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73      
73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73

列维顺着莱尔德的视线望去,也看到了同样的东西:一道爬满了植物的矮墙。
肖恩放开了杰里,轻轻走到莱尔德身边,望着同一个画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爱芙太太家外面。”肖恩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不认识什么爱芙太太。肖恩微笑着解释:“她的院子里有个小果园,种了好多种东西。小时候,我和杰里经常去她家偷草莓。”
他顺着矮墙走了几步,绕到了指着转角后面,看到了熟悉的木板墙:“这里有个狗洞,小孩能勉强钻进去,大人不行。爱芙太太有三只小狗,别看小,但是特别凶,我和杰里都要被吓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又回到正面院墙,墙上垂下来绿油油的茂密枝叶,枝叶间还开着不同颜色的小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摸到了树叶,满意地笑了笑。他回头看看莱尔德:“你也来过这里吗?”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确实去过爱芙太太的家,但他没偷过草莓,也没面对过院子里的三只狗。
他不记得自己第一次拜访爱芙太太的经历,那时他太小了,根本不记事,这些都是后来爱芙太太告诉他的。那时他母亲佐伊还没离婚,她经常带着莱尔德来找爱芙太太。在松鼠镇,爱芙是佐伊唯一的朋友。佐伊母子是从正门进去的,他们没有被狗凶过,当年爱芙太太的狗也不是三只吉娃娃,而是一只白色的长毛梗犬。
后来,父母离婚,莱尔德离开了松鼠镇一段日子,接着,母亲佐伊失踪了,他又回到了父亲的家里。这之后,他又去过爱芙太太家一次,爱芙太太给他讲了一些他小时候的事情。
他对爱芙太太的印象并不深,长大之后,他已经不太能想起那个人的长相了。
他确实还记得那个精致的小院落。但是每当回忆起它,他能够首先想起来的并不是爱芙太太,而是母亲佐伊的模样。
佐伊的相貌永远定格在三十岁左右,金发,瘦高,戴着框架眼镜。莱尔德对她的印象大部分都来自照片,只有小部分来自记忆,所以他的母亲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她永远只会远远地看着他,笑容中有一种疲倦的疏离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盯着爱芙太太的院墙,突然有种想要走过去的冲动。
也许只要走过去,他就会看到一只白色的长毛梗犬,它懒洋洋地趴在房子门口的木头楼梯上,佐伊会直接从它身上迈过去。
屋里的爱芙太太还很年轻,也就比佐伊大个两三岁,佐伊和她的聊天内容十分无趣,莱尔德根本听不懂,他只是在一旁看着她们,度过一个令人瞌睡的下午……
莱尔德想,我好想就这样一直看着她们。

列维握住了他伸向前方的手,让它轻轻放下来。
“我们不过去。”列维揽着他的肩,在他耳边说,“我们还要去找伊莲娜。”
莱尔德清醒过来,咬着牙点了点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怎么样,还受得了吗?”列维问。
莱尔德想回答,但他说不出话。列维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就像对待小时候的莱尔德一样,摸上去之后,列维才发现自己的掌心沾满了莱尔德的血,这样一来,他把血又抹到了莱尔德的头发上。
他抓起莱尔德长衫的下摆,用它来擦拭手上的血,没想到越擦越多。那片布料已经被彻底浸湿了,因为它是黑色,所以猛一看不太明显。

列维发现莱尔德竟然在笑,也不知是不是在笑他的这一串动作。
“亏你还笑得出来。”列维说。
忽然,他感觉到了莱尔德的回答,不是听见,而是直接感知到他想说的话。
莱尔德看着他,没出声,语言浮现在他心中:“你还记得四年前那天,我对你说过什么吗?”

列维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高处,雷诺兹的面具挂在那,眼孔对着他,形成一个倾斜的角度。他这才意识到,是雷诺兹接收到莱尔德的思维,又把这思维传递给了他。
莱尔德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这一点,他觉得自己在说话,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没有发出声音。

列维感慨着:雷诺兹是个信使,信使们负责在导师和猎犬之间传递信息,也负责建立起学会成员与一般人员的情报联系,从这一点来看,此时雷诺兹的“中转”能力也是信使工作的一部分。雷诺兹实在是十分敬业,而且还挺像个路由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看着莱尔德:“你说什么四年前?四年前我们查那个鬼屋的时候吗?”
莱尔德回答:“对,就是那次。出了那栋房子之后,你对我说‘滚,我才不信什么灵媒’。然后我是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
列维还真记得一点:“你对我说……‘你怎么这么凶,一定是个假的地产中介’?”
“不是这个,下一句。”
列维说:“然后我直接上车把车门关上了,你在外面还说了什么吗?我没听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竟然没听见!当时我说了,你不会后悔和我做搭档的,你早晚有非常需要我的时候。”

莱尔德脸色苍白,表情呆滞,眼睛里倒是氤氲着柔和的笑意。列维也笑了笑,说:“我真的没听见。我怎么知道你当时说了没有?也许你是现在编出来说着玩的,好显得你多么有先见之明似的。”
“我都这么惨了,哪还有力气撒这种无聊的谎。”
“那可不一定,你小时候还故意骗我说歌词里的‘蒂凡尼’是个几十年前的好莱坞女演员呢。那时候的你不惨吗?还不照样是个小骗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他们俩自然而然地对话时,被铐在墙角的塞西一手捂着嘴,拼命忍耐着大哭的冲动。
在她眼中,列维刚刚对莱尔德造成了任何人都无法原谅的伤害,她甚至都不敢直视那过程。现在,列维微笑着地自言自语,莱尔德虽不说话,但同样满脸笑意……
刚才肖恩把她铐在水管上,还用电击器攻击杰里,他冷漠地看着所有恐怖的私刑,现在还双眼发直地盯着莱尔德和列维,似乎是在观察什么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系列诡异扭曲的画面冲击着塞西的神经,她明知道这一切都不对劲,又说不出到底错在哪里。

这些事好像都特别顺理成章,理所当然,没人提出任何质疑,也没有一个中立方可供求助。塞西简直怀疑这些都是自己的幻觉,是不是他们都没事?其实疯掉的是我自己?所以我才会觉得眼前的一切不合情理……

肖恩向杰里伸出手:“杰里,过来。”
杰里刚才是爬不起来,现在他即使能动了也不敢乱动。肖恩干脆去把他扶了起来,半拖半抱地拖到了爱芙太太的院墙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到了吗?”肖恩抓着杰里的双肩,用力让他站直,“我们能回去了。你看你,其实一切并不复杂,对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怯生生地看着他,一言不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一手揽着他,另一手触摸到院墙上的树叶,他甚至都闻到了植物散发的清香:“就是这个。你吓傻了吗?你看,这里眼熟不眼熟?”

杰里看不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什么也没看见。只看到肖恩伸出手,摸着空气。
不过他能隐约猜到,大概是列维、莱尔德和肖恩都看见了某些东西。不用他们说明,从他们的神态就能猜出这一点。但杰里确实什么也没看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一点和过去不太一样……杰里还记得他们曾经的遭遇:肖恩看见浴室里的门,于是他也跟着看见了;肖恩感觉到无边的草场里有异常动静,于是其他人也跟着感觉到了……现在好像不行了?肖恩在说什么东西?莱尔德在看什么?
杰里已经不太敢和肖恩说话了。他有点想求助于莱尔德,可是莱尔德的状况……他还能说话吗?他还能正常思考吗?杰里甚至不敢低头去看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见杰里毫无反应,肖恩干脆抓起他的手,让他也去触摸爱芙太太的院墙。他把杰里的手放上去,杰里的手穿过了树叶。
肖恩一愣。他放开杰里,杰里的手自然又垂落下来。在肖恩眼中,那只手直接穿过墙壁,划了个弧线,回到杰里身侧。
“你看!就在这……”肖恩有些急,他抓着杰里的后颈,按着他的头去感受那面墙。可是杰里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他根本不明白肖恩的意图,不敢动,也不敢问,只能咬着牙发抖。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抬起头,望向雷诺兹的面具。
从前雷诺兹提起过,能够回到低层视野的人很少,可以说几乎没有。因为“婴孩可以发育为成人,成人无法退行回幼年”。
某种意义上说,一旦从普通的世界进入“不协之门”,可以说是有去无回。
只有极少数人除外,比如能够“在不同层次的视野中穿梭的资质”的人。即使是肖恩,也必须在这样的人的协助下,才能看见这条退行回童年的路。

“我明白了……”肖恩抓着杰里的后衣领,粗暴地把他拖向一旁,“你看不见。我知道了……你必须和我一样才能看见。”走了几步,他看向塞西:“你是不是也看不见?”
塞西又害怕又茫然:“看……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了然地点了点头:“果然是。不过反正你不走,我就不管你了。”

说完,他推了一把杰里,杰里跌倒在墙边。之前,列维把肖恩准备的小推车推到了这间屋里,推车上的托盘现在放在地板上,各种令人不忍直视的工具上沾满鲜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去挑了挑,拿起了他熟悉的长锥和锤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来,该费的工夫就是不能省。”肖恩一手拿着那两样东西,另一手又拿出电击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贴在石墙上,吓得大叫起来:“你要干什么!别过来……肖恩!求你了,我不想这样……”
肖恩慢慢逼近:“别怕,几分钟的事而已。这样才能回家。”
“那我宁可不回家了!”杰里大吼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如果你要干什么就自己去吧!我不和你一起了!我和塞西他们一起行动……我……我要留下照顾莱尔德……”

肖恩试着捏了一下电击器,调整了一下强度。电火花劈啪作响,杰里跟着直发抖。
“那可不行,”肖恩盯着杰里的脸,目光中充满担忧,“杰里,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杰里小声说:“记得啊……我们打架来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说:“最后我们和解了,我对你道歉,但你不接受。你说我年纪大,个子高,这不公平。于是我提出了个一个补偿方案,从此后,我负责保护你,我们永远一起行动,不让其他年龄大、个子高的孩子欺负你。”

想起这些儿时琐事,杰里心中的恐惧也被冲淡了一点点。他抹了抹鼻子,眼睛有点发酸。
当年他确实被肖恩打了一顿,但肖恩不是在欺负他,他俩因为某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吵闹了起来,最后发展到推推搡搡……后来,肖恩也确实一直在保护他。当然这不仅仅是为了道歉,而是两人已经成了真正的朋友。

杰里的表情刚有些放松下来,肖恩说:“我得带你回去,杰里。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行动,你忘了吗?”
杰里左右看看,想从地上捡点棍子或者石块什么的,但他身边什么都没有,他只能伸出手架在面前:“你别过来……我不想那样,我会和你拼命的!我反悔了行不行?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没关系,”肖恩笑了笑,“反正你都说了,永远不会原谅我。我接受这一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打开电击器开关,刚要迈上最后一步,列维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拍了一下他的肩,叫住了他。
肖恩没有回头,他好像并不愿意看列维,能少看一眼就尽量少看一眼。
肖恩说:“我在做必要的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管你这个。莱尔德有事想和你说。”列维拉着肖恩后退几步,杰里暂时松了一口气。

把肖恩拉到一边后,列维叫杰里伸出手。杰里小心翼翼地伸出攥紧的拳头,列维叹口气,把他的手指掰开,在他手心里放了四片药。
“是莱尔德叫我给你的,虽然这是我的东西……”列维说,“我负责为你们传话,毕竟莱尔德发不出声音,你又听不见他说话,”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既然他发不出声音,我当然听不见他说话啊。
在杰里茫然时,肖恩走到莱尔德身边。原本他俩之间是无法不出声地对话的,现在他却听到了莱尔德的声音。
他看了一眼吊在高处的面具,意识到是雷诺兹在为他们传递信息。
莱尔德告诉他:也许你根本不需要那样做。不要那样对杰里,这个手术很危险。你先试试让他吃掉那种药。他从来没有吃过,应该会对药效很敏感。如果最后没有效果,你再用那种方法也不迟。
肖恩问他,这是什么药?是会让他变敏锐还是变镇静?
列维也听到了这个问题,抢在莱尔德之前出声回答了他:“应该说是既敏锐又镇静吧。那是神智层面感知拮抗作用剂,会让他顺从,接受。正常情况下只吃一片就可以,但要达到现在需求的效果,一片肯定不够。我们可以让杰里直接多吃点,当然了,短时间内服用这么大的剂量,其实也是有一点危险性的。”
列维掏出一只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药板,上面已经空了。“原本这是为我自己准备的。但是对于现在的我和列维来说,这点药可能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周围安静了片刻,杰里怯怯地问:“什么叫‘你和列维’……你不就是列维吗……”
列维笑起来:“刚才忘了解释了,第一句是我说的,后半句是我在帮莱尔德转述。”

肖恩表示可以接受这种尝试。他催促杰里快把药吃掉,如果不成功,他还可以继续用老办法。
比起被物理性地破坏掉脑子的一部分,杰里当然宁愿吃来路不明的药片。他毫不犹豫地把药吞下去,还没过一分钟,身体内部就浮现出一种奇妙的松弛感。

这感觉令他想起野营远足归来,洗了澡,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身体还有些疲惫,但这种疲惫并不讨厌,它能够进一步衬托出自己的房间有多么舒适。
之前的种种艰辛,比如野外的潮湿泥土、夜晚奇妙的动物鸣叫声、爬进毯子里小虫、总也扎不结实的帐篷、难吃的罐头食品……一切令人厌恶和恐惧的要素全都远去。
它们是存在的,它们带给人的折磨也是无法抹去的,但是……这都不算什么了。现在杰里一点也不怨恨它们。

杰里对挂在高处的面具笑了一下。之前他没留意到它,这地方奇奇怪怪的东西非常多,不多它一个。现在他忽然觉得它有点亲切,应该打一下招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往前走了几步,脚步有点虚浮,但还算能站稳。他指了指覆盖茂密植物的院墙:“今天那三只迷你地狱犬不在家吧?我们站得这么近,都没听见它们狂叫。”

肖恩走到他身边:“我们回去吧。”
“回哪?那是爱芙太太家,不是我家。”
“先过去看一眼。”肖恩说。
杰里点点头,觉得肖恩说得对,今天爱芙太太家里没有狗叫,还挺奇怪的,他们有必要去看一眼……
大家都在关注着爱芙太太的院墙,不只是肖恩,列维·卡拉泽也在看着那边,莱尔德也是……莱尔德躺在地上,旁边的地砖上全都是血,杰里自己的脚上也沾了一些。他低头看,鞋子不是自己的,是他在悬崖底部的时候换上的,应该是罗伊的鞋。罗伊的脚比较大,鞋子不太合适,这鞋应该给肖恩穿,不过对肖恩来说是不是又太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的思绪像水一样流动,他自己则在其中浮浮沉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时,他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那声音气若游丝,不仔细听都听不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蹲下来,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莱尔德好久不出声了,就像死了一样,但在这个地方好像人是不会死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的声音太弱,说的话断断续续,太难辨认。杰里耐心听了一会儿,才听明白他说的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你能回到家,之后就不要找我们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努力思考,思考该如何回答。他似乎明白莱尔德意思,又似乎不太明白,莱尔德说得对,又好像是错的。
各种思路在杰里脑子里乱飘,他想抓住一个来梳理一下,糅合成比较像样的回答,但他一个也抓不住,那些想法就像四散奔逃的小蟑螂一样,又快又多。
最终,他只能说出最直接的、不用思考太多的回答:“不行。我要找你。”

肖恩揽着杰里的肩,两人站在爱芙太太的矮院墙旁边。院墙对于小孩子来说很高,对已经基本是大人的他们来说,就不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天堑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先撑着墙爬了上去,再对杰里伸出手,拉着他上去。杰里跨坐在院墙上,对莱尔德、列维和塞西微笑着挥了挥手,就像在火车上挥别送行的亲朋。
“我先回去,然后想办法找你们。”
他和肖恩一起从院墙跳了下去。世界是一片寂静的黑暗。

TBC
matt于2018-09-22 23:2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