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80      
80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80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天色已暗,但时间还早。塞西带着莱尔德和列维进了房子,三人查看了一圈,艾希莉还并没有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很不客气地翻列维的背包,从钱包里找到够硬的卡片,非常熟练地撬开了艾希莉的房门锁。
列维眯眼看着莱尔德,莱尔德得意地拢了一下头发:“想夸我就夸吧,不要客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计划是莱尔德制定的:他和列维藏在艾希莉的房间里,塞西留在自己的房间。三人都保持清醒,等着艾希莉在深夜回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的房间与艾希莉的房间斜对着,只要塞西冲出门,两三步就可以走到艾希莉门口。当塞西听见走廊里有动静的时候,她立刻开门出来,这时她应该能看到艾希莉。
如果艾希莉动作迅速,已经进入房间了,那么莱尔德和列维在房间里等着她,塞西则在房门口堵住她。

此三人商定之后,塞西回到自己房间去等待了。列维和莱尔德已经进入了艾希莉的房间。
他们没开灯,借着窗外街灯的光亮,也足够看到小房间的全貌。房间一切很正常,就是普通年轻女孩会布置的那种样子。列维和莱尔德谁也不了解艾希莉,所以看不出房间里是否有异常物品。

莱尔德先是爬到床下检查了一番,又蹲进书桌下,最后还打开衣柜钻进去到处摸了摸,把柜门关上再打开,重复了几次。
列维表情微妙地看着他。莱尔德从衣柜里出来,把因为静电贴在身上的纱裙拂掉:“床下没有地窖入口,衣柜里也没有别的通道。”
列维说:“你看看这栋房子的结构吧,根本没有修地窖和暗门通道的余地。”
莱尔德说:“我不是说藏尸密室那种通道,而是纳尼亚那种通道。”
他一手撑着打开的柜门,看了看床与墙壁之间的距离,又看了看床脚,问:“你说我们藏在哪比较好?趴床底下,还是蹲在窗户和床之间那条缝里,还是躲进衣柜?”

最后他们决定蹲在窗户和床之间的缝隙里。衣柜里或床底下都容易行动不便。
列维做出决定后,莱尔德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很好,正好我一点也不想躲进衣柜。”
“那你刚才还钻进去。”列维说。
莱尔德耸耸肩:“因为有必要啊。我觉得这种衣柜全都很可疑。”

两人蜷着腿,坐在窗户下面。保持了不到十分钟的安静之后,莱尔德忽然噗呲笑了一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扭头看他,莱尔德低声说:“如果此时此刻的我们被治安官抓住,他就不会轻易放我出来了。他也不会放过你,你是辛朋镇本地人也没用。”
“当然了,这还用你说,”列维说,“我一定是疯了才会配合你干这种事。塞西也是。你怎么说服她的?”
莱尔德说:“只要对找米莎有帮助,她会愿意干任何事。”
“调查艾希莉就能找到米莎?”
“艾希莉很古怪。你应该听说过她的事了,她是新搬来的,独自一人,和塞西租同一套房子……在这个镇上,她和任何人都没有联系,塞西是与她关系最近的人,可塞西并不了解她,并且塞西也是新搬来的外来人。”
列维说:“你也是外来人,你也和任何人都没有联系。”
“我和她们不太一样,”莱尔德说,“塞西有家庭,她丈夫在圣卡德市,但她说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分居,就像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辛朋镇来的一样。而艾希莉,她才十几岁,十几岁的小孩孤身一人搬家到人口不多的偏远小镇,镇上居民对此没什么反应,都知道有她这个人,又都对她印象不深,这本身就不正常。”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和她们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不仅在辛朋镇是陌生人,我在任何地方都是陌生人。我的身份是连贯的,而她们的身份出现了断层。”

莱尔德的话有道理,不过列维却从中听出了一些别的东西。
“在任何地方都是陌生人”,莱尔德对自身的评价真是精准到残酷的地步。虽然这肯定不是他想表达的重点。

列维说:“你说得对。你只是忘记了一些近期经历,但你的身份是连贯的。你自称是灵媒,调查奇奇怪怪的事情,你为了失踪案而来,这很合理。你认识我,我是本地人,我们虽然关系很差,但认识的时间很长,你为了找我而来,这样想也很合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怔了一下:“我们认识的时间很长吗?”
“挺长的吧。我们不是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了么?”
莱尔德慢慢点了点头:“好像还真是……刚才我都没意识到。我总觉得是三四年前认识你的。”
列维说:“不是。我们十几岁就认识,在你住院的时候认识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再见过面,三四年前……应该是四年前吧?我调查一个鬼屋,那时意外遇到你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小声应和着,目光有点放空,大概是在谨慎地回忆那些模模糊糊的往事。

其实列维也不是记得很清楚,刚才他先说出了话,然后才逐渐想起来一些当年的画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四年前的莱尔德带着细框眼镜,金发梳成规整的背头,戴着十字架,穿着黑色的神父长衫,该佩戴白环领的地方换成了古典领结,从银色手提箱里拿出一本看上去很古老的手抄本,上面写满了陌生的字母,还画着一些盗用自桌游插图的怪物。
他一本正经地在房子里寻找魔鬼出没的迹象,只有列维发现他念的所谓“咒语”毫无规律,根本是随口瞎编的造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再往前九到十年,十一二岁的莱尔德还不是这幅样子,那时他老实得很,大部分时间乖巧得叫人心疼……想到这里,列维忽然回忆不起来当时自己的身份了,他显然不是医生,也不太可能是护士,难道是社工或者另一个病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困惑地摇头,捏了捏眉心,一斜眼,看到莱尔德把头埋在膝盖上,后背均匀地起伏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人竟然睡着了?列维想起治安官说过的话:莱尔德似乎总是特别疲惫,没事就睡觉……
列维想弄醒他,把手掌搭在他的背上。
莱尔德的身体震了一下,与此同时,列维也像触电一样收回了手。

在碰触莱尔德的瞬间,列维的掌心接触到的是湿透的、粘腻的布料,那种质地混合着人类的体温,他像是摸到了被鲜血浸透的衣物。
甚至,在他将手迅速抬起来的瞬间,手还在空气中带起了一丝幽微的锈腥味。

列维起初是吓了一跳,接着又意识到,难道莱尔德身上真有什么变故?
他再把两只手都按在莱尔德背上,从肩膀摸索到腰部,血腥味和粘腻感不见了,他摸到的完全是干燥正常的衣服。

莱尔德立刻醒了过来:“你在干什么?”
列维收敛表情,保持着波澜不惊的语气:“我在叫醒你。”
“你每次叫醒别人的时候,都是这样肉麻兮兮地摸别人的吗?”
列维用“你好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我以前会拍你的头,你不愿意,现在我换个柔和方式,你又觉得肉麻?你怎么想的?是误解了什么吗?”
莱尔德看着他,一时无言以对,默默感慨这人颠倒黑白的时候竟如此理直气壮。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应该记得的,我有点恐惧肢体接触,”莱尔德低声嘟囔着,“如果有心理准备就还好,比如握个手、简单地礼节性拥抱一下什么的,我能应付得来,但是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毫无准备地被人这样接触,就实在是……我没有误解什么,是你吓到我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倒应该是实话。列维发现,莱尔德说话时偏开目光,刚才有些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列维发现了莱尔德的恐惧,但莱尔德并没有发现他的,他也刚刚松了一口气,正在暗自平复心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看着自己的手掌,手上什么也没有。
他靠在墙上,莱尔德在他身边,身体向前倾,这样列维正好盯着莱尔德的后脑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心里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好像他曾经在某种情况下拥抱过莱尔德,莱尔德却难得地没有表现出排斥,甚至还越来越平静了……那是什么情况下来着?

他正想着,从一楼某处传来了很轻的“咔嚓”声,有点像是使用钥匙开门的声音。
莱尔德也听见了,两人都立刻提高了警惕,连呼吸都放轻了很多。

脚步声从楼下传来。走路的人穿着高跟鞋,鞋跟“哒哒哒”的声音非常明显。脚步声开始上楼,木楼梯上的每个“嘎吱”声都比上一声更近,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十分清晰。
来人的行走速度非常平均,就像在刻意按照固定节奏走路一样。最终,脚步声在这扇门前停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和莱尔德对视了一下,做好了准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门锁发出细小的摩擦声,是有人把钥匙插进来了。与此同时,塞西从走廊斜对面的房间冲出来,列维和莱尔德能听到她发出的声音。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列维和莱尔德立刻站起来,却没有看到艾希莉或任何其他人的身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在走廊里,从列维与莱尔德所在的角度能看见她,但她所处的位置无法用手够到艾希莉的房门。这扇门不是被她推开的。
三个人都站在原处,面面相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看到她了!”塞西愣了好久,才稍稍挪了几步,靠在墙上大叫起来,“我出来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人影!她多半个身子已经进门去了,我刚想叫她,她就不见了……”
她稍稍靠近了几步,看了看艾希莉敞开`房门的室内:“她上哪去了?”
房间很小,门口没有能藏人的地方,窗户边又守着列维和莱尔德,艾希莉不可能先钻进来再瞬间躲藏,更不可能跳窗逃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和莱尔德都只看到了房门被推开,依稀是有人要进来,但谁也没看到来者的确切模样。
进入房门的瞬间,脚步声的主人原地消失了。

塞西刚向前迈了一步,莱尔德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等等,”他阻止道,“你先别过来,我总觉得……”
但他的话说得有些晚了。塞西被眼前的情况震撼,根本没有仔细听他在说什么,莱尔德说“别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门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还没来得及说完整句话,塞西左手扶在门框上,一只脚踏进了房间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后她消失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和列维眼睁睁地看着,塞西凭空消失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骂了句脏话,慢慢靠近房门。看到塞西身上发生的事,他没敢跨出去。
他在门边喊了塞西几句,当然是无人应答。

“刚才你想对她说什么来着?”列维问莱尔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我想叫她先别进来。”
“为什么?你是知道什么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叹气:“我不知道……我只是忽然有种感觉,觉得如果她靠近,也许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我说不出道理来。”
列维说:“那现在你有什么感觉?如果我们走出去会如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艾希莉的房间和走廊之间有一条地板缝。莱尔德有些畏惧地看着这条缝隙,说:“我又不是通灵者,我怎么会知道?你试试看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不是自称灵媒吗?”
“你不是知道我是假的灵媒吗?”

列维一手扶额,不想再纠结于这些无意义的废话。他拉了一把莱尔德,把莱尔德推了出去。
莱尔德趔趄了两下,一边咒骂一边回过头来。
他们仍然保持着视线接触,谁都没消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再进来。”列维对他勾勾手。
莱尔德深呼吸了两下:“好,但是你做好准备,我可能在进门的瞬间就消失了。”

事实是,莱尔德一迈步就走进来了,他没有消失。列维也去重复了一下这个过程,出门,再回来,依然没事。
然后他们又试了别的方式,比如先进入塞西的房间,再走出来,再走进艾希莉的房间……也依然什么都没发生。
他俩试验了各种能想到的方式,全都毫无效果。米莎没找到,现在连米莎的妈妈也失踪了。

列维懊恼地躺在了艾希莉的床上,一手捏着眉头。莱尔德站在窗边,沉默不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过了一会儿,列维看到莱尔德掏出了手机,打开图片,似乎在比对窗外的景物。列维本来就对这只手机好奇,于是他立刻凑了过去。

“你在看什么?”列维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昨天我在辛朋镇溜达了很久,一路都对照着这个,安吉拉画的地图。”
“嗯,我知道地图的事。现在你在找什么?”
莱尔德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昨天治安官把我带走了,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列维还真知道:“有人报警了,说你大半夜在教堂和墓地里溜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我昨天确实去教堂了,教堂的位置和这里一致。”他展示手机屏幕上的图,图上是画得很简易的几个方块,挨在一起拼成T字形,其中一块上还画了十字架。
莱尔德说:“昨天我来过这边,你看,这是教堂附近的道路,还有这片排屋的位置,与安吉拉画的地图一模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完,他指向窗外。从艾希莉房间的窗户望出去,正好能看到教堂后面的部分,其中一块是被植物挡住的其他建筑物,还有一片是面积不大的墓园。
在安吉拉的简易地图上,也有一片与此相对的区域。代表教堂的方块后面有一团团小竖线,线短而密集,粗看之下叫人无法明白所画的是什么东西。现在对比起来,它们应该是代表墓园里的墓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就是神奇的地方了,”莱尔德说,“昨天,我根本就没有看到墓地。”
“什么?”列维贴近窗户。借着月色与附近的灯光,现在他能确认那片区域就是墓地。
莱尔德说:“昨天我在教堂附近徘徊,是因为我正在找这片区域,”他用手点了点安吉拉所画的小竖线们,“我没看懂这图案是什么意思,于是就在附近溜达,想看看有什么东西长得像它。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昨天的教堂后面是一些黑着灯的房子,像是教堂不开放的其他区域,从外面绕不进去,看起来是闭门谢客的样子。我根本没有看到墓地。当时我还想呢,教堂后面确实不一定有墓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警车开过来,莱尔德被带到警局之后,他得知是自己的行为惊扰了居民,因为他“夜晚在墓地里不停徘徊”。
这个说法让他很不解。他还特意问了治安官“墓地”的事,但他们沟通得不怎么顺畅,最后他也没得到答案。
莱尔德只好根据已知的情况来猜测,当时他猜的是:教堂后面可能确实曾有老墓园,老墓园很早就不存在了,土地翻修了,上面盖了别的东西,现在小镇的墓园肯定在别的地方,只是人们仍然把这个区域叫做“墓地”……
直到此刻。他在无意中望向窗外,看到了教堂的尖顶,也看到了夜色下的一排排墓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10-22 22:09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