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卡比丘 >> 花火 >> 1.      
1.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师傅,这个放那着就行,不用拆!”苏宛怀里抱着一个花瓶,转头看见装修公司的工人要把纸箱拆开,赶紧唤了一声,“不用拆的!”
  顾真把花瓶从苏宛手里接过来,低声说:“你休息一会儿吧,声音都哑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行,”苏宛断然拒绝,“你看着我不放心,我再下楼看看,还剩一车东西。”
  她说罢便又往门口走,顾真只好也跟着她出去,边劝道:“宛宛,搬个家而已……”
  
  他们坐电梯下楼,七八个搬家公司员工站在地下车库的电梯口,肩上都扛了东西,顾真的助理小凌手里抓着门禁卡,要给他们刷上楼。
  “还有多少?”顾真询问搬家公司老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再搬个两三趟就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会儿我再回去一趟,”苏宛拉了拉顾真的袖子,道,“你就待在这儿,我给你开视频,你再检查有什么遗漏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太夸张了,”顾着皱了皱眉头,道,“又不是什么——”
  “就是大事,”苏宛打断他,“你没有发言权。”
   顾真不擅跟人争辩,更不擅跟苏宛争辩,眼见苏宛穿着细高跟蹬蹬地走到搬家公司的皮卡边去数箱子,只好亦步亦趋又跟过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这回搬家搬得十分匆忙且被动,全因他碰到的一起恶性事件。
  
  上周六早上,顾真出门,在家门口看见一个快递盒子,上面用红笔写着“顾真收”,他毫不设防地蹲下来掀开了盖子,只见里头放着一具鸽子的尸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鸽子死了有一段时间了,难以形容的恶臭混着香水味,直冲顾真鼻尖。
  顾真几年前给一个动物保护组织写过一首公益歌,就叫《亡鸽》,知道这首歌的人并不多,因此,把盒子放在他家门口的人不但恨他,也了解他。
  顾真看着盒子愣了三秒,打电话给经纪人苏宛,让她立刻报警。
  
  这是顾真入圈七年来,碰见的最离奇诡异的事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毕竟,公元2016年,圈内为艺人评选关键词时,顾真得票率最高的词就是好命。
  
  顾真十九岁出道发行第一张专辑时,正逢歌坛衰败前最后的盛世,他一炮而红,中间经历过起落,但终于还是站上了歌坛顶端,就算在华语乐坛式微的当下,顾真也是一位不同的人物,他没有绯闻,平日甚少露面,演出票价和电子专辑销量依然甩第二位好几条街。
  他写了几百首歌,从抒情曲到电子乐,乐评人说他是被上帝眷顾的人,甚至有人说“顾真就是歌坛”。
  顾真的好运远不止于事业,他长了一张漂亮得能够让人忽略他声音的脸,拥有比富裕更高一层的家境,和把他捧在万尺高空、不愿叫他触碰凡尘的身边人——例如苏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给苏宛打电话时,苏宛就在他家楼下等着,要接他去拍新歌的MV。
  苏宛接了他的电话,不到两分钟就出现在顾真面前,她看着顾真的表情,严厉得让顾真觉得苏宛才是那个二十七岁的男青年,而自己是她十八岁的妹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天下午,顾真的姐姐就来了电话,语气强硬地要求顾真搬到家里给他买的房子里去。
  顾真原来的房子所在小区建的早,私密性和安保都有些跟不上了,警察调取了监控,硬是没找出嫌犯的半点痕迹。
  原本顾真家人就劝过他很多次,要他换个地方住,但顾真主意大,他喜欢原来的住处,怎么都不愿意搬,这一次是真的吓到了,才和苏宛一起匆忙将东西打包整理了,忙乱地搬了家。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了躲开狗仔的视线,搬家安排在凌晨四点。
  顾真家不大,东西也不多,但他收藏了不少贵重的乐器和画,拆装都十分不便,搬家公司三辆卡车,十几个工人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把东西都搬上车,浩浩荡荡开到在城市另一端的,顾真的新家。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宛数完了最后一辆车上的箱子,手机响了她都没拿起来,只是指了几个箱子,对工人说说先搬这些。
  顾真站在一旁,碰了碰装画的木架子,凑过去想碰一碰露在外面的钉子,手臂被苏宛戳了一下:“别乱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接电话?”顾真慢悠悠收回了手。
  “是你姐,”她看了一眼屏幕,简短对顾真说了一句,然后才接了电话,和顾莘聊起搬家的情况。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听得无聊,便走回了电梯口,刚按开门,便见到了一张他从未设想过还会再见的脸。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傅尧也愣住了,隔了三五秒,才对顾真扯了一个笑脸:“好久不见!”
  顾真还是愣着看他,傅尧比五年前更高些了,声音也低了,发自内心的笑意让他实际上略显凌厉的眉眼显得无害而友善,傅尧笑起来露八颗白牙,好像从没有跟顾真疏远,依旧是熟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又过了少时,顾真回过神来,刚想打招呼,一声不属于人类呜咽从傅尧身后传出来,一只大金毛硬生生从门和傅尧之间挤出来,猛地一蹦,扑向顾真,巨大的冲力把顾真推倒在地。
  
  “Robin……”顾真坐在坚硬的水泥地平上,脸和脖子被湿热的舌头舔得的发痒,耳边都是Robin的呼吸声,这感觉太熟悉又太温暖,叫他忍不住笑起来,揉着Robin蓬松的毛,把它抱得更紧了些。
  傅尧穿着运动卫衣,站在一旁,抱住手臂扯着嘴角看他们:“Robin,真的主人在这儿呢。”
  
  
  
  “顾真!”苏宛几乎变了调的尖叫突然破空而来,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跟踩地声,“你怎么了?!”
  顾真把埋在Robin柔软毛发里的脸抬起来,看到苏宛失措的表情,抬手示意她冷静:“没事你别急,碰见熟人了。”
    苏宛惊疑地看着还在舔顾真的大狗,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傅尧,高声说:“你别吓我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这几天被顾真的事弄得睡也睡不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做音乐很厉害,很认真,能为一个八拍的编曲跟制作抠几个小时的细节,但是碰到有关他自己私人的事,反而经常糊里糊涂、随随便便的,对什么都不上心。
  这次收到装了鸽子尸体的盒子,顾真也冷静得像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莘告诉过苏宛,根据顾真早年看的心理医生反馈,顾真平时的情绪波动比普通人弱,但一旦被影响,反应就会比普通人强,简单地说,如果将顾真的情绪比作弹簧,他的弹性限度和弹性系数都属于很小的那一种。
  他自己不怎么懂得爱惜自己,苏宛只好替他操心,光是给警局的电话就打了七八个,请他们务必查出盒子的来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会儿她刚交代完事回过头,就看见顾真被一条硕大的金毛扑在地上,像被咬着脖子似的,苏宛脑海里那条绷得太紧的弦一下断了,几乎控制不住音量,只想抓着顾真的肩膀晃他,问他哪怕乖一点点行不行。
  
  顾真见苏宛眼睛都红了,立刻站了起来,身上的土也来不及拍,急急往前半步,搂着苏宛的肩认错:“不是故意吓你的。”
  傅尧识相地弯腰牵起了Robin的绳,把他拉到安全距离外。
  苏宛定了定神,严厉地瞪了顾真一眼,瞥了瞥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傅尧,小声问他:“你哪个熟人我不认识?”
  “前几年去Malibu住的邻居,”顾真简短地解释,又说,“好了,我和你一起回去,我待车里不上去,总可以了吧?”
  苏宛看了看还跃着想往顾真身边蹭的Robin,不情不愿地点点头,说:“我去让小凌盯紧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傅尧把Robin拉得紧紧地走过来,对顾真道:“我先遛Robin,你住几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1902。”顾真说着,又半蹲下去摸了摸Robin,才貌似随意地问傅尧,“你呢?”
  傅尧低低地笑了:“1901。”
  
  
    坐进保姆车,顾真受到了苏宛的拷问,苏宛连番提问,问他怎么认识的傅尧,两个人什么关系,还有那条狗,为什么对他这么亲热。
    顾真这么多年,早在媒体的压力下历练出来了,他打起精神,开着玩笑半真半假地把话题扯到远处,从新家到老房子,顾真和苏宛拉锯了半个多小时,到最后还是没让苏宛套出真话。
  倒是苏宛末了来了一句:“不过傅尧这个名字我还真的有点儿耳熟,脸也好像在哪儿见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看了看苏宛的侧脸,见苏宛正皱着眉回忆,不以为意地顺着问:“是么?”
  “他是做什么的?”苏宛问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能住在这种公寓的,又住在顾真Malibu的家隔壁,怎么也不会是普通人。
  “不知道,”顾真老实说,“不过他还小呢,才二十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苏宛双眼一眯,刚想再细问顾真,一个工作电话打了进来,等她接完,顾真家也到了,她只好打住了话题,和顾真一起上了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在顾真家看了一圈,确定没有缺漏,便兵分两路,顾真去录音棚,苏宛则去他新家帮他安置家具和物品。
  
  不知为什么,顾真这一天很不在状态,新歌怎么录都不满意,又觉得曲子编的哪里有问题,把所有人都召过来,在录音棚泡到了近十点才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司机把开上高架,和顾真的旧房子两个方向,顾真看着一晃而过的路牌,呆了呆,才想起自己搬家了,又想起了傅尧和Robin,没想到五年后,竟然还是和傅尧住了对门。
  不知该说是缘分很好,还是运气很烂。
  
  顾真的新小区叫苏堤,从进车库到上楼进屋,要刷两次指纹一次卡,小区到处布满监控,这严防死守的,总叫顾真有点儿风声鹤唳的感觉。
  他打开门,屋内空无一人,苏宛已经走了。
  苏宛知道顾真工作室不爱被打扰,九点多时给他发了信息也留了纸条,告诉他家里整理完毕了,催他早些回家睡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把包丢在一旁,换了鞋走进去,左右看了看,他能感觉出来,苏宛费了大工夫,想要把搬家的对顾真的影响减到最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新家布置得和他以前的房子差不多,灰色调的软沙发和柔软厚实的地毯,一整柜子贴墙放满了书和CD,钢琴放在客厅到餐厅的回廊里,背靠着顾真去年在美国拍到的那幅抽象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走到落地窗边,将窗帘按开,看楼下深夜的街上,车灯还是热热闹闹地攒动着,这座城市好像一台永动机,人事物前仆后继,永无静止之时。顾真站了一会儿,心里纷繁地略过很多音符,想着今天那几支让他不满意的编曲,觉得头疼得要命,刚脱了外套想要去洗澡,门被人敲响了。
  
  顾真叹了口气,走过去开了门,傅尧和Robin站在门外。
  傅尧手里提了袋子东西,撑着门框对他笑了笑:“欢迎入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侧身让他进来,又指了指地上两双拖鞋,道:“蓝色的你可以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Robin就没有拖鞋了,它兴奋地窜进屋内,绕着顾真欢脱地打圈,顾真坐在沙发上,Robin乖巧地蹭了过来,趴在顾真怀里,热切地嗅着顾真,顾真心里的郁气全被他扫空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不是太晚了?”傅尧开口问顾真,他把袋子放在茶几上,拿出了里头的盒子,是一盒甜甜圈,“刚知道这家在国内也开了分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看了一眼,包装盒上印着他们以前常去买的那家店的店名,顾真和傅尧一致认为那是全加州最好吃的一家甜甜圈店。
   
  顾真也不是没想过和傅尧再见面的场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毕竟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堪称顾真前半生最尴尬羞耻的回忆,整件事情都不明不白、酸涩难堪,顾真每想起来都要喝口冰水冷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过顾真没想到他再见傅尧,也并没有那么大的情绪起伏了,只像见了个小学死党,关系好过,但也就是好过了。看到傅尧的内心触动,都没看到Robin来得大。
    
  
  傅尧拆了个一次性手套给顾真,又问他:“要不要我帮你戴?”
  顾真看他一眼,一言不发地想把手套接过来,傅尧拿着手套的左手一收,右手迎上去抓了一下顾真的手,看着就像是顾真上赶着要同傅尧拉手似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跟触了电似的一缩手,瞪了傅尧一眼,傅尧只碰了一下,就把手收回去了,冲着顾真笑了笑:“开个玩笑嘛。”
  他把手套放在顾真腿边,举手投降:“你自己戴。”
  顾真戴了手套,抓了一个蔓越莓白巧克力味的吃。
  傅尧看他不准备招待自己,就自己跑去吧台倒了杯水回来,边挑选甜甜圈,边问顾真:“为什么突然搬家?”
  
  顾真吞下了嘴里的甜食,盘着腿看傅尧,又摘了手套放在一旁,道:“很复杂。”
  他撸了一把Robin的毛,也问傅尧:“你怎么来国内了?还带了Robin,要常住么?”
  “大哥,我来了两年了,”傅尧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一点也不关心科技和财经新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顾真默默看着他,傅尧袖子捋在手肘,露出了肌肉条理分明的小臂。
  傅尧对顾真挑挑眉,眼神同以前一样熠熠生辉,自然又自信地迎接顾真无声的审视。傅尧晒成小麦色的皮肤,到了深夜里冒出些胡茬的下巴,和比五年前更成熟英俊的脸,都在提醒顾真,不论是哪国法律,傅尧都是彻头彻尾的成年男性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傅尧太好了,好得让顾真惭愧自己白长了年纪。
  “你又不是不知道,”顾真老实说,“我不看新闻的。”
  “我大学毕业就来了,”傅尧把咬了一口甜甜圈,含糊地说,“就是把Robin运回来有点儿麻烦。”
  
  顾真点了点头,给Robin顺毛,Robin发出了舒服的咕噜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傅尧吃完了一整个甜甜圈,也摘了手套,对Robin打了个响指,Robin立刻从顾真身上起来了,四脚站的挺挺得,尾巴还是一晃一晃。
  “真的晚了,我们先走了,”傅尧指了指还剩下的甜甜圈,道,“留给你了。”
  顾真也站起来送他,谁料傅尧突然回身,吓得顾真往后一蹦,差点跌在沙发上,傅尧抓着他的手臂稳住了他,低头说:“对了,顾真,留个电话啊?”
  
    傅尧离他实在太近了,明亮的眼睛紧紧盯着他,顾真很久没和人贴得这么紧,只和傅尧对视了一眼,就把眼神放平了,看着傅尧的下巴,低声地说了句好——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傅尧,一句话就能要到顾真电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傅尧很快就放开了顾真,还说:“多大个人了,站着都摔跤。”
  顾真恍若未闻地拿出了手机,和傅尧换了号码,目送傅尧带着Robin走出门,才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又吐出来,走回去把甜甜圈的盒子合上了,放进冰箱,走进浴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新房子浴室的玻璃很大,占了大半面墙,光线明亮,顾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低头把T恤脱了,又重新抬头看。
  
  五年,不论是在幼童或是老人,青年或是壮年人身上,都能留下些印记了,但是时间在顾真身上,好像又是停滞的。
  顾真看着对面也在盯着他的青年,一张面无表情的漂亮的脸,一双长又大的眼睛,近乎纯黑色的瞳仁,和纯黑色的头发,白得剔透的皮肤,红嘴唇,尖下巴,还有瘦又不见骨的身体,他看了自己二十七年,早不想再多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傅尧。”顾真说。
  他看到对面那个人也张嘴说了两个字。
  “傅尧。”顾真又说。
  他闭了闭眼,有些胸闷地把衣服丢进了洗衣篮,走进了淋浴间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今天不是万事顺畅的一天。
  顾真打开了喷淋头,由温水浇在他头上。
醉先生于2018-03-19 21:00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