白就是个傻子了。他嫉妒,嫉妒这个人的决绝,留下还是离开,他都做得不留任何后路。这样沃克以后会永远想念他,在沃克心里,他永远都会成为一颗无法拥有却美好的星星。他得逞了,所以格林无法不嫉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世上始终是对别人狠的人多,对自己狠的人少。能对自己狠到这个份上,至少格林做不到,他从佛罗里达监狱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想回纽约。

格林狠狠抽了一口烟:“那是你的事情。我照顾他是我的本分,又不欠你的,凭什么帮你?”
保尔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笑笑:“你这人就是又笨又不讨好。不过他也就是喜欢你笨。”
他看了看表,然后朝格林摆了摆手:“我搭下午的火车回华盛顿,明天还要上班。先走了。”
格林遥望他的背影离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久沃克回来了,两人并肩步行到公共汽车站坐车。
下午格林有一个面试。这是他前天在报纸上看到的招聘信息,有一家小学正在聘请老师。他将简历交了过去,昨天有人打电话里通知他面试。这时候来不及时间回家了,格林准备直接搭车去学校。沃克替他整理整理衣帽,检查资料文件:“别紧张,放轻松。不会答的问题可以多思考一会儿,不要急,多对面试官笑一笑,他们都喜欢看起来开朗的人。”
两人交换一个亲吻。格林的车到了,他握了握爱人的手:“晚上等我回来吃饭。”
沃克点头,看他上车,朝他挥手。

太阳在正前方。车子朝着那颗金色的球驶去,直到消失在街口。
沃克舒了一口气,露出欣慰的笑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江亭于2018-02-08 18:3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