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75      
75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75

得到了米莎的回应,塞西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她又想走上前,又不敢距离那闪烁的不明形体太近,她的手僵硬地举在面前,身体和意识交战着,不知是进是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妈妈……妈妈……”米莎的声音也带上了哭腔,听得出来,她也在极力控制自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原来这是米莎的声音。列维也有些惊喜,但他当然没有塞西那么激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回忆了一下从前如何与小时候的莱尔德对话,然后换上类似的声调:“米莎,你好,你还认得我吗?”

米莎的声音冷静了很多,似乎还吸了吸鼻子:“我不认得你……但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学会的猎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没想到,“学会的猎犬”这个词会从小女孩的嘴里说出来。
“我们见过面,你记得吗?”
米莎回答得毫无迟疑:“不记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微微皱眉:“你真的是米莎吗?”
听到他的疑问,塞西也警醒了一下,抹了抹眼泪,盯着眼前的怪物。

艾希莉体内的声音又一次变得混乱无序。她身体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固定,肉块形象和少女面貌开始均等出现,像幻灯片一样来回切换,每个都持续差不多的时间。
少女形象仰着头,张着嘴巴,肉块继续流动着,速度减慢,嘴巴从身侧移动到顶部,下方的皮肤越垂越靠近地面,吞没双腿,以蠕动的姿态微微前倾。
在两个形体的切换过程中,少女的模样一直静止,而肉块前倾的嘴巴越扩越大,嘴边露出一只白白的小虫。
当另一只“小虫”出现时,列维和塞西才看出来,那不是嘴巴里的虫子,而是孩子小小的指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很快,五个指头都扣在唇边,然后是整个手掌、手腕……小小的手攀在嘴巴边缘,用力一抓,黑洞洞的喉咙里出现了一只眼睛,眼睛旁边的面颊上还垂着长长的黑发。
塞西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地哭叫起来。那正是米莎的模样无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别害怕!妈妈,别害怕……”米莎的声音有些慌张,“我没事,妈妈,我没有受伤,我没有变成怪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的眼睛斜了斜,看了一眼列维。肉块的嘴巴里不仅有她一侧的眼睛,还有眼睛附近的皮肤和眉毛,她皱着眉头,似乎列维令她非常困惑。
“还记得你七岁生日那天吗?”列维问,“我们那时见过面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米莎看了他一会儿,说:“我只是知道你是谁,但我不记得你。”
“我给你们拍了很多照片。”列维说。
“啊……那我知道了,”米莎说,“你是那个摄影师?那就对了。我当然想不起来你啦,你根本没和我说过话!”
小女孩的声音很坚决,带着一些埋怨的意思,刚才列维质疑她是否真是米莎,显然这让她十分不满。她的语气很生动,和正常小孩无异,甚至还比列维印象中的米莎更活泼明朗一些。

比起列维,塞西当然更熟悉自己的小女孩。米莎虽有些阴郁,但她并不封闭,她会认真和父母交流,而且她的组织语言能力还挺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熟知米莎惯用的语气,她听得出来,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塞西脸上还挂着眼泪,却忍不住笑了一下。她的笑容让米莎的声音也放松了很多。
不过,米莎似乎不愿意让塞西靠得太近,列维和塞西缓缓走向她,她就在艾希莉的身体里一直匀速后退,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后退的过程中,艾希莉仍然在不停闪烁。

“你们跟我来吧,”米莎说着,“别害怕,相信我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问:“‘我们’?你是指谁,你和伊莲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的。”
即使米莎不作此要求,塞西也会一路跟上去。塞西这会儿仍然很害怕,但她却走在了列维前面:“米莎,伊莲娜就是你提过的那个人,就是那个在学校里想抓住我们的人,对不对?你为什么要听她的……”
“不是她。”米莎说。
“什么?”

小女孩叹了口气,手缩回了肉块的嘴巴里面,只留一只眼睛看着妈妈:“是我搞错了。妈妈,总是来和我说话的那个人,她是伊莲娜。那双手不是伊莲娜。”
这个说法让列维有些紧张。如果真是这样,那莱尔德的追踪器到底扎在了什么东西身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伊莲娜,那它是谁?”列维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她,”米莎认真地回答着,“我从小就认识伊莲娜,伊莲娜很可怕,但是伊莲娜没有手……不不,不对,我说得不对……不是没有手,是她没有对我伸出过手。那双手是佐伊的。后来伊莲娜告诉我了,她叫佐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莲娜告诉你的?”列维又问,“那伊莲娜又在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米莎说:“她和佐伊在一起。但是现在,她被藏起来了。她需要你们,你们也需要她,这句话是她教我说的……所以她叫我来接你们。”
“接我们去做什么?”
“找到她。”

这倒符合列维的目的,但他还是追问:“找到她之后呢?”
“她可以帮你们……不,帮我们回去。”
这个回答既令人振奋,又令人疑惑。塞西看了列维一眼,想寻求他的建议,列维对不停闪烁的少女微笑着,说:“那带我们走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紧张地问:“我们可以相信这个说法吗?”
列维说:“怎么,你不相信自己的女儿?”
“但是……”
“我相信伊莲娜,而且伊莲娜确实在附近,”列维说话时,装在摄像背心里的追踪仪器仍然在持续发出警报声,“她的做法很合理。她需要我们出去。这是我的使命。”

塞西心里盘旋着种种顾虑,却难以开口。她相信米莎,也能感觉到眼前说话的人确实是米莎,但米莎为什么会在艾希莉的体内说话?她是一直在这儿,还是刚刚变成这种状态?
名为伊莲娜的人难道是真的愿意帮忙?而被称为佐伊的又是什么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更重要的是,现在塞西已经知道了:列维·卡拉泽和莱尔德这样的人和她不一样,他们怀着某种难以理解的目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即使伊莲娜愿意帮助有这种“使命”的人,那她又是否愿意帮助无关的人?她会允许米莎也离开吗?

塞西没有问。就算问了,恐怕米莎也很难把这些疑虑解释清楚。塞西能判断得出,米莎的人格仍然是那个七岁的小女孩,她并不拥有列维他们那种深邃得古怪的思维。

艾希莉的身体继续向后蠕动着,距离剪影般的建筑群越来越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同时,天色越来越暗,刚才的亮度类似是黄昏之末,现在却像是无星的子夜。

蠕动的肉块内部发出“嘶溜”一声,米莎缩了回去。肉块的体积还算大,能够包裹住一个小小的孩子,而少女外貌的艾希莉体态十分轻盈,正常来说,这样的身体里面根本不可能容得下米莎。

现在米莎的声音变得闷闷的:“妈妈,我得提前说一件事,只有出来之后,我才能记得这些,回去之后我就忘了。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也忘掉,你们一定要记得啊,一定要记得刚才我说的那些……”
塞西本来就一头雾水,这话听起来更叫人忧心:“米莎,你说什么?你会忘了什么?”
“就是……我们不是快要到了嘛,到了之后,我可能就会忘记,”女孩毕竟年纪还小,她能重复别人交待的内容已经很不容易了,她根本无法理解更多细节,当然也解释不清楚,“你放心!我不会忘记你和爸爸的,不过我可能会忘记这些,就是现在这些……因为正常情况下我是出不来的,我靠她才能溜出来……”

塞西听不明白,急得要命:“宝贝,你说慢一点,我们要到哪里去?你是说忘记什么?是指伊莲娜还是……”
米莎自己也很着急:“你们千万不要忘啊!因为我马上就会忘掉的……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忘记,我真的不知道,伊莲娜没讲过,可能她也不知道……”

周围越来越暗了。在这种光线下,艾希莉的身体只是一团晦暗的影子,无论是少女的面容,还是肉团上的褶皱,全都溶解在了夜幕之中。
她的嘴巴闭合住了。如果塞西和列维能在黑暗中视物,就会发现那双嘴唇先是弥合成一条缝,然后舒展成平滑的皮肤。
“米莎!”塞西急冲了几步,也顾不上恐惧,想去拉住艾希莉的身体。她的双手晃了好几下,什么也没触摸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也有点焦躁,在岗哨深处时,虽然周围也到处是黑暗,但他一直能看见该看的东西,现在他却像是回到了昔日的普通夜晚。
忽然他想起来,这有点像他刚刚走进“不协之门”的时候。无论是他和莱尔德,还是杰里与肖恩,每个人走进门后都会经过一段黑漆漆的区域。
即使是那个区域,也没有现在这么暗。那里至少会有背后仍敞开的门提供少量光源,如果走得远了,还可以依靠手电或头灯。

想到这,列维想找手电,可他只有一只手能用,没法在背包里摸索。他想起,莱尔德的手提箱上也有照明,但手提箱在哪呢,好像被扔在第一岗哨里了……
不只是它,莱尔德的平光眼镜也丢在那了。莱尔德本来还带了袖扣形状的隐蔽摄像头,他一直没用上,它已经在奔波中被压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的右手动了动,掌心贴着莱尔德被血浸透的黑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想着:“你可真是倒霉,你带来的东西全都不是坏了就是丢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和十几年前一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寂静的黑暗中,右肩上莱尔德的重量变得更加明显。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十几年前,小莱尔德突然失去意识的时候,实习生也得负责把他搬运到病房或者治疗室。实习生会横抱着他,那时候实习生十六七岁,力气够大,抱着十一二岁的小孩不成问题。
现在列维也可以负担得动莱尔德的重量,但莱尔德长高了,两人身高差得并不多,横抱变得困难了起来,列维只好这样扛着他走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黑暗中,列维无需闭眼,就可以回忆起莱尔德小时候的模样。
他能回忆起来的,全都是痛苦的面孔,完全没有电视里那个年龄的男孩们该有的神采。

列维有些感慨:这样想来,我似乎从没有见过莱尔德快乐的样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小时候的莱尔德一点儿也不快乐,他畏惧医院,畏惧导师,畏惧我,畏惧所有令他痛苦的事情。即使是在他偷偷写信的时候,在他听歌的时候,在他玩着我带进去的纸牌游戏的时候,他也完全不快乐。他只是在用那些东西怀念普通的生活,羡慕正常的小孩。

后来再一次认识他的时候,他是“霍普金斯大师”。他奔波漂泊,整天装腔作势,浮夸得让人不想理睬。他主动追逐着“不协之门”,又因为“门”里出现的东西而发抖到站不起来……他的日子过得还挺刺激,但他肯定不怎么快乐,这不是他期望过的生活。
在盖拉湖精神病院的时候,小莱尔德说起过一些对未来的向往。他向往的生活内容都很俗气,没什么可多讲的,总之,无论如何也不是现在这样子。

在第一岗哨内部,列维更是一直在目睹莱尔德痛苦的模样。他冷静地看着,听着,执行着……莱尔德就在他眼前,近得一伸手就能搂在怀里。
他发现这个视角非常熟悉,曾经实习生也是这样俯视着那个绝望的孩子,从那双盈满水雾的蓝眼睛里,看到自己无表情的倒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想着这些,列维忽然非常好奇。
不知道莱尔德·凯茨开心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不是偷偷写信时的状态,也不是听着重复的老歌并哼唱的样子,更不是自称灵媒时装出来的神秘笑容,而是那种真正的开心,就像他弟弟杰里那样……至少是曾经的杰里那样。
列维知道自己快乐的时候是什么样。最近他就非常快乐。那莱尔德呢?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脚步轻快地继续向前走。
黑暗不再恼人,他甚至还从连绵的黑暗中嗅出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是某种具体的味道,而是气息。无法言明的气息。

天空仍然黑暗,但远方的地平线上浮起了柔软的白色。天开始亮了。
借着这微小的光亮,列维看到了脚下的路,路很平,有点窄,只有两条车道,道旁是平坦的空地,似乎正待建起新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顺着道路继续向前,道路带着明显的坡度,他站在即将下坡的位置,看到远处有一大片住宅,比住宅还远的地方,还有更加密集的建筑群。
他走下坡去,在路旁看到一块指示牌。初升的晨曦将牌子照亮,上面是棕底白字,字体倾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欢迎来到辛朋镇。”

TBC
matt于2018-10-01 20:2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