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72      
72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 小提示:
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快要回家了,还有最后一站没走完呢
72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收紧双臂,把莱尔德整个紧紧抱在怀里。莱尔德下半身几乎不能动,自己使不上劲,所以列维就要更用力一些。他需要把莱尔德的脸贴在自己肩窝上,要贴得很紧,要到让人睁不开眼、说不出话,连呼吸都有点难的程度。
他的手臂要勒得很用力,哪怕力气太大弄痛对方也不要紧。总之,这种拥抱要非常明确,非常有存在感,他的身体要“打败”迷离的幻象,像墙壁一样,挡住莱尔德一路飞奔的意识。

很多年前,第一次面对此种状况的时候,实习生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莱尔德疑似癫痫发作,实习生观察着他,忽然有种感觉:这个孩子看起来像在奔跑,他的身体动不了,或者说,身体各个部位都无法协调。
他只能在原地抽搐挣扎,但他的神色却像是在盯着某种目标物。从他细微的动作看,他既拼命,又迟疑,既向往着“前面”的某种事物,又不知因为什么而惊惧后退……

患者莱尔德的手在偶然间做了个动作,就像是想拥抱某人却不敢上前,或者不能上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实习生靠近他,把他从斜靠的病床上扶起来,把他抱在怀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个反应只是一时兴起,实习生并没有考虑太多,更不认为这对安抚实验对象有什么帮助。谁知,莱尔德竟然真的渐渐平静下来了。
莱尔德并没有醒,他在并不清醒的状态下回抱了实习生,死死窝在实习生怀里,就像是贪恋着什么失去已久的东西。
过一小会儿后,他的手失去了力道,整个人重新陷入平静的昏睡,然后才慢慢地真正醒过来。

这次也一样。
一开始,莱尔德的身体仍在抽搐、扭动,列维把他的头压在自己肩窝上,手握着他的后颈,胳膊压住他的背。渐渐地,莱尔德不再乱动,但身体还很紧绷,有些僵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又坚持了一小会儿后,僵硬消失了,他的肌肉明显放松下来,整个人变得柔软了很多,呼吸节奏也缓和了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回忆着从前的做法。先不要放手,还得再坚持一会儿。

怀里的“实验对象”扑进某人的怀抱,跑向了他既向往又害怕的地方。
那双臂弯没有伤害他,反而仅仅地拥抱他。于是他慢慢平静下来,沉入无梦的黑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平静下来后,列维才注意到另外两件事:肖恩又不见了,他一定是趁刚才跑了出去。以及,摄影背心胸前的口袋里,追踪终端正在发出极为尖锐的警报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从前没出现过的警报类型,比在杰里家浴室里听到的那种更短促,声音更大。他掏出仪器看了一下,屏幕上两个定位标志之间的距离近得惊人,几乎马上就要重叠在一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也被这声音吵醒了。这次是真正的清醒。
他猛地睁开眼,一把抓住列维手里的仪器,动作快得像条件反射。接着,因为右腿的严重骨折,他又痛得打了个哆嗦,连抬起来的手都缩了回去。
莱尔德双眼盯着高处,大骂了几句脏话,声音却小得可怜。列维心想,看来他是真的醒过来了,不知道这次能坚持多长时间,说不定过一会儿又要失控。

列维让他枕在自己手臂上:“你听见了吧,这是不是代表她靠近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一脸冷汗地点头,说话有点不利落:“是……怎么回事?怎么……肖恩……杰里……”
“再等一会儿我们就去找伊莲娜。我答应肖恩让你帮他的忙了,所以,再等一会儿。”列维把仪器收好,他不知道怎么关掉那声音,于是就干脆不管了。

莱尔德刚想再问什么,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听起来是肖恩和塞西的声音。
同时,建筑物墙壁的外侧响起一阵拍打与摩擦声,声音从疏到密,连绵不断,雨点般此起彼伏,就像是盘旋的鸟群撞在外墙上,然后在墙壁上拖行自己的尸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几团黑色物质钻进高处的方孔里,蠕动着爬向雷诺兹的面具。布条一根根从高处垂下来,在半空扭结成一团,肉块沿着布条钻进去,鸟嘴面具从横梁滑下来,倒着卡在布团末端,形成一个倒吊着的戴面具人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雷诺兹的声音又回来了,“她……她来过,她回来了,她……”
“你说的是谁?”列维问,“导师伊莲娜·卡拉泽吗?”
雷诺兹说:“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换个问法……你在外面看到了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个女孩。”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意料。连莱尔德都停下了哼哼唧唧,浑身紧绷地看着鸟嘴面具。

“什么样的女孩?”列维问话时,塞西从门口扑了进来。
她不受控制地打了两个滚,摔倒在地,头上还挂着彩,最后正好趴在倒吊的面具下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确切地说,塞西是被肖恩推进来的。在这之前,她把昏迷的杰里扶起来,把他的手臂挎在肩上,想带着他寻找出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就算塞西再有毅力,她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只是普通的中年主妇,而且在这之前她也受了伤……要独自移动一个昏迷的年轻男人,这对她来说还是太难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走得很慢,几乎是靠着墙慢慢挪动,肖恩找到她和杰里的时候,她不但体力透支,而且手无寸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肖恩把杰里抢过去扛在肩上。她扑过去抓住肖恩,肖恩就干脆拖着她一起往回走。

到了方尖碑顶部房间的门口,肖恩用膝盖顶了一下塞西的背,粗暴地把她推了进来。这个时候,她正好听到列维在对什么人提问,还说到什么女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原本塞西会在摔倒后立刻跳起来,现在她却趴在原地,愣愣地盯着房间中心悬挂的面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大声问:“什么……你们谁看到女孩了?是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吗?看起来六七岁,黑头发……”
雷诺兹回答了她,但她听不见。列维替雷诺兹转述了一下:“不是。”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坐在地上,叹了口气。徘徊在这附近的女孩子,如果不是米莎……那就要么是列维想找的人,要么是已经变成怪物的艾希莉吧。
她转头看向其他人,列维半跪着,表情轻松闲适,好像超脱于一切之外;莱尔德躺在他手上,脸上挂着血迹,眉眼皱成一团,右边小腿和脚踝扭成怪异的角度,让人看着心惊胆战。
肖恩扛着杰里走进来,把杰里放在了墙边。杰里好像有点醒过来了,因为受到过电击,他神色恍惚,而且没什么力气,他挣扎着想起来,肖恩一只手就把他按回了原地。

塞西无助地看着他们。这四个年轻人都变得非常陌生,和她遇到他们的时候截然不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无论是令人恐惧的肖恩和列维,还是看起来情况不妙的莱尔德和杰里……她忽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觉得他们都在向看不见的深渊滑坡,只有她还一心抓着向上攀爬的石头,不想往下落,也无力向上爬,只能留在原地,孤立无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试探地问列维:“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对她微笑,这种笑法有点类似当初他假冒派对摄影师的时候,但此时此刻,塞西总觉得他浑身透着一种诡异。列维说:“先让他们走吧,我们不走。我们去找伊莲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谁要走?走去哪?”塞西问。

列维抬头,环视这间纵向竖高的的尖顶房间,视线扫过每个昏暗的角落,最后停留在悬挂的面具上:“雷诺兹,有两个人离开过岗哨,一个是直接走出去的,一个是在方尖碑里消失的。”
雷诺兹回答:“正是如此。看来其他书页也还记得这一点。”
“建造第一岗哨花了多久?生活区域先不论,只是建好这个方尖碑形状的塔,又用了多久?”
“很抱歉,我无法确定具体耗时,我只能大致记得,至少有上百批次的拓荒者先后到达,沉淀于此,最终才有今日的岗哨高塔。”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点点头,露出十分明朗的笑容,低头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莱尔德:“你听见了吗?想象一下,在我们熟悉的环境里,如果要让一群又盲又聋哑的人建造一个这样的地方,肯定会非常困难吧?那么,在这里也一样。按说,岗哨只是修整与交流的基地,拓荒者们能有个差不多的庇护所就够了,他们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前赴后继地建造一个如此高大的地标性的建筑?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莱尔德十分痛苦地在脑中回答:我他妈不知道……你的语气为什么这么轻快,句子末尾的音调为什么老往上挑,就像在给低年级小朋友讲课一样……你这样太恶心了吧,还不如变回从前那个刻薄、冷酷、不尊重人的……还有什么来着,这个人还有什么罪名来着,好像还有停车不熟练……我想不起来了,太疼了,根本没法想这些事情……
他想靠回忆有趣的事情分散对疼痛的注意力,但这不太管用。也许只有靠恐惧和更大的痛苦才可以。

莱尔德没有答出声,列维就当他已经回答了。塞西和靠在墙角的杰里屏息盯着列维,对他想说的事情非常有兴趣。
列维指了指天花板最高处,那是方尖碑尖顶的内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因为这里有路,”他说,“虽然他们回不去,但他们知道,这里有路。即使他们自己做不到,他们也要指引别人做到,他们要让道路的入口看起来显眼一些。我猜,整个第一岗哨就是明确的路标,这座塔就是道路的起点。”

肖恩接上他的话:“我也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所以我需要莱尔德。”
被多次点名的莱尔德无力参与对话,只能暗暗想着:原本我还以为你们俩快要打起来了,我还纠结着到底应该更担心谁……现在你们俩又突然变成好朋友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的,”列维似乎是在对肖恩说话,但他一直低头看着莱尔德,“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莱尔德自己也明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用了很大力气才说出声音来:“记着……我不能昏过去。我还得能说话,眼睛能看见东西。”
“会的。”列维摸了摸他的额头,拂开沾着冷汗的额发。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一刻,莱尔德恍惚觉得自己回到了盖拉湖精神病院,刚刚撑过一场难以描述的噩梦。
那时候实习生也会这样守在他身边,摸摸他的额头,跟他说一些与医疗无关的话题。

与此同时,肖恩拿走了列维的手铐,走到塞西身边,把她铐在了墙角的一根立管上。塞西拼命挣扎了,但没有枪的她始终不是年轻男性的对手。
刚醒来的杰里想去帮塞西。他自己也状态堪忧,本来也没什么力气,在他试图扑到肖恩身上时,肖恩竟然毫不留情地直接把电击器捅在了他的腹部。
那是列维带来的电击器,能调节强度,所以这次杰里没有昏倒。他蜷缩在地,无法动弹,连伸手拉住肖恩的衣服也做不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把手铐钥匙扔给了列维,然后回到杰里身边,默默看着列维与莱尔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雷诺兹的鸟嘴面具仍然挂在横梁中心。他保持着沉默,却在源源不断地散发出不安和恐惧。
列维、肖恩和莱尔德都感觉得到。
莱尔德在心中对他说:别怕,我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雷诺兹没有回答。也许他的思维已经转移去了别处,也许他陷入了回忆,正在无法自控地回放自己驻守于此的每一年,以及逐渐被切成碎片的全部过程。

列维起身离开了片刻,去另一个房间拿来了肖恩准备过的小推车。推车上放着托盘,里面有冰锥、锤子之类工具,还有生锈的长铁钉,缝合针,几种不同型号的手术刀等等。这些东西都十分陈旧,上面还带着疑似陈年血污的痕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抽出了腰间的皮带,把它折起来塞进了莱尔德嘴里。莱尔德十分顺从,不仅不挣扎,目光中还透出一种诡异的信任。

肖恩把杰里压在地上,捂住了他的眼睛。其实即使不这样做,杰里也没有力气跳起来捣乱。
杰里的身体麻痹,眼睛也被遮住了,但听觉却依然正常。很快,他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是莱尔德的声音。
声音很怪异,并不是杰里在影视和游戏里听到的那种惨叫哭喊,他从没有直接听过熟悉的人发出这种声音。
肖恩感觉到掌心湿湿的。他没放手,仍然捂着杰里的眼睛。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被铐着的塞西怒吼着,“你们到底有什么毛病!求你们清醒一下!”
她不再看着肖恩,而是盯着房间中心的列维和莱尔德。
她尖叫着拼命挣扎,不顾手腕被勒出血痕,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挣开手铐,但她就是没法平静地看着这一切。

虽然这个奇怪的世界已经很疯狂了,但她之前从没这么害怕过。哪怕是遇到怪物的时候也没有。
她想起很久之前,自己和丈夫尼克还未结婚的时候,两人在约会时有过一次闲聊。他们两个都是求生题材和科幻题材的爱好者,聊天内容也多半都是关于这些东西。
当时,尼克说过这么一段话:哪怕环境再恐怖,怪物再多,即使人会被变成丧尸,地球也不会变成地狱,地狱是什么呢,是你身边的人变成恶魔了,而且他们是清醒且自愿的。
当时塞西与他深入探讨这个观点,尼克举了一个很恐怖的例子,他说:你想象一下两种情况。第一种,我和你住在一起,我们的房子外面来了一群丧尸,我们得堵住门,拿上枪,只靠两个人对付它们全部;第二种,某天早晨你醒过来,一切如常,但我用手枪顶着你的头。
——你觉得哪种更恐怖,更像下了地狱。

当时塞西确实被吓到了,但没有表现出来,她只是继续与尼克谈天说地,这个话题就被揭过去了。
今天塞西意识到,自己是亲眼见识到了这种地狱。
她想闭上眼,又忍不住要盯着一直看。血沿着地砖的缝隙蔓延到她脚边,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让她开始干呕……最后,她不再挣扎尖叫,只是低着头哭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的声音也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房间里仿佛只剩下一种声音,就是追踪终端发出的警报声。
它保持着急促而尖锐的状态,通常这样的声音会令人焦躁不安,但这里的每个人都无比沉静,几乎完全忽视了它的存在。

莱尔德眼前出现了高频闪烁的光。
他看不见列维·卡拉泽了,只能看见身边聚集着某种庞大的实体。它的形态实在难以描述,莱尔德无法用任何他已知的事物来比喻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见过这个东西,十几岁的时候就见过。不久前也刚刚才见过几次。
曾经,他会因为面对它而陷入疯狂的惊恐,但现在他不会了,他没有力气去害怕。

他执着地盯着光源,试图从那看出点什么来。渐渐地他发现,那不是光源,只是他自己的生理原因造成的幻象,而他真正要寻找的东西在幻象之外。
幻象引领着他。他既要抓住幻象,作为保持专注的锚点,又要屏蔽幻象,去观察那些闪光后面的物体。

光源四散开来,形成了一片薄幕,幕布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不,它比这更近,近得就像盖在身体上的毯子,就像布满污渍的裹尸布,就像放大无数倍的皮肤。
每一个皱褶与毛孔都是一颗星辰,星辰洒满视野,向上升起,从肌肤一直升入深空。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慢慢举起一只手,徒劳地跟随着星辰远去的方向。人的手臂这么短,怎么可能抓住大气之外、宇宙之外的光芒,但他好像真的抓住了什么。
一开始是细细的丝线,后来好像是绳子,草编的绳子……不,又好像是柳条?藤蔓?树枝?他摸到了植物特有的枝节,还摸到了带着潮湿气息的树叶。

“我看见了。”他带着血迹的嘴唇露出微笑,眼睛睁得越来越大。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09-19 21:5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