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92      
92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更新前说一下
这次也是比较长,因为想把相对连续的东西放在一章以内……可能看着会有点累得慌,而且这种剧情毕竟不是皮很脆的那种鸭(什么形容),其实可能会蛮无聊的,
建议至今没有弃文还在看的同学可以在没事的时候再看,如果是上学上班期间摸鱼看什么的,连我自己都觉得会没耐心的……

以及…………这不是意识流,写到的东西都是角色真实见到的东西,之前遇到过有读者讨论什么什么是否象征/蕴含了什么什么,其实都没有(有些顶多算是氛围上的暗示?但这个我觉得作者不要太说破更好啦),
还有人在微博问过我是不是意识流,其实也不是,我根本不了解意识流。
简单来说,你们看见的,就是角色看见的,不是他们的心理,也不是象征意义
92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2002年4月16日。今天应该是2002年4月16日。
“我在盖拉湖精神病院的旧院区,接受例行的特殊诊疗,今天的晚餐有意粉沙拉,我在晚餐之前肯定能够醒来。
“实习生现在就在我身边,监控着仪器上的数据,观察着我的反应,如果我出了危险,他一定会及时发现,及时我把带回去……带回今天……带回正确的地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拼命这样告诉自己。
他不仅在脑中重复着这些概念,甚至还无法自控地喃喃着说出了声音。
奇怪的是,他说话的时候,虽然喉咙的震动对应着他想说的单词,但他的耳朵听见的,却不是属于自己的声音。

他半个身体埋在泥泞之中,越陷越深,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这一幕有点熟悉,他好像有过类似的经历。那时他是怎么办的?他是怎么得救的?
泥浆已淹没到了胸口。他继续挣扎的时候,隐隐察觉到下半身根本用不上力气……不,不仅是用不上力,而是他的腹部消失了,腹部以下也消失了。
他正在慢慢被分解成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每一丝消失的血肉都汇入了黑红色的泥水,和它们完美地合为一体。
他惊慌地大叫起来,并且挥动还姑且存在的双臂。他把周围的泥浆拼命划拉向自己,想把它们塞进自己的腹部以下,好像这样就能抢回失去的肢体似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时他才发现,这些东西不是泥浆,它们是无数细长的、分不出头尾的、有着生命的东西。它们汇聚盘绕在一起,形成柔软的、能够流动的集群。
它们的细长身体上长满了小小的嘴巴,嘴巴和人手上的皮褶一样细小,像因病竖起鱼鳞一样摩擦着、开合着,起伏着吐出蝴蝶的口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每一只细长生物都和手指差不多粗细,而且是小孩子的手指……莱尔德看向自己的手,这是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指节不明显,手背圆乎乎的……这么小的手,怎么可能属于十二岁的自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后,他猛然意识到,现在不是2002年4月16日,他不在盖拉湖精神病院。
他身边没有人陪伴,他还不认识“实习生”。

他孤身一人,他才五岁。
现在是1995年10月某日。前几天他刚刚和妈妈走散。

他和妈妈都进入了一扇红铜色的门,她在黑暗中喊他,他声嘶力竭地回应,但他们就是无法看到彼此……他试图让双眼习惯黑暗,于是接连闭眼再睁开,等他看到清晰而陌生的外部环境时,妈妈的声音和形象都不见了。

五岁的莱尔德不停地尖叫。
他把细长的汇聚成泥潭的生物塞进自己空洞的身体,可是它们根本没法代替他的内脏。他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然挣扎着在活的泥潭里游动,一直到抓住了某个像是岩石或木头的硬物。
他只靠上半身的力气,爬上了那个大概是石头的东西。虽然他才五岁,但这用不了太多力气,因为他的身体多半都消失了,他的重量变得很轻很轻。

他爬行了一段路。一段好长的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力气的时候,他就把胸腔里残留的长长的生物吃掉;如果实在太累了,他就趴在原地睡过去,在梦里喊实习生来救他……不对,不是实习生,他还不认识这样一个人呢,他喊的是妈妈,也喊过爸爸和外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伤好了很多。他能抬起身体了,但不能像以前那样用两只脚好好走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有了力气,就又开始大哭,一边哭一边喊着妈妈,在灰色的天空下到处徘徊。

他不停告诉自己,现在是1995年10月的某天,我叫莱尔德,今年五岁,我和妈妈走散了,我不记得我们是在哪里走散的……
他不停默背家里的地址,默背电话号码。妈妈说过,一定要记得这些,这些能帮你找到回家的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还是1995年的10月吗?
莱尔德有些分不清楚了。他觉得时间过了好久,几乎比上个夏天还要久。
他比以前更有力气了,可是他的力气也不能做什么,只能让他更擅长走路,哭喊起来的声音也更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想:这样也不错,声音要够大,才更有可能让妈妈听见。她一定能远远地听见我的声音。

现在依然是1995年10月的某天。终于有一天,莱尔德找到妈妈了。
他向妈妈跑过去,然后被绊倒在地,被困在一堆奇怪的线条里。无论他怎么吼叫,妈妈都只会低着头哭泣。
妈妈没有主动靠近他。反而是另一个年轻女性走了过来。这个人长得很漂亮,她说她叫伊莲娜。

莱尔德做了个漫长的噩梦。
他不记得具体内容,只记得梦里充满各种残酷的折磨,他哭得满脸都是泪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柔软温暖的床上。被窝太舒服了,他并不想起床,只是想看看自己在哪里,是在外婆家的自己房间,还是回到了松鼠镇的那幢房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大概还是深夜。周围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见。就在他又要沉沉睡去的时候,他听见门开合的声音,两组轻盈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我做不到……”这是非常熟悉的声音,是佐伊,是妈妈的声音。
另一个女性的声音说:“你已经练习过了,上次你对他的左腿完成了剥离,做得很成功,你看,这多像个五岁小孩的腿啊。”

说话的两个人走近了些。莱尔德睡眼朦胧地看着她们,她们既像是站在遥远的光芒中,又像是守在自己的小床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佐伊的双手合在一起,低着头,伊莲娜站在她身后,两手交扣搭在她肩膀上,歪着脸,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其实你真的很优秀……”伊莲娜用手指梳理着佐伊有些打结的长发,“别担心,从领悟力和熟练度的角度说,你的资质非常好,你一定能够成功的。”
佐伊苦笑道:“你说起话来真像我的高中老师。”
“怎么,你的高中老师也教你这些?”
“那倒没有。我是说……她总是和颜悦色,夸奖我,说我并不笨,说我低估了自己,说什么‘无论怎样我都会支持你’,什么‘一切都会好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并没有说错。”
佐伊摇摇头:“不,她全都说错了。我没有像她期望的那样去申请大学,连服装专门校的课程都没能读完,我做什么都不会成功,最简单的工作都会被我弄得一塌糊涂,我重视人会离开我,曾经爱我的人也会最终厌烦我,我让爸爸失望,让妈妈伤心,我的孩子也过不上好日子,我养不出活泼的小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变成小时候的我,甚至现在他还要受到这样的折磨……”

伊莲娜说:“嗯,也对,你对自己的评价很正确。你的人生真的是一塌糊涂。”
突然听到这种“认可”,佐伊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有些震惊又有些愤怒地看着伊莲娜。

伊莲娜笑得更加甜美:“但是亲爱的,你有没有戏想过,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没有早点遇见我?海岛上的树被种在寒冷的半山腰上,它注定是一株失败透顶的植物。”
她的手离开佐伊的头发,抚上她的面颊:“按照你提起过那些年份数字,我们应该是可以在同一个时代见面的。唉,如果我们早点见面就好了。我可以引荐你,亲自教导你。我应该提起过吧,我有个助手叫丹尼尔,其实你比丹尼尔更有资质,在他还是助理导师的时候,也许你就已经可以成为正式的导师了……我真是感慨,如果你早点认识我,也许你根本不需要烦恼什么大学、专门校、工作、爱人……你根本不会有这些烦恼,也根本不会有因它们而产生的痛苦。”
佐伊低着头:“现在说这些……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伊莲娜说:“对,你没机会重来一次了。你早年缺少机遇,没能邂逅到最适合你的生活,所以你才会每天都那么痛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佐伊盯着伊莲娜看了一会儿,有些无力地说:“你果然一直是这样……安慰人的时候什么好话都能说,但有时候又意外地刻薄。”
“我只是想让你认真感受一下,”伊莲娜笑眯眯地说,“感受一下,聆听一下自己的内心。当你第一次学会感知剥离的时候,还有不久前,你掌握算式阵原理的时候……你笑得那么开心,你握着我的手,眼睛里的光芒就像宝石一样闪耀。”

伴随着她说的话,佐伊确实回想起了什么。直到现在,她的眼睛里仍残留着当时映下的光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因为……因为……”回忆着获知的东西时,佐伊说话都有点不利索,“因为它们……太庞大了,太惊人了。超出我的想象。我……我真的没法形容它们。”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躺在床上,能够看到母亲脸上的喜悦。这种喜悦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日常可见的快乐,甚至扭曲了她的表情。
他从没有在任何人的脸上看到过如此满足、如此富有感染力的情绪。

无论是工作上获得丰厚收益,还是在日常的娱乐中尽情享受,人们身上都不会散发出如此巨大的快乐。这快乐几乎可以化为有形之物,像水流般弥漫扩散出来。
到底什么事情才能让人如此喜悦?电视上的好看面孔也好,新闻里大权在握的人士也好……连他们都不是这样的。
即使掌握全世界的财富也不行,即使读懂所有书籍里的知识也不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许这根本不是功利性的喜悦。她如此愉快,并不是因为得到了某种生活中的好处。
它……它更像一种非人的东西。就像凌汛侵袭着河道,像火山喷吐出高热,像每一种物种的出现与灭绝,像已知所有生物的所有血液奔流时的脉动声音。

莱尔德无法理解。他不仅无法理解这带有惊人感染力的情绪,更是无法理解自己此时的所思所想。
明明是他自己的思想,但他竟然无法理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五岁的小孩会想这些吗?其他五岁的小孩子能够理解吗?没人能告诉他答案。他猜测,应该不能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在心中挖掘答案,试图自问自答:也许因为我已经不是五岁了。
现在肯定不是1995年的10月,我根本想不起来现在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会想这些?也许因为我已经长大了,五岁的小孩子不懂,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就像爸爸那么大,或者比他还大,比外婆外公和爷爷奶奶加起来还大,比泥潭里的蝴蝶口器还大,比几百个颅骨里的大脑展平开还大,比伊莲娜的皮肤和眼睛还大。

想到这里时,他感觉到一股视线,思维顿时中断了。
伊莲娜望向他,目光仿佛穿透了他的皮肤,能直接看到他体内的一切。
“我们可别光顾着聊天了,”伊莲娜推着佐伊,向莱尔德又靠近一些,“他快要变完整了。我们得准备开始了。”
佐伊被这话拉回当下,脸上的喜悦渐渐消退。

她仍然犹犹豫豫的:“为什么不能由你来做……我真怕我会失败……”
伊莲娜的声音仍然很沉稳,但其中已经开始蕴含焦躁了:“如果我有足够的力气,能塑造出适合精细操作的肢体,我当然可以自己来。但现在我没有这些!这正是我需要你的原因,你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她抱着胳膊,手指几乎掐进皮肤里:“如果我成功了,他就可以像我一样了,对吧?”
伊莲娜说:“也不完全像你吧。他会比你原始一些,会回从前那个低层视野孕育期的幼小半成品状态。说得简单粗暴一点,也就是——变回最开始那个叫做‘五岁小男孩’的东西。”
“不能像我一样吗……”佐伊的语气竟然有些失望。
“亲爱的,别犹豫了,开始吧,”伊莲娜说,“我会配合你的。”
佐伊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她走到莱尔德身边,俯身看着他。莱尔德注视着她的眼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双眼浑浊,就像从内部碎开的蓝色宝石。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它映出的不是莱尔德的面孔,而是凹凸杂乱的不明画面。
“小家伙,别怕,”佐伊用熟悉的声音说,“妈妈来接你了。现在你生病了,我们会治好你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生病。这个词让莱尔德心中闪过一个画面。餐桌上的手提包,包里露出几张折起来的纸,纸上写着他看不太懂的语句,角落还有一个医院的标志。
生病。妈妈,那是什么,是你生病了吗?

他没有发出声音,但佐伊能够听见。她苦笑着说:“喔……你说那个啊。还记得小狗迪迪的故事吗?我和他的妈妈一样,那时候,我也马上就要到天上去了,所以你才会看到我哭鼻子……”
从前莱尔德懵懵懂懂,现在他却忽然明白了其中含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要死了吗?”他有些恐慌地蠕动起来。
床边立刻伸出几只手,抓住了乱动的他,把他原地按好。莱尔德不明白为什么需要这样。

佐伊说:“不……不……是我要出生了。唉,而且我还提前出生了。我们都是星星,都在天上。现在你升高得太快,我们会追不上你,所以我们要治疗你。等我们治好了你,你就可以像我一样了……”
“我们……是准备要回家了吗?”莱尔德问。
佐伊摇了摇头。“家?你是说那个地方啊……不,我们不回去的,”她微笑着,还回头看了伊莲娜一眼,“我们有新家了。”

说完后,她立刻转回头了。所以,她没有看到伊莲娜脸上的表情——平淡,漫不经心,些微嘲讽,以及一点不耐烦。

在莱尔德的头顶方向,一些浓稠的黑色液体渐渐涌了出来。
第一次眨眼之后,它们糊住了他的眼睛,第四次呼吸之后,他感觉到头顶传来了寒冷的锐痛,延续到第五秒的惨叫声之后,莱尔德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割开自己的身体。

那些液体像是外来的恶心物质,也像是从他自己体内涌出的血,他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哪种。
它们从额头溢出,又流进眼睛里。伴随着强烈的烧灼感,他频繁眨着眼睛,视野一亮一暗,一亮一暗,佐伊的双手时隐时现,时隐时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双手在画着庞大的图形,编织着蜿蜒的血管,切开骨头,把字写进去,将心脏内外反转,把数字刻上去,让它们伸展出螺旋的触肢,从毛孔钻出来,和每一根汗毛牵系在一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发出了一种尖锐到刺耳的声音,不像嗓子发出的,连他自己都不确定这是惨叫还是别的什么。
他的眼睛仍在一开一合。渐渐地,他看不到明亮的画面了,只能看到漆黑的部分。漆黑的部分空无一物,反而显得更加安全。
明亮的地方也没有完全消失,总有一些东西会从那边流溢进来——那是一双手,纤瘦的、苍白的手。它们取代了佐伊的脸,遮住了伊莲娜的模样,几乎占据了他视野的全部。

莱尔德分不清这是现在的经历,还是梦境或回忆。
是1995年10月的外婆家,还是2002年4月的精神病院里,或是2015年5月的松鼠镇。
也许这是回忆。很大概率是回忆。他强烈地意识到,很多感知显然超过了五岁儿童的理解范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无法概括、无法定义这段经历。
粗略、笼统地说,这是庞大的痛苦。无法被形容的痛苦,用任何程度词语都无法描述的痛苦。

哪怕这真的只是回忆,他也无法全身而退。他被这痛苦撕成了碎片。即使被撕成碎片,痛苦也无法结束,他的每一块骨头、每一片皮肉都继续在疼痛中号泣,然后再碎裂成更小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碎片全都慢慢落下之后,那双手开始聚拢它们,把它们修剪成规整的形状。
五岁的小男孩慢慢出现了,佐伊把他抱在怀里,热泪低落在他的额头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睁开眼,他漂浮在一片黑暗中,很远的地方隐隐泛起微光。他想走向它,于是他一点点移动,也分不清自己是在走还是在爬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身后有某种东西牵绊着他,或者捆绑着他,他怀疑那是佐伊的手。他坚决地走向那团小小的光,一路都没有回头。就像寻觅冥府的出口一样,一旦回头,就会再次落入深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看不见任何遮蔽,但他能感觉到道路越来越窄,窄到挤压住他的全身。但他已经站在光芒旁边了,一伸手,那团光就穿过了他的全身。
最后的一瞬间,他听见了佐伊声音。那声音疯狂而嘶哑,就像在刻意撕裂自己的声带。

“你竟敢……你骗了我!你骗了我!还给我……还给我……”
从佐伊的哭叫声中,莱尔德隐约辨识出这些词句。但他不明白它们是什么意思。而且他太害怕了,也不敢细听多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突然想起,对,今天是1995年10月的某天,妈妈佐伊正在试衣服,他陪在一边,在房间里看到了一扇红铜色的双开门。他走了进去,佐伊也紧随在后,他们在一片黑暗中寻找彼此,却最终失散。
莱尔德哭了出来。对,就是现在,我想起来了,我站在一片黑暗中,刚刚发生了以上那些事情。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清醒过来的时候,莱尔德已经走出了那团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努力回忆着:走出来之后,我在什么地方?然后我做了什么?

他想起来了。他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是松鼠镇的家,而是外婆的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1995年10月的某个凌晨,距离他和佐伊“失踪”过去了五天。五岁的他突然出现在房间里,面对墙壁,嚎啕大哭。

莱尔德看着那个小孩。小孩的哭声仍回荡在空间里,但脸却转了过来,他看着莱尔德身后,脸上的表情惊恐到近乎扭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猛地回身,房间门外的黑暗中,那双苍白色的手向他扑来。

他大叫着连连后退几步,肩膀撞到某个东西,接着,有一股力气环住了他的腰。
“我得抓着你。忍耐一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耳边突然传来列维的声音。莱尔德楞住了。

=======================

小时候的房间瞬间粉碎。
碎片飞散开来,露出狭窄的楼梯和走廊。整个空间中回荡着刺耳的尖叫声,叫声中还混杂着低语和抽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和列维已经站在了楼梯最高点。走廊到了尽头。
他们背后不是墙壁,是一口狭窄的矩形黑洞。他们面对着扑上来的人影,背对着黑洞。
“我得抓着你,忍耐一下。”列维飞快地说。他抱住精神恍惚的莱尔德,果断向后一退,双脚踏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矩形黑洞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就像是他们撞破了一面镜子。
两人从长廊尽头跌落下去,坠入不见底的深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matt于2018-12-20 23:00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