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69      
69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69

灯光忽然闪了几下,发电机的声音也不太对劲。肖恩静静等了一会儿。之前他也遇到过类似情况,不稀奇,这些设备经常出各种问题,也许哪天就再也修不好了。
灯光先是恢复了几秒,然后又开始频繁闪烁。同时,地板上传来微小的震动。
这间房外面是很窄的小平台,以及一段Z形木质楼梯,肖恩听到木头在嘎吱作响,还伴随着沿楼梯的电线被扯断、灯泡被挤碎的声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的眼睛渐渐睁大。他打开室内的另一扇门,跑着登上几十级台阶,推开位于方尖碑顶部的、那扇他已经很熟悉了的门。
“它上来了。”肖恩说,“我们不能带着那东西一起走。”

黑暗中传来细小的叹息声。雷诺兹似乎很虚弱,连开口说话都要深吸气来准备一下。
“我不明白……”雷诺兹轻轻说,“你指的是什么事物?”
“就是你口中要完成使命的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雷诺兹在移动位置,“我不明白……孩子,我不明白你为何这样理解。”
肖恩看了看身后,声音貌似还远。他说:“照你说的,那些人都沉溺在了岗哨内,完成使命的同时,自身也变成了别人的‘使命’。成功离开了的人只有两个,加上我和杰里、塞西,一共也就五个人。现在,它好像也上来了。我还以为它是不行的,它走不了那些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平滑的乌鸦面具渐渐浮现出来,而雷诺兹的其他部分仍然隐匿于黑暗中。雷诺兹的声音带着忧虑:“你是指身负使命的那一位猎犬?他的使命决定了他需要这样做,探索,到来,然后离去……最后‘离去’这一步很难完成,但这毕竟是他的使命之一。现在,我不明白你想要表达的情绪与目的。你为何认为他脱离深层是一件坏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轻轻眯起眼:“你见过它吗?”
“我不明白你为何使用‘它’这一代称。”
“你是见过它的。但为什么……”肖恩又回头确认了一下,“难道你看不见吗?”

也许是因为真的不明白,雷诺兹没有回答。黑暗中只有他沉重的呼吸声。
肖恩叹了口气,在门前小范围踱步:“像你这样的东西,竟然反而看不见吗……不对,也许不是你看不见,而是它本身的问题……”
肖恩突然停止了踱步:“嗯……只好这样了。我要走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完,他立刻转身离开。身后敞着门的顶层房间里,传来雷诺兹轻微但平稳的声音:“当然可以。你拥有离开的可能性。”

肖恩能明白这句话。就像之前他对杰里解释的一样,他只是拥有“可能性”,而不是真的能稳稳找到回去的路。
这已经很难得了,如果是之前,他连这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在浅层做准备的这段时间里,他逐渐更多地了解到了雷诺兹说过的那两个人。那两人都曾经走入岗哨深层,又顺利回到外层,甚至回到低层视野……也就是普通世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中之一,是个一两百年前的古人,现在早就不在世上了。雷诺兹说不出那人到来的具体时间,肖恩是从对他的外表描述上推测出其生活年代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雷诺兹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只知道他极为敏锐,有着罕见的潜质。他离开了岗哨下层,然后就消失了在了方尖碑里,他之后的命运如何,雷诺兹一概不知。
另一个离开这里的人就没有那么古早了。那是个女人,大概是现代人,她具体是多久之前来的,又多久之前走的,雷诺兹仍然判断不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女人是雷诺兹口中的“身负使命者”,也就是说,她并不是误入此地,她就是为了阅读而来的。据说她阅读的时间更久,达到的深度也更深。
而且,她的情况很特殊:虽然雷诺兹感受不到体感时间,却能够精确判断出她在岗哨深处阅读了多久——至少有六个月以上。
原因在于,她离去的时候,她的身体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她的腹部高高隆起,雷诺兹靠近她时,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

雷诺兹同样不清楚这个女人后来的命运。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都并不需要莱尔德那样的人帮他们“找路”,他们有自己就够了。
他们不仅有着敏锐的感知力,而且还有“在不同层次的视野中穿梭的资质”。这是雷诺兹的用词,肖恩不能完全理解,也放弃去完全理解了。他觉得只要知道表面上该怎么做就行。

雷诺兹还说过,对于长期困于在表层视野中的人们来说,这些“资质”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反而徒增痛苦。
天生的盲人反而不畏惧黑暗。如果世上多数生命皆为目盲,那么面对永不止息的昼夜更迭,那些少数拥有视觉的人反而会受到残酷的折磨。

肖恩能大致明白这种感受,但并不能对此产生同理之心。他认为自己只是个对光线比较敏锐的盲人,还远远谈不上拥有眼睛。
所以,他需要把莱尔德带上。
他有自信能够带走杰里和塞西,却不敢直接面对莱尔德身边的那个东西。
他知道那是谁。正因为知道,他才更不能冒这个险。他虽然忌惮它,却不是出于感性的畏惧,而是出于冷静的判断:如果独自一人与那种东西发生冲突,他可能会失败,那样他就没办法带杰里回家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他想到了办法,先把塞西和杰里都带上来,先让他们也像自己一样拥有“离开的可能性”,然后再一起处理该如何离开的问题。他们俩太不敏锐了,他们没法与雷诺兹沟通,所以这件事得肖恩自己来做。于是,肖恩专门为此练习、筹备了很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成功之后,他就可以与杰里、塞西一起再回到深层,三个人肯定有效率得多。那时,他们三个将都能畅通无阻地进入和离开,再也不会被情绪左右、被感知误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可以带上莱尔德,把那个怪物留在这里。让它继续留在下面没什么不好,反正那是他的使命。其实,如果莱尔德愿意,肖恩觉得把他留下也没什么,但是不行,毕竟他们需要莱尔德。
现在情况有变。肖恩感觉得到,那个东西爬上来了。

与此同时,在灯光熄灭的“起居室”中,塞西咕咚一声摔在了地上。
她躺在倒着平放的柜子上,只被绑住了手脚,并没有被固定在任何东西上。大概肖恩打算等杰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再把塞西换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刚刚醒来,视野模模糊糊的,只听到了杰里哭着说什么“不原谅你”。另一个人的脚步声跑出去之后,她才渐渐完全地清醒过来。
屋里没有窗户,灯也全部灭了。塞西看不见东西,只能感觉到自己手脚上的绳索。

塞西叫了杰里几声,杰里毫无反应,这让塞西十分担忧。好在她的手是被绑在前面的,她用牙咬上去,绳子上带着说不出的怪味,让她一阵干呕,她忍着恶心继续,争取在袭击者回来之前解开自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挣脱开了手腕上的绳子,正在解脚踝上的绳子时,脚步声又响起来了。
她按照之前的姿势重新躺好,双手蜷缩在一起,假装还没醒来。脚上的绳子看似原样缠着,其实已经松掉了,只要她再用点力气就能彻底挣开。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脚步声走进来,在杰里那边停留了一会儿,又向塞西走来。
塞西感觉到那人在自己身边蹲了下来,距离非常近。她咬紧牙关,找准时机,突然翻身挥起胳膊,用手肘朝那人的脸上狠狠一击。

那人闷哼一声向后坐倒,同时,塞西踢掉脚上的绳子跳了起来。就在她准备再上去踢一脚的时候,列维·卡拉泽敏捷地跳起来,向后退了两步:“是我!你瞎了吗!”
屋里的灯灭了,门外的本就昏暗的灯光也在闪闪烁烁。塞西眯起眼仔细看了一会儿,这人好像真的是列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捂着一边的额角,看来他才是差点就要瞎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塞西问。
“我怎样做了?”列维回头看看不省人事的杰里,“你是说这个吗?长话短说吧,不是我,是肖恩。”
他正好站在肖恩的推车旁边,拿起上面的小锤子和冰锥:“看看这些……我还想问你们‘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这才留意到昏暗房间内的各种怪异器具。她从一些纪录片里看过这些东西,是些古老而野蛮的脑部手术工具,甚至其中一些都算不上“工具”,只能算是简易的代替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走上前帮杰里松绑。杰里被固定在一架能半躺的折叠躺椅上,躺椅的可折叠处都被焊死了,椅子腿也和打着金属铆钉的铁皮地面焊在了一起。
从痕迹看,这些事情应该不是近期做的,看来这房间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个强制手术室。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把杰里松开后,塞西轻拍他的脸,他仍然没有反应。塞西恍惚地摇着头:“怎么会……肖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难道我就更可能做这种事吗?”列维说,“好了,抓紧时间,我们走吧。”
塞西茫然看着他:“去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还能去哪?”列维从摄像背心的口袋里掏出形似老旧手机的东西,塞西曾经见过它,知道这是某种追踪仪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仪器的单色屏幕上闪动着两个标志,一个原地不动,另一个正在向不动的那个缓缓靠近。

“那难道是……”塞西伸手过去,列维却小气地把仪器收了回去。
在岗哨上层,仪器又有反应了。之前他们一路追踪着伊莲娜,现在伊莲娜竟然在向他们靠近。

明白列维的意思后,塞西顿时有了干劲,甚至连肖恩想做什么都懒得追究了。她检查了一下周围,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都不见了,腰包里剩下了点子弹,但枪已经没了,她叹了口气,没有去寻找那些东西,而是试着扶起杰里。
“嘿!来帮帮我啊!”她叫住转身要走的列维。
列维回头:“他自己走不了,先别带他了。”
塞西大为惊讶:“你……你这人有什么毛病?难道我们就把他扔在这吗?”
“你到底还想不想去找伊莲娜和米莎了?”列维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然想,但这和带上杰里有矛盾吗?”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还真的停下来想了想,然后回答:“有矛盾。首先,杰里会拖累我们,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肖恩很想带他离开,而不是让他跟着我们去找伊莲娜。如果再耽误下去,等肖恩回来,场面会很尴尬的。让他和肖恩走也没什么不好,哦,不用担心那些锥子锤子什么的,等他真的被切了该切的东西,他就不会在意了,甚至他可能还会认为自己变得更好了。而你不一样,我有我的事要做,你也要去找女儿,我们算是目的一致。”

对塞西来说,列维这段话里有太多地方让她想破口大骂,就是因为太多了,她反而不知如何开口。
列维用“难道不对吗”的表情看着她,等待她做出认可的回应。他的语气和眼神都十分认真严肃,并不含有任何恶意,这说明他前面的发言不带任何戏谑,全部出自真诚之心……这让塞西更加不寒而栗,一时简直不知道自己是在和什么玩意对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她震惊到无法言语的时候,列维失去耐心,干脆不再劝说她,直接走向门口。
就在这时,他手里的追踪仪器屏幕闪烁了一下。代表伊莲娜的指示物仍然在按照原本的速度缓慢靠近,代表着莱尔德的光点原本不动,现在却缓缓移动了起来。
他低低咒骂一声,扔下塞西和杰里,推门跑了出去。

=====================

几分钟前。
莱尔德坐在楼梯口,呆呆地望着下方翻涌躁动的黑暗。
他们正是从那里走上来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么一想,第一岗哨简直就是一棵树。根系在土地中蔓延,营养在树木中间积累与游走,方尖碑如树冠伸展向天空……树根把吸收到的水和养料输送到高层部分,地上部分把接触到的机养料送往树根……这棵树就这样扎根在与它格格不入的世界里,甚至还能够持续地生长。

“大树”的根系是活的。莱尔德想起了灰色的猎人,它一直在寻找第一岗哨,却在已经非常接近它的地方选择了放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人说,不管在什么专业领域,都是初入门的爱好者最自信甚至自傲,而越是深入这一领域的人,就越多学科具有敬畏之心……或许灰色猎人的情况也有些类似吧,它看见过别人看不到的世界,它不敢,也不愿意再寻找第一岗哨了。
这里要么存在着足以颠覆它信仰的欺骗,要么存在着它或旁人都无法承受的秘密。

不知不觉地,莱尔德的目光从墙壁上移开,又盯着下方的黑暗深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知道下面是什么,是“从古至今,每一年,每一秒,每一位拓荒者”。
黑暗中,一只枯瘦修长的手臂伸到了他脚边。这只手没有继续向前,像是忌惮他身后的空间,又像是出于对他本人的敬畏。
莱尔德移开目光,继续想象参天大树,比如北欧神话里的世界之树,科幻小说里的宇宙电梯……不行,那只手在不断抓抠着地面,粗糙的指甲在石头阶梯上摩擦,形成轻声耳语,不断不断地涌向黑暗之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够了……”莱尔德靠在墙上,虚弱地说。
但对方应该听不见他的声音。他们继续嗫喏,复述,列举,陈述,他们继续对已经走上“堤岸”的莱尔德轻声细语着,不放过哪怕最后的一秒钟,时刻履行着自己作为书页的责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们怎么上来的?它上哪去了?”身后传来肖恩的声音。
莱尔德没回头,只是恹恹地靠在墙上,说:“你能看见那个吗,就那边,那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站在比他高五阶的地方,看了一眼低处:“能。我早就看到了。”
“多早?三个多月以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对,但那时我受不了,”肖恩说,“好了,不说这些废话了。你过来,跟我走。”
莱尔德苦笑一下:“不行啊,我站不起来。”

他背对着肖恩,肖恩看不见他具体哪有伤。肖恩也没问,直接伸手抓住他的右臂,转身就拖着往上走。
莱尔德被拽得倒下来,坚硬的阶梯擦过身体,每一下都硌得他咬牙皱眉。
被强行拖着往上走的时候,他偶尔还能用左腿支撑一下`身体,自己爬一爬、配合一下,而他的右脚却只能被动挪动,从小腿到脚踝都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角度。

肖恩把他拖到上一层平台,朝着对面向下的楼梯走去。原来这里是一条近路,看似向下,其实可以穿到另一条通道里,继续向上攀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被这样粗暴对待,莱尔德当然痛得要命,但他一直没有吭声,这倒不是因为他想主动忍耐,而是深层那些书页们的述说声太过震耳,几乎沾满了他的感官。
随着距离越来越远,声音也越来越小,莱尔德自己的感官渐渐回来了。他终于开始哼哼唧唧地喊疼,但肖恩并不理他。

他被扔在一块平坦的地板上,然后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他趴着,抬起头,光线从房间高处的数个孔洞里投射进来,正好照在房间正中的人身上。
那个人侧躺在地板上,浑身裹着脏兮兮的布条,像个黑色版本的木乃伊。他的脸上覆盖着一只鸟嘴面具,面具下面流淌出一些混杂着血色的半透明粘液。
在莱尔德看过去的瞬间,面具还并没有完全贴合在那人脸上,此时他正在用裹着黑布的双手捧着面具,让它完全遮住自己的头部。

鸟嘴面具中传出沙哑的声音:“噢,是你。太好了。”
莱尔德看着他,知道他是在对自己说话,而不是对肖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从莱尔德身上跨过去,走到鸟嘴面具身边:“我把他先放在这,别让他离开,也别让我以外的人进来。”

鸟嘴面具动了动,像是点头,又好像不是。他身上的一根布条伸向莱尔德,让莱尔德想起岗哨深处的手指、手臂、血管、神经和肌肉纤维。它们也是这样绵软而神秘,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布条蠕动着,越来越近,碰触到了莱尔德的手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鸟嘴面具——只有面具,不包括他的头部——在原地转了个九十度角,以扭曲的姿态竖立在地板上。它后面的声音说:“那可不行。”
肖恩本来正要离开,突然回过头:“你说什么?”
黑色布条缠住了莱尔德的手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里是第一岗哨,我是信使雷诺兹,”声音晃动着,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也在随之抖动,“信使服务于触摸真理之人,连结起执行之人与奉献之人,乃秘密的传递者……我愿意协助你达成愿望,但我的使命是辅佐猎犬与书页。”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向后退了一步。他面色严峻,却看不出任何愤怒或恐惧之类的激烈情感。
他面前的门中扑啦啦地飞出无数乌鸦,每一只都由门后的黑暗捏塑而成,它们飞过每个人身边,又遁入空气之中,随着羽毛的飘散,列维·卡拉泽从漆黑的通道里走了进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正是在这个瞬间,在盘旋的鸟群与飘散的羽毛之中,莱尔德被数条细长的黑布拖向天花板,身形隐匿于尖顶内部的四角形黑暗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09-08 21:4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