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96      
96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这章前面……想来想去我还是得加个预警。虽然我觉得这样有点破坏阅读体验……
也没什么别的,就是……很可能……接下来读着……可能有点中风感…………
这篇里面,角色的所见所感,就是字面上要传达的东西,其实不需要多想,不需要认为是有什么隐喻。没有隐喻,他们说的就是想说的,看见的就是他们真的(至少自以为)看见的……
…………你们不要误解,作者没有疯………………
96

他会看见什么?

莱尔德倒在沙发上,睁着眼睛,嘴里不停地默念着一些东西。
列维把耳朵贴过去仔细听,能听到细碎、快速、连绵不断的发音。其中夹杂着带有拉丁语、印加语等风格的词汇,只是发音风格近似,无法确定语义,还有一些是数学符号的学会内部造语念法,除此外,大多数则是列维完全没接触过的陌生音节。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丹尼尔?”列维不知应该怎么做,甚至开始对着空气喊话,“导师伊莲娜?佐伊……莱尔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会看见什么?
“有谁能听见吗?莱尔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列维捧着莱尔德的头,试图让两人的目光接触,“如果能听见,给我个提示?你怎么回事?这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你是抓着胸口昏倒,现在这到底是……听着,你不要启动那个法阵!我觉得这不是好事……”

卡帕拉法阵的全面启动肯定不是好事。至少对莱尔德本人来说,肯定不是好事。大概当年留下它的人也这么觉得,否则,她们何必要把它设置为默认禁用状态。
有时候,莱尔德察觉到的东西会与法阵的禁用状态产生冲突。这会让他很难受,导致他最终昏倒。醒来之后,他会丢失掉昏倒前察觉的信息,于是他就可以继续处于相对平稳的状态。
莱尔德不懂如何使用法阵,但学会的导师知道。丹尼尔知道,山谷里的灰色猎人恐怕也知道……第一岗哨深处的书本们也都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它们都与莱尔德深刻地接触过,莱尔德和从前不一样了,他的灵魂中已经掺杂了太多别的东西。

列维想起来伊莲娜之前说过的一个例子:你体内有各种器官,但如果你没有接受过教育,你就不知道它们如何运转,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依然在正常运转。
那么,如果这个人在不知不觉间,突然获取了相关知识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他有相关知识,并且认为自己的安全与生命都不重要,他会对自己的身体做出什么事?他会看见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的手按在胸前。列维发现后,立刻掰开他的手,按在沙发上。列维估计,应该已经来不及阻止了,莱尔德已经在尝试使用体内的卡帕拉法阵了。
他会看见什么?
也许他说不出使用方法,也许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一刻启用了它。但只要他产生了要用的念头,他就有可能在意识深处摸到开启它的按钮。
他会看见什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带着怀疑,列维解开莱尔德的衣领,把黑色长衫和衬衫的前襟向两边扯开。看到莱尔德的皮肤时,他倒吸一口凉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胸前浮现出一个算式阵。列维没见过它,但能从大致风格认出它是导师们的技艺。

算式阵的中心是个不断变换的字符,它浮现在胸骨体中心的位置上,随着心跳节奏一亮一灭。以它为中点,各种线条、字符和算式不断明灭着,形成一道道藏在皮肤下面的伤口。
是那种很奇特的伤口……从皮肤下面、肌肉下面,从胸腔的那一侧开始割破血肉,而不划开表皮,造成的伤口。

他会看见什么?
列维伸出手,去挡住了莱尔德的眼睛。忽然他转念一想:或许不应该这样。或许我应该逃走。至少……应该站到莱尔德看不见的角度去。
他会看见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后退了几步,退到门口,又返回来,试图推拉莱尔德坐着的沙发。他没能把沙发推倒。明明这单人沙发一点也不重,之前莱尔德还移动过它。
他会看见什么?
列维去沙发后面试了试,似乎把沙发向前推动了一点点,又似乎没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意识到,并不是沙发重,也不是自己没有力气,其实沙发动了,他也动了,墙壁也动了,书桌也动了,房子也动了。

列维再一次试着叫醒莱尔德,没有成功。
他不停地犹豫着:我应该躲进门后面,还是应该留在这?如果留在这,我又应该做什么才是对的?
他会看见什么?
他会看到周围是什么样子?他会看到我是什么样子?
列维在屋里走了几圈,打开所有能开的抽屉和柜门,试图找点用得上的东西。其实他也不知道什么是“用得上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后,他烦躁地把桌上的书拂到地上。就在书本离开桌面的一瞬间,列维感觉到房间的地板出现了轻微震动。震动只维持了一秒左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又一次试着唤醒莱尔德。他回忆起在盖拉湖精神病院的日子,那时莱尔德是病人,也是实验对象,那时如果莱尔德昏睡着,我们是怎么唤醒他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对比了昏迷状态的体征之后,列维恍然大悟,现在莱尔德根本没有失去意识,他是醒着的。既然没有睡,那又谈何“唤醒”?
他会看见什么?

莱尔德的眼球快速移动着。这种动眼速度在日常生活中很难看到,根本没有人会这样看东西。他会看见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的脸色愈发苍白,五官上呈现出一种极为不自然的表情,面部肌肉的动态与眼睛不协调,同时嘴巴还在不停翕动,念诵不明语言的声音时常被抽气声打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会看见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睁眼状态下,如果故意无规律地快速移动眼珠,人很快会觉得难受,甚至出现眩晕恶心之类的症状。莱尔德脸上有明显的不适,只不过,伴随着这种不适,他的眼睛仍然在快速移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观察着他,不知道他的目光到底是在追踪,还是在躲避。他是在紧紧盯着某些东西,不想断开视线?还是想不看某些东西,但无处可遁?
他为什么不能闭上眼睛?他会看见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产生了奇怪的想法。他开始跟随莱尔德的目光,去摸索他所看的地方。莱尔德的眼睛动得那么快,列维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能跟得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看着五斗橱上方的墙角,莱尔德看着顶灯,莱尔德看着地板上木纹形成的眼形,莱尔德看着棕色皮质书脊,莱尔德看着右边第一个抽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打开抽屉,抽屉内部被粉白色的半透明薄膜覆盖,下面有些东西在缓缓流动。它流向更深的地方,仿佛抽屉的深处不是空荡荡的柜子,而是深不见底、远无尽头的暗渠。

然后是棕色皮质的书。它被拉出书架,粘连住了它两旁的其他书籍,书本们被墙上撕裂开。撕开它们的时候,手感就像撕开皮肤上的倒刺,揪住一小块,不小心就剥掉了一大片皮肤,先是松弛坚硬的死皮,无论撕掉还是咬掉,都毫无痛苦,但它连着更新鲜的皮肤,下面是粉色的肉,书和墙的连接缝隙里渗出了一丝血,皮肤上的倒刺掉在地上,墙书架整个歪倒在旁边,中间是死皮,两边是柔软的、不能再撕开的软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木地板有着不规律的纹路。正对着单人沙发的地方,正好有个眼睛形状的斑纹。斑纹看着莱尔德的脚尖,在列维走过来的时候,斑纹闭上眼睛,移动到了墙下,爬上墙壁,爬到天花板上,列维伸手触摸它,它瞬间分散为无数只同样的眼睛,在整个天花板以及四面墙壁上游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顶灯“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陷入了软泥般的地板里。原本挂着顶灯的地方,露出一个圆形的洞口,洞口先是漆黑一片,然后外面传来“砰”的一声,鲜红色的物体堵住了洞口,并且从圆形的边缘溢出,就像变成了新的顶灯,悬挂在不断震颤的房间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有五斗橱上方的墙角。列维趴在墙壁上,接近了三条线汇聚的地方,他的指尖触到那一点,勾破了褪色的黄色壁纸,壁纸一条条地被剥开,一直剥到天花板中心的圆形附近,最终,壁纸的豁口和圆形连接起来了,鲜红色的物体从上方垂落下来,壁纸全部裂开,屋子被它劈成了两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周围传来了吱吱沙沙的声音,是土石坍塌,家具碎裂,骨头折断。
房子裂解的过程中,列维挡在莱尔德面前,同时拦在莱尔德背后,他低头看去,怀中的单人沙发上出现了一块块棕黑色的斑,类似金属上才会有的锈蚀。
当沙发的角度向前倾斜时,莱尔德的身体也向前扑去,列维接住了他,诡异的沙发仍然在他身后,用数条手指紧紧抓着他。
列维推了一下沙发靠背。靠背仍然在试图粘住莱尔德,但现在它的力气好像不够。它的坐垫上出现锈斑,这还只是一小部分,在沙发更下方,在连接着沙发底部的两条白色肌腱上,锈斑更加密集、更加严重,它们已经侵蚀了肌肉,肌肉断开的地方出现一束束穗状物,一开始是鲜红色,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变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和莱尔德并没有下坠,而是横向移动着,列维能够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受重力束缚,而是在洪流中被推挤。
他四下环顾,寻找书房的痕迹,书房已经彻底不见了,但他找到了之前走过的楼梯,就是那座长得要命的、墙上有花朵形状壁灯的楼梯间。
从外部看去,这座楼梯间其实也没有那么长。它正在一伸一缩地蠕动着,从洪流中挣脱出去。
它的顶端融进里天上的无数气孔之一里面,底部则连接着一座孤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认出了那座孤岛。之前他和莱尔德游过一条河流,来到岛上,进入了被切割下来的排屋的一部分。排屋里住着米莎和塞西,据说艾希莉也住在这。
现在米莎和塞西也还在。她们在房间里蜷缩着,沉睡着,薄膜包裹着她们,岛屿上生出的触肢状手臂保护着她们。伊莲娜曾经说要送她们离开,列维很想看看这究竟该如何办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他观察小岛的时候,他也看见了艾希莉。艾希莉正在岛外面的河水里蠕动着,不断流动的身体上泛着一层层震波,想必她也为此感到惊奇,正在好奇地欣赏这一刻。
与列维和莱尔德不同的是,艾希莉的行动非常自由,她不会被触肢绊倒,也不会被断断续续的洪流推挤,她可以像小鸟般灵敏地向各个方向移动。大概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地形,或是她与它们已经融为一体。她只是其中的一个部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想过去和她说几句话。他一手拖着莱尔德,其他手扒开面前的各种障碍。他好不容易才走到艾希莉附近,可艾希莉转身就逃。她一路逃到天空上,从夜空中随便找了一颗星星,从星星的亮光中钻出去,彻底不见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想起来,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他们曾经在一块巨石附近与艾希莉遭遇,那时艾希莉也非常排斥他。
刚才的那个艾希莉明明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的她看起来非常正常。她不再长着奇怪的灰黑色手臂,也不再在两个形态之间频繁变换,更不会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列维无奈地摇摇头。他仍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怕自己。

想到“怕”,列维猛然意识到一件事:从书房裂开开始,他一直在拖着、抱着莱尔德。莱尔德对肢体接触极为排斥,甚至可以说是恐惧,如果现在莱尔德是清醒的,他肯定很不好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低头看了看。在判断莱尔德的状态之前,他首先看到,莱尔德身上竟然还沾着一部分单人沙发。
沙发已经被扯掉了,它的大部分都不在了,只有两条肌肉还缠在莱尔德腰上,形态就像巨大的食指和拇指。
列维顿时感到自己的责任减轻了。如果莱尔德因为肢体接触而难受,他可以推卸一下责任,“主要都是沙发干的”。
不过,他还是好心地扒掉了那两根手指。它们勒得有点紧,莱尔德也许会难以呼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他清理莱尔德身上东西时,莱尔德的眼球仍然动得很快,但口中不再念诵陌生的发音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查看他的胸口,皮肤内侧的血痕还在,但比之前的颜色浅了很多,像是在缓缓恢复。
这并不值得高兴。因为,与此相对的,莱尔德身上的其他伤口都维持着原样,并没有恢复。列维很熟悉那些伤口,毕竟它们都是他弄出来的。

莱尔德的呼吸很急促,进出气都非常浅。当列维把手指竖在他眼前,问他能不能看到这是几的时候,他猛地扭开头,脖子向仰去。
他似乎用上了目前最大的力气,进行极为微弱的挣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用手垫在他脖子下面,控制住他,防止他看到什么难以承受的东西。
毕竟列维也不知道他会看见什么。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接触,但是没办法……忍耐一下,”列维说,“不知道你发现没,我们好像逃出来了。抓住你的那只手断开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的目光向下偏移,列维捂住了他的眼睛。“算了,别看了,其实那不是手……我只是口头上说是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并没有让莱尔德平静下来,正相反,莱尔德挣扎得更厉害。他的嗓子似乎无法正常说话,只能发出嘶哑而细小的声音,那声音颤抖着,带着一股血腥味儿,列维认为莱尔德一定已经看见了什么,所以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不出完整的话,这样也好。列维并不想听他描述看见的东西。
无论卡帕拉法阵让莱尔德看见了什么,只要莱尔德不说出来,列维就不会跟着察觉到它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一点也不想知道莱尔德看见了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莱尔德破碎的声音中,列维也能偶尔分辨出几个单词。
“米莎……”他听见莱尔德叫了那个小孩的名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望向孤岛:“米莎没事。别担心。我正在观察她的情况。”
他继续望着米莎和塞西所在的孤岛。河水已经汇成了深潭,孤岛正在缓缓沉入潭底。

列维正琢磨着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时,他听见了伊莲娜的声音。
准确地说,也不是“听见”,而是他感觉到了来自她的语言表达。这感觉对他来说也不陌生。在第一岗哨里也差不多。

“我正在送她们出去。”伊莲娜说完这句,停顿了相当长的时间。
列维试着进一步询问,伊莲娜却传来了带着烦闷感的语言:“你怎么……唉。算了。”
“什么?”列维一头雾水,“导师伊莲娜,怎么了?”

伊莲娜暂时没有回应他。她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到了孤岛上。她用修长的血管拥抱住薄膜里的那对母女,把甜美的声音传达到她们脑中。
列维听不见她说的话,只能看到薄膜从半透明逐渐变得浑浊,塞西和米莎静静地蜷缩在里面,就像是琥珀里的小虫。
浓浆彻底遮蔽住她们之后,琥珀慢慢变小了。它与孤岛一起坠入潭水的最深处,在接触潭底的瞬间,它们瞬间消散,整个体积消失在深渊之下。


TBC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matt于2019-01-09 21:18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