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亭 >> 欺世之名 >> 48      
4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八年后。埃斯坎比亚。佛罗里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背着一个灰扑扑的工具包,衣衫褴褛,徘徊在汽车站。他剪着非常短的头发,皮肤粗糙黯淡,身材健壮,像个从田纳西水坝上回来的劳工。然而埃斯坎比亚这个小地方除了监狱,可再也没有别的大型建筑了,更别提什么工程项目。离车站不到两英里的地方依稀可见高大阴森的金属外墙,在雾中像个潜行的怪物,仿佛会突然扑上来似的。
车子一辆一辆地开过,男人一直捏着手上的票,在站牌下来回踱步。做打扫的妇人见怪不怪似的,主动上前看他的车票:“您要去纽约是吗?”
“嗯……是……是的。”
老妇慈蔼地笑,将他带到车门口:“上去吧,到站的时候司机会说的。”
男人望着黑洞洞的车厢十分不安。司机对他招招手:“没关系,请上来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佛罗里达还沉浸在大萧条后的荒芜惨淡之中。
车子经过一处大广告牌,上面印着罗斯福的头像和一行大字——
“我们唯一恐惧的只有恐惧本身。”*
这是1934年的五月,罗斯福上任的第二年。杜鲁门正在参加民主党初选,即将成为华盛顿举足轻重的人物。共和党黔驴技穷,直骂罗斯福是“一个无法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的男人,只能仰仗拐棍的人”*。华盛顿你方唱罢我登场,然而总统先生真正的注意力在天气上。这一年天灾肆虐全国,主要是尘暴,农田本来就没从去年冬季干旱中恢复过来,连续的尘暴无疑雪上加霜。整个季度颗粒无收,灾民成群结队地游荡,从田埂上一直蔓延到公路。
(*我们唯一恐惧的只有恐惧本身:出自罗斯福就职演说;
  *“……只能仰仗拐棍的人”:出自《光荣与梦想》卷1 第三章143页)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车子因为灾民的抗议堵在了路口,整整二十分钟一寸都挪不动。
男人无心窗外愤怒的喧闹,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这一路,他都蜷缩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没有下车。昏暗的车厢使他十分有安全感,车窗外对他而言像是个崭新陌生的地方,他撩开窗帘偷偷摸摸地窥视,小心却贪婪地向往着。到晚上,世界变得黑暗的时候,他就掰着自己的手指头,从工具包里掏出一个本子来,用铅笔在上面写写画画,偶尔懊恼地闹着头发。
坐在他前面的一个小女孩对这个神秘的男人很好奇,她探着头套近乎:“您也是去纽约吗?”
男人谨慎地点头,瞳孔缩紧。女孩笑笑,将手里的糖果给他:“你吃糖吗?”
男人目露渴望,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糖果了。
女孩走过来,轻轻地把糖果放在他身边:“我可以看看你在写什么吗?”
男人似乎在打量她有没有威胁性。这个个头才刚刚到他腰部的孩子显得天真可爱,他犹豫着将本子拿给她看。女孩儿看到满纸的方程式,好奇地问:“你是数学老师吗?”
男人刚想摇头,似乎又生出了其他的想法来,于是回答:“嗯。”
他低沉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柔和温暖。女孩儿毫无防备,开心道:“你真厉害!”

后面的路程因为有孩子的陪伴显得有趣起来。
他们在中午到达了纽约。女孩和她的母亲继续转车离开。
男人沿着街道往前走,车站外人群熙熙攘攘,他茫然的将怀中的包裹抱紧,戒备地四处张望。有人碰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往后一缩,连称对不起。可撞人的已经浮尘而去。
此时一个轻快的声音响起来:“先生,擦个鞋吧,只要十美分。您绝对不吃亏。”
男人反应不及,已经被一条黑黢黢的擦鞋布将脚拉了过去。他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便将腿往后缩,一个用力过度把那擦鞋的拽倒在地上。男人连忙蹲下来去扶他:“对不起,对不起。你还好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一头陌生的亚麻色头发,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门口非常不起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而当这张脸抬起来与他对视,两人都愣在原地。
“甜心?”沃克反应更快,眼神亮起来:“甜心,是你吗!”
男人吓得连连后退,一半摇头一边站起来抱着包扭头就跑。
“甜心!哎!你别跑啊!甜心!”沃克追了上去。
男人喘着粗气,撞开潮涌一般的人群,拼了命似的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气流刮过他的耳边,躁动的人声和车马声,脑袋空空如也。他下意识往人多的地方钻,慌不择路跑进车站里面,然而候车厅只有那么大的空间,他抱着包慌张地躲进厕所里,把隔间的门牢牢关上,蹲在马桶旁边将整个人恨不得埋起来。心里默念,别过来,走开,别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一会儿,脚步声渐渐近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男人哆嗦起来,手都在颤抖,头埋在双腿之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甜心,乖。出来,我看到你了。不要躲了。”
男人咬着嘴唇对着门板使劲摇头。
似乎对方察觉到了他的抗拒,回答的是一声叹息:“甜心,这个车站我呆了六年了,连厕所里的老鼠我都认识,你不可能躲得掉的。你乖乖的,自己出来好不好?”
半晌,隔板后面仍然没有动静。
“你跑什么呢?就那么害怕我吗?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就是个擦鞋的,能把你怎么样呢,对不对?我都不怕你,你干什么要怕我?”
双方僵持不下。
沃克的声音突然拔高,“格林?兰道尔!你他妈的给我出来!听见没有!”
男人抱着自己的手臂越发紧,背都贴着墙了还想往后面缩。
“你不出来是吧?好,我跟你在这里耗着,我今天在这里不走了,等你出来为止。”沃克开始唠叨:“我看看你能跟我耗多久,你以为我干什么呆在这个车站?伊莉斯说你转狱回佛罗里达了,我本来想去佛罗里达的,结果玛丽安这几年一直在生病,我要照顾她走不开。他们说这个车站每天从佛罗里达过来的汽车,我就想在这里等着,看看你会不会来。”
他说着说着,心口发酸:“我等了这么久,结果你还一看到我就跑。你有什么可跑的?都回纽约了还怕见到我吗?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来的?29年经济崩溃,我跟保尔找不到工作,穷得连饭都吃不起,每天排队领救济,那时候为了抢食物都要打架,我们不敢跟人家打,怕被送到警察局去又查出以前的案底来,那年冬天是靠玛丽安织毛线帽子才没有饿死。”
“结果冬天一过,玛丽安就病倒了。医生说她年纪大了,又太过劳累,只能休养,不能再干活了。当时实在没办法了,我就跑到车站来给人擦鞋,一次十美分,两分钱可以买个隔夜的面包,剩下的攒着给玛丽安买药。后来我还硬着头皮去向伊莉斯借钱,现在还欠着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现在经济有了一点点起色,好多工地在招工人,薪水也还不错。但是我怕我走了会错过你,我等了你好多年,每天都在算,你是不是该回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埋怨道:“好不容易等到了,你还跑。就知道跑,我……”

说到这里突然没有声音了。男人愣了一下,稍微抬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了好几分钟,依然是静悄悄的。男人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是不是走了?但是没有听到脚步声呀。

他秉着呼吸,细细地听。
一声极轻的抽泣漏了出来,掉在安静的地板上,如一声蚊吟,乍入耳男人还以为是错觉。
男人的心猛地揪起来,本能想起身去开门,手摸到门栓又有些畏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为什么要哭……
下一声抽泣明显了些,那样安静的哭声却如铅石砸在男人心里。砸的男人心疼,他的手罔顾脑袋的意志,已经拉开了门栓:“你别哭……”
一个人影已经扑进了怀里。格林的包掉在地上,将人接了个正好,连脸都没来得及看清楚。
但他听到沃克满足而得意的声音:“甜心,我抓到你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愣愣的,沃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用脑袋上的头发磨蹭他的脖子,蹭得他毛骨悚然。他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却顶不住心爱在怀的诱惑无法推开:“你……”
沃克稍微放开他:“怎么了?你见到我不开心吗?”
格林看他眼角含泪,鼻头发红,摇头:“没有……我没有不开心。”
沃克笑嘻嘻把眼角的泪水擦掉:“没事,就是骗骗你才哭的,没有真哭。”
格林用手指轻轻刮掉他脸上的水痕,千言万语涌到嘴边上不知道说哪一句,只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仿佛在车上贪看这个世界似的,要一眼望穿了才好。
沃克给他看得脸热,嘴上抱怨:“你干什么见了我就跑,万一跑没了我去哪里找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支支吾吾地解释:“我……我是犯人……你不要跟我扯上关系……”
“扯淡!我跟你说,我还没找你算帐的,当年你留张白纸就把我懵过去的事……”沃克拉着他往外走,手攒得紧紧的,还不放心,把他的包捡起来自己拿着:“走,我们回家去,你欠我很多东西我跟你说,再跑试试看?包在我这,想都别想,我们回家好好算帐。”
格林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还犹犹豫豫是不是要跟他走。
沃克立刻看穿了他的意图,吹鼻子瞪眼睛:“你敢说要走试试?”
格林固执地低着脑袋,就是不挪步子。
沃克真的伤心了:“好啊,你走!走了永远不要回来!我就算这么多年白等了!”
他眼里明显是绝望。格林怕了,小心翼翼反握他的手:“不走,我不走。”

他只能跟着沃克回去。沃克的住处竟然还是玛丽安从前的房子。
里头的格局和家具没有太大变化,桌子上有一些稿纸,沙发堆满了毛线帽子和缝补的衣服,床没有铺,被子皱成一团。地板上还扔着两只袜子。
“玛丽安还在一楼。这是我们这几年最幸运的事情,她那个前夫在狱中死了,但是赔偿金没有来得及付给玛丽安。他也的确没有钱,法院就把房子判给了她,我们才没有沦落到要去街边睡的地步。我还是挺喜欢这里的,等会儿我下去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吃没有。你先洗个澡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翻出一套旧睡衣出来给他:“没有热水,我们供不起,先将就一下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倒是不介意。他在狱中也从来没有洗过热水澡,冬天依然是冷水。还好佛罗里达在南方,冬天即使再冷也冷不到哪里去。他脱掉衣服,露出精壮的身体来,狱中的劳作锻炼了他的体魄,使他原来还有些单薄的身体真正变得强壮起来,这是唯一的好处了。
洗过澡后,他擦干头发,揣着毛巾不知道往哪里坐。
心里空空的,脑袋回忆着在车站的情景,仍然觉得不太现实。

二十分钟后沃克开门进来,抱着面包棍和一锅汤:“伊莉斯等会儿会来,我就买了新鲜的面包和土豆汤,反正她说她会付账。就当作给你庆祝出狱好了。你帮我把桌子挪过来,然后到楼下搬张凳子上来,就在玛丽安的客厅里,有张木椅子。”
格林把椅子搬上来,放在桌子旁边,然后看着他切面包。
沃克见他呆呆的站着不动,好笑道:“干什么站着,坐呀,不累么?”
格林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很好看。”
沃克听了心里甜蜜。格林说完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窘迫地不知如何是好。
“我真的这么好看呀?”沃克有心逗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也脸红了,讷讷地闭着嘴巴。
沃克得意起来,指着旁边的凳子:“坐吧,你要表现好一点我就奖励你今天晚上跟我一起睡。听到没有?帮我把面包装到篮子里面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看他静静地干活,注意到他的手上有许多细小的伤口和茧,腰微微地弓着,大概是常年在街边擦鞋养成的习惯。他无法想象曾经一个将整条华尔街骗得团团转的人如何沦落在街边,卑躬屈膝,为了十美分蹲在脚边给人擦鞋。沃克早年混迹街头,但到底没有吃过什么大苦,他又是一个骨子里自视甚高的人,要让他过这种日子实在是一种折磨。
格林看着心疼,不自觉地伸手去摸他的手,他记得沃克曾经的手柔软细腻,白皙漂亮,现在摸起来比监狱里面的厕纸还要糙。他皱了皱眉,低声问:“我给你留了钱,为什么还要去做这种工作?钱用完了吗?”

沃克看他摸自己的手,心跳加快:“那是你的钱,我才不要用。”
他跑到沙发边上,将一个坐垫拿起来,从沙发里把当年那个旅行袋拿出来。
袋子打开来,当年的钞票还原封不动地包着:“我担心钞票会坏,还经常拿出来晒一晒。哪,三万二,一分钱都没有少。还给你,我不要你的钱。”
格林苦笑:“我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就是留给你的。”
“我可以自己赚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必要去赚这种钱,把自己熬成这个样子。”
沃克心里一暖,拉着他的手:“也还好吧,大男人糙一点没关系的。你别小看擦鞋的,也不是那么好做的。31年的时候,日子简直是没办法过了,纽约遍地都是失业的,车站那时候擦鞋的好多,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我刚去还要跟人抢生意,有时候还挨打,现在车站那一片都是我的地盘,没人敢跟我抢。我很厉害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听着却更加心疼:“嗯,很厉害。”
沃克摸摸他的脑袋,把他揽到自己怀里,轻声说:“我吃了很多苦,但我知道你在监狱里比我更难熬。当年伊莉斯问我,饭都吃不上为什么还要守着这些钞票。我说他代我去受罪,我还在外面拿着他的钱吃好喝好,我做不到。这是我欠你的,我要是不辛苦一点,我怕你出来连见我都不愿意。所以你今天看到我就跑,我很害怕,我怕你不愿意见到我。”
格林摇头:“我……我很想你……每天都很想你……”
沃克说:“那你再也不许扔下我一个人了,好不好?”
格林将他的双手都拢在自己的手心里,十分郑重:“好。”
江亭于2018-02-08 18:3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