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87      
87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87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还好吗?”列维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恍惚了一下,反问道:“为什么问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对你做什么了?”
这问题让莱尔德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很快他意识到,显然列维是被丹尼尔消失前的种种表现震惊到了。

在诡异的狂风袭来之前,丹尼尔说自己“已经被她发现了”,但他没有来得及说明这会导致什么情况:是他会被某种力量残忍地杀死?还是他会被带回某个空间里,继续被独自囚禁?
他还说,因为列维出现了,所以这条路终于走到了尽头……既然如此,当他受到攻击时,他又为什么不求救、不逃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完全没有积极拯救自己,甚至连试一下都没有。他甚至没有因痛苦哀嚎,反而还发出兴奋的狂笑。
他就像是专门出来为人引路、解惑的,简直算得上是为此而生死不计。但列维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你现在想晕倒吗?”列维观察着莱尔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摇了摇头。列维又问:“你胸口疼吗?想发作癫痫吗?”
莱尔德一脸纠结:“这是我想就能控制的事吗?我不想,身上也不痛。”
列维看着他,就像在看一道十分难解的题目,而且还一边看一边啧啧摇头:“依照我从前的经验,在经历这些事情之后,通常你应该要么昏倒,要么抓着胸口倒下打滚。你竟然没有,你竟然还挺平静。”

莱尔德抹了一把脸:“我一点也不平静好吗?刚才有一个人类在我们面前碎成那样了!就像被隐形食人鱼吃掉了一样!”
列维并不激动:“画面确实有些恐怖。不过你也见过很多恐怖的东西了,不需要这么惊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一时失去言语,歪着头,抱臂而立,用看外星生物的眼神看着列维。
“列维·卡拉泽,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莱尔德探究地盯着他,“你到底是认为我太平静了,还是不够平静?我现在脑子不怎么好用,请你有话直说,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
列维说:“我说你太平静,指的是你的生理反应,不是你的恐惧或者同情。简单来说,我认为丹尼尔对你做了某些事,毕竟你身上有个卡帕拉法阵。你也听他解释了,别人可以在你身上操作这个法阵,对你做某些事。问题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具体有哪些效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不仅是推测,也有一部分是列维亲眼所见。在他偷偷跟着他们的时候,曾看见丹尼尔用右手的拇指抵在莱尔德胸口,其余三指划着什么图案。
丹尼尔边做这些边说:别想起来,现在你还不能想起来那些,你会受不了的……

这让列维回忆起不久前,他和莱尔德在客厅里,他提出了关于辛朋镇年份的种种质疑。那时莱尔德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但话还没说完,他就在痛苦中昏了过去。
丹尼尔所说的“还不能想起来”的,会是什么事情?如果莱尔德想起来了,又会发生什么?
而且他不能确定丹尼尔的目的。不知这种隐瞒是出于阴谋,还是出于保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了列维说的话,莱尔德仔细想了一会儿,最终摇着头说:“我认为丹尼尔是想保护我……你也看到了,他手里的烛光全都飘到了我们这边,于是我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从莱尔德的语气上判断,他也不能完全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听他提到蜡烛,列维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你的蜡烛……”
“怎么?”莱尔德低头看自己的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光芒不见了,蜡烛也消失了。它应该是早就消失了,但莱尔德没有察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在此时,有那么一个短暂的瞬间,莱尔德隐约感到胸口一阵温热,就像是手里的光芒钻进了身体,融在了他的心脏里。
但是,当他仔细去感受时,他又感觉不到任何异常,胸前的热度应该只是错觉,只是蜡烛留下的余温。

狂风已经止息,周围环境寂静无声。莱尔德抬起头,高处的黑色平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实体、无光亮、无边无际的虚无,看上去就像真正的无星之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和列维说话的时候,两人站在“卡拉泽家”的山坡下。他们终于走完了长到不可思议的小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问:“刚才丹尼尔好像还说,让我们接下来靠自己,继续去什么地方?”
列维说:“听他的意思,似乎我们距离目标不远了。”

他们一齐望向小径尽头。那里有一道小小的镂空铁艺门,门只有半人高,并不上锁,只是一种园艺装饰。真正的卡拉泽家山丘下,小径尽头也有这个东西。
小门外面应该是人行道,以及居住区的马路。但眼前这扇门紧挨着的却不是马路,远处也没有任何其他房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眼前的人行道下,是一道汹涌的河流。
河水流速极快,带着隐隐的轰鸣,水波泛着暗红色,散发出强烈的锈腥气息,任何人站在这里,都会看出它是血液汇成的激流。
河岸向左右延伸,长不见尽头。从这里看不见河对面,但可以看到河道中心——那里有一座与水面同高的小岛。

岛上仅有一间房子,岛的面积只比房子外墙宽个几步。那栋房子看上去不太完整,像是从一列排屋上单独切下来了其中一座,它的大门对着这边,门棚上亮着灯,每扇窗户都拉紧了窗帘,浅色窗帘内能透出暖色的灯光。
正是因为有这些远远的光源,站在河边的列维和莱尔德才能看清周围。

“刚才那边还什么都没有呢……”莱尔德稍稍靠近“堤岸”,一只手指压在鼻子下面。河流里的液体翻涌着,不断带起浓郁的腥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看了房子一会儿,问:“我怎么觉得它有多眼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也看了看:“似乎是有点……特别是正门的样子。它看起来怪怪的,像是有条街上的排屋被拆了,只剩下它还没拆完……”

说着说着,他声音渐弱。他又靠近了河岸一点,眯着眼观察岛上的房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想起来了!”莱尔德惊呼,“是艾希莉和塞西住的地方!”
列维也点了点头。经莱尔德一说,还真是这样,不久前他们还走进过这套房子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过……马路变成了河水,河中间竟然是塞西的家……这显然不是辛朋镇的原本结构。
莱尔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是卡拉泽家房子所在的小山丘,山丘顶端仍然被黑暗掩盖着。他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他与列维闯入了地下室,在那里发现了丹尼尔,然后一转眼,他们就站在黑黢黢的山丘小径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问他:“你看什么呢?表情那么紧张。”
“紧张很奇怪吗?换任何人现在都紧张好吧!”莱尔德说,“我是在想,难道我们其实并没有离开你家……我们会不会还在你家地下室里?”
列维说:“我不这么想。我认为,从在浓雾中回家开始,我们就已经离开之前的那个‘辛朋镇’了。”

莱尔德品味了一下这说法,表情更加纠结:“听起来像是好事?但我更紧张了。”
列维说:“丹尼尔说过很多奇怪的话。他说塞西掉进了缝隙里,还说刚才那条路是他做出来的……一开始我不明白,现在想一想,大概辛朋镇就像个话剧舞台吧。卡拉泽家不等于我真正的家,我们遇到的那些人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身在何处。”
“那我们现在算是在哪,后台吗?”莱尔德问。
列维慢慢摇头:“也许只是舞台的边缘?如果你在后台,就能看到所有不上场的演职人员了,但现在还不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止如此。他隐隐觉得,即使到达了“后台”,他也远不能看清这一切的全貌。
想看清一切,他们必须彻底离开这栋“建筑物”。要站在别的地方,才能尽览“剧院”的全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丹尼尔拼上性命也要我们到达这里,也许我们应该想办法过河去看看。”
“我同意应该过去,”列维瞟了莱尔德一眼,“但是,我想纠正一下‘拼上性命’这个说法。我认为丹尼尔没有死。”
“没死?怎么可能!他都碎了!”
这个说法让列维想笑,他动用强大的自制力才忍住了,保持着严肃的表情:“你还记得他在地下室里的样子吗?他被各种链条、绳子穿过身体,身上到处都是对穿的伤口,连脖子上都穿着锁链……人在那种情况下,能活多久?能说话吗?能暴躁地叫你闭嘴吗?”
莱尔德点点头:“也对……不能用常理看待这些。但愿真如你所说吧……”

“你很希望他别死吗?”列维问,“如果他死了,你是会愧疚还是怎么?”
莱尔德楞了一下:“呃,这很奇怪吗?不管是因为什么,正常人都会希望他别死吧……”
列维说:“我希望他死掉。最好这次确确实实地死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
“痛苦会结束。”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明白了列维的意思,但他并不太认同。
“结束痛苦,不一定要用那种方式,”他轻轻说,“万一我们有机会救他呢。”
列维拍了拍他的肩:“如果他没死,到时候会有机会讨论这些的。我们还是先过河吧。”

岛上小屋被孤立在血水汇成的激流中,距离岸边起码有几十英尺,河边没有任何桥梁或船只。
莱尔德问:“怎么过去?”
他转头看列维时,发现列维脱掉了鞋子提在手里,赤脚站在河边。
察觉到莱尔德的表情后,列维主动解释道:“穿着鞋容易滑倒。”

“你疯了吗!”莱尔德叫道,“你想直接走过去?”
列维淡定地点点头:“也不一定是走过去,万一中间水深,可能得游过去。你干吗这样看着我?水看着确实有点恶心,但现在不是顾及这点小事的时候……”
“我说的不是卫生问题!”莱尔德指着河水,“河面这么宽,水流得也非常急,你听这声音,简直像山洪一样!人在这种水流中不可能站稳,更不可能游泳!”
“那还能怎么办?”列维说着,毫不犹豫地一只脚迈出道路之外,踏进了水中。

莱尔德想阻拦,他刚靠近过去,列维另一只脚也踏进了水里,还立刻向前走了几步。现在他距离道路还不远,水刚没过他小腿的一半。这些液体颜色太深,从旁边根本判断不出深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又向前走了几步。河底高低不平,深的地方河水高至膝盖,最浅的地方只到脚踝。列维顺利地走出了很长一段,回头看着莱尔德。
即使水很浅,莱尔德仍然觉得不可思议,列维竟然能在流速这么快的水里站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又折返回来了。他站在路边,不由分说拉住莱尔德的前襟,把他拽向自己。
“等等!我们先商量一下具体对策……”莱尔德抵抗地抓着列维的胳膊。
“你一害怕就废话多,”列维说,“没什么对策,对策就是我们走过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也“扑通”一声站进了河水里。水流冲击着他的双脚,他根本找不到能抬脚迈步的机会,如果不是被列维抓着衣襟,同时自己的双手攥着列维的胳膊,他随时都有可能跌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种情况下,会跌倒才正常……人在奔涌的激流中本来就难以维持平衡,有很多在洪水中遭遇不幸的人,都是被不足腰深的浅水吞没的。

莱尔德被列维拉着衣襟,慢慢蹚着水。在水浅的地方他还能勉强站稳,在水深的地方,他好几次都脚下打滑,整个人跌倒在水里,如果不是列维抓着他,他肯定会被激流冲走。
河水像是锈水,也像是鲜血,人在这样的液体中挣扎,狼狈程度可想而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又一次把莱尔德从水里提起来。莱尔德咳嗽了一会儿,喘着气说:“知道吗,现在你看起来非常可怕,眼神相当狰狞,像个满脸都是血的连环杀人魔……”
列维抹了一下脸:“看你废话这么多,就知道你特别害怕。”
“我是说真的,当啦,然我的样子肯定也很……”
列维打断他的话:“你怎么老是站不稳?这么走太慢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正常的好吗!我还想问你有什么站稳的秘诀呢!”

列维打量着莱尔德,忽然手臂一用力,把他拉近到面前。
“你忍耐一下。”
说着,在莱尔德还没明白过来意思的情况下,列维一把将他提起来,抗在了肩膀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调整了一下姿势,继续向前走。虽然莱尔德还挺沉的,但这样比拖拖拉拉地走路好多了,列维的脚步反而比之前还要稳定、轻快。
莱尔德的脑袋垂在列维背后,很配合地没有乱动。他看着下方奔涌翻腾的河水,渐渐地有点全身僵硬。
列维感受到了这种僵硬,问:“怎么,你害怕肢体接触怕到这种程度?我们又没搂在一起!”
“也不是……”莱尔德困惑地盯着河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激流如同破碎的镜子,已经无法完整倒映出水面上的物体,但在某个瞬间,眼前恰好划过某个荡起的水珠时,水珠上的映像还是投进了莱尔德的眼睛里。
那是太过短暂的一瞬。眼睛也许捕捉到了什么画面,大脑却来不及去理解它。
大脑来不及理解,甚至来不及判断——水珠中的细小映像里,与莱尔德纠缠在一起的是什么人,或者说,什么事物。

“我们快到了。”这时,列维说。
孤岛越来越近。虽然河水高至大腿,非常阻碍步伐,列维还是加快了脚步。
就在距离河岸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列维“咦”了一声。
紧接着,他带着莱尔德一起跌进了水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一脚踩空,根本来不及后退。因为水下的地面出现了一道断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扑向水面的瞬间,列维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妙。他抓紧莱尔德,怕他被冲走,同时试图抓住身后较高的河底。
但他什么也没抓住,身后好像并不存在河底,也不存在断崖,水面以下是一片空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甚至水也不再是暗红色,而是透彻的清水,足够让人睁眼观察周围。
列维看向莱尔德,莱尔德起初惊慌地闭着眼、憋着气,渐渐地,他也意识到了什么,慢慢睁开眼,放开了捂住口鼻的手。
两人在水下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没有窒息。或者更准确地说,他们似乎根本没有呼吸。
他们都没有故意憋气,他们周围连一个气泡都没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试图向上游。他移动得很慢,眼看着已经很靠近水面了,就是没办法浮上去。
通常来说,冰冷的水会让人无力,但此时包围着他们的水十分温暖,他肌肉却仍然非常怠惰。
莱尔德也一样,他拼命蹬水,可高度就是没什么变化。他的肺部没有任何不适,精神却在慢慢变得萎靡,意识也在一点点模糊……他低下头,看到列维抓着他的手渐渐松开了,于是他伸手过去拉住列维。列维感受到了,振了振精神,稍微用力地回握了他的手一下。

他们踩水的力度在变弱,两日开始慢慢下沉。这感觉不像溺水,更像是睡眠,像是躺在舒适的被褥里,放任自己沉入梦乡。
莱尔德不知道自己沉得有多深。他用尽全力,强打精神,眯着眼睛,向水面伸出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11-24 22:1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