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88      
8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88

从水面上射出一道光芒。莱尔德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只是凭着本能,奋力想接近它。
一只手出现在光芒中,向着莱尔德靠近。
莱尔德默默自问:是我见过的那只手吗?不……不是她,她看起来更苍白,更瘦弱,而这只手很细腻,线条如此柔软美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只手没有握住莱尔德的手,而是消散在了他与列维身旁。接着,他听到轰鸣的水声,看到刺眼的白光,胸前爆发出一阵带着震颤的剧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伴随着剧痛,无数画面飞过眼前。
乌鸦与方尖碑,塞西与米莎,罗伊与艾希莉,灰色猎人,追踪仪器,浴室里的门,窗帘后的门,松鼠镇和盖拉湖精神病院,实习生和列维·卡拉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想起来了……”莱尔德自言自语着。
他以为自己在说话,可声音一发出来,就被呼啸的画面完全吞噬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每个画面都对应着当时的天气与环境,每段经历都在发出声音,记忆里的每个人都在说着他曾听过的话……曾被他遗忘的东西涌上来了,它们在他的脑海里一齐播放起来,声响震耳欲聋。

河水没有令人窒息,不停闪烁的记忆却让莱尔德有种窒息感,身体仿佛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庞大物体挤压,肺部无法舒张,意识也很难维持专注。
莱尔德试着集中精神,想抓住某一个片段。
如果能集中精力在一件事物上,他就可以把自己从混沌的痛苦中暂时隔绝出来。这是个很常见的技巧,无论是小孩子看牙医的时候,还是特工被敌人拷问的时候,都经常用得上这样的技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从眼前掠过,那是盖拉湖精神病院的某个新年前。
莱尔德记得那一天。实习生曾经说过要送莱尔德圣诞礼物和新年礼物,但最后他什么都没有送……跨年夜前后那几天,实习生并不在医院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年的莱尔德年纪虽小,却没有因此太过生气。他告诉自己,实习生肯定有自己的家,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肯定是他的家人更重要。而且平时实习生经常送他东西,从小文具到音乐播放器都有,这已经很好了。
更何况……莱尔德并没有东西可以回礼给别人。他想做个小手工,但“大人”不会喜欢小孩的玩意;他想堆个漂亮的雪人,但明天早上就会有人把它铲平。

当年的莱尔德不生气,现在的莱尔德想起来这些,却有点小小的不愉快。
他想着,别看列维·卡拉泽总是叫他“小骗子”,列维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当年他承诺了礼物,最终什么都没有,他还说过离开医院后要回来探病,最终他也没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在这些零碎的事情中沉溺了好久。忽然之间,实习生和列维的形象开始粉碎,脑海深处浮现出另一个熟悉的影像——那是一种生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无法形容它的特征,只知道一定是生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还没有看清楚它的全貌,反胃和排斥的感觉就浮现了出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大叫了一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声带在震动,嘴唇也张开了,但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他拼命驱散那个影像,甚至开始回忆走入岗哨深处看见的画面。他回忆起手中的书本,岗哨的由来,一个个拓荒者残留的探索所得……他拼命阅读它们,用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填满大脑,以便驱离刚才一不小心看见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不太管用,恐惧仍然在噬咬他,那个漆黑而庞大的实体仍然紧紧跟随着他。他意识到,自己找错了地方,于是他又赶紧扑向另一段记忆……

“妈妈?”
在他抓住的记忆中,响起了一句青嫩的童声。
它是那么陌生,完全不像是出自自己之口。
他能认出十一二岁的自己。而五岁的自己,就简直是个素不相识的小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凝神屏息,望着站在走廊里的五岁小孩。
小孩赤脚站在木地板上,一手扒着门框,怯生生探出头。他面前的房间里,正传出低低的哭声。

然后他看到了佐伊。佐伊很瘦,比照片上的样子更瘦。她戴着一副方框眼镜,表情有些呆滞,金发干枯而凌乱,显然很久没有好好打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努力调整情绪。然后她面向自己五岁的儿子,露出笑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1995年10月14日,佐伊很晚才回到家。
不是松鼠镇的那个“家”,而是她母亲的房子。她已经离婚好几年了,现在她带着儿子莱尔德,与自己的母亲同住,房子位于马里兰州,在一个距离巴尔的摩不远的小镇上。

房子里黑着灯。通常在这个时间,莱尔德肯定已经睡了。
进屋之后,佐伊把提包放在餐桌上,轻手轻脚上了二楼,敲了敲母亲的门。母亲还没睡,正靠在枕头上看书,屋里亮着一盏小床头灯。
佐伊走进去,坐在母亲面前。她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就像个小女孩一样捂着脸哭了起来。
母亲赶紧起身抱住她,慢慢抚摸着她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佐伊才平静下来,她说自己工作压力太大,最近变得有些不对劲。母亲想与她深谈,可佐伊不愿意透露更多。

“妈妈?”
门口响起稚嫩的童声,佐伊立刻坐直,迅速摘下眼镜,抹掉脸上的泪水。
她走过来,揉了揉小莱尔德的头发:“这么小的小生物也会失眠吗?”
她拉着莱尔德的手,带他走向他的房间,出门时,佐伊回头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说了声晚安,就此不再解释刚才的情绪失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到莱尔德的房间后,小莱尔德钻回被窝里,看着妈妈湿润的面庞:“你怎么了?”
“哭鼻子了呗。”佐伊坐在床边说。
小莱尔德问:“大人也会这样?”
佐伊说:“会啊,就和你一样。上次你说《小狗迪迪》让你很难过,所以哭了出来,我也是,我很难过的时候,也会去找自己的妈妈哭鼻子。”
小莱尔德想了想,说:“上次我哭,是因为看到小狗迪迪的妈妈变成星星了,所以我好难过……那你是因为什么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佐伊靠在床头,和孩子并肩坐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面对着莱尔德好奇的目光,她缓缓说:“我……我也是因为小狗迪迪。他的妈妈变成星星了,从此他就得一个人流浪了。”
“那天你跟我说,他的妈妈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他的。”
佐伊说:“对,她会一直看着他,祝福着他。但是,天空这么高,星星这么远,如果小狗迪迪生病了,受欺负了,天上的星星也没法来保护他。如果她能一直陪着小狗迪迪,那该多好啊,她一定很想看着他长大,和他一起走过很多地方,看着他变成威风凛凛的大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着,佐伊的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涌了上来。
她把已被打湿的眼镜干脆摘下来,揉了揉眼睛,亲了一下孩子的头顶:“不过,我们也不用太难过!小狗迪迪的故事还长呢,将来他还会遇到很多动物朋友,他不会寂寞的。”
小莱尔德点点头。佐伊让他躺好,为他盖好被子。
刚要出门,佐伊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对了,刚才你要找我们干什么呀?是想喝水什么的吗?”

莱尔德说:“不是。我醒了,听见外面有车子的声音,还听见了开门声,我觉得是你回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佐伊笑了笑:“以后我不会再这么晚回家了。”
莱尔德问:“刚才你为什么要在走廊里跑来跑去呀?”

这个问题让佐伊有些疑惑。她没穿鞋子,蹑手蹑脚地走上楼来,声音轻得不能更轻,即使莱尔德醒过来听见了什么,也不至于觉得她在“跑”啊……
但佐伊现在心烦意乱,根本没有精神去多想。她猜,也许是莱尔德做了什么梦,醒过来时又察觉有动静,所以就认为是她在外面跑。
她安抚莱尔德,亲了亲他的额头,让他继续去睡,临走时为他关上了灯。莱尔德一直是个勇敢的小孩,从小就不怎么怕黑,也不抗拒一个人睡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小莱尔德又被吵醒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次不是走廊里有人在跑,声音好像来自楼下,窸窸窣窣的,他分辨不出是什么声音。
他揉着眼睛走出去,偷偷看了外婆和妈妈的房间,她俩都躺在床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莱尔德轻轻下了楼梯。刚才他还能听见一些动静,现在又变安静了。
他走向一层的餐厅,走向最后传出声音的地方——角落里的一个棕红色橱柜。

就在他慢慢靠近橱柜,想打开它看看的时候,晨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透了进来,正好晃到他的眼睛。他侧开头,正好借着光亮,看到摆在餐桌上的女士提包。提包半开着,露出几张皱巴巴的纸。
他知道这是佐伊的包。平时他对妈妈的东西不感兴趣,今天他却走了过去,轻轻打开包,拿出了那几张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张纸的一角有个小图案,他见过这个图案,那是一家在大医院的标志。以前他生病时去过那家医院,妈妈从医院拿到过这样的纸,他看不懂纸上写的是什么,妈妈说写的是医生的判断,关于如何打败身体里的坏细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莱尔德有些疑惑,也有些害怕。最近他完全没有生病,为什么妈妈又从医院拿来了这样的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怀着对白大褂的恐惧,莱尔德仔细地把纸张又放回妈妈的提包里,把它摆回了之前的位置。做完之后,他才想起去继续探索那个传出声音的棕红色橱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抬起头,望向本来要去的方向,轻轻“咦”了一声。
橱柜还是那个橱柜,但它并不是棕红色,而是浅黄色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莱尔德仔细回忆了一下:对啊,这橱柜一直是浅黄色才对……可是刚才,在他刚刚走进餐厅的时候,他真的看到它有着棕红色的柜门,而且门看起来滑滑的,就像是金属做的。当时他有点迷迷糊糊,一时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打开柜门看了看,一切如常,于是他又回去睡了个回笼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

1995年10月15日,佐伊和莱尔德两个人待在家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式起床之后,小莱尔德留意过,餐桌上装着“医院的纸”的提包早就不见了,肯定是佐伊把它收起来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佐伊破天荒地化了妆,还一件接一件地试穿衣服,问莱尔德哪件更好看,小莱尔德像大人一样皱着眉头回答她,那要取决于你穿它去什么场合。
佐伊笑起来,说她要去见学生时代的朋友,她们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小莱尔德总觉得今天的妈妈和平时不太一样,有点奇怪。但他说不出到底奇怪在什么地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佐伊换衣服的时候,莱尔德会像小绅士一样背过身去。就在这时,他又听到了一些细小的杂音。
说是人声也不对,说是脚步声也不像。这次声音不是从楼下的橱柜传出来的,而是来自他眼前的衣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困惑地看着衣柜。它应该是深棕色的,现在怎么变成了棕红色?而且,柜门从木头变成了金属,一点也不像个衣柜。
莱尔德凑进一些,仔细观察,才发现它根本不是柜子,而是单独存在的大门。他从没在家里见过这扇门,也不知道它会通向哪里。

金属门板虚掩着,微微晃动。莱尔德想到,刚才的细小杂音也许就是出自这里。
接着,他又想到了很多事:从前他一直能听见过很多奇奇怪怪的声音,遥远的动物叫声,很多人的脚步声,大人说话的声音,半夜敲击他房间屋顶的声音……外婆和佐伊都认为这是噩梦,很多小孩都会这样。
现在莱尔德突然明白了,一定是因为家里藏着一个神秘地下通道,那些声音都是从这来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有点怕,也有点小小的兴奋。他喊了一声“妈妈你看”,然后立刻忍不住扒开门缝,踏入了门的另一边。
里面黑漆漆的,但莱尔德并不太害怕。他从小就不怕黑,妈妈和外婆经常为此夸奖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接着,莱尔德身后传来了佐伊的尖叫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回过头,看到还没扣好衬衫的佐伊朝他扑过来。她的眼神极为惊恐,脸色在一瞬间就苍白得毫无血色。
莱尔德高喊着“我没事”,并且迎向妈妈,在他差一点点就能碰触到她的手时,那扇门在他们身后关上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四周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莱尔德扑向妈妈原本所在的方向,却什么都没摸到。
与此同时,他能听到佐伊在疯狂地喊他的名字,甚至能听见她的脚步声,他尽量靠近她的声音,可是无论他怎么摸索,也碰触不到任何人。
大概对佐伊来说也一样,她也可以听见莱尔德在呼唤他。两人在黑暗中似乎近在咫尺,却始终无法接触。

莱尔德回忆着所有来自大人、书籍、电视的知识,想起了一个生活小常识:刚刚关灯之后,人会看不清屋里的东西,这时候,只要你故意闭上眼再睁开,眼睛就可以渐渐地适应黑暗,就能够看到周围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按照这项知识去做了。如果一次不够,就多做几次,如果仍然看不见,就让闭眼的时间更长些……
再一次,他睁开眼,这次他能够看见东西了。

他站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是这座房子里的房间,而是他从前的家。位于松鼠镇,父母还在一起时的那个家。
房间里静悄悄的,佐伊并不在这里。他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莱尔德犹豫了很久才走出房门,并且发现,外面并不是父母的家,而是他完全不认识的世界。
一开始,他哭着寻找妈妈,自言自语,给自己加油鼓劲,到处寻找电话……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不再哭泣,也不再出声,而是漫无目的地徘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见到了很多东西。
见到了后来会被他忘记的一切。

=================

2002年4月11日,实习生把莱尔德从午睡中唤醒。
莱尔德知道,又到了做“专项治疗”的时间了。那件事很痛苦,他很讨厌它,但他从没有坚决抗拒过。
偶尔他听见实习生说漏了嘴,把“治疗”说成什么“探查”。他没有就此提问,因为他不在乎这件事究竟叫做什么。
听说“专项治疗”可以帮他想起五岁时的经历。医生们说,这会有助于治疗他的病情。但他最最在乎的,其实不是病情。
他想知道的是:我是如何与佐伊的分别的,如今佐伊又究竟身在何方。

前几次治疗好像没有什么结果。莱尔德还能回忆起一些零星的感受,却回忆不起来完整的记忆。
就像是从梦中醒来。醒来的瞬间还能记得一些事情,彻底清醒后,梦里的经历就不知不觉地消散了。他只能记得那是噩梦,甚至能记得痛苦的程度,记得其中所有汹涌的感情……但就是想不起来具体的事件。
他有种感觉:其实治疗是有用的,在以前的治疗过程中,我一定已经想起来了很多事,那些事就在我的脑子里,随时随地与我在一起,我只是无法留住它们而已,这一次,我一定要留住它们……

“治疗”开始前,实习生坐在莱尔德头边,握住了莱尔德的手。医生默许这么做了,说这样能让小孩子乖一些,也不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忽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本图画书,好像还有改编的动画片……他忘记了五岁失踪期间的经历,却还记得那个叫做《小狗迪迪》的故事。

迪迪的妈妈变成了星星。
在她徐徐升上天空的时候,她告诉迪迪:
从今以后,你要独自去旅行了。我知道你很难过,我知道你会为与我分别而哭泣。但是,在哭过之后,你还要继续踏上旅程。
不要害怕危险,也不要害怕寂寞。将来你一定会遇到其他小动物,在他们之中,也有别的小孩像你一样正在独自旅行,像你一样寂寞。
和小伙伴在一起吧。当你们难过的时候,当你们害怕的时候,你们可以握紧彼此的手。

莱尔德闭上眼,感受着掌心的温度,聆听着熟悉的仪器声和医生的话语,慢慢沉入黑暗之中。

他见到了很多东西。
见到了曾经被他忘记的一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

他哭叫着奔向前方,妈妈就站在那里。她蹲跪下来,向他伸出了手。
佐伊脸上的眼泪和融掉的化妆品混在一起,眼神中写满恐惧,嘴角却挂着微笑。
莱尔德恍恍惚惚地继续靠近她。他看不懂她的表情——像是久别重逢的喜悦,又像是直面死亡时的绝望。

突然,他的脚踝一疼,有什么东西拦住了他……或者是绊倒了他。地面平平整整的,没有石头或树根,只有个面积很大的图形,它是用暗红色液体画成的,上面的线条以十分复杂的形式交错在一起,周围还写着许多无法辨识的字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跌倒在这个图形里,怎么挣扎也站不起来。他的喉咙里发出动物一样的嘶吼声,目光一直停留在佐伊身上。
佐伊身后,有一个身形渐渐浮现出来。那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身穿淡色的连衣裙,棕色长发整齐地垂在肩头。

佐伊跪在地上掩面哭泣着。棕发女人握住她的手,将她搀扶起来。
莱尔德留意到,佐伊的手很瘦很长,骨节分明,手指脏兮兮的,甲缝里还残留着泥土,而另一个女人的手却十分白`皙,看起来柔软而娇小,上面没有任何污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佐伊的目光有些呆滞。看到活生生的人,她却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激动。
棕发女人先开口了:“别怕,我可以帮助他。”说着,她的目光投向莱尔德。
“你是什么人……”佐伊用沙哑的声音问。
棕发女子露出甜美的笑容:“你可以叫我伊莲娜。”

TBC
matt于2018-11-29 22:15发布 matt于2018-12-13 21:26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