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90      
90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90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扑腾了几下,完全无法挣脱列维的钳制。他叫嚷着,说自己明明就是莱尔德,还说列维脑子有病、刚才在河里进了水什么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丝毫没有放松力气,冷眼盯着他,评价道:“你说话的风格还挺像莱尔德,学得不错。”
“什么叫学?我本来就……”
列维突然松开他的衣襟。莱尔德刚站稳,列维没有给他躲闪的机会,一手压在他的胸前,另一手摁住了他的咽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想着:如果是真正的莱尔德,他此时的反应可绝对不止是抗议和骂人……他恐怕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吧。他也会骂人,但他更多的是会瑟缩,会前言不搭后语。
这不是因为他害怕被伤害,而是他生理性地恐惧肢体接触。
从“莱尔德”醒过来的时候起,列维就隐约觉得他有哪里不对劲。他看米莎的眼神,他的肢体动作,他望着三层时的神态,他走路不稳时的细小反应……每个地方都不对头。

直到他试图上楼梯时差点摔倒,列维扶住了他……这时,列维才猛然意识到,这根本不是莱尔德会有的反应。
莱尔德被人碰的时候会浑身紧绷,他会在口头上故作轻松,肢体语言却紧张得像只临死的兔子。当然,他也可以忍耐这些恐惧,故意不表现出明显的排斥,但表情和话语可以伪装,肌肉的紧绷或放松却很难控制。
这个“莱尔德”一点也不排斥肢体接触,甚至还因为被搀扶而面带谢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扼住这人的脖子,但不过分用力,维持在带有明显威胁,又能让他发出声音的程度。
“我很好奇,”列维说,“我一直觉得你好像有点怕我,之前我还想这是不是我的错觉……现在看来,应该确实是错觉吧?不然……你怎么敢这样大摇大摆地骗我?”
“你在说什么?”被控制住的人挣扎了几下。捏着他脖子的手很有分寸,压在他肋骨上的那只手却用上了很大的力气,让他有些呼吸不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盯着他:“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丹尼尔。”

“莱尔德”先是愣了一愣,接着不停地分辩起来。列维没答话,就默默看着他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后,“莱尔德”不说话了,他低下头,露出一副认命的表情。
“行了,你先放开我。”
口音变了。嗓音还是莱尔德的,语调却完全就是丹尼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说:“不行。你先把莱尔德还来。”
“他又没跑!他就在你眼前呢!”
“那你离开莱尔德。”
“这又不是鬼附身,哪有什么离开不离开的?我就是莱尔德,莱尔德也是我。我把自己送给他了。”

列维皱着眉,下意识收紧了手掌,丹尼尔虚弱地推搡他,根本挣扎不开。直到列维自己觉得差不多了,才主动松开手掌,莱尔德的身体跌坐在地上。
丹尼尔喘了半天,才面带怯色地抬起头:“你……你以为只要掐死我,莱尔德就能被‘换出来’吗?别这么幼稚!我说了,这又不是鬼附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没想掐死你,”列维说,“我依稀记得,这里的生物似乎都不会死。不知道‘辛朋镇’是否例外,我估计也一样吧。你不会死的。”
“对啊,所以我们和平一点,好好合作,不好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丹尼尔扶着墙想起身,列维一脚踩在他肩头,把他又按回了地上。
丹尼尔闷哼了一声,眼睛里闪过瞬间的恐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默默确认了一件事:丹尼尔是真的肢体不协调,他没法很精准地控制莱尔德的身体。莱尔德虽然很容易昏倒,但还不至于柔弱到这个地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是很怕我吗?真奇怪,怎么这么不听话。”列维的脚踩在“莱尔德”后颈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丹尼尔苦笑了一下:“哈,我确实有些害怕你,因为你是……”
“我是什么?”
丹尼尔顿了一下,并没有好好回答:“但……现在也没那么怕了。现在我看着的只是一个正常成年人类,而不是……”
他又一次欲言又止,改口说:“还有,我经历了很多,如今我很难再去怕什么了。”
列维叹口气:“不用提这些,之前我听见过你和莱尔德聊天,你的心路历程啊、你受到的折磨啊什么的,我都知道,不想再听一遍。行了,把莱尔德还来。”

丹尼尔紧紧闭了一下眼睛,一脸不胜其烦的表情:“做事情要分轻重缓急!我们现在要去见伊莲娜,要去唤醒她……不是吗?”
“是。是又怎么了?”列维重复道,“把莱尔德还来。”
“难道你不想救出伊莲娜吗?接下来你会需要我帮你的!”
“就算需要你,也得等需要的时候再说。现在我不需要你。”

“你……”丹尼尔半侧躺着,艰难地斜眼向上看,发现列维正在把玩着一支笔。金属的无墨笔,笔尖似乎刚刚磨过。
丹尼尔叫道:“如果你想伤害我,就等于是在伤害莱尔德!他并没有被藏起来,他就在这里!他也会感觉到的!”
“我知道。”
列维暂时松开脚,丹尼尔刚要爬起来,列维又一脚踢在他心窝上。丹尼尔蜷缩起来。
列维蹲下来,拉住他的左手,按住手腕,压在地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语气平和地说:“快点,把莱尔德还来。我知道你这人很勇敢,但你也很怕疼。或者说,现在你最怕的就是疼。来,回忆一下那些钢索,回忆一下`身体被穿出一个个洞的感觉……仔细品味一下。你最怕回到那种恐怖的气氛里了,对不对?”
“但是……如果你想做什么……莱尔德也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笑了出来:“我一点也不担心他。你刚才说你就是莱尔德,那你是不是也知道他的经历?回忆一下吧,看看我和莱尔德都干过什么有趣的事。或者你在心里问问他,让他告诉你,”列维边说边看了看手里的无墨笔,“那时候可比这过分多了……我知道他受得了,你就不一定了。”
丹尼尔沉默了一会儿,脸色愈发苍白。列维看得出,他听懂以上那段话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确定吗?”丹尼尔缓缓摇着头,“你想起之前的大部分事情了,对吧?现在莱尔德也一样,他也能想起你们进入辛朋镇之前的经历……但是,他不能想起来,他会受不了的……”
列维说:“我明白。一旦他想起从前的经历了,他就也会感受到真实的身体状况。”
丹尼尔仍然试图说服列维:“既然你明白,你还要让他醒着感受这一切吗?你到底是重视他还是恨他?”

列维嗤笑道:“丹尼尔,你就是不想交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而已。你我都知道,莱尔德身上有个叫‘卡帕拉法阵’的东西,你说过,它相当于一个控制台。你可以控制莱尔德的感知,或者他自己也可以学习去做这些。刚才我见到了一个有天赋的导师学徒,她才七岁,她已经学会了剥夺感知,并且在她母亲身上施展成功了。七岁学徒都做得到的事情,难道你身为资深导师却做不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话音刚落,列维手中的无墨笔直戳下来。丹尼尔注意到了,他拼命缩起胳膊,试图躲避,可列维的另一只手攥着他的手腕,他无处可逃。
笔尖接触到手背上的虎口位置,落在皮肉最薄的地方,原本它可以轻易刺穿皮肤,但它在此时突然改变方向,只划出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列维收起笔,松开了手。
莱尔德在地上趴了一会儿,蠕动着靠到墙根,蹭着墙一点点坐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吓死我了……”莱尔德长出一口气,“你真是吓死我了……”

这是莱尔德。听他说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列维就感觉到了,这回是莱尔德没错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从蹲姿站起身,伸出手去扶莱尔德。莱尔德犹豫了一会儿,才搭着列维的手,缓缓站起来。

列维问:“什么吓死你了?”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你啊!”莱尔德说,“刚才我一直在,我一直看着这一切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的腿都被碾碎过了,还会害怕被笔扎个孔什么的吗?”
莱尔德一脸头痛的表情:“难道你一旦拔过智齿了,就从此不会再害怕补牙了吗?”
“我本来就不害怕看牙,”列维说,“还有,我没智齿。”
“你的智齿没发过炎?”
“不,我没智齿,我只有二十八颗牙。”
“确实也有些人会这样……”莱尔德停顿了一下,“呃,我们干吗要聊牙齿的事?”
列维说:“是你先提牙的。你紧张的时候就爱絮絮叨叨,我只是在配合你。”

莱尔德没否认,也没再提牙齿。列维试着把话题拉回来:“我说起腿被碾碎的事,你好像并不吃惊。看来你终于想起我们之前做过的事了。”
莱尔德笑了一下:“什么叫‘之前做过的事’,就好像我们做了什么很变态的事一样。”
“也确实挺变态的,”列维自我评价道,“我们在第一岗哨里找到了路,为了送别人出去,我们不得不让你……变成这样。客观说,那个过程是挺变态的。”
“是啊……那么痛,我竟然能忘掉……”莱尔德虚弱地感叹着。

离开温暖的河水之后,莱尔德就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当然,他也回忆起了在第一岗哨里的种种经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记得自己的某一条腿断了,不止是一处骨折,而是从脚尖到膝盖,所有骨头一点点地粉碎。他暂时想不起来到底是哪边的腿。
他的手臂也无法自由移动,身体上更是有很多他闭着眼没有去看过的伤处,有些没有流血,但造成了体内的肿胀,还有些伤口看似细小,却可以带来地狱般的剧痛。

现在莱尔德看着自己的双腿,却看不到任何异常。
裤子上侵透了腥味的液体,有些恶心,但双腿的形态很健康。视觉上毫无异常,疼痛也被压制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常来说,一旦他想起那些经历,就也会感受到真实的身体状况。之所以现在他能够毫无痛苦地保持清醒,都是因为那个被称为“卡帕拉法阵”的东西。丹尼尔藏在他的身体里,操纵着这个看不见的“控制台”。
至于丹尼尔是如何做到这些的……莱尔德想起了自己曾捧过的蜡烛。

走在山坡小径上的时候,丹尼尔走在前面,手里有一盏点燃的蜡烛,莱尔德走在后面,捧着没有点燃却仍然发光的蜡烛。
在丹尼尔碎裂消失之前,他手里蜡烛已经不发光了,而莱尔德的蜡烛燃起了明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想什么呢?”列维打断了莱尔德的沉思,“你是不是在偷偷和丹尼尔说话?”
莱尔德笑道:“没有。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在和他说话?”
“你刚才话那么多,然后突然就沉默了,脸上表情还一直在变。”
莱尔德摇了摇头:“我没法和丹尼尔说话。我们两个不是同时存在的。他确实是以某种方式和我在一起,但并不是以你想象的那种方式……用他的话来说,‘不是鬼附身’。”
列维问:“你们两个不是同时存在?但当他面对着我的时候,你却可以知道他说了什么,也能清醒地看着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对,”莱尔德说,“现在我感觉不到另一个人,完全感觉不到。至于刚才……我只是看着你,看到你要拿笔刺我,那时我意识不到丹尼尔的存在,我……我觉得就是自己在和你说话,没有别人。直到某个瞬间……直到丹尼尔‘走’了,我才突然清醒过来,突然意识到之前的自己很不对劲。之前那些反应、那些话语,不该是我表达出来的。”
列维耸耸肩:“挺难理解。我还以为是‘黑暗里囚禁着一个小小的人,无助地看着别人控制自己的身体’什么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莱尔德也很困惑,但这感受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曾有过类似的体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是在树林尽头的断崖下,他被那个满身都是手臂的灰色猎人捉住的时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想来,灰色猎人应该也利用过那个什么法阵,也用某种方式入侵了他的自我意识。
莱尔德仍然保有那时产生的念头:“撕毁书页,处决猎犬,杀掉所有拓荒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悬崖边的时候,莱尔德真的对列维开了一枪,幸好当时他头脑昏沉,什么也没打中。那时他也完全没有被谁“操控”的感觉,他的冲动完全出自内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杀掉拓荒者”的念头强烈且炽热,让人无法忽视。直到现在,它也并没有在莱尔德心中消散。它只是自然而然地沉淀了下去而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像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某些念头一样:很多人都考虑过自杀,或者离家远走,或者杀死某个至亲或同学,或做出某件疯狂到难以想象的事情……少数人真会付诸实践,多数人最终什么也不会做。
日子一天天过去,痛苦和杀意都已淡去,人们忙着向前走,忙着应付眼前的各种变故,不再纠结于昔日一闪念的冲动。
但是,那些念头并没有消失掉。只要人们愿意,他们就能轻易回想起它们,甚至可能让它们再次燃烧。
它们不是外来之物,不是能够被移除掉的异物。从产生之日开始,它们就已经是自己的一部分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被列维逼问的时候,丹尼尔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就是莱尔德,莱尔德也是我。我把自己送给他了。
现在,莱尔德仔细琢磨着这句话,再想想从灰色猎人那里得到的念头……他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有了隐约的概念,却没法用精确的语言去形容它。

这时,他正好抬起头,看向前方。走廊里的房门开了一个小缝,米莎站在里面,戒备地握紧门把。
她绝不肯把门再开大一点,只通过门缝往外看。列维站在门前解释着什么,大概是他刚才的动静吓到了小孩。
一开始,莱尔德并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他恍惚地想着,列维根本不懂怎么和小孩说话,小孩会被他越说越害怕的。
可是,当莱尔德仔细去听时,他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和米莎沟通得并不困难。米莎确实有些怕他,但仍然能很正常地与他有问有答。
他们提到剥夺感知,提到法阵,提到三层的伊莲娜,米莎像小大人一样皱眉摇头,说什么“有些我还没搞懂,我还不是书页”……

看着这样的米莎,莱尔德本该大大松一口气的。
米莎的形象仍然是七岁小孩,她没有长出多余的手脚,也没有失去眼睛或皮肤,更没有忘记他们这些人,没有忘记妈妈,没有忘记自身经历……这实在是太好了。
莱尔德曾经不止一次担心过,万一他们带着塞西找到米莎,但是米莎变成了什么难以名状的东西,那时他们要怎么办……估计别人也有这样的担心,但大家都没有说破。
幸好,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但莱尔德心里仍有一丝隐隐的担忧——虽然这个小孩肢体正常,头脑清醒,记忆完整……但她真的还是原来的米莎吗?
即使她的皮肉没有发生任何变异,那么她的心灵、她的灵魂呢?

就像我一样……莱尔德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
我还是完整的“莱尔德·凯茨”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matt于2018-12-09 21:3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