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亭 >> 欺世之名 >> 39      
39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他们现在在查年报,我也说不好会查出什么东西来。还有那个女的登记员,翻船了。”
保尔脸色有点差:“怎么翻船了?”
沃克说:“我让伊莉斯去找她的,她说她是特纳的太太,伊莉斯一听这个话就没继续说下去了,只是普通聊了聊天。我是没想到夫妻俩都是会计。”
“那的确不应该再说下去了。”保尔点头。
“倒是没有问任何税务的问题,估计银行不查这一块。”
“他们基本上不查,一不是海关,二不是税务,不会管税的这一块。”
“特纳那个家伙特别阴沉,整天板着个死人脸,说起话都是一个调子的,我一听他的声音就脑袋疼,真的。最怕和这种人打交道了。”沃克捧着脸:“我坐在那个会议室里,十分钟就觉得特别困,别说呆一天了,反倒是他精神可好了,晚上下班的时候还是特别清醒的样子。”
保尔笑:“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坐不住?会计本来就是干这种活的。”

格林正推门进来,听到最后一句:“我打断一下,我们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难得看到他回来,热情地张开双手:“甜心!想妈妈了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格林走过去虚抱了一下,在他耳边低笑:“每天晚上我都特别想你,妈妈。”
最后的称呼咬得特别重。沃克的耳朵立刻红到了根部,嘀咕:“不准调戏妈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尔闻到了点酒味,翻了个白眼:“发什么酒疯,你不是和怀特议员去吃饭了吗?”
“对,就是要说商会的事情。”格林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我尽量简短地说。商会目前在接受审查,包括财务、技术资质、专家职称方面。国家每年会抽查这些拨发补贴的研究机构,新拨发的机构第一年肯定是要接受审查的,所以今年商会逃不掉没办法。”
“这个我知道,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有个不太好的消息,我们其中一个成员企业被查到有虚报资产的问题,可能是做得实在是太明显了,所以被查出来了。现在稽查小组在怀疑,这是个空壳公司,用来骗技术补贴的。商会之前因为没有严格审查资质,可能也会有责任。”
保尔眉头一跳:“怎么会这样?”
“是啊,这就说明可能不止我们一家公司在骗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确定是空壳公司了吗?”
“没有,但是稽查小组开始正式调查了。本来怀特的意思是这种审查混一混也就过了,董事会那几位对付这些事情都是很有经验的,结果当时稽查小组随口要了几个公司的资料过去看看,就查出了这个问题。所以商会现在需要我们所有公司配合调查,提供资料。怀特那边已经送了年报和其他的资质证明上去了,我觉得这件事恐怕不太对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尔的表情已经冷到了极点:“怎么现在才说这件事!之前也不通知一声!”
格林也不轻松:“明天董事会会发文件过来,通知各公司派代表到商会做简述,并且必要的时候配合一下提供公司的具体业务报表以及各类的财务资料。”
沃克说:“但是银行还没有走,我们这边怎么忙得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尔问:“简述是要陈诉什么?公司业务还是技术创新的进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都要,就是我们今年到底都做了一些什么,主要的成绩和亮点,有哪些方面的突破和创新,在实际的运用过程中一些体会,以及未来的方向和发展前景。”
保尔深吸一口气:“其实不简单呢。”
格林点头:“嗯,我和怀特说了,我们还要接待银行,能不能先缓一缓。他说如果和银行那边的有冲突,我们可以有正当理由解释,但是稽查小组放不放得过我们就要看他们了。如果那边查出来真的是个空壳公司,估计我们也逃不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灵机一动:“那能不能这样呢,我们和银行这边说,有的材料被挪过去商会审查了,然后再告诉商会,银行在这边审查。这样两边都可以避开,不是吗?”
“如果实在不行就这样,至少能拖一段时间来。”保尔说。
格林说:“最急的是简述。后天就要去董事会做这个报告,我们也只有明天一天的时间准备。怀特的意思是,简述不是重点,完了之后的答辩环节才是要好好准备的事情。你也不知道他们会问什么,会要什么资料,所以要是说漏了嘴巴就会很麻烦。保尔你把当时我们加入商会的时候给董事局做简述的资料再找齐了给我一份,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加的,这样快一点。”
“行,那些资料我有备份,等会儿拿给你。”

沃克说:“稽查组的人没有认识的吗?看能不能打听点消息出来也好?”
格林想了想:“倒是可以问一问,看看有没有熟悉的人和商务部有关系的,或许可以迂回解围。本来我想着怀特自己应该也有些资源,没想到他看起来也挺被动的。”
“嗯,他可能没想到真的会查出来一个空壳。”
沃克问:“那怀特现在能不能确定这是个空壳公司?”
格林压低了声音:“他一开始坚决跟我说他不知道,后来慢慢又松口,说审查资质的事情不是他来做的,因为那间公司不是他拉进来的他确实心里没有底。我就说那你不知道每年要这样查吗?他说他知道要查,但是从来也没见别人查出什么,就真的以为是走走程序的事情。他已经联系了对方公司的负责人,那个公司名义上是个技术开发公司,其实是给母公司销账的,等于是个空壳吧,所以现在对方也很着急不知道怎么办。”
保尔冷笑:“他就是个老狐狸,你说他一开始不知道我相信,但是现在还装无辜就太虚伪了。万一要是查出来,他可能会把责任扔到我们身上,说我们诈骗商会。”
“关键是钱在什么地方?我们每个月七千美金的补贴的确拿了,但是他才是那个贪得最多的人。就算再怎么抵赖也脱不了干系吧。”格林说。
保尔说:“所以做好后续准备,万一有意外,钱要及时转出去才行。”
沃克点头:“对对对,钱是最重要的,能转出去就先转出去。”

第三天沃克和格林去董事会做简述。
然而事情比两人想得更糟糕。“万花筒”是商会唯一一家外企,本部在英国,虽然说在美国并购了一间物流公司作为分公司,但是并购物流公司是在年初的时候才开始谈的,而加入商会拿补贴则是去年就开始的事情了。那就是说从加入商会开始到今年年初,商会在给一个国外公司发本国的技术补贴,这件事显然是违法的,因为外国公司没有道理享受本国技术支持政策。这么一个非常常识性的错误即刻被稽查组揪了出来。
格林当时站在会议室里整个背部全部汗湿了,他仍然努力稳定情绪和语调进行解释。
“我们当初和怀特先生谈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想要并购分公司,然而并购的过程是很长的,各位也知道,从物色公司经历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
稽查组打断了他的话:“兰道尔先生,我的问题不是这个。法律规定,只有本国的公司才能够享受本国政府拨发的技术补贴,如果按你所说你们的分公司才是享受补贴的主体企业,那么在账面上的这笔款项为什么是万花筒公司的?”
“这件事其实是个误会,是我们会计在做账的时候的失误。”
“那么你是承认,在你们没有完成对物流公司的并购期间依然享受了技术补贴?”
格林的脸都差点垮下去,他努力地绕弯,但是效果依旧不太明显。
直到怀特终于出来救场解释这笔款项只是事先拨发,也是为了商会的帐好做一些,事后会把这笔钱算清楚的,然后带开话题来才让格林偷了个空隙赶紧离开。
但是稽查组仍然要求他们出示详细的公司账目,包括本公司和分公司的。格林陪笑着答应了,一转过身去就露出一个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甚至想要狂奔到德克威家中求助老德克威赶紧打发掉商务部的人,否则他真的要面临款款包袱深夜出逃的下场。

与他的悲观不一样,沃克仍然心存侥幸。他以银行在查账和“本公司账目在英国,寄过来可能要半个月的时间”为由,忽悠稽查组放弃查英国那边的账。这个理由他百试不爽,稽查组果然转身向怀特要商会的拨款明细,结果怀特那只老狐狸毫不犹豫就出卖了他们,他说商会都是按照合约规定拨款,拨款的账户是公司负责人自己填写提交的,他们只按提交的账户发钱,不知道拨下去的钱到底是发到了什么地方。
一场博弈的游戏就这样慢慢地周旋拉开。怀特也不愿意真的和格林他们撕破脸,毕竟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贼,但是该推诿责任的时候双方都毫不留情面,仿佛压根就不认识对方似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因为要应付各种审查,格林好几天没有去见他那个漂亮的蓝色眼睛的小床伴,工作之余也想放松放松。他刚下楼来就看到沃克坐在毯子上和玛丽安一起打毛线,沃克许久没有染过头发了,他发根上深色的原发长得有点长了,与淡金色的部分格格不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看看表,已经九点钟了:“这么晚了你还去哪儿?”
格林戴上帽子:“约了一个朋友。今晚我不回来了。”
沃克小心翼翼地说:“太晚了,明天还有工作,别去了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满脸期待,格林看着心动,犹犹豫豫站在原地好半天,最后还是玛丽安说天气又开始冷了,出去容易生病。沃克打算给你织个毛线帽子,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格林被他揣着织针的窘迫样子逗乐了,终于没有忍心换鞋,把帽子挂回了衣架上。
沃克开心了,招呼他过来坐:“我在学怎么打毛线,以前玛丽安给我织过一顶帽子,现在的帽子都中看不中用,还是毛线打出来的厚实保暖一些。我想要一顶深蓝色的,怎么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深蓝色是格林最喜欢的颜色。他点头:“好,那就深蓝色吧。”

这时电话响起来,格林接过来,招呼他:“伊莉斯,你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沃克心道糟糕,他看了看格林的眼色,发现对方暂时没有任何不快,迅速接起电话:“我现在没空,有什么急事吗?”
伊莉斯说是要带东西过来,十分钟就到。沃克挂了电话,心虚地解释:“她送个东西过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他知道格林不喜欢伊莉斯和他在一起,潜意识里他怕自己和伊莉斯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里会伤害到格林的感情。
但是格林显得并不在意似的,嗯了一声,继续低头给玛丽安整理毛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莉斯不一会儿到了,沃克鞋都懒得穿蹬蹬蹬跑到外面,还要特地把门搭上,鬼鬼祟祟的。伊莉斯好奇道:“屋子里藏人了?这么怕我进去?”
沃克挠挠头:“我藏什么人啊?他好不容易今天晚上不出门了,你就别进去了。我怕他一会儿见到不高兴又出去了。”
“我做什么了他一见到我就不高兴?”
沃克不好和她明说,只好插科打诨:“算了,晚上冷,你赶紧回去吧,不要感冒了。这段时间忙,你别掺和进来,我怕牵连你。”
伊莉斯勾着他的肩膀亲亲他的嘴角:“那你什么时候陪我,宝贝儿?”
沃克一怔,伊莉斯美艳的容貌正摆在他眼前,他却突然发现自己兴致缺缺,甚至有点胆战心惊,他赶紧转过身去透过虚掩的门缝看看格林,对方一直背对着他,没有转过来。他暗暗松了一口气,把伊莉斯推开,犹犹豫豫道:“你要不……暂时换个人,我最近真的挪不开身。”
伊莉斯很诧异,她没想到沃克突然说要分手。其实他们也不算真正的男女朋友关系,只是比床伴更加亲密一些,女人的直觉和敏感让伊莉斯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关系里出现了其他人:“是不是我上次跟你说我不愿意结婚,所以你觉得我们要分?”
沃克摇头,双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冻的有点麻:“不是这个问题,我尊重你的意愿……这件事我以后再和你说吧,我自己也还没有想清楚。我怕耽误你,所以还是先分了吧。”
伊莉斯望望门缝里那个背对的身影,她有点想冲口而出的问题到了嘴边上又不敢出口了。
气氛有些僵硬。伊莉斯终究是有决断的人,大大方方地说:“行,说清楚也好。那我先回去了,有事再联络吧。”
沃克送她到车上,见她离开,心中怅然若失。
江亭于2018-02-08 18:3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