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83      
83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83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和莱尔德谁都没动,仍然站在门口。
“你认识我?”列维问屋里的人。
那人吃吃笑了几声,说:“也不算认识……只是知道你而已。”
列维又问:“你是谁?”

伴随着铁链的晃动声,那人缓慢地抬起头,他的脖子上交叉着两条铁链,穿出四个血洞,但头部并没有被任何东西穿过。
他眯着眼睛,迎着手电筒的光。列维发现这张脸有点眼熟,思考片刻之后,他想起了书房里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比眼前这个人年轻一点点,他和伊莲娜并肩而立,在这幢房子前合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随着此人抬起头,列维发现他的脖子下面有个细小的金属物动了动。那是一条发黑的项链,下面挂着六芒星和希伯来字母组成的吊坠。

“丹尼尔……”列维轻声说。
听到这个名字,莱尔德使劲打量那人的面孔,又看看列维:“天哪,那是你父亲!你们长得可不太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皱眉:“之前我说过了,丹尼尔不是我父亲。”

听他这么说,房间中的男人又笑了笑。即使是轻微的笑声,也会带着他身上无数绳索与铁链叮当作响。想必这会带给他严重的疼痛,所以他马上又咬着牙低下了头。
“确实,”名叫丹尼尔的人说,“我当然不是你父亲。伊莲娜是我的姐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别人都以为你们是夫妻。”列维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完之后,他又暗自有些疑惑:我在说什么?“别人”是谁?我是从哪儿听到别人说什么的?
列维一时间回忆不起这些,只是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他只能想起伊莲娜,却对丹尼尔完全陌生,从前他在某处听别人提到卡拉泽家的时候,大家说的都是“卡拉泽夫妇”。

丹尼尔说:“当年搬来的时候,我们的对外身份是夫妻。信使给我们准备的身份就是这样。”
列维皱了一下眉。信使。
信使。导师。
他看了一眼莱尔德。这些词似乎不应该让莱尔德听到。他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认为不应该让莱尔德听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果然立刻对此做出反应:“什么信使?你们到底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身份?”
不知怎么,丹尼尔又突然暴怒起来:“问够了没有!刚才我就说了,列维,过来,你,留在原地。你们是聋子还是瘸子?!将来会有时间让你聊个痛快的!现在别他妈废话了!远远看着我这幅不堪的样子很有趣吗?”
他边大喊边浑身发抖,看来他宁可承受锁链晃动时的痛苦,也要保留随时发怒的权利。

“你是叫他过去,对我吼又有什么用……”莱尔德嘟囔着。当然他并不生气,因为丹尼尔看起来实在太惨了,惨到让人可以忽视他的说话态度。
列维仍然没有走进去,而是问:“为什么需要我过去?你是需要我帮助你吗?”
“是,显而易见。”丹尼尔说话的时候,每一声锁链的晃动都在证明他需要帮助。
列维说:“我在意的是,为什么莱尔德必须留在原地。如果他跟我一起进去会怎么样?”

丹尼尔发出像咳嗽一样的笑声,垂着头说:“他……会变得和我一样。如果你们愿意,尽可以让他试试。而你……你不需要害怕,你和他……你和我们不一样,你不会被这些东西伤害到。我挣脱不了这些,但只要你愿意帮我,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应该相信你吗?”列维抱臂站在门口,仍然没有动。
丹尼尔说:“你之前已经相信了我,所以现在你才会站在这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说话的时候,颈间那枚发黑的镂空吊坠在不断轻轻晃动。列维的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也触摸到自己的脖子与锁骨交界之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摸到了一个金属制品,项链上挂着吊坠,吊坠是钥匙形状。钥匙的圆形部分刻着一些东西,六芒星,衔尾蛇,字母……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那里,同时死死盯着丹尼尔颈间的镂空六芒星。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的,我明白。”列维的表情忽然放松了很多。
他对莱尔德说:“我过去看看,你别跟过来,谨慎一点没坏处。”
莱尔德拉住他:“等等!呃……我确实不敢进去,但是你怎么知道你进去就没事?也许这里设了陷阱什么的……”

莱尔德的担心不无道理,而且列维也同样对这一切心存警惕,不然他早就迈步靠近丹尼尔了。
但现在……好像确实不需要担心。列维心底浮起一种强烈且直白的感受:他完全可以安全地靠近丹尼尔,这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伤害到他。

他的目光盯住其中一条锁链,沿着它慢慢游移。凝滞的空气与他的目光化为一体,从门前到室内,从钢线切割出的几何形状,到每一节锁链间的空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迈步走进室内,直接穿过了横在眼前的一条绳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站在门前的莱尔德用力眨了眨眼,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列维直接穿过了所有障碍物,金属锁链没有因为他的脚步而发出声音,锋利的钢线也没能伤及他分毫,这些东西在丹尼尔身上钻出鲜血淋漓的伤口,在列维身上却变成了立体投影般的假象。
但它们并不是假的,它们也对列维也产生了反应,虽然滞后了几秒。
首先是他穿过的第一条绳子,从他碰到的地方开始,绳子上面出现了类似被焚烧的痕迹,没有明火和烟,也没有声音,绳子在隐形的火焰中被点燃了一小块,然后变得焦黑、断裂,焚烧的痕迹渐渐扩散,直到整条嵌入墙壁的绳子都被烧成了粉末,落在地面上。
锁链、钢索和钢线也一样,虽然它们看起来是金属,但也会像绳子一样被焚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十几秒内,地板上积出了一层明显的灰烬,列维从灰烬上踏过去的时候,却留不下任何脚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无形的火焰向丹尼尔蔓延。嵌入他体内的链条和钢线都在剧烈抖动,在这不堪想象的惨烈折磨中,他浑身抽搐着仰起头,发出扭曲嘶哑的哀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后,那些东西也都变成了粉末,穿过他身上的一个个洞穿伤口,随着血液流淌出来,和地面上的灰尘搅成一片暗红色的泥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丹尼尔的声音哽住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他安静了一会儿,慢慢蜷缩起来,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旁边列维的鞋子。
列维皱了皱眉,只是探究地低头看着他,并没有任何打算伸手搀扶的意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在门边忍不住提醒:“呃,他可能是想站起来……”
列维回头看他:“不,他现在不能站起来。”
这是个陈述句,列维的语气非常冷静,似乎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

莱尔德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刚想再问,忽然觉得整个视野有点晃动。他第一反应是以为自己头晕,于是赶紧扶住了门框,然后他发现并非如此,这不是头晕,更像是发生了地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晃动在半秒之内变得更加剧烈,莱尔德盯着列维的背影,那背影在视野内来回移动,幅度之大犹如海浪上的小舟,莱尔德的目光几乎跟不上它。

在这异常的晃动中,莱尔德很快又意识到:这不是地震,也不是眩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站立着,意识清楚,记忆连贯,没有摔倒,甚至不需要刻意保持平衡。视野内整个房间支离破碎,地板倾覆,门扉扭曲,墙壁反复折叠成不可能的角度,再展开为圆或塌缩成点,但土石没有崩裂,灰尘没有被扬起。
莱尔德好几次看到天花板吞没自己,下一瞬间它又折叠成极小的颗粒,有时候列维的背影被颠簸到视力能看到的最远处,一回神他又明明在自己前面两步远的地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个平面物体突然迎面而来,莱尔德下意识地闪避,闭上眼,举起一只手来保护自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脚下一直踏着非常稳固的地面,身体却被旋转了无数次……再睁开眼时,莱尔德坐在桌前,双手放在一本厚重的古书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大口喘着粗气,心跳非常急促,花了好久才平复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盯着眼前的书本看了很久,不明白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在看的又是什么。

书本是羊皮纸捆扎成的手抄册,上面书写了两种文字,一种类似拉丁文,另一种像是来自更古老的年代。莱尔德一个字也看不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慢慢抬起头,书桌上堆满了各种纸张书本……这画面让他忽然一阵恶心,是那种不需思考的、条件反射的恶心。可是“书本”为什么会让人恶心?他一时想不通其中原因。

书桌面对着墙,墙上也贴满了各种纸张,有便签,有标注了各种杂七杂八元素的地图,还有不少是几何图形和数学算式。
莱尔德伸手触摸到一张便签,把它取下来,对照着书本上的某处细细查看。
我根本什么都看不懂,我为什么要看它?
心中升起这样的疑惑时,莱尔德才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我,我不应该在这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既然看不懂算式和古文字,他就改为看着自己的手。
这不是我。
他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跳又加快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不是我的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试着左右看了看。他能控制这具身体,能站起来。
他急切地想找一面镜子看看自己的脸,转过身之后,他认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还在卡拉泽家,这地方是一层的那间书房。现在的书房比他见过的模样更凌乱一点,东西更多一些,但大致的布置差不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推门而出,走到客厅和厨房之间的走廊上。
现在室外是黑夜,也不知道几点了,房子里灯火通明,每个房间都开着灯,除了顶灯,连台灯和地灯也一个不落,甚至有些角落还点了蜡烛作为补充。
他深感疑惑之时,外面传来了三下轻轻的敲门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问也没问就打开了门。门外是个五六十岁的妇女,她抬眼瞟了他一下,侧身溜进了门里,主动反手关上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又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女人平静地看着他:“我没有向学会报告任何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听到自己沙哑的说:“做得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完,他楞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明明可以控制自己的动作……那刚才说话的人又是谁?

“你喂过它吗?”女人问。
喂它?喂什么东西?莱尔德茫然地看着她。
女人叹着气摇头:“你看上去真糟糕……你能听清我说的话吗?能?好的。昨天我不是留下了东西,还告诉你怎么冲泡了吗?你喂过它吗?”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仍然一言不发。他想直接问“喂什么东西”,但话还未出口时,他又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他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在辛朋镇里见过一个叫乔尼的人,他一直在发寻人启事,启事上的照片就是这个女人。玛丽·奥德曼,六十六岁。在1985年的时候应该是六十六岁。

奥德曼摇着头,独自上楼去了。莱尔德愣在原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过了没到一分钟,奥德曼又叹着气回来了,她走进厨房去,背对着莱尔德忙忙碌碌,也不知在干些什么。
莱尔德终于调整好了情绪,走到厨房门边:“奥德曼……”

刚叫出她的姓氏,莱尔德在心里拼命地反复确认:这就是我在说话,没错,是我想说话才说的!我刚才确实想这样说……
他陷入一种诡异的混乱,竟然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控制身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的视野以这具身体为起点,他的“第一人称”就落在现在的角度里,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灶上点着小火,奥德曼似乎在加热什么东西。奥德曼回头看着他。
等了好久,发现他愣在那不继续说话,奥德曼才说:“我看不出任何异常。真的。”
“它,”莱尔德问,“它是什么?”

听到这句疑问,奥德曼的眉间闪过一丝忧虑。从进门以后算起,她说话时的表情一直都很微小,也不知是有特殊原因,还是她这个人性格就是如此。
奥德曼向灶具转过身,继续忙手上的事情,背对着莱尔德。
她思虑了一两分钟,才缓缓开口:“通常来说,我们会遵从导师的意见,一切都应该以导师的意见为准。但如果要问我的想法,我会说‘他’,而不是‘它’。因为……”她又重复了一下那句话,“我看不出任何异常。”
莱尔德忽然明白了:“你是说……楼上的婴儿?你说的是那个婴儿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奥德曼回过神,表情怪异地看着他。两人又这样沉默了好久,奥德曼准备好了奶瓶,打算上楼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路过莱尔德身边时,她停顿了一下,又转回身:“你要再上来看一眼吗?”
“什么?”莱尔德一阵惊慌。也不知道为什么,奥德曼的提议带给他极大的恐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奥德曼说:“你想再来看一眼吗?如果你仍然坚持……那么我就不再照顾这个孩子了。丹尼尔,其实你并不确定,对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丹尼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见面前的人静默不语,奥德曼接着说:“作为信使,我不该说出这样的话。但……自从你与我作出决定,决定不上报伊莲娜的事开始,我们都已经不是合格的导师或信使了。依我看,现在你并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某种异常现象,还是你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也许那根本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只是你姐姐在家丢下了一个孩子而已。我知道,这其中有很复杂的原因,与导师们的研究有关……但毕竟复杂的是研究,而不是孩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呃,奥德曼女士,”莱尔德缓缓摇着头,“也许你无法相信……但我不是丹尼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奥德曼开始走上楼梯。她好像根本没听见莱尔德刚才那句话,也可能是她听见了,却故意无视了它。
走到拐角处时,她回头望下来,目光中有一种微妙的怜悯,像是年长者在疼惜年轻人,也像是看多了这人身上的太多疯狂,如今已经见怪不怪。

莱尔德想了想,最终还是拖着脚步,慢慢地跟了上去。
上到二层,他走向那间有双人床和婴儿床的卧室。莱尔德跟着列维来过这里,他还记得房子各处的构造。
二层的所有灯也都开着。莱尔德走上楼梯后,能看到奥德曼的背影。她在伊莲娜的房间里,弯着腰,哼着安抚的鼻音,正在从双人床旁的婴儿床里拿起什么东西。
不,那不是任何“东西”,显而易见,那肯定是一个婴儿。莱尔德已经听见了婴儿吭吭哧哧的声音。

那会是小时候列维吗?婴孩时代的列维·卡拉泽?那个刻薄冷酷、不尊重人、容易迷路、缺乏同情心的男人……现在还是一个软绵绵的小天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站在走廊里,莱尔德还忍不住为这个想法发笑。
他想象出来的画面是:一个穿着天蓝色连体裤的婴儿,脸蛋是成年列维的长相,小手上抓着一只汉堡包……婴儿抿着嘴,正在努力把里面的肉饼单独叼出来,还维持着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滑稽的画面出现之后,莱尔德之前满心的疑惑几乎要被驱散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仍然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这些需要慢慢观察。现在他只是想着:我可以先去看一眼那个婴儿,如果我真的在用丹尼尔的眼睛看这一切,那么丹尼尔也会去看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丹尼尔和伊莲娜是姐弟,又因为不明原因伪装成了夫妇,丹尼尔是列维真正的舅舅、假冒的父亲,无论是哪个身份,他都会去看看婴儿的。
莱尔德唯一不明白的是,从奥德曼的态度里,他感觉到丹尼尔十分排斥这个婴儿。说排斥都不准确,那几乎是恐惧与憎恶。

他走到了卧室门前。屋里只有奥德曼,以及奥德曼臂弯中的襁褓。
看来伊莲娜不在家里。她的双人床十分平整,平整到显得寒冷的地步,简直像很久都没有人睡过。
奥德曼听见动静,转过了身。她一手拿着奶瓶,正在给怀抱里的东西喂食。

怀抱里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到它的一瞬间,莱尔德心中并没有浮现出“婴儿”这个词语。
接着,他完全明白了丹尼尔的恐惧和憎恶从何而来。

丹尼尔·卡拉泽后退了几步,跑回一层,面带痛苦地来回踱步。
奥德曼抱着“婴儿”在楼梯上看他。他没有回头,而是冲出家门,连滚带爬地离开小山丘,冲向夜幕中的街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同一条街上,有零星几扇窗户里亮起了灯光,很快又黑了下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根本来不及思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来不及思考自己看见了什么,来不及思考自己为何会作此反应,也来不及思考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只想快点远离那个东西,快点把它的形象从眼底抹去。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撕开头颅,把记忆了那一幕的区域从脑子上挖出去。

他一直奔跑到几乎无法呼吸,终于腿一软,跌倒在路边。
他在地上趴了好久,几次想起身都没能成功。终于喘匀了气之后,他半跪半趴着,望向前面的大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条路尽头是一幢低层公寓,公寓门口的灯光映照出了四个人影。他们的声音很年轻,正在寂静的夜晚里大声说笑着,好像正说到要去什么地方玩乐。
公寓三层的一扇窗户里亮着灯,灯光中依稀有个女人站在那,看着街上的四个青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公寓前光照充足,但前面的路上灯火比较昏暗。丹尼尔能看到那四人,但他们大概看不清趴在地上的丹尼尔。
四人走到街道中段,距丹尼尔还有一段距离。他们停下了脚步,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莱尔德稍一晃神,他们的身影从视野里消失了。
莱尔德忽然想起来了那本刊物。
《奥秘与记忆》1989年10月刊,深度分析了辛朋镇人员失踪的未解之谜。
1985年3月,先是捕鼠员在隧道中失踪,然后是四个夜间外出的青年凭空消失,事发时,其中一人的母亲站在窗前,直接目击了他们消失的瞬间……
一阵冷冽的夜风拂过。莱尔德清晰地意识到,此时正是1985年3月的夜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11-06 22:0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