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亭 >> 欺世之名 >> 46-47      
46-47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然而格林是同性恋的事情仍然被扩大传播开来。伊莉斯甚至在报社开选题会的时候都有人建议要不要整理整理同性恋犯罪案件做个专题,以此迎合格林?兰道尔这个新鲜话题。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知道,从报纸销量的角度考虑,这个专题无疑能刺激人们的猎奇心,但与此同时更会加深刻在格林额头的道德红字,她几经犹豫,还是换了经济类的题目。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揭露格林的报道发在头版头条,就诈骗一案剥掉了格林华丽的面具。她下笔精准,避开同性恋、避开了团队其他成员,将大量笔墨用在格林奢华的生活中,写他高昂的生活开支、奢靡的衣饰、疯狂的纵乐,甚至编出些一掷千金的故事来,将焦点直击在金钱上;为迎合上流社会,还一再用“暴发户”和“投机者”来形容格林。她刻意将昔日金碧堂皇的公寓照片与沦落拘留室后的格林现照放在一起,视觉对比十分惨烈,果然引发不少人高呼大快人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报道成功后,伊莉斯仍然放不下心,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和沃克解释这件事。
已经是十月的天,秋风萧飒,寒意彻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特地多带了一件外套给沃克。
“玛丽安怕你衣服不够,这几天越来越冷了。回去吧,都在等你吃晚饭呢。”
沃克搓了搓鼻子,哈了一口气,都是白雾:“呆在里面还挺暖和的,降温了?”
“上个星期就降了,天气预报说冷空气暂时走不了,今年是个五十年一遇的寒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年年都这么说,去年也没见多冷。”
伊莉斯扶他上车,见他身上有外伤:“要不要明天我安排个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伤口都要处理一下。”
沃克摇头:“没事儿,都是皮外伤,擦点药就行。就是睡不好,回去睡一天就好了。”
“曼哈顿公寓已经退了,保尔临时租了个地方住着,可能要将就一下。他被切斯辞退了,还在找工作,等找到工作会好起来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叹息:“那天晚上不应该让他来公司,一网打尽弄得一点余地都没有。”

上车没多久,车窗升起白色的雾气来。沃克拿手抹开,傍晚的纽约正徜徉在森森的冷雾中。孤寂的车辙声打响半梦半醒的街道,晚灯一盏一盏亮起,光晕星星点点。远处,昏黄的幽魂似的光点飘荡在雾气里,有如水面轻轻浮动的鳞斑,宁静地在彼岸守望来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深吸一口气,目光不自觉地顺着雾气深处望去。伊莉斯见他目光凄凉,也不忍开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过了一会儿,沃克低声问:“案子调查得怎么样了?”
伊莉斯含糊其辞,也看着窗外,思量如何开口。
她从保尔被救开始说到老德克威去世:“老家伙的遗体按照他的意愿火化散灰,凯西则下葬在了公墓。我昨天还去看了一次德克威夫人,本来上两个星期她还好,为了操持葬礼,又有不少亲戚陪着,还没有时间来得及悲痛。但是这两天葬礼完了,亲戚陆续也离去,她一下子就萎靡了,时常听着听着人说话就走神,或者突然间哭起来,整个人人不人鬼不鬼的。现在是老德克威的堂兄在操持他们家的事情,但是这个家我看着,也已经垮了。”
沃克闭了闭眼:“我没有想到会害得他们家家破人亡。”
伊莉斯轻声:“这两条人命举足轻重,可以说一夜之间这个姓氏就在纽约消亡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点头:“如果上帝要惩罚我,我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呢?你能不能见到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犹豫道:“我……见了一面。”
沃克眼睛微微亮起:“他还好吗?有没有受伤?什么时候能出来?有没有对你说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说:“他……让你不要担心他,不要着急,他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说让你小心一点,可以离开纽约避一段时间,还有不要乱说话……”
沃克心里一暖:“他知道我能出来?你和他说的吗?那他自己呢?有没有和律师好好沟通?我要帮他做什么?接下来怎么脱身他有什么想法?”
伊莉斯被他一连串的问话问得语塞:“他能有什么想法,他也是第一次……但是他的律师对这个案子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现在是众矢之的,要短时间出来是不太可能的,律师说会尽量拖延时间,只要尽量拖到风头过去,就比较好处理了。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沃克皱眉:“拖时间就可以了吗?钱够不够?法官有没有打过招呼?商会、怀特议员还有其他人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不能仅仅把希望寄托在律师身上啊,万一要是……”

车子在保尔的住处停下。伊莉斯付了钱扶他下车。
沃克仍然放不下心:“律师在哪里,我觉得我还是要见见,沟通一下看看下一步具体要做些什么。你知道怎么联系那个律师吧?叫他出来请他吃顿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笑:“你先休息两天吧,把自己安顿下来再说。刚出来还一身伤就折腾。”
沃克摆摆手:“不行,我不放心。开庭什么时候?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定下来了是下个月六号开庭。你别急,肯定要开庭审的,但是这个案子很复杂,不是一次审完,要审很长时间,所以律师说可以拖。你看罗格的案子都还在审还没完呢,对不对?少说审个大半年,拖到明年下半年,到时候谁还记得他嘛。”
“'明年下半年?开什么玩笑,他那个娇贵的身体让他在里面呆半年判决书没下来他就熬死了!你是没有受过审讯,那些警察踢起人来真的不含糊。对了,他现在身体还好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劝道:“他挺好。情绪稳定,身体健康。你也好歹看看实际情况,这个案子这么大,能把你们俩先保释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那还有这么多人盯着他呢。”
沃克问:“我还觉得挺奇怪,保尔也就算了,他抛头露面得少,但挺多人挺熟悉我的吧,他们也敢放我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装无辜:“我怎么知道?”
沃克坚决道:“不行,我还是要见见律师。”
伊莉斯拗不过他:“好好好,我去联系律师,你先休息,睡个觉。你着急人家律师还没有空呢?格林这么大个人了,自己直到自己在做什么,又不傻,不会做冲动的事情的。”
沃克嘟囔:“他怎么不傻?我就是怕他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患得患失,辗转反侧,简直一刻都不能闲着,闲着就会胡思乱想。
律师从拘留所给他带了一封格林的信笺出来:“兰道尔先生托我转达,请您开庭之后再打开这封信,有一件事他希望您帮他的忙,信里已经详细说明了。”
“为什么要开庭之后打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是他特意嘱咐的。”
沃克撇撇嘴巴,只好按捺下拆信封的冲动。
律师表达了格林的想法:“我和伯爵先生对案子讨论了很多次,基本上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以我的分型来说,这个案子牵扯的人证物证很庞杂,取证过程中会有很多困难。贵公司是海外公司,资产考证只能通过银行账户和物流公司的业务往来,实地真的要去英国进行资产考证难度也不小。再者特别在上流社会圈子里,这些达官贵人不太愿意出庭作证,怕被人笑话,所以现在检方也很头疼。”
沃克点点头。律师接着说:“另外,商会骗取国家创新技术补贴,你们每个月拿七千的分利,总获取九万一,这个比例其实占总技术补贴额是很小的,不超过百分之五。我的建议是你能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加入商会的时候,对于技术补贴是不知情的。也就是说你不知道你拿的这笔钱是国家下发的技术补贴。”
“和怀特签的合同上我记得的确是没有写明的。但当时我们意识到可能是技术补贴。”
“合同现在还有备份吗?给我一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皱起眉来:“资料那天晚上都烧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律师严肃道:“辩护是需要证据的,如果没有合同,法官不会当一回事的。”
沃克叫糟:“我不知道……当时我们怕有人会来查所以就都烧了……”
律师叹息:“着急销毁资料是很不明智的,你的确让别人无从下手,但是自己也会失去很多有利材料。只要展现材料的方式得当,哪怕是不利材料也可能转变为有力证据。”
沃克说:“您还有别的方法吗?”
“我会去和其他成员企业取证,你们的合同都是一样的吗?”
“我不确定……应该是一样的……”
律师说:“我刚刚说了,这个案子的难度就在取证上,所以举证阶段会非常长,这个过程请你们要耐心一点,不要急躁,如果还有什么其他材料请尽快联系我。”

然而沃克已经失去了耐心:“那我这么问吧,您觉得他全身而退的几率是多少?”
律师扶了扶眼镜:“我理解你的期望,如果我们走正常法律程序他肯定是要坐牢的。我只能尽量为他减刑。实际上如果他能够配合的话,这个罪不是什么特别大的罪。他骗取的投资金也没有对投资者造成特别严重损失,法官会根据影响力来判断的……
……但我想您也清楚他现在的处境,他不仅仅是诈骗投资金,身上恐怕还肩负着人命。要他全身而退,必然要准备非法手段。您确定要这么做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知道德克威家一定会把两条人命算在格林账上,他就是害怕这点:“是我一开始骗他来诈骗的,让他娶凯西?德克威的人也是我。就算是要坐牢要背负责任也应该是我而不是他,如果他能够全身而退,我愿意承担任何风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听到这话在旁边叹息。
但沃克一直拿着那封信没有放手。

开庭当天引来了很多媒体。法院批准了公开审理,电台转播法庭情况。
沃克一早爬起来端着一份薄饼打开电台。原告律师首轮陈词后就是被告律师陈词。沃克咬着一口饼含在口里连咀嚼都忘了,紧张兮兮地眉头扭在一起。他敏感地注意到,律师说话的时候旁边不时伴随着轻轻的咳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是不是感冒了?”沃克说。
保尔无奈道:“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从我床上下去?挤得要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回过头可怜兮兮地:“谁让你租的地方这么小,我都睡了好几天沙发了。”
“那你让玛丽安睡沙发你睡床吧。钱就这么多只能租得起这个地方。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出去找工作,我就让你跟我一起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我今天听完庭审就跟你去找工作。”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玛丽安坐在一旁:“认真听!”
沃克眉头一跳,赶紧转过头来。
律师陈词很长,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格林突然发声了:“法官阁下。”
法官回答:“被告有什么要说的吗?”
格林顿了顿:“我认罪。对于原告律师的陈述例证我完全认同,请法官阁下公允裁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瞠目结舌:“他……他说什么?”
保尔也爬了起来。
法官也很诧异:“被告,对原告律师指控的经济诈骗、内幕交易等事实你确定认罪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说:“是,我确定认罪。”
律师插话进来:“我反对!法官阁下,我请求休庭十分钟!请允许我和我的代理人进行沟通!”
格林拔高了声音,抢答:“阁下!没有必要休庭沟通了!我确认认罪,我的律师事先并不知情。”
法官显得有点生气:“被告你要想清楚了,这里是法庭,你要为你轻率的言论承担责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收音机陷入了沉默。
沃克死死揪着床单,手因为用力过度青筋突起。
收音机化开一声尖锐的电流杂音,他吓得差点跌下床去。
格林冷静地说:“是,法官阁下,我现在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我认罪。”
他重复强调这三个字,可以听说声音已经十分用力。
法官说:“被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突然咳嗽起来,而且非常剧烈,一连串撕心裂肺听上去很吓人。好不容易他平复了呼吸,才说:“阁下,我想陈述一下我的所有犯罪过程和动机,以确认和原告所指控的事实证据一致。请您裁定。”
“你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语气平稳缓和,娓娓道来:“总计一百七十六万诈骗金共十一笔合同全部由我本人拟定,并和被害人签署。我本人拥有的英国‘万花筒’船运公司,的确是我亲自从切斯银行低价购买来的,它实际是一个没有任何资产和业务的空壳公司,这个公司由我个人购买包装,而后诱骗几位管理人员参与。也就是说,整个诈骗案完全由我一个人策划而成。我愿意独立承担法律制裁,接受法官阁下予以的任何判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玛丽安叹了一口气。

“我本人在英国出生,童年回到佛罗里达奥兰多生活,父母早逝,亲人只有一位亲生姐姐。1925年夏天因为祖宅及土地被史密斯地产公司非法收购,我被迫到纽约寻求生计。初到纽约时,我身上只有两百美金,在四月酒店的豪华套房住了半个月,赖账逃脱失败后,酒店方报警将我交给了曼哈顿警察局。这就是我第一次被拘留的经历,曾经有记者挖出这件事,由我本人压下了。实际上在记者曝光的时候,我仍然欠着四月酒店五千美金的债务。”
“我来纽约后陆续在酒馆认识了一些三教九流人士,我骗他们说我有英国承袭的爵位,并且假装自己阔绰富裕。这些人有的相信了我的话,同我交往,并且经常邀请我去参加一些聚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认识了苏珊?德那浮。她和她的黛拉花园从此成为了我常驻的地方。我参加了那里的新人聚会,认识了从新墨西哥来的莫比?莱利。”
法官问:“黛拉花园的新人聚会是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回答:“是乱交派对。苏珊?德那浮每个月在黛拉花园举行一次新人聚会,邀请的都是纽约初来乍到的新贵。节目无外乎是水烟、大麻、喝酒、脱衣舞。苏珊会让妓女趁机笼络客人邀请他们成为常客。新人派对可以说是苏珊在纽约拓展客户群体的一条高效率的路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法官问:“这个时期你的钱是怎么来的?”
“我问银行要了支票簿,开了很多空头支票。另外就是借款。”
“银行没有审查过你的个人信息和身份吗?”
“是的。这是我的一个意外发现。我发现在银行开支票、借贷都不需要严格审查,钱很快就能到账,于是我动起了另外一个念头。我通过银行贷款和分期付款的形式,租下了曼哈顿的一间高级公寓,还聘请了一个女仆。后来我又在酒馆听人说,切斯银行因为放贷审核的纰漏导致大量空壳公司积压,无法拍卖出去。于是我找到了切斯银行的人,低价购买了一间海外公司,将他包装成了现在的‘万花筒’。这就是我实施诈骗的第一步。”

沃克终于忍不住了,抓起外套就要下床。保尔拉着他:“你干什么?”
“我去法院。他想要一个人扛下这个罪名,我不能让他这么做。我现在去自首。”沃克攒着拳头说:“既然他觉得一定要有人来承担责任,那我去。”
“已经晚了。”伊莉斯出现在门口。她将一个大号的旅行袋摔在地上,地板震了震:“你现在哪里都不准去。他费尽心机把你救出去,你要是自首,他所有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皱眉,望着她手上的袋子:“什么叫他费尽心机把我救出去?”
伊莉斯解开袋扣,用力将两边拉开。鲜艳的新绿色的钞票裸露出来,一沓沓马得整整齐齐,票面崭新发亮,富兰克林的头像清晰地烙印在上面。最外面的几摞甚至从袋子里挤出来,争先恐后似的。伊莉斯毫不在意地用高跟鞋尖踢了踢:“这里一共是三万两千美金整,原本是四万,八千给你交了保释金。他的手杖也在,压在钱底下。这是他留下来的钱,我刚刚从拉里?佩欧那里取回来的,全部都是崭新的现钞。我反正不要,都给你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恐惧地看着那山一样的钱。

此时收音机里格林已经说到和莱利夫人签约:“温斯特?莱利给了我五万之后,我尝到了甜头,开始更大规模的诈骗。所有虚拟出来的资料和财务报表全部都是我一个人弄的。我已经烧了不少,但是入商会的时候我记得提交过一份给怀特议员,如果原告能够拿到的话可以看到,上面有我的亲笔签名。所有要给外人看的财报表我都要全部亲自看过签名才能拿出去,这是我告诉我团队成员的。所以有很多改动的地方是他们不知道的。”
法官问:“原告提交的文件我看了。你在来纽约的时候有从事会计工作的经验吗?你的律师提供的资料上显示,你是剑桥大学哲学系毕业的。”
“我的学历是伪造的。我没上过大学,我在佛罗里达只接受过家庭教师的教育,能读写和基本算数,但是我从没有去过剑桥,更没有在那里读过书。我在佛罗里达曾经的邻居是一位会计,史密斯地产公司来收购土地的时候,我为了向州政府举报其公司内部财务不透明,向邻居学习了如何看财报表和基本的会计技能。”

沃克蹲下身来拿起一摞钱,嗤笑:“他妈的他刚到纽约连二次方程都是我花了一个晚上交他解的,到现在还有时候记不住等号两边要对齐加减。还跟邻居学会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数学天才呢。说谎也不会编的漂亮一点。”
他细细地数起钱来,一摞正好是二十张。他翻到下面一根冰冷的金属棍子,费尽力气想扯出来,结果被钱压得太死,根本扯不动。他猛地站起来,将袋子整个拉开向下倒空。金色的豹头陡然从里面掉出来,红宝石冷艳的光芒一闪而过,沃克伸手去抓,不自觉弯下膝盖来小心翼翼接了个满怀,整根抱在怀里。脚边全是散落的钞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空茫地看着怀里,豹头温顺地躺在他的臂弯中间,显得有几分可爱乖巧。他摸了摸那圆润光滑的脑袋,喉结上下挣动,眼眶都红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终于说到了罗格和凯西:“为了向罗格报复,我主动向凯西?德克威示好,想要毁掉罗格在纽约的前途。果然凯西很单纯,轻易就相信了我,并且被我的故事打动,认为罗格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她下定决心解除婚约,之后我立刻向她求婚,彻底抢走了罗格的未婚妻。”
原告讥讽地插嘴:“变态的同性恋,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毁了德克威整个家族。”
法官皱眉:“原告,这里是法庭,注意你的用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却弯唇一笑:“我的确是同性恋。这几天有个未成年孩子在电台控诉我始乱终弃,我正好顺便说一下这件事。这个孩子我认识,我也的确和他发生过关系,就在和凯西求婚的当天晚上我们在汽车旅馆上床。那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做爱,我还挺后悔,怎么没有早点放纵自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原告大骂:“你真应该被绑到十字架上烧死!撒旦会让你永不超生!”
法官大喝:“原告!这里是法庭!只有我有权利判处任何犯罪!”
原告悻悻然闭了嘴巴。格林耸耸肩膀,莞尔:“早在决定诈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肯定会下地狱的。没关系,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不需要神保佑我,有种他就一刀捅死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话说得已经很大逆不道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叹息一声:“我承认,我欺骗了凯西?德克威,我和她结婚完全是出于私利。我不爱她,对她也没有任何感情。为了能够在纽约更加出人头地,我才希望成为德克威家的女婿。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准岳父,德克威老先生在同意我和凯西的婚约后就重病不起了。他当时病情严重,医生透露他或许将不久于人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开始我是很高兴的,因为老德克威去世就代表着也许我能够顺利继承德克威家族,这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直到后来我意识到,我在德克威家的根基不深,又没有任何从政的经验,要扛起这个家族在短时间内是做不到的。而德克威家没有一个好的继承者就会迅速衰落。所以我开始后悔起这个婚约来,如果娶了凯西我得不到好处,那这个婚约就没有必要了。”
法官说:“所以你就决定解除婚约是吗?”
“是的。我再三考虑之下,决定解除婚约。我没想到凯西?德克威对我的迷恋达到了那么可怕的程度,甚至因为我解除婚约而殉情。当我知道她从华尔道夫饭店跳楼自杀后,我非常恐慌,我知道她是因为我而自杀的。我很害怕被人知道我欺骗了她,也很害怕老德克威会报复我,所以我回到公司尽可能想要把资料烧毁,这样就没有人能查出我的底细来。没想到第二天清晨,警察就来了。这就是整件事情的过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上前拍拍沃克的头:“不要辜负了他的心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徒劳地看着脚边的钞票,有点生气:“这算什么心意?一个人跑到法庭上充英雄吗?”
“他已经尽量把伤害降到最低了,德克威家的两条人命,总要有人来负责。”
沃克突然想起了什么,差点踩到钱摔倒,两步踉跄到柜子边半天摸出格林给他的那封信来。他撕开封口,倒出一张空白的纸来,上面什么都没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是空的?”他彻底慌了,“不是说留给我的吗?为什么什么都没有?一句话都没有……”
翻来覆去找不到只字片语。伊莉斯张张口还是闭嘴了。这是个很明白的幌子,如果没有这封信,沃克耐不下性子等到开庭这一天。格林算得很清楚,让别人带话沃克不一定相信,只能自己留下亲笔的东西沃克才会安心。至于里面到底写什么其实是次要的,只要有这么一封信就够了。沃克不会不明白,伊莉斯也不想真的说破。
“他早就打好算盘了是不是?”沃克揪着信纸反问,愤怒地看着伊莉斯:“你骗我!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那些钱是他让你去拿的?他竟然还能联合起你来骗我!”
伊莉斯很无辜:“你冷静点。他是骗了你,但是也救了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需要他救!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不成?”他一边嘲讽,眼泪一边落下,手里哆哆嗦嗦抖着那张白纸:“什么信,什么让我不要担心,就是骗人的……”

法官说:“被告,我再问你一次,刚刚你说的都属实吗?你确认认罪?”
格林说:“是,我确认认罪,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请法官阁下裁定。”

沃克猛地将收音机打落在地,哀嚎:“你答应了永远不会骗我的!你明明答应过我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吓了一跳,将沃克拉住:“你别这样……别这样……”
沃克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一张脸都让眼泪打湿了。
“我竟然还相信了,呵。这么明显的一个幌子我竟然还相信了!”他猛地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这一巴掌下了死劲,半边脸立刻就被打红了:“我还老老实实真的等到开庭。他真是出息了,把我和律师都骗得团团转。我他妈的这辈子骗了这么多人,最后栽在个菜鸟手上……”
他情绪崩溃地大笑。伊莉斯拉住他继续打自己的手,怒斥:“够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最终妥协把手放下了。他狼狈地抹了一把脸:“他第一次进拘留室的时候,简直惨不忍睹,吓得整个人都怯生生的,好一段时间整天做噩梦。有一天我看他晚上不睡觉在客厅里发呆,我就问,你为什么不睡觉?他说我做噩梦,在警察局里警察对我拳脚相加,我以为我会死掉。他吓得发抖,他根本就不会愿意到那种地方多呆一秒钟,他会害怕!他会死掉的!”
伊莉斯抱着他,心疼道:“不会的,不会的,他会熬过去的。主动认罪法官会从轻裁决的。”
沃克傻傻地问:“他会坐牢吧?”
伊莉斯不忍心回答他,她怕任何一个字都会击垮沃克。

良久,沃克说:“那天你去见他,他到底说了什么?”
伊莉斯犹豫要不要说。沃克平复了语气:“没事,你说吧。他到底说了什么?”
伊莉斯轻轻地说:“他说……他爱你。”
沃克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他将那信封捏的皱成一团,又慢慢松开。
剧烈的刺痛从心脏传到喉咙,他扯了扯嘴巴,费力地发音:“我也爱你。”

两个星期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曼哈顿法院对格林?兰道尔诈骗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格林?兰道尔经济诈骗罪成立,判处被告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总计两百六十万,有期徒刑十一年。格林当庭表示无异议,将不会再上诉。
江亭于2018-02-08 18:3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