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82      
82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82

列维和莱尔德没有商量太久。他们决定听信那个男子的声音,原路向后,返回他们更熟悉的“辛朋镇”里。
走了一会儿,白雾中的灯分布得不太规律了,颜色也不再统一。他们看到了摆在地上的酒吧灯箱,还有少数几个夜间也不熄灭的霓虹招牌。
莱尔德又在看着手机屏幕,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叹声。列维凑过去,莱尔德说:“我之前还疑惑这画的是什么呢……这是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着,莱尔德用手指把图片放大。列维感到了一种不协调,随即他想到,这只手机的外观是纯粹的按键机,怎么竟然也能划动屏幕来操作……莱尔德带的电子设备都是什么怪东西?
比起现在的情况,对手机的好奇可以先放一放。所以列维没有多问,而是看着莱尔德所指的图片局部。

安吉拉的简易地图上有方块、打圈、小竖线等等,还经常在方块或三角所代表的“房屋”上打个对勾。并不是每个“房子”都有对勾,还有的地方没有对勾,而是画了两排折线,看着像是画技拙劣的装饰纹样,现在看起来,它们应该是一个个勾连在了一起。
对勾代表的是灯。单个对勾是门廊灯,那种涂得很重很用力的大对勾应该是商业招牌灯,还有连在一起的折线,那是整条马路上彻夜长明的街灯。
但它们只是房子外面的灯,并不包括其内部照明。如果一栋房子没有门廊灯,近处也没有路灯,它所代表的小方块旁边就不会有对勾。

“安吉拉也见过这个……”莱尔德感叹道,“她也进入过这种雾,看到过现在我们看的东西……我们看不见室内照明,只能看清外面的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记得安吉拉,但对此人相关的事件又有些印象混乱。他心中有个模糊的概念,似乎安吉拉是进入了某处,又脱离了它,最后成功回到了家中……但她到底脱离了什么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边想着边说:“如果你觉得地图可信,我们就按照这个走吧。反正我们也根本看不见路。”
莱尔德说:“是啊。我们已经决定要相信那个奇怪的声音了,对吧?听他的话,避免走出白雾,回到你家去找没去过的地方……说实话,这让人发毛,但也让人很好奇。”

说完“好奇”这个词,莱尔德看了列维一眼。正巧,列维也正斜眼看他。
“不能。”列维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气馁地塌了下肩膀:“我还什么都没问呢……”
列维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当时你背后确实有某种东西,你也确实不应该回头看。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我们安全离开了那个区域。我不能告诉你那究竟是什么,因为我无法描述它。”
“但你看见了,”莱尔德说,“你不仅看见了,还能保持冷静,甚至能做出判断,让我不要回头,不要看……这说明你也没有被吓得很严重啊!你认为我不应该看,可你却一直看着它呢。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微妙?你可以看,我却不能,你可以对着它保持冷静,却没法形容它的样子?”
列维有点不耐烦,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我说了,我没法形容它!你是无法理解这个表达吗?”

其实他说了一半谎话。
他无法理解的东西只有一半。

在墓园里,当他回过头,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块巨大的墓碑。
当时,莱尔德说死者的生卒年月是生者的对照物,列维也因此而想起了今年的年份。他们还想起了松鼠镇,圣卡德市……然后,就在列维回头时,他看到一块大得不合常理的墓碑。

它凭空出现在莱尔德身后,融于墓园内形态各异的墓碑之中。当时列维对它的第一印象是“墓碑”,但现在回忆起来,其实那并不是墓碑,它不是已知的任何东西。
列维可以形容出它的一些特征:巨大、平滑、可以反光、深色、颜色不定、形状不定、边缘角度不定。
他只能总结一些零碎的特征,却无法概括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他没法把这些特征汇总起来。

甚至,与其说那是某种“物体”,不如说它更像是一个视觉现象。
列维认为,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一个实体物品,而是一种“对照”……就像每个人经历的年份,与墓碑上静止的数字;就像扫墓者立足的地面,与棺椁旁压紧的土壤;就像沉睡着被降解的骨肉,与直立着俯视它的活物。

在那个令人想起墓碑的巨大“对照物”的表面上,列维看到了一种真正令他无法形容、无法概括的东西。它比“对照物”本身更诡异,列维连它的基本特征都说不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因为太过恐惧而说不出口,而是找不到已知的、符合它的词汇。

当时,莱尔德在关注墓园门口的情况,他面对着列维,背对着“对照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没有看到它。它就像空间的一部分,既不是机械也不是生物,它不会发出声音,也不会带起气流。
而列维看到了两个莱尔德。一个面对着他,另一个在“对照物”上面,与正面的莱尔德背对背。

当莱尔德向前走的时候,“对照物”上面的背影也向反向移动。莱尔德的肩膀或脚步有任何细小动作,背影都会做出同步动作。
就像是镜子。当然了,“对照物”当然是某种意义上的镜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莱尔德走向列维的时候,他的背影——或者说镜中投影,正在走向那个不明实体……那个列维无法描述出的东西。
现在列维回忆着它,只能想起三个能够描述出来的地方:第一,它有眼睛,第二,它有手,第三,它是活物。
除此之外,列维搜刮脑海中所有词汇,也找不到可以进一步形容它的方法。
它不与任何已知事物相似。而人无法形容彻底超出想象力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刚刚看到它的时候,列维并没有立刻产生恐惧感。按照常理说,人面对未知的东西都会害怕,但他没有。
他一时琢磨不透原因,只能认为也许人的心理很复杂,不能一概而论。
接着,列维发现了真正令他恐惧的东西:

莱尔德走向列维。莱尔德的投影走向那个不明实体。
当列维朝着莱尔德迎上去一点的时候,不明实体与他们的距离也缩短了一些。

列维一边催促莱尔德,一边向他伸出手,对他说:“你过来,走过来就行。我们先离开这。别回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明实体的嘴巴们翕动着,用那些手接触着莱尔德的镜中投影。

它有嘴,它有手。它是活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非常坚决地要求莱尔德不能回头,甚至在莱尔德走过来之后,还一路上还从后面捏着他的脖子,防止他突然回头看。
列维自己也没有频繁回头看。他把目光从墓碑群上移开,抛开那些生卒年月,抛开对死者所在年代的想象,他拼命抛弃“对照”这个概念,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追踪艾希莉上面:
艾希莉又出现了,塞西去哪了,如何找到米莎,艾希莉要去哪,我们要去哪,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拼命向前方看。
终于,当他再回头的时候,“对照物”不见了。
那也许并不是某件物品的消失,而是某种视觉现象的终止。
列维搞不明白,也暂时不敢继续想。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忆着这些,列维铁青着脸,越走越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跟在后面,但其实负责对照地图引路的是莱尔德。这附近有个岔口,列维差点走错路,莱尔德追上去,及时拉住他。

莱尔德叹着气:“我真的无法理解,什么样的东西会让你没法形容它?哪怕说个大概的长宽高什么的……这总可以吧?”
列维不吭声。莱尔德说:“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吧,我也没别的办法。你这样太吓人了,我根本没法放心好好走路。”
“你本来也不应该放心,”列维说,“想想艾希莉,想想那个奇怪的声音,看看这雾……我们谁都不应该放心。你就继续保持着害怕的状态吧,恐惧是人的自保手段,没坏处。”
“那你就告诉我墓园里有什么,让我更恐惧一点。”
“你还有完没完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差一点就要大吼起来了。莱尔德没再接话,而是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个语气。
他从中听出了焦虑,但这焦虑不是针对他的。人们为别人而恼怒的时候,和因为自己搞不明白一些事而急躁的时候,表现出的神态语气多少有些差别。
人们经常可以在小孩子身上见到这类焦躁——当小孩子急于说明自己的感受,又表达不清意思的时候。
也就是说,大概列维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个成年人,无法说出自己看到的东西。这比刻意的隐瞒更叫人担忧。

“我们应该快到了,”于是莱尔德暂时换了个话题,“你想好接下来怎么办了吗?”
列维说:“那人说让我找他,我就试试看吧。”
“他说他在家里,我们没去过的地方。”
“你家还有你没去过的地方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问题让列维头脑发懵。如果有人突然这样问他,他第一反应肯定是“没有”。绝大多数人的家都只是一幢房子或一套公寓,而不是庄园和古堡,既然是从小长到大的家,怎么可能还有没去过的地方?
但列维不是很确定……就在不久前,他连回家的路都忘掉了。奇怪的是,他忘记了小镇里的路,却竟然可以从别的城市开车找到辛朋镇。
开的车子很陌生,回家的路很陌生,镇上居民也很陌生。尽管如此,他心里却深深根植着一个基本概念:这是我的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显然,这个基本概念是完全错误的。
列维把垂在眼睛旁边的卷发向后拢了拢——现在,是时候拔掉这个不该存在的概念了。

“在调查那座房子的时候,”列维再开口时,他对房子的称呼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变化,“我们确实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搜索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问:“有吗?我记得基本都看过了,那座房子占据的绿地多,但房屋内的面积并不大。”
“储藏室。”列维说。
莱尔德对储藏室有印象。储藏室在木头楼梯下面,看起来空间并不大,墙体也只是很薄的板材,要在这藏住甚至囚禁住一个人,总觉得不太可能。

借助灯光的指引,卡拉泽家所在的那座小山已经出现在街道尽头了。
浓雾和杂乱的植物隐去了房子的痕迹,从远处只能看到小山丘的影子,此时它就像一头安静俯卧的巨兽,正在借助雾气隐去身形,时刻准备伏击那些毫无准备的猎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雾变淡了,”莱尔德说,“在刚才那种浓度的雾里面,我们在这个距离应该连山都看不见。”
列维看了看周围,比较近的房子确实已经有了影影绰绰的轮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一下让他浑身一震。

“快走!”他拉着莱尔德,拔腿朝着卡拉泽家所在的小山跑去。
莱尔德一边跟着跑一边回过头,只看了一眼,他就明白为什么列维会作此反应了。
他们身后的雾气越来越淡薄,街道的模样越来越清晰。与此同时,街道远处的灯光开始熄灭,由远及近,一盏一盏地逐个熄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和莱尔德飞奔扑向那座小山,已经踏上了通向房子的台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旁逸斜出的植物沙沙作响,他们每踏出一步,都能看见雾气沿着脚踝在向后流逝。
浓雾尽头传来了沉重的气流声,像是风,又似乎不是。刚才的一路上的雾气都是凝滞的,空气中一丝微风都没有;现在这个雾气褪去的速度,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终于察觉到了不妥,于是开始驱散浓雾,一寸寸检查被雾覆盖的区域。

列维直接撞进了房门,幸好它依然没有上锁。室内果然也有雾气,而且雾气也在慢慢淡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没有多想,直接走向储藏室。
莱尔德四下环顾着,出于谨慎问:“你确定是这里吗?雾快散开了,那个人说必须在雾中找到他说的地方。”
列维拉住储藏室的门把,莱尔德听到清脆的“咔嚓”声。
“如果找错了,我们就没机会了。”虽然这么说,莱尔德还是跟了上去。他发现一只小金属锁掉在了列维脚下
白天的时候,莱尔德看见这枚锁了,只是没有过多留意它。锁头上直接插着钥匙,这说明储藏室也没什么要紧的东西。
看着掉在地板上的锁,莱尔德震惊地发现,它并不是被钥匙打开的。钥匙的角度没有变化,是金属锁扣整个扭曲掉了,它从侧面断开,断口变得很薄,原本应该坚固的金属就像面团一样被捏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是怎么回事,列维已经拉开了门。窗外呼呼的气流声非常近,从大门上方的玻璃窗望出去,漆黑的夜空已经再次出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幸好,房子内的雾还未完全散去,但已经薄得像浴室残留的水汽。

列维回身抓住莱尔德的衣领,两人一起钻进储藏室,从内关上了门。
他俩都以为自己会瞬间踏入另一个空间,但是并没有。莱尔德的头碰到一根垂下来的绳子,他轻轻一拉,“咔哒”一声,头顶上的灯泡亮了。

储藏室内也飘着薄雾,关上门之后,这里算是屋中雾比较浓重的角落了。周围东西算不多,架子上有几个纸箱,一侧墙壁上挂着些园艺工具,列维和莱尔德原地转来转去,眼看着雾气慢慢从门缝溜走。
突然,莱尔德踏到了什么东西,为了确认,他又原地踏了几下。
列维也听出了端倪。莱尔德踩踏的地方,地板下面是空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蹲下来。地面整体贴着一层地板革,这东西比墙纸结实多了,并不容易揭开。
莱尔德望向挂了园艺工具的墙壁,想找个东西用用。这时,他身后传来几声脆响,再回过头,地板革已经被撕裂成了好几片,列维正在把它扒拉到一边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地板革下面露出了真正的地面,果不其然,地上有一扇嵌入式地板门。
门板是包着铁皮的木头,与地板齐平,上面没有任何锁具,四边直接被嵌入了水泥里面。看来当初留下它的人根本不想再打开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想打开它却不难。因为刚才碎掉的不止是地板革,连这扇门也被豁开了。
薄铁皮卷起了边,下面的木头碎得更厉害,已经有几块掉进了深处。
列维看了一眼门缝,确定雾气还未完全消失。他随手从墙上摘了个东西,把铁皮撬开更多。

看着这一幕,莱尔德想起刚才的那枚金属锁。它们……到底是怎么被破坏的?
列维一脸认真专注,没有丝毫惊讶。仿佛锁扣被捏烂只是正常现象,地板革瞬间撕裂也十分常见,厚木门和铁皮都自己碎掉,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铁皮翻开足够让人通过的缝隙后,列维用一只脚踩踏残留的木块,把它们全都踢了下去。地板门完全暴露了出来,下面有一条通向更深处的木头楼梯。
列维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示意莱尔德跟上。
莱尔德迅速扫视了一下储物架,抓起一只大号手电筒,谢天谢地它真的能亮。

木楼梯很陡,也很窄,两人无法并行,只能一前一后。列维走在前面,莱尔德在他身后打开手电,列维回过头,近距离的光亮让他下意识闭上眼,用手挡了一下。
莱尔德把手电筒移开后,列维再睁开眼,疑惑地看着莱尔德身后。
莱尔德立刻转身,把光照过去——地板门合上了。就像从未被破坏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一情景吓得莱尔德一身冷汗,他刚想走回去,列维拉住了他:“算了,反正我们都下来了,先去前面看看。”
“万一我们回不去了呢?”莱尔德问。
“按住原定计划,我们现在本来就是要往下走的。下面也许还有更多危险,也许我们根本就上不来,所以现在根本没必要思考如何回去的问题。”
“你真是冷静到令人害怕……”莱尔德感叹。
“谢谢夸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两人继续沿着狭窄的楼梯向下走去。楼梯陡但不长,经过了一个折角平台,再下五个台阶,就又踏上了水平的地面,来到一段三英尺长的小通道面前。
通道尽头有一扇门,门外有插簧,倒是不难打开。列维开门的时候,莱尔德一直在背后不停提醒他小心,也许门后面聚集着大量丧尸或者异形什么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门内当然没有丧尸。里面是一间与外面客厅差不多大的房间,地面和墙壁是石砖砌成,墙上有灯,但已经不亮了。
房间一侧摆着一套桌椅,款式十分眼熟。列维很快想起来,他在楼上也见过这样的桌椅,伊莲娜的卧室和另一间卧室里都有这样的桌子,当时他还觉得,这些家具一定都是同批购买的同款,看来他妈妈非常不浪漫,家具好用就行,根本不追求什么情调。
桌子抽屉里什么都没有,桌面上只留下了一盏台灯。台灯的电线通向墙壁,插头躺在地上,旁边的墙上有电源。列维试着把插头插上,灯仍然打不开,看来这里曾经有电,现在已经断掉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拿手电筒到处照,很快就又看到了两扇门,一扇位于书桌同侧的墙上,另一扇在旁边的角落,非常窄,更像是单侧的衣柜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先去“衣柜门”那边看了看,门内竟是盥洗室。马桶和洗手池都十分简易,没有镜子,洗手池上躺着一只干瘪的牙膏,没有牙刷。

看起来,这个区域可能曾经是个隐蔽的地下书房,后来又被废弃掉了。从整个区域的大小、深度来看,它肯定是卡拉泽家那座小山丘的一部分。小山的内部应该是空的,卡拉泽家不仅仅包括地上的部分。

列维捏起牙膏看的时候,背后响起轻轻的“哗啦”一声。有点像是重量较轻的金属互相撞击……是锁链之类物品晃动的声音。
两人对视了一下,退出盥洗室。莱尔德的手电筒照向另一扇门。

他俩刚走到门前,门内就传出一个虚弱但怒意十足的声音:“愣着干什么!咳……过来!给我过来!”
声音非常耳熟。这就是艾希莉体内的那个男声,正是他让他们在雾中走回卡拉泽家。

列维拉开了门。这扇门也没有锁。
莱尔德用手电照进去,里面的人发出一声咒骂。莱尔德以为是光线太强,晃痛了那人的眼睛,于是立刻把光束移开,谁知那人又喊道:“废物!别动!照过来!照过来!照着我!看着我!”

莱尔德撇撇嘴,又把光束对准了正对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天哪……”看清之后,他拿着手电筒的手不小心抖了一下。
“这什么玩意……”列维也不禁感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布满了数不清的锁链与绳索。它们形态各异,粗细不同,有手腕那么宽的粗糙缆绳,有光滑的纤细的丝,有反着冷光的锋利钢线,还有环环相扣的锁链。有些锁链相交接的地方挂着复杂的金属锁,甚至有几股铁丝还冒着细细的电流。
它们就像是从墙壁里生长出来的一样,从上下左右各个方向伸出来,集中到房间中心的一个人身上。

它们不是缠绕着那个人,而是从他的身体各处刺进去、再穿出来,在他身上交织出了无数个洞穿的伤口。
那个人维持着跪姿,低着头,弯着腰,头几乎要垂到地板上,双手却向身后伸出,胳膊反扭成不可能的角度。包括他的手掌和手臂在内,他全身都被各种锁链和绳索交织穿过,被固定在这里,根本不可能改变姿势。

“列维·卡拉泽,你过来。”那个人仍然低着头,声音听起来稳定了很多,“另一个人不要动。站在门口即可,一步也不要进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matt于2018-11-02 22:54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