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95      
95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95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抓起刚才坐过的椅子。莱尔德看出了他想干什么,赶紧往后缩了一点,以免镜子的碎片伤到自己。
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就在列维靠近墙上的镜子时,下一个眨眼间,所谓的“镜子”已经不见了。
其实这书房里本来就没有镜子。从刚才起一直被看做镜子的,只是桌上置物架的正面。现在的书房才是它最初的样子。

列维气恼地丢掉椅子,在屋里来回踱步。走了不知多少圈之后,他又去打开门,去相连的“另一个”书房绕了一圈。
两个书房一模一样,以房门相连,形成镜像。刚才他们面对镜子,背对房门,房间的出口在身后。而现在,即使他打开门,也只能进入另一个同样的房间。他们困在了闭合的镜像之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镜像房间并不与这边完全一致。家具相同,很多小摆设的位置却不一样,总体而言,镜像房间更杂乱,更有被居住过的痕迹。
镜像一侧的书桌上也有一本深绿色封面的书,也摊开在桌面上。列维翻看了几页,虽然镜像房间里的摆设左右颠倒,书却还是原本的样子,封面、标题、内容都没有发生颠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把书翻了几页,一开始没发现什么,多翻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了很多手写的文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很惊讶。不仅惊讶于有人能够突破所有屏障,来到这里,更惊讶于,来的人竟然是你们。是如此特殊的你们。”
“原本我想让丹尼尔做这件事。现在你们来了,这样更好。”
“莱尔德。从前我是真心想把你送出去的。现在,我也愿意把米莎和塞西送出去。有越多的人穿梭于盲点之间,盲点两端的世界就越为紧密。所以,我愿意为很多很多迷失的人指路。只要他们还未羽化成功,就都还能找到回家的门。”
“我没想到,你主动又回到了我面前。”
“列维,你也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是我留在低层视野的锚。你应该回去。”
“我以学会导师的身份命令你,协助我,阻止佐伊犯下的错误,完成权限重置。”
“完成任务后,我同样会送你回去。你的使命还未结束。”

列维捧着书不说话。莱尔德着急地探头探脑,又没法起身去看。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莱尔德对着门叫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终于返回来,把书丢给了他。
莱尔德把写有手抄字的部分翻看了一遍,喃喃着说:“但是现在莱尔德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呢?连我也不明白……她没有指示过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语气和口音又变了。
列维瞥向莱尔德:“你又变成丹尼尔了。”
莱尔德无力地说:“都说多少遍了,这不是鬼附身。我就是莱尔德。唉,真的很难理解吗?”
这次,列维没有执着地要求丹尼尔“消失”,他问:“伊莲娜原本想让你做什么?这里写着,‘原本我想让丹尼尔做这件事’。”
莱尔德说:“她受到佐伊的限制,在她还没有被隔绝得这么彻底的时候,她和他……和我……和丹尼尔还有联系,她当然是想让我……让丹尼尔找到她,来帮助她。”
“具体怎么帮?”
“就是帮她离开啊。至于具体的手法,丹尼尔也得听她的引导才能知道。”
说到这,莱尔德的语调又变回去了,变回了他一贯的样子。列维面色凝重地看着他。他自己毫无察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说:“她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在这之前,她故意花了点时间和我们沟通,这过程中她一定做了什么。难道……只要把别人困在这里代替她,她就能自由了?”
莱尔德捧着书想了想:“我觉得不对。如果真是这样,她为什么不利诱米莎和塞西到这来?她应该能做到吧。但她不但没有叫米莎来,反而还让米莎不准上楼找她。再说了,从她表达出的部分看,从前的她和佐伊都是自由的,似乎并不存在‘必须把某个人关起来’的规则。”
“那她就是专门针对你了,”列维说,“她就是要把你困在这里。这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莱尔德说:“也许可以引诱佐伊过来?”
“佐伊不是已经来过了吗?她追了我们一路,还一直在门外徘徊……我能感觉到。现在她反而不在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我认为,佐伊虽然试图追击你们,但她并没有认出莱尔德。”
这个又是丹尼尔。现在丹尼尔和莱尔德切换得毫无征兆。
列维问:“你为什么这样认为?”
“她发现有人在接近伊莲娜,所以追了过来。以前我试图帮助伊莲娜的时候,也曾经这样被佐伊敌对过。我能感觉到那种熟悉的情绪。”

莱尔德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仔细回忆着什么,再开口时,他又变回了他自己:“至于她为什么没有认出我……我猜,是因为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吧。她知道现在是2015年吗?她的精神能理解这一点吗……我觉得不能。你看,丹尼尔显得挺正常的吧,能沟通,意识清醒……但他的时间观念完全是一团浆糊。我很确定,我能感知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佐伊不可能还保持着原来的神志。她认不出我,因为我是个成年人。”
列维说:“这么一想,就是佐伊一直想要个小孩子?最早接触米莎的是伊莲娜,而抓住米莎的是佐伊。米莎自己是这样说的。如果确实如此,佐伊就是一直在透过伊莲娜看到米莎,于是渐渐地……就很想把这个小孩子拉到身边?”
“也许吧,”莱尔德说,“而且米莎六岁左右,体积上还小小的。当米莎逃开的时候,她看着一个小孩子远去的背影,也许她会把这画面和昔日的经历重合起来。”
“她连男女都分不清了吗?”
“你还记得我们这一路见过多少怪物么?你分得清它们的性别么?”莱尔德说,“如果佐伊也变成了那样的东西……不,我认为她就是那样的东西。她眼里的世界,和我们见到的世界,应该会有很大的差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莱尔德的话,列维突然想到另一件事:刚才他们面对着伊莲娜,伊莲娜的模样和照片上的她年龄一致。
列维见过不止一张伊莲娜的照片,莱尔德则只见过摆在卡拉泽家一层的那张。不管是哪一张,照片的拍摄时间都比1985年要早。
拿卡拉泽家一层的照片来说,画面上的伊莲娜和丹尼尔都还是初入大学的年纪。在这个年纪,伊莲娜还未开始研究破除盲点的算式阵,也还没有在房子里消失。

正常来说,在今天的2015年,如果伊莲娜正常地生活着,她应该是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即使她保持着1985年时的年纪,也应该比照片上看起来要大一些。
列维和莱尔德都不知道五六十岁的她会是什么长相,甚至也没有真正见过1985年的她。所以,他们看到的伊莲娜也好,佐伊也好,肯定都不是她们真实的样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一边想,一边看着书桌,看着曾经出现“镜子”的地方。
这一路经过的辛朋镇、白雾、山丘小径、河水、孤岛、楼梯、这书房里的全部摆设……他们看到的这一切,显然也都只是事物呈现在认知中的形象。
他们并不是真的在一座房子里,莱尔德也不是真的坐在沙发上。正如他们不是真的回到了1985年的辛朋镇。

就在不久前,在第一岗哨里,他们也曾有过类似的经验:他们游走在无边无际的图书室里,穿梭在一排排书架之间,但那并不是岗哨深处的真正模样,只是呈现在他们的理解中的画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之后不久,他们终于看到了岗哨深处真正的样子。在此期间,他们两人都不止一次服用了来自学会的药物:神智层面感知拮抗作用剂。它让他们顺利地接受了一切所见所感。
现在,药片已经消耗完了。如果再感知到精神完全无法承受的事物,他们就没有办法让自己顺利接受它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看着书房里的一切,有些恍惚地想着:实际上我正在看着的,到底是什么景象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俩都半天没说话。在列维沉思的时候,莱尔德也在想着差不多的事。
过了一会儿,莱尔德缓缓说:“也许我们有办法知道原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意思?”列维问。
莱尔德说:“我们看着的全部都是假象。如果能看见真实的……至少是相对真实的外部环境,我就能知道自己为什么动不了了。也许我还可以看到伊莲娜和佐伊真正的样子,看到她们隐瞒的一切……只要使用以前的那个办法……”

列维听懂了。他摇了摇头:“我觉得不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为什么不行?前几次都很成功,我每次都看到了真正需要看的东西。现在我感觉不到旧伤,丹尼尔肯定用卡帕拉法阵控制着我的感官。假如我撤销这种屏蔽,恢复之前的感觉,也许我就可以看见真正的外部环境了!如果这还不够,你再试着对我用些别的手法……”
列维摇头:“之前我动手都有分寸。那已经是极限了。”
“什么极限?”
“假如你恢复了正常感觉,或者假如你回到原来的世界……能活下去的极限。”

莱尔德露出苦恼的表情,但这表情只持续了一秒:“你就别在意这个了。我们都到了这一步,能不能回去还重要吗?”
列维抱臂而立,用探究的目光看着他:“我有点好奇,你究竟是单纯地喜欢折磨自己,还是本来就想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因这个问题楞了一下。他沉思片刻,说:“我一直追查着关于‘不协之门’的事情,你觉得是为什么?”
“难道不是因为这是你接到的任务?”列维说,“当然不完全是任务。其中也有你的私人目的。”
莱尔德摇摇头:“不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我的生活,我的人生……在它们之中,我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听到这话之后,列维一直盯着他,是那种毫无自觉的盯视。直到莱尔德有点尴尬地移开目光,列维才察觉到自己的视线。
因为,听到莱尔德那句话的时候,列维一时竟不知道他在说谁……是在说他自己,还是在说我?

莱尔德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继续说:“从十岁起,我就没有再踏入普通学校一步。十五岁的时候,我终于离开了盖拉湖精神病院,和外婆去了另一个州,另一个城市……然后进了另一家医院。是的,我没有恢复自由,没有补上缺失的少年时代。我被特殊部门征召,继续配合研究,并且接受特殊教育。对他们来说,我是难得的培养目标,而我也非常乐于接受这一切。
“几年后,我二十多岁,没有朋友,没有亲密关系,没有家,没有个人目标,没有对未来的期望……没有正常人拥有的任何东西。我很想找到不协之门,想看看自己经历过什么。至于任务……是的,我确实在很积极地到处探查,但我并不是对任何机构忠诚,我只是在为自己工作而已。”
他停下来,缓了口气,说:“所以你也别觉得奇怪。我不怕疼,不怕受折磨。在这里我不会死,而且我根本就不指望回到什么‘普通生活’。我本来就没有这东西。”

列维点点头。“我明白了。不过我想提出一点质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什么质疑?”
“‘实习生’难道不算是你的朋友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他突然提起实习生,莱尔德疑惑地皱了一下眉。
随即他想到,刚才自己说了“没有朋友,没有亲密关系,没有家……”这么一段话。

莱尔德苦笑:“他算我的朋友吗?”
“以前你亲口说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以前……是什么时候?
莱尔德思索了一会儿,慢慢地,列维所指的那段记忆浮现了出来。
这段记忆没有消失。只不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莱尔德认为它并不重要,所以根本不会特意想起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从前他的记忆就像一排规整的文件柜,有的抽屉上了锁,有的抽屉经常被打开,有的抽屉贴了个“杂物”标签,即使没有上锁,他也总是忽视它,连打开整理一下的想法都没有。
现在不太一样了,很多次奇异的经历之后,他的“文件柜”被打碎了,所有文件档案都直接暴露在空气里。它们虽然杂乱,但难以忽视,那些多年未见的经历又展现在他面前。他可以随时翻阅。

莱尔德知道列维说的是什么。他熟练地在杂乱的记忆中找到了所需的文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某次打雪仗之后。既然有雪,应该是冬天,或许是圣诞节前后。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离开雪地,坐在长廊下。实习生望着雪后晴朗的天空,看得有些出神。
小时候的莱尔德很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这样直视晴空?他的眼睛不疼吗?他在看什么?
莱尔德用树枝扒拉着两步之外的积雪,画了个圈,再画上简单的经纬线。不知什么时候,实习生回过了神,他伸出脚,在莱尔德画出的图案上抹了两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在干什么?”莱尔德怒视着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画的是什么?”实习生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地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就对了。我帮你加工了一下。”
“加工成什么?”
“卫星云图。”
莱尔德愣了半天。被毁掉“画作”令他在一瞬间无比气恼,但是看到实习生一脸认真地说“卫星云图”时,他又忽然非常想大笑。这种矛盾的情绪撕扯了他好一阵,真是名副其实的哭笑不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这么幼稚……”最后,莱尔德故作嫌弃地瞪了实习生一眼。
“你特别爱说我幼稚,可能人总喜欢用自己的缺点指责别人。”

这只是一句随口的反击,谁知它真的引起了莱尔德的沉思。莱尔德没有接话,而是安静下来,手里的树枝轻轻点着地面,在长廊外的雪地上留下一个个小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刚想再说什么,莱尔德忽然问:“其实……你也不用特意陪我玩。”
“怎么突然这样说?”
“你总是来陪我,多半是因为你的老师要求你这么做吧?是为了更好地观察我?还是什么特殊照顾?”

实习生一笑:“我问你,半小时前我对你做了一件事,导致你发出惨叫,引起路过的护士围观……还记得是什么事吗?”
“你把雪球塞进我衣服里。”莱尔德现在还并没有完全原谅他。
“如果我是因为老师的命令而来陪你的,我肯定不会干这种多余的事。我是自己想这样做而已。”

莱尔德微微鼓着嘴说:“那现在呢。你没别的事做吗?”
“我工作不忙。而且其实今天是我的休息时间。难道要我白白闲着吗。”
“既然是休息时间,你怎么不离开医院去找朋友玩?其实我知道的,像你们这种大一些的孩子并不喜欢和小孩玩,你们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我毕竟有病,没法离开医院,所以也没有朋友……你不用同情我的,这样没意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看着他,暂时没说话,就只是沉默地看着他。莱尔德感觉到了视线,所以故意没有抬头,等他实在忍不下去了才抬起头,接触到实习生的视线。
莱尔德惊讶地发现,实习生的眼神有些暗淡——他不高兴,又故意维持着平静的表情。

他们再次目光接触后,实习生才又开口:“其实,我们到底算不算朋友,这取决于你,而不是我。”
“为什么……”莱尔德小声问。
“就算我同情你,就算我是故意来陪你的,就算这一切都是老师要求的……但只要我确实愿意这样做,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所以,我到底为什么在这里,原因并不重要。至于你,你那么怕我们,又怎么会愿意把我当成‘朋友’?就算我辩解,就算我拿出一百个证据,证明我不是仅仅出于同情,就算我的老师告诉你他没有命令我这样做……那也没用。只要你不把我当朋友,我就永远不会是你的朋友。我只是一个实习生,只是你害怕的对象之一而已,我在这陪你,恐怕会让你更不自在吧,对吗?”
莱尔德想插话,但一时组织不好语言。实习生继续说:“大一些的孩子不喜欢和小孩玩?也许吧。我不太了解。我不太会去想这些事。”
实习生沉默下来,又望向天空。莱尔德不止一次看到他这种眼神,平静,空洞,但又区别于大人们的沉思。
莱尔德想了想,挪动双脚,屁股在座椅上蹭着移动,往实习生那边靠近了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抱歉,”莱尔德小声说,“我不该那样说。现在我发现了,我只是因为圣诞节也没法回家,所以有点烦躁。我是在拿你撒脾气。”
“我没有生气。”实习生抬起手。莱尔德以为他又要拍自己的脑袋,但这次没有,他的手落在肩膀上,还用力按了按,就像对待同龄的人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对我来说……你当然是我的朋友,真的是。从前上学的时候,其实学校里没什么人理我,我休学了之后,当然就没有人来看我……今年圣诞节我也不回家……爸爸说这是医生的建议,他就听医生了的……”说着说着,他有点鼻酸,声音有点发抖,“真要说起来,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了……可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想说:可是,早晚你也会离开的。要么你先离开医院,要么我先出院回家,虽然这样也很好……但之后呢?我们真的能够再取得联系吗?你连名字都不能说,我也同样对你有所隐瞒。
我不能告诉你,我曾经在你身上看到过噩梦般的景象;而你肯定也没有告诉我,在你眼中重要的究竟是我,还是我经历过的秘密……
当年,莱尔德自始至终也没能说出这些话。他无法把此类疑惑组织成流畅的语言,更是不敢将它们宣之于口。

肩膀上的手离开了。只是短暂地离开了。下一秒,它落在莱尔德另一侧的肩上。
实习生收拢手臂,揽着莱尔德的肩,把他拉近了些,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莱尔德的头靠在实习生胸前,感觉到那只手在轻拍自己的背部,一下一下,十分有规律,也十分僵硬,令人联想起妈妈拍着小孩入睡的手法。
莱尔德忽然想到,刚才实习生长篇大论了半天,全都在指责“你没拿我当朋友”这一点……而现在,他却一言不发,只是送来一个僵硬而笨拙的拥抱。
莱尔德默默给自己“唯一的朋友”定下一条罪名:指责别人的时候无比流利,却完全不擅长安慰别人。

现在想起来,当年的实习生在休息日也不离开医院,真是合情合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卡拉泽这个人真是没什么朋友。就像莱尔德一样,他也没有亲密关系,没有家。
当年他应该也才十几岁,那时的他又能好到哪去。他只有导师,教官,他不会有同龄朋友,也不会有私人兴趣爱好。
但是,他并不寂寞。他不需要同情。凭今天莱尔德对列维的了解,即使给他机会,让他去过普通人的日子,他也肯定不会去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还是更喜欢游离在人群之外。他和世间琐事的连结,就是如此之浅。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而在这一点上,我也一样。莱尔德对自己说。
我们与世间琐事的连结,都是那么浅,那么松散。偏偏正因如此,现在的我们才会站在同一个地方,看着同样的假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他想分出精力去回应,但好像办不到……这感觉有点像被人从熟睡中唤醒,他能听见有人在叫他,他似乎回答了,又似乎没有,他根本没有醒来。
渐渐地,声音越来越远,他又回到了梦境中。

他盯着面前的画面。那是一片苍白的雪原,无边无际,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
空中晴朗无风,但天穹上却没有悬挂太阳。不知哪里来的光映在雪地上,世界洁白得令人目眩。

他眯着眼睛,看到远处的地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走过去,看到雪地上被划出了一道弧形,像是有人拖行什么东西造成的痕迹。

他沿着弧形走了一会儿,发现了更多交叉的线条。
线条在他脑中逐渐组合成画面,他惊讶地意识到,这是一个画在雪地上的地球。
画面很拙劣,只有不圆的外轮廓和几条经纬线。靠近一侧的经纬线上被涂抹了几下,仿佛是卫星图案上的变幻的云流。

不知什么时候,莱尔德拿到了一只小树枝。他扒拉着积雪,试图把被涂抹掉的部分还原回来。
把雪涂上去,补上去,把断掉的经纬线再连接起来。

在他低着头忙于此事的时候,天空的一隅裂开一条缝。
从这时开始,平湖般的晴空上,逐渐浮现出一道道血色的疤痕。

======================

“莱尔德!”
列维已经叫了他不知多少次,他毫无回应。
几分钟前,列维正在和他说话,莱尔德忽然没有了动静。这次他没有昏倒,他睁着眼睛,眼珠在不停转动,追踪着这里不存在的东西。无论对他说什么,他似乎都完全听不见。
“丹尼尔!”列维叫道,“滚出来!告诉我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当然没用。莱尔德和丹尼尔告诉过他好多遍了,这不是鬼附身,不是一个人藏起来、另一个人出来这么简单。
列维一边呼唤,一边扇了莱尔德两巴掌。莱尔德倒靠在沙发一侧,仍然没有恢复清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9-01-04 22:1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