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68      
6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68

杰里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听见了发电机的声音。
起初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有人搞装修?汽车?摩托车?空调外机?然后他睁开眼,意识到自己仰面躺着,身在一间灯光明亮的房间里。他忽然想到,远处那种声音不正是发电机么!看来塞西没猜错,这地方真的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

他想看看塞西在哪,身体却动弹不得,只有脑袋和手脚能小幅度地动一动。
随着从昏睡中彻底苏醒,身体的感知也鲜明了起来。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也搞清楚了现在自己的境遇——他躺在一张长椅上,身体各处的关节部位都绑着皮带或尼龙绳,把他和长椅固定在一起。
他用力挣扎了一下,长椅晃了晃,但没有翻倒。他看不到下面,猜测长椅应该是被以某种方式固定在了地面上。

杰里放声大叫起来:“塞西!塞西你在哪啊!肖恩!是你吗!你怎么了!你要干什么!你不认识我们了吗!”
他不停地喊叫,叫得直咳嗽,一面墙后面终于传来了脚步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立刻闭上嘴,心提到了嗓子眼。

来的是肖恩。他没有继续戴焊接头盔,现在杰里可以直接看到他的表情了。
肖恩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疯狂或狠厉的痕迹,他看起来平静而友善,和从前的肖恩没什么区别。这张熟悉的脸配上屠宰场工作服,让人觉得他只是开了个过分的玩笑。
但杰里很清楚这不是玩笑,他之前可是被肖恩掐着脖子掐晕过去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杰里小心翼翼地出声。
肖恩对他点点头:“嗯。我早就听见你喊了,就是没想到你能喊这么久。”

杰里看向肖恩的肩膀。之前他对着那扎了一刀,应该还挺严重的,但肖恩好像根本不在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察觉到杰里的目光,说:“别担心,既然伤口不会愈合也不会恶化,那就也没有必要治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蠕动了一下:“塞西在哪?莱尔德呢?”
“莱尔德没在这,塞西就在你身后,”肖恩比划了一下,因为杰里被固定在椅子上,他看不到那个方向,“她还昏睡着。你这样喊她都不醒,可能我下手有点重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说话的时候微微皱眉,轻耸了下肩,语调在句尾越来越轻……这个习惯和从前的肖恩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记得,肖恩认为自己某件事做得不好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比如他在比赛后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比如他认真写了分析某本著作的论文却被老师随意对待……但现在不一样,他在谈论把一个人打昏打伤,可他的表情这么轻描淡写,就像在谈论很日常的事情一样。

杰里问:“是你绑的我吗?你为什么突然攻击我们?对了,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走散的吗?你还记得吗?你觉得时间过了多久?塞西说我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我绑的。”肖恩打断他的话,并且只回答了前两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别的方式,比如先和你们谈谈,但我觉得那样风险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在说什么啊?”
肖恩说:“在这比较安全了,要我说说也行……是这样的,我认真考虑过到底要怎么带你们上来,这很难,如果我突然出现,并且提示你们一些事情,很可能会适得其反,让你们因为察觉到而彻底崩溃。就算你们没有出事,带你们回来的过程也很危险。你们陷入得那么深,去的时候没感觉,回来的过程就肯定会有所察觉了……你爬过滑梯吗?”
“什么滑梯?”
“就是小时候沙地上那种滑梯。大家都知道正确的玩法,但是大家又都喜欢从滑道逆着往上爬。挺难的,但是很有挑战感。你就经常这么爬,而且每次都爬不到顶,摔下来的过程还被你妈妈录下来了。”
连这些事都记得如此清楚,看来此人确实是杰里所熟悉的肖恩。但这个肖恩身上又实在有说种不出的怪异感。

“从滑梯上滑下去很容易,也很快。要从底部往上爬就比较难一些了,对吧。”肖恩走过来,站在杰里头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所以我把你们拎上来了。而且不能让你看到那个光滑的斜坡。否则你们会脚底下打软,犹犹豫豫,身体乱扭,反而上不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还是听不懂!”杰里叫道,“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我不会报复你打回去的,也不会乱跑的!”
“不行。”肖恩一边拒绝,一边走出了杰里的视野。
他在房间的一角准备着什么东西,杰里看不见,只偶尔能听到玻璃或金属互相接触时细小而清脆的声音。

“这三个多月你在哪啊?”杰里挣扎得累了,就放松下来躺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说他大多数时间就在这一带,后来又花了点时间下去找他们。杰里身上不乱动了,嘴可没闲着,他不停地说话,问这问那,而肖恩的回答总是很难理解,杰里能听懂他说的每个单词,可是连成句子就听不懂了。
不过,杰里仍然能了解到了一些事:现在他们就在方尖碑里面,这个建筑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方尖碑,而更像是一种灯塔,以方尖碑为中心,这一带的地下和山体中存在着一大片地下空间,是人工修筑出来的,里面也确实留存着很多家具和日用品,它们来自不同的年代,是被不同批次的探索者带来并留在这里的。
这片人工建造的区域被称为“第一岗哨”,但肖恩说不出它的名字由来和存在目的。第一岗哨内也确实真的有电线,真的有发电机。柴油数量有限,据说再过不久就会耗尽,肖恩说这段时间内发电机还停过一次,修的时候他还去帮忙了。

说这些时,杰里留意到肖恩的措辞……他去“帮忙”了?帮谁?
杰里没有揪着这一点深问下去,因为肖恩说得特别自然而然,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此处表达方式的古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还说,岗哨内布置了灯光的区域并不大,很多地方其实并没有灯光。当初他们在岩山上看到的门确实是真实存在的门,他们也是走进了经人工挖掘、修葺而成的区域,但是接下来,他们每次选择的路却不见得是真正的人工隧道,他们感觉到的光亮也并不是都真的存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问:“不是真的存在?这么说,是我们走进来之后产生幻觉了?”
肖恩含糊地笑了笑,说:“也不是。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觉吗?从走进你家浴室里的‘门’之后,我们见到的这一切……你觉得是幻觉么?”
“我不知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不叫幻觉,不是‘假的’……这是另一种东西。”肖恩仍然在那个角落忙碌着,手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也怪我用词不准。我说‘不是真的存在’,只是因为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表达方法,我并没有说这东西是假的。杰里,你看看你左边的天花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依言看过去,天花板上糊着一张海报,上面的图像不是照片,而是那种很有年代感的手绘招贴画,它显然有些年头,褪色严重,但还能看出画面线条。
海报上画着一艘海底沉船,船和海底生态融为一体,被成群的小鱼围绕,还有些长相古怪的大鱼从舷窗里探出头来。海报配的字是“圣玛格丽塔号的宝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实屋子里有生活气息的东西不止这张画,左右墙壁上还有别的海报或报纸,墙上有的地方还刻着计算式,甚至五条为一组的计数痕迹。大概这里就是“岗哨”内有人类活动痕迹的区域之一。

“这海报真复古,”杰里说,“是什么杂志插图吗?还是老电影的宣传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实杰里没什么心情欣赏复古招贴画。他被打晕,被绑起来,肖恩也一点也没有要为他松绑的意思,而且他还不知道肖恩在角落里忙什么事情……他慌得要命,又不太敢闹腾,只能寄希望于肖恩没发生什么改变,一切只是误会……也许多聊聊会让肖恩放松下来。

肖恩的脚步声靠近,他站在了杰里头顶附近,杰里仍然看不见他,只能听到他的位置。
“如果你是潜水员,”肖恩说,“你执行任务,发现了那样的一艘沉船。它确实是船,是人造的,不是天然形成的东西,它有甲板、船舵、桅杆、船舱……甚至船舱里还有各种货物,还有船员的个人物品。它是船,但它又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船。自从沉没到海底之后,它就变成了海底的一部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得对,但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杰里这样想,却没敢直接说出来。
肖恩接着说:“可能会有鱼住在里面。也可能没有,鱼只是偶尔经过它。现在,你是一个潜水员,你找到了它。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你觉得它是船。然后你游进来,你被困在里面,你就也变成了海底的一部分。船不再是船,而是海,你也不再是你,你也是海。”

杰里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不,那样的话我就是尸体了,尸体和海还是有区别的……”
肖恩笑了一下,说:“在船里几天,你还是尸体,再过几个月、几十年、几百年,你就是海。它们都是海。”
“肖恩……你扯得也太远了吧,你这样让我很害怕。”
“不用怕,以前我们不是也会这样聊天吗?你可以从游戏的魔法设定聊到宇宙起源假说,咱们俩还经常讨论祖父悖论和进化之壁什么的,现在我们算是扯得很远吗?”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身边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肖恩终于出现在杰里的视野中,还推着一个奇怪的小推车。
推车比杰里躺的长椅矮,杰里又被固定着,所以看不到推车上的东西。从声音听起来,它应该还挺重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拉过来一把凳子,坐在杰里身边:“为了不变成海,你就得离开那艘船。但是,船和海只是比喻,而不是实际的情况。你要离开深层,比潜水员离开船要难得多。”
“那你知道怎么离开吗?”杰里问。
“我知道,但还没实践过。我会带你们一起离开岗哨,然后我们一起去找出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出口?”
“能看见家……不,能回家的路。门。”
杰里一惊:“你知道回去的方法了?我们到底要怎么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说:“首先,我需要你和塞西的配合。你们要变得……变得能和我一样,然后我们才能一起安全地回到下层,再安全地回来。”
“还要回去?你是说回那个图书馆一样的地方吗?”
肖恩苦笑了一下:“哈,原来你觉得它看起来是图书馆啊……算了,先不说这个。只要你配合,你就会像我一样,不再需要害怕那些东西,也不会迷路什么的。”
“我们为什么还要回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哥哥还在下面啊。我们需要他,他不是有个提升感知的独特方法么,我们需要借助这个方法去看外面的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说得云山雾罩的,杰里没完全听懂,只懂了关于莱尔德的那部分。他弯了弯嘴角:“呃……你的意思就是……找到他,然后打他,是吗……先不论这听起来又多奇怪,就算是真的吧,那一为什么你之前没想到?”
“因为那时他还没去阅读过,他也没有掌握‘看路’的方法。那时,就算有人把他切成碎片,他也不会看到路的,”肖恩用手肘撑在长椅边缘,托着脑袋,自然而然地说着无比残酷的话,“现在不一样,既然他也去过岗哨深处了,他肯定已经读了很多东西。他和过去不一样了。”

杰里没有评价那句“就算切成碎片”,他觉得直接忽略它比较好。他问:“我们几个人不是都去过‘深处’吗?虽然我仍然不太明白这个说法……照你这么说,我们靠自己不能找到路吗?必须要打莱尔德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说:“我们不行。我能下到下面去,是因为岗哨毕竟曾经是个人工建筑,里面的东西还是比较明确的,我能看见需要看的东西。但外面不行,到底有没有路,我是看不见的。这段时间我才明白,我们资质不足,莱尔德可能不太一样。一般的潜水员会在沉船里窒息,但也有人能长出腮和尾巴。”
“你这是在暗示莱尔德变成怪物了?”杰里问。
肖恩摇摇头:“他没有。他只是能长出腮和尾巴而已,但他仍然不能用鱼的眼睛看路。不管怎么说,他都比我们更解海,只要能好好使用他,我们就能浮上海面。”

肖恩的语气和表情都看似正常,说的话却怎么听都不太对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想了想,说:“那……那好吧。你放开我,我跟你一起回去找他们俩。”
“他们俩?”
“莱尔德和列维·卡拉泽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撇了一下嘴,皱起眉头:“就是因为有卡拉泽,我们才必须先做好准备,然后再下去。我遇到莱尔德的时候,他也在附近,这样不行……”
肖恩啧啧摇头。杰里想问他到底什么不行,他没有回答,而是说:“好了,你就相信我吧,我们差不多该开始了,你之后还得轮到塞西呢。”

肖恩伸手过来,把杰里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肖恩又要掐他脖子。
当然肖恩并没有,他只是摸了摸杰里的脑门,把杰里额前和颊侧的碎发都慢慢拂开。
接着,杰里看到他拿出了一个奇怪的物品,它像一副头戴耳机,也有些像听诊器,下面连着电线,反正像是某种古老的仪器。
肖恩整理了一下它连着的线,把它挂在小推车旁边,掏出一副塑胶手套。这可并不是手术手套,更像是干粗活用的。

在杰里疑惑而惊恐的目光中,肖恩又拿出了一支表面布满污渍的塑料瓶。
“也不知道这是多少年前的东西了,但是没办法,只能用它了。”肖恩自言自语着,拔开瓶塞,把一股带着微妙化学味的膏体蘸上指尖,然后涂抹到杰里的头部两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吓得拼命挣扎,尼龙绳和皮带把他绑得很牢固,甚至长椅也被什么东西固定在了地上,他用上全身力气,也只是在乱动乱抖,根本没法阻止肖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问肖恩要干什么,肖恩却只做了个“嘘”的手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把那个“像耳机或听诊器”的东西戴在杰里头上,抵住涂抹了膏状物的地方,然后他站起来,挪了一下小推车的位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下,杰里躺着也能看到推车上的物品了:一台盒子形状的老旧仪器,上面有指针仪表盘和几个旋钮。旁边铺开着一块软布,布上赫然排列着几支大小不等的金属长针。
杰里继续挣扎,狂吼着问肖恩那是什么。肖恩丝毫不受他情绪的影响,平静地告诉他,是长铁钉和碎冰锥,都是在这个地方找到的,从前来过的人留下的。
甚至肖恩还说,幸好现在柴油还没用完,否则就没法给你做麻醉了。

杰里一边拼命扭动身体,一边疑惑柴油为什么能做麻醉……然后,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什么了,他在一些纪录片里见过类似的东西……
柴油不是麻醉用的,电击才是。
而电击不是为了折磨,甚至不是为了治疗,它是为下一步骤做准备。为了让那根细长的冰锥顺利从眼角刺入大脑……

“肖恩!”杰里嚎啕大哭起来,“你醒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不要啊!我会死的!我会死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伸手过来,用带着手套的指节抹了一下杰里的眼泪。
“你不会死的,这个小技巧很简单,”肖恩还故意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就像医生在手术前安慰紧张的患者,“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帮温蒂紧急处理伤口,是我妈妈教我的。后来老师还夸过我,说很难相信十二岁的孩子能做得这么专业。可惜我并不想做医生,嗯……我还是更想进入职业球队什么的。我只是想说,你相信我,我为此练习过很多次,手很稳,不会伤到你的眼球,你醒来就会发生改变,那时,我们就可以一起……”
“去你的!温蒂到现在都见到你就躲着走!你在她眼里就跟牙医差不多!”

牙医。听到这个词,肖恩楞了一下。戴面具的雷诺兹也曾用牙医打比方,对他说过一些话。
“但我确实帮助了温蒂,”肖恩说,“这一点无法改变,她对我的恐惧才是没道理的。”
他边说边面向小推车上的仪器。他不太想得起来雷诺兹的原话了,但还记得大致意思。而且,它说得很对。这种恐惧是没道理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你听着!”杰里哭喊道,“如果你非要这样……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肖恩点了点头,敷衍地哼了一声,拿出一坨厚厚的布团。布团来到面前,杰里认出这是自己家居服的一部分,是一块填充了棉花的“恐龙尾巴”。
肖恩捏着杰里的脸,抓起一把尺子之类的东西去撬开他的牙齿。
在布团还没被塞进口中之前,杰里颤抖着说:“你听见了没有……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这一生都不会原谅你……你明白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明白。”

膨胀的布团完全占据了口腔,甚至抵住舌根,杰里现在只能呜呜地发抖,一句话也说出不来。
肖恩面向仪器,转动了旋钮。
长椅上传来一阵震颤,然后是意料之中的寂静。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确认杰里已经失去意识后,肖恩取下电极,比了比几根不同长短、不同重量的尖锐物,挑了一根最合适的冰锥,另一手拿起锤子。

TBC
matt于2018-09-04 22:4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