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07      
07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7-

2000年6月3日早晨,安吉拉·努尼奥给在其它城市的弟弟打了个电话。她列出一系列干草药名,叫他帮她买好寄过来。
弟弟问她要做什么,她压低声音说,我雇主的家里恐怕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我只是想防身。她的家族一向很相信鬼魂之说,那些草药的用处还是从它祖母那辈人传下来的。
安吉拉在松鼠镇给人当长期保姆,镇上没有地方能买到那些东西。雇主凯茨夫妇总是很忙碌,家里有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所以安吉拉的假期并不规律。等雇主夫妇不忙时,他们会让她放个长假。
她不想等长假了,她想尽快拿到能驱邪的草药包。

每天她都会听到奇怪的声音……一些明明不存在,却近在咫尺的声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比如拖拉重物的声音,有蹄动物的脚步声,指甲或小爪子的刮擦声,风吹动什么东西的扑啦啦声,远近难辨的叩击声等等……
声音出现的时间不固定,类型不固定,位置也变幻莫测,远时似乎在屋外,近时好像就在墙里,有时像潜伏在衣柜中,有时似乎藏匿在床铺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很确定自己没有产生幻觉,因为雇主的大儿子也感觉到了。
那个男孩叫莱尔德,十岁。安吉拉很确定,他一定是也感觉到了什么,但他装作无视这些声音,而且不愿意谈论这件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久前的一天,晚上九点多,安吉拉例行去查看一岁多的小杰里睡得如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路过莱尔德的房间时,她发现门缝里透出忽明忽暗的光线,房间里传来细小的抽泣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轻推开门,发现莱尔德裹着被子坐在地毯上,抱着一只大手电筒。
他一会儿照向面前的衣柜,一会儿又照着窗户下的一小块空墙,手电筒的光在室内晃来晃去,即使安吉拉走了进来,莱尔德也没打算停下。

安吉拉问他在做什么,他说没什么,只是在玩。
他显然不是在玩。他小脸煞白,说话声音都发抖了。安吉拉曾多次发现他陷入莫名的恐惧之中,但无论怎样关心他,怎样试图与他沟通,他都不会透露出恐惧的原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安吉拉照顾过很多儿童,在她看来,莱尔德的这一特征非常不同寻常。
一般的小孩会大声嚷嚷着衣柜里有怪兽、床底下有恶魔……就算十岁的孩子已经过了那个年纪,如果他真的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他也会主动寻求大人的庇护。可莱尔德与一般的孩子相反,他总是说没什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时候,连安吉拉都听见了一闪而过的巨大声响。它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距离非常近,让人难以忽视,却也难以判断声源。
安吉拉听见之后,她望向莱尔德,莱尔德瞪大眼睛僵硬地站着,被吓得动也不敢动……但他什么也不会说。安吉拉问他是否听见了什么,他沉默着摇头。

莱尔德一向是个有点奇怪的小孩。安吉拉刚到凯茨家的时候,凯茨先生特意和她谈过莱尔德的情况。

莱尔德是凯茨先生与已故前妻的孩子。几年前,凯茨先生与前妻佐伊和平分手,当时两岁的莱尔德由佐伊抚养,此事三年后,也就是小莱尔德大约五岁的时候,他与佐伊一起失踪了大约五天。

佐伊的母亲先发现了他们二人失联。那天,她外出参加社区活动,回来时家门反锁着,没人来给她开门。佐伊的电话无人接听,家里的车还停在原地。
出于一种不祥的预感,老人立刻去报了案。警方突破房门,发现佐伊和孩子都不见了。

室内没有任何侵入和搏斗痕迹。失踪时,佐伊和小莱尔德都没有穿外套,都穿着室内拖鞋。佐伊的包和传呼机都留在屋里,传呼机里还有新的文字信息,当时她正在与大学时的朋友沟通,询问下个月的同窗会有谁参加。
当天晚上,警方和附近的邻居开始到处搜寻他们。凯茨先生也驱车赶往佐伊所在的城市,参与到搜寻之中。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五天后,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佐伊的母亲刚刚入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几天她总是彻夜难眠,以泪洗面,今天倒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她梦见了自己生下佐伊时的情景,然后佐伊飞快地长大,又生下了莱尔德……佐伊坐在床上,让她来抱抱婴儿,她伸出手,还未碰到外孙,就被一声惨叫惊醒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叫声疯狂而尖锐,令人浑身发麻。声音弱下来之后,尾音是儿童稚嫩的呜咽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老人满头冷汗地爬起来,在黑暗中僵坐了一会儿,分辨出声音来自女儿佐伊的房间。
她冲过去,打开灯,只见外孙莱尔德跪在地上,面对墙壁,一边哭喊一边用沾满泥土的手指抓抠墙纸。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的衣服变得又破又脏,还沾有血迹,身上有一些不算严重的擦伤。后来经过检验,衣服上的血有一部分属于佐伊,还有一些不是血液,只是颜色类似血液的不明物质。
警方试图从这孩子口中问得线索,却一无所获。
莱尔德非常想倾诉,非常想让警方帮自己找到妈妈,只可惜,他讲出的东西对案情毫无帮助。
他才五岁,而且被吓坏了,他记不清东西,分不清幻觉与现实,一切被他讲得支离破碎,根本只是孩子的噩梦。

大约一年后,小莱尔德在医生的帮助下逐渐恢复了健康,但仍然不能回忆起失踪期间的真实经历。他被父亲带走抚养,母亲佐伊至今下落不明。

听说这些事情之后,安吉拉·努尼奥本来十分心疼莱尔德。与他相处久了之后,她的心疼却逐渐被恐惧取代了。
本来凯茨家就有点怪怪的,幸好也只是怪而已,可以归咎为心理作用……但有莱尔德在就不一样了。莱尔德总是紧绷着,总是在留意某些东西。
有一次,他神经质的眼神飘来飘去,最后落在安吉拉身后的书柜上。他盯着那里,一动不动。
安吉拉浑身寒毛直竖,慢慢转过身,柜子并没什么不妥……就在她放松下来时,柜子后的墙上传来一声闷响,就像有什么东西撞上了墙的另一侧。

安吉拉再度望向莱尔德时,莱尔德已经离开了原地,蜷缩在房间里距离书柜最远的角落。
这不是幻听,书柜上的小摆件被震倒了一个。书柜贴着墙,墙的另一边是凯茨夫妇的卧室,卧室里空无一人。
安吉拉也明白,凯茨家的古怪不能怪莱尔德,但莱尔德总是会加剧她的恐惧。

2000年6月3日中午,安吉拉开始准备午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把一岁的小杰里放在学步车里,跟在她身边不远处,莱尔德坐在客厅沙发上,安安静静地看书。
凯茨家养着一只小型贵宾犬,名叫糖糖,有十几岁了,平时特别懂事,不闹不叫。今天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突然从窝里跳起来,跑到楼梯旁,对着楼梯下的储物间狂吠。

安吉拉不擅长应付小动物,就叫莱尔德去安抚一下糖糖。莱尔德走过去,试试探探地把储物间的门拉开一道小缝……
糖糖体型娇小,立刻就钻了进去。没过几秒,莱尔德开始尖叫起来。

声音把小杰里吓得哇哇大哭。安吉拉焦头烂额地丢下厨具,抱起小杰里,赶紧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莱尔德已经停止了尖叫,跌坐在旁边的地板上。储藏室的门被打开了一半,安吉拉小心翼翼地走近,按开灯,然后惊讶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储藏室里凭空出现了一扇木质双开拱门,它十分古老破旧,突兀地“嵌”在贴墙的柜子上,就像是有人从报纸上剪下来一张图片,强行贴在了不属于它的画面中。
门开着,里面非常黑,安吉拉站在这里,只能看见门内几步远的地方。

那面墙的另一侧是个普通房间,绝不是花园甚至森林,而现在,门内竟然隐隐透出夹着植物味道的潮湿气息。
小狗糖糖吠叫奔跑的声音越来越远。安吉拉小心地又靠近了些……糖糖已经跑了那么远?这得是多大的一个空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望向架子上的手电筒,纠结着要不要看个清楚。这时,糖糖尖锐地呜咽了一声,吠叫声停止了。

小狗开始往回跑。也许是因为周围太安静,她的爪子拍在地上,“嚓嚓嚓”的声音十分明显,喘气声也比平时更沉重。
安吉拉一咬牙,单手抱着杰里,另一手拿起架子上的电筒,想扒拉一下半开的门板,让它开得大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还没接触到门板,小莱尔德突然大叫着扑过来,紧紧抱着她的腰,并且把她向后拽。
当时安吉拉十分困惑惊惶,脚下也站得不稳,最后莱尔德用全身的力气撞向她,竟然把她撞得一个跟头跌出了储物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一跌倒,怀中的小杰里也被摔在了地上。她来不及多想,赶紧抱起小婴儿,查看他有没有因此受伤。
在她分神之际,储物间里传来了清脆的关门声。

先关闭的是那扇奇怪的门,没人接触它,它就自己关上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后莱尔德立刻关上了储物间的门,关好后,他背靠着门,眼神涣散,呼吸急促,小脸上血色全无。

一岁的小杰里没什么大碍,但还是受了点伤,头上淤肿起来。
安吉拉心慌意乱,一边想着该怎么对雇主交代,一边又不停地想起刚才看到的东西。
还有糖糖,糖糖就这么不见了?该怎么对凯茨夫妇解释?它会是跑到了外面某处吗?贴出寻找启示会有用吗?

从刚才起,莱尔德一句话也没有和她说,她再次靠近储物间,想开门看看里面,莱尔德也没有阻止她。
她小心地打开门,储物间里一切正常,只有手电筒和一些小东西掉在了地上。架子和墙壁上毫无异常,那扇门仿佛只是幻觉。

安吉拉让莱尔德待在家里,先带小杰里去了医院。她外出的时候,凯茨夫妇回到家中,发现客厅乱七八糟,午饭做了一半晾在厨房里,小狗糖糖不见了,而莱尔德精神恍惚,焦躁不安,又开始讲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凯茨先生对此十分忧心。在他看来,莱尔德五岁时受了刺激,现在症状又复发了。仔细回忆起来,这孩子当初就并没有完全痊愈,这五年里他一直都有点神经兮兮的,和任何人都合不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到安吉拉抱着杰里回到家,她已经冷静下来,准备好了对雇主的解释。
她被推倒在地,杰里受了伤,糖糖突然失踪……这一切都确实发生了,都是实话。对于“理智”的成年人来说,这不算撒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她说出那些疯话,就可能因此受到投诉,家政公司也许会重新考虑她的评分,甚至彻底将她解雇……幸好,凯茨夫妇信任她,还非常感谢她能够第一时间带杰里去医院检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自那天后,安吉拉又在凯茨家服务了六个月多一点。在那六个月中,她再也没有见过奇怪的门。
只有一次,她从梦中惊醒,用余光发现窗外好像有什么人……她转头望去,窗子一切正常。
更奇怪的是,刚才她迷迷糊糊看到的好像不是自己房间的窗户……那扇窗户更大,玻璃的颜色更深,而她住的房间只有一扇不到半平米大的透气窗。
她没有多想这件事,只要不想,不靠近,就不会再看到更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后来她找了个机会,与凯茨家友好地分别,休了个长假,换到了另一家去工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之所以她要离开,第一是因为她想以体面些的方式摆脱这幢房子,第二是因为她不想面对莱尔德。

因为她要“理智”,所以所有的疯狂都被推到了十岁的莱尔德头上。
起初他只是一个因创伤产生心理障碍的孩子,现在他已然被诊断为有攻击性、有幻想症、有残害小动物嫌疑的危险分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很快就被送走了,按说安吉拉也不必再面对他,但凯茨夫妇总会和她提起那天的事,镇上的人也特别喜欢找她打听莱尔德的古怪之处……
这一切让安吉拉疲惫不堪,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十分伪善,可她又并不为撒谎后悔,于是,逃离此地对她来说是最舒服的选择。

2002年12月24日下午,安吉拉在位于比安德市的自己家中,与女儿塞西一起准备晚餐。
再过一会儿她弟弟一家人会来拜访,与她们一起过平安夜。
弟弟一家准时到达,按响门铃,安吉拉开门的时候,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突然氤氲在她心头……她的目光越过弟媳的肩膀,看到了走廊对面的房门。
那家的大门是漆黑的金属色,上面镶嵌着繁复的树藤纹样,门把手上还挂着铁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记得,昨天那家人的门还是桐木色的呢,他们家竟然在圣诞前夕换了房门,还换成了这么夸张的样式?
在她注意到的时候,那扇门缓缓地打开了,门里泄出冷白色的光,在灯光有些昏暗的走廊里几乎有些刺眼。

这时小侄子向她伸出双臂,她蹲下来拥抱了他,再抬起头时,她惊讶得僵在了原地——对面哪有什么金属色的门?
而且她突然意识到,这幢公寓走廊内的门与门并非一 一正对,她站在自家门口,能看到的邻家门是在斜对面,而不是完全正对。
安吉拉询问弟弟一家,他们都没看到什么黑色金属门。从走进楼道到现在,从来就没看到过。

2007年2月,安吉拉不再外出工作,甚至不愿走出自己的房间。
2008年5月24日,安吉拉的外孙女出生了。
安吉拉长久不出门,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去医院看望女儿塞西和孙女。
她还没找到病房,就迷失在了医院里。她一路乱跑,穿过各种无关的科室,最后跑上了医院楼顶,在天台广场上蹲下来不停哭泣。

根据一名目击的护士说,安吉拉走路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好像随时担心会有东西会从角落跳出来伤害她,她在一个转角处停下来,犹豫了很久,最终转身跑向了错误的方向。
她不肯说出这样做的目的,也无法靠自己找到正确的路线。

2009年12月23日,安吉拉意外跌伤,腿部留下残疾,从此无法行走。
2012年1月15日,安吉拉在家人的安排下住进了红栎疗养院,在进行长期休养的同时,也接受精神上的治疗。

2015年5月13日,安吉拉的女儿塞西前往红栎疗养院探望母亲,半路上,她接到一通电话,打电话的正是莱尔德·凯茨。
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表示也想去探视安吉拉。塞西曾经听母亲提起过“莱尔德”,但并不知道此人成年后仍然与母亲有来往。

安吉拉平时总是神情恍惚,但她竟然还记得莱尔德。听说他要来探望,她表现出了极大的期待。
她一再对塞西交代,让他快点来,快点来。
塞西本想让安吉拉与莱尔德直接通电话,但安吉拉年老后听力下降得很严重,当面说话时都得比手画脚,几乎无法用电话交谈。

2015年5月23日下午,莱尔德·凯茨和列维·卡拉泽抵达了盖拉湖一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迷路了两小时,终于在探视时间结束之前找到了红栎疗养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03-23 21:27发布 matt于2018-04-23 20:53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