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78      
7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78

卡拉泽家位于小镇的西北角,建在一座有几十级台阶高的平缓小丘上。小丘上遍布植物,植物又欠缺打理,全凭自然疯长,房子完全掩蔽在了绿意之中,外墙没有粉刷,直接呈现着石砖的原色,砖上爬满了藤蔓,遮住了大部分窗户,只有正门还完整地露在外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列维把车停在路旁,指着那座小山丘时,莱尔德看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山上哪里还有房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实连列维自己都不是很肯定……他对这个模样的建筑物毫无印象。
刚才冰店的店员描述过这幢房子,位置没错,小山丘的特征没错,房子的模样也没错。等他走上台阶去,看到门牌号,就能肯定这的确是自己家了。

然后他又发现一件尴尬的事情,他敲了门,家里没人,并且他没有钥匙。他离家多年,好像从没有带过自己家的钥匙。
莱尔德提醒他可以在门边找找备用钥匙,比如门框的边缘上,或者台阶附近的石头下面之类。列维简单找了一下,觉得这些地方不可能有钥匙,他家外面并不是那种精心打理的庭院,而是一副无人修葺的野园子模样,看起来根本没有特定的地方能藏钥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无意中,列维直接拧了一下门把,门直接被打开了。起初他有点紧张,但门锁并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他只好认为这是小镇生活的特色,也许辛朋镇就是一个夜不闭户的地方。

踏进房子之后,列维被一种熟悉的气味包围,他回忆不起来具体的经历,只觉得整个环境都温暖舒适。
脚下是深色木地板,门前铺着卡其色的脚垫,站在门前可以看到通向二层的阶梯,阶梯下面有一间储藏室,门上挂着小锁头。在阶梯背后,正对着房门的地方还有一扇门,门大敞着,能看到里面是一间不大的书房。
左手是客厅,客厅里面的窗户开着,灰色遮光窗帘被束在旁边,白色的半透明纱帘随着微风轻轻飘动,现在是傍晚,屋里比较昏暗,不过即使是中午,估计阳光也透不进来多少,这都是因为外面的大量植物。
右边是厨房和餐厅,厨房里有一扇后门,门内堆了几个纸箱和两把叠在一起的凳子,看来平时根本没人会开启它,大概它的外面已经被藤蔓糊得严严实实了。厨房非常干净,几乎没有杂物,操作台上甚至显得有点空旷,这栋房子的主人平时应该很少亲自下厨。
列维的目光扫了一圈,又收回来,看到门边的鞋架。鞋架上有一双男士皮鞋,一双男士拖鞋,三双女性的平底鞋。看起来伊莲娜不怎么喜欢高跟鞋。

列维心中感慨:我真是太久没有回来了……上次离开家是多久之前了?现在我竟然对自己的家毫无印象,就像在参观陌生人的房子。
莱尔德在后面戳他的后背,让他躲开点,不要站在门口挡路。列维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所以非常配合地让开了。

莱尔德走进房子,到处溜达,在餐桌上找到了一张便签,从看落款看,是伊莲娜留下的,她只写了寥寥几句,大意是她暂时出门一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便签写得非常敷衍,没说去哪,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也没说到底是留给谁的。
莱尔德拿着便签问:“你母亲知道你要回来吗?”
“应该不知道吧……”列维刚去客厅走了一圈,现在正在书房门口往里看。
“那这就是她给你父亲留的了。他也不在家,他知道你要回来吗?”

列维从书房门口回过头。莱尔德的问题在他心中投下一颗石子,激起某种令人不适的涟漪。
“我父亲……”列维琢磨了一会儿,“你说谁?”
“我哪知道你父亲是谁?”莱尔德说。

列维走进书房。书房不大,而且没有窗户,或者说曾经有,现在已经被盖住了,窗户里面是堆成高山的书本纸张,外面则是密密麻麻的树叶藤蔓。
他打开灯,灯按钮旁边正好有个五斗橱,上面也堆着书本,书本和墙壁之间挤着一枚相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拿起相框,照片上是一男一女的全身照片。他们站的位置就是这房子门前,两人都非常年轻,看着最多不超过二十岁,应该还没到为人父母的年纪。
两人都是棕色头发,皮肤白净,眼睛在白天的光线下辨不出颜色,五官有着微妙的相似感。

列维仔细看着照片上的每个细节,在这两人的颈间看到了熟悉的饰品。银色项链,下面挂着六芒星和希伯来字母组成的吊坠。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伊莲娜·卡拉泽。列维想起来了,他记得母亲的长相……这说法好像有点奇怪,他怎么可能不记得母亲的长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他特意去回忆时,他能想起来的不是伊莲娜生动的形象,而是在很久以前,好像有人给他看过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是他母亲,比现在这张照片里的伊莲娜年纪稍微大一点,确实是同一个人。
伊莲娜的另一张照片是什么情况下拍摄的,又是谁给他看的,他完全想不起来了。

莱尔德也凑了过来,看着他手里的照片问:“这是你父母年轻的时候?”
“不是。”列维下意识地回答。
说完之后,他又凭直觉继续说下去:“这是伊莲娜,是我妈妈,但这个……”他的手指拂过照片上男性的脸,“他应该是丹尼尔·卡拉泽。”
莱尔德不解地看着他。列维说:“但是丹尼尔不是我父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句话之后,莱尔德半天没吭声。列维忽然从有些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往旁边一看,莱尔德用颇有深意的表情注视着那张照片。
“我不是那个意思,”列维皱眉,“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
莱尔德撇撇嘴:“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列维把照片塞回原处。他心中有个清晰的念头,丹尼尔·卡拉泽不是自己的父亲,而且他对这个人毫无印象。
刚才看到照片,他才第一次知道到此人的长相。

莱尔德站在一边,难得地保持着正经:“但是你说他们都姓卡拉泽,姓氏一样,如果不是夫妻,那就是兄妹或者姐弟了?”
“也许吧……”列维转身离开,一种奇怪的执念牵扯着他,让他很想慢慢探索这幢房子。

他离开书房,走上楼梯,二层应该是主卧室和他的房间。他太久没回来了,已经记不清自己的房间该是什么样子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二楼有三个房间。最靠近楼梯的是又一间书房,比楼下的书房大些,凌乱程度看着差不多;第二间是单人卧室,里面家具很少,只有一张单人木床,一张和书柜连在一起的板条桌子,和一只贴在墙角的塑料箱子。
第三间也是卧室,里面家具也不多,书柜书桌和上一个房间的样式相同,可能是同时购买了两套。这房间里摆的是双人床,但应该只有一个人睡,因为床上的枕头只有一枚。除此之外,在双人床和窗户的夹缝里,还摆了一张白橡木色的小婴儿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婴儿床有些旧,看起来应该是多次转手的旧家具,小床里铺了被褥,周围却没有摆放任何玩具或婴儿用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看了看它,问:“这是你小时候睡过的?”
列维走过去,手搭在白橡木栏杆上,先是盯着小床里被褥的皱褶,又环视整个房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从前,列维回忆过自己小时候的房间。他能想起个大概:房间没有窗户,床是上下铺,他的桌子上有七个绿色塑料小兵,另一张桌子上好像有茶具之类的东西……
那时列维还觉得奇怪,为什么我印象中的房间里有双人上下床?伊莲娜应该只有自己这一个孩子,是她认为将来还会有别的孩子,所以提早做出的准备吗?

现在一看,他记忆中的房间不是这里。他的家里没有那样的房间。
他姑且猜测,自己记忆中的房间也许是寄宿学校之类的地方。一定是这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的眼神有点放空。他退出这间卧室,回到上一个摆着单人床的卧室,站了一会儿,又摇摇头退了出去。
莱尔德问他怎么了,他慢慢转头,望着莱尔德:“这里没有我的房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不是你的房间吗?”莱尔德指着有单人床的卧室。
说完之后,他立刻又“哦!”了一声,他也意识到了古怪之处——如果那对姓卡拉泽的男女不是夫妻,而是姐弟,那么他们就不会一起睡在在双人床的房间,何况,那床上确实只有一套寝具。
双人床房间应该是伊莲娜的,单人床房间是丹尼尔的。
但如果是这样,列维小时候又住在哪里?他不可能还在襁褓里就离开家,他的婴儿床还留在母亲的床边,可是个人房间却不见了?难道他的童年一直和母亲同住?或者是睡在书房?

莱尔德想了想,问列维:“会不会是你母亲把你的房间改成书房用了?你们家有两个书房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没回答,只是摇了摇头。莱尔德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是不认同,还是不知道。

列维又慢慢下了楼,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徐徐飘动的白纱窗帘,面对着款式十分复古的电视。电视圆滚滚的,上面有好多个实体按键,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这种老古董了。
电视当然是关着的。黑乎乎的玻璃上倒映着列维的模样。莱尔德在他身边坐下,茫然地看着他。
忽然,列维表情一震,他冲到门边,把刚才丢在鞋架旁的背包拎了进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在背包中翻找着,拿了几样东西出来看了看,有剃刀,有打火机,还有没电的手机和充电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看着莱尔德:“你的手机能换电池。”
“对,怎么了?”莱尔德说。
“我的手机不能换。”列维低头盯着背包敞开的拉锁,就像在凝视什么神秘的深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愈发迷茫:“你怎么想起来这个了?很多手机不都没法换电池吗?至于我的手机……它比较特殊,这是工作用的,和你的不一样。”

“我知道了……”列维像是自言自语般,“我就觉得哪里不对……我知道了……”
莱尔德也觉得身边的一切都不对,但他并不确定自己的感受和列维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没有催促,而是静静等着列维说下去。

列维回忆起进入辛朋镇之后的所有事情。
小镇边缘的杂货店里,那个名叫梅丽的女孩,自称是威尔斯先生的孙女,不仅如此,她还能够认出列维,还说他和伊莲娜长得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有在镇内张贴寻人启事的乔尼,他要找的人是六十六岁的奥德曼女士,奥德曼女士与威尔斯先生在同一段时间内走失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都说走失事件是“不久前”发生的,人们在使用这样的表达时,通常所指的不会是很多年前的事情。现在警方还在调查失踪案,所以失踪案发生的时间应该距离现在不算很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有,梅丽二十岁左右,她认识伊莲娜,而列维想不起来梅丽。
梅丽的爷爷威尔斯在“不久前”失踪,失踪时已经是个古稀老人。
梅丽说治安官找了列维“三天”了。治安官之所以寻找他,目前看起来是因为要与他谈外来人莱尔德的事情。而莱尔德是“昨天”来到辛朋镇的。
治安官放出话去要找列维,却从没试着给列维的手机拨个电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的言行对不上……每个人说出来的细节都对不上,甚至年龄都对不上!”列维看着电视反光中的自己,“在我的记忆里……老的人一直都很老,年轻的人一直都很年轻……这怎么可能?”
莱尔德有点没听懂。列维从背包中拿起自己的手机,又指了指莱尔德的手机:“你的手机还能开机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知道……”莱尔德诚实地回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把电池换上。你不是说手机里存了什么地图吗,反正也得用,你现在就换上电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依言照做了。他的手机和列维的不太一样,不仅是款式早了几年,还有一些别人不太认识的功能和图标。
“没有信号,也没有网络。”莱尔德看着手机屏幕。他的第二块电池是满电的。

列维默默走出客厅,在房子里到处走来走去。莱尔德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等他回来的时候,他把三本台历和半张墙面海报扔在了沙发上。
“这是我看见的所有日历。你看。”列维说。
莱尔德没有看具体日期,只看年份就够了。四种不同的日历上,写着的年份都是“1985”。
列维问:“1985年的时候,你出生了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沉默了一会儿,说:“别这么紧张……这不是科幻电影,也许只是你母亲有收集老物件的癖好。”
列维重新坐下来:“莱尔德,你为什么要来辛朋镇?”
“有个小孩失踪,我来查这件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谁告诉你的?”
莱尔德怔了一下,不确定地回答:“我记得……好像是塞西告诉我的?塞西就是那小孩的妈妈,我之前去过她家里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又问:“在这之前呢?”
“什么之前?”
“在你接到这个求助之前,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在什么情况下接到了求助,又是坐什么交通工具来到辛朋镇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半天也没有回答。
列维叹了口气:“你想不起来,对吧?我也是。”
莱尔德看着列维,整个人像被冻住了一样。
两人沉默了起码有一分多钟,莱尔德慢慢弯下腰,手肘撑在膝盖上,一只手捂住心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你怎么了?”列维问。
莱尔德摇摇头,小声说不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刚才他的思路就像被什么束住了一样。他想为这些诡异的疑问寻找答案,可是想着想着,胸口深处却突然一阵刺痛。
他一手攥紧胸前的衣服,一手颤抖着拿起手机,划开相册。
相册里是他拍摄下来的手绘地图,出自一名曾经在自己家中失踪的老妇人。她从未到过辛朋镇,地图的结构却与辛朋镇极为相似……
昨天莱尔德抵达了小镇,来回溜达了好几趟,他觉得道路结构十分眼熟,然后他想起了这份地图。
他曾经整天捧着电子版的地图使劲琢磨,已经把道路结构大概地记在了心里。一定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觉得辛朋镇的道路非常眼熟……

不,不止是这样。
莱尔德再一次盯着手机里的地图,本意是想再确认一下这件事,可是,在听了刚才列维的疑问之后,他再想起小镇上的种种,心中又浮现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他觉得小镇的结构熟悉,并不仅是因为他总端详地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不仅是熟悉地图……他来过这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问他“是坐什么交通工具来到辛朋镇的”,他什么交通工具也想不起来。
听到这个问题后,他脑海中首先浮现出来的不是汽车或轨道,而是一扇红铜色的门。门开在衣柜里,但它不是衣柜的柜门。

莱尔德的视野飘动着,慢慢拉开门把……自己的视线出奇低矮,就像是在跪着行走,或者是以小孩子的身高在行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慌乱的脚步声紧紧追了过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莱尔德!”列维一伸手,刚好把向前栽倒的莱尔德接在怀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闭上眼睛,面色苍白,左手继续攥着胸口的衣服,右手把手机丢在了地毯上,改为抓紧列维的衣襟。

“列维……”他的声音很虚弱,整个人前一秒还非常正常,现在却忽然像是重伤濒死,“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们……”
“你说什么?”列维贴近莱尔德,他听不清莱尔德说的话。
莱尔德大口喘气,好不容易才又说出一句整话:“我们……离开岗哨……”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到“岗哨”这个词,列维全身不由自主地战栗了一下。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其中含义,莱尔德忽然睁开眼,短暂地与他四目相接,然后,莱尔德的眼珠癫狂地转动起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不是因为疾病产生的眼球震颤,而是莱尔德在主动看着某些东西。就像是房间里充满了透明的恐怖事物,而莱尔德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
列维想出言询问,这时,莱尔德开始挣扎着尖叫。

列维完全惊呆了。光是听着这扭曲的叫声,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他完全无法想象,莱尔德到底看见或感受到了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能令人惊惧至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了压制莱尔德的挣扎,他把莱尔德抱紧,试图让他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莱尔德的动作减弱了,手臂软软地垂了下来,身体也不再紧绷。最后,莱尔德终于不再动弹,彻底失去了意识。
列维跪在地毯上,放松了手臂,困惑地看着莱尔德淌满泪水的面孔。

TBC
matt于2018-10-13 21:54发布 matt于2018-10-27 22:42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