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63      
63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63

莱尔德跟着杰里七拐八绕,终于与塞西会和。
塞西蜷缩在一处书架构成的夹角里。夹角和平行的墙壁不同,它不仅在结构上更稳固,还会在心灵上带给人奇异的安全感。
塞西靠在其中一侧书架上,抱着膝盖,似乎在闭眼小憩。她的脸上还残留着明显的泪痕,这下莱尔德知道之前听到的隐约呜咽声出自何处了。
塞西脚边是一张发黄发皱的纸,纸上布满了杂乱的红色痕迹,莱尔德起初以为是血,但颜色又不像,仔细再看,他在附近发现了一只口红壳。看来,是塞西把口红当做书写工具,试图在纸上记录路线。
记录路线的计划显然不太成功。有些线条还横平竖直,有些则是发泄般的胡写乱画。看来到最后塞西已经失去了耐心。
那张纸是某本书的一部分,原本写满了符文,莱尔德随便瞥一眼,还能隐约察觉到符文的意思。当不适宜的画面飘进大脑时,他赶紧移开目光,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塞西和杰里身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到莱尔德,塞西的反应和杰里差不多,又惊讶又害怕,最后又激动得直揉眼睛。平静下来之后,她茫然地盯着莱尔德的手铐,莱尔德表示这不是重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个人费了好一阵工夫,才终于能够进行有效率的交流。
塞西和杰里把他们一路的遭遇告诉莱尔德。从岩山上的门说起,一直说到他们在错综复杂的地下隧道里彻底迷失。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的迷路过程非常古怪,起初是总走到同一条路上,后来又变成无法回到上次走过的路。他们感觉到自己在不断深入一个实体,只能前进,无法返回,被广阔得不可思议的地下区域逐渐吞没。
那时塞西就试过记录地图。她的小腰包里有个来自宜家的铅笔头,她在地上、在自己手臂上画出路线,但这一点用也没有,隧道里的方向规则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无论她记下的路多么详细,他们也没法返回,怎么走都是前进。

讲到这里时,塞西对莱尔德说“我不知你能不能明白这种感觉,太疯狂了,也许你很难想象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只是虚弱地笑了笑,安慰了她几句。他想,我确实不明白你们迷路时的具体体验,但我非常明白其中的疯狂……至少塞西和杰里还能描述一下自己的经历,但莱尔德不行,他连自己到底看见了什么都说不清楚。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令人绝望的迷失中,塞西和杰里渡过了漫长的体感时间。塞西说有三个月以上,莱尔德对此存疑,他和列维进入岗哨又有多久?然后他昏迷又有多久?他觉得根本不超过一天时间。
现在他的手上还戴着手铐呢,他不可能在被铐着的情况下昏睡三个月,否则他的胳膊应该已经废掉了。

塞西和杰里继续讲述他们的遭遇。
他们迷路得越久,停下来休息的时间就越多。醒着的时候他们不停地走路,然后很快就会疲惫不堪,积累的劳累越来越多,最后简直形成了恶性循环,他们躺下睡觉的时间越来越久,走路的时候反而每次只有一两个小时……反正塞西说体感是一两个小时。
起初杰里很喜欢尽量找塞西聊天,活跃气氛,驱散恐惧,渐渐地,他们之间的对话变得越来越少,甚至发展成几小时谁都不说一句话,偶尔交流时只是指指方向、摇头或点头。不过,他们的行为却很默契,从没有发生过争吵,没有因为困境而情绪失控。

现在的杰里从那种气氛中缓过来了很多。他说,回想起来,那时他几乎觉得塞西就是自己的又一个长辈,他听她的话,而她也绝对不会抛下他;塞西偶尔因为想起米莎而哭泣的时候,转头看到旁边的杰里,内心也会忽然又坚定起来,觉得自己还要保护另一个孩子,不能在他面前崩溃。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某次从休息中醒来后,杰里发现自己的脑袋枕着一本书。
睡着之前他并没有看到书。之前他侧躺着,脑袋枕着自己的胳膊,在睡眠中他翻身仰面朝天,脑袋直接躺到了那本书上。
那是一本没有封皮的线装破书,纸皱巴巴的,到处都是裂口和蛀洞,像是从哪个墓穴刨出来的文物。杰里和塞西谁都不认识书上的文字,塞西说有点像玛雅文字,但又不太一样,而且它们不仅形态陌生,痕迹也深浅不一,很多地方都磨损得看不清楚了。
莱尔德很想从附近随便找一本书,问他们是否能看见、看懂上面的字,之前见过的文字又是否与这些类似……但他忍住了,没有提出这种危险的建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自从这次睡醒后发现书本,塞西和杰里走着走着,遇到了更多的书本、纸张,甚至泥板雕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来也怪,他们都看见了这些,还为此交流过几句,但谁都没对此表示过惊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就这样继续探路,直到身边的书本越来越多,多到充斥整个视野。

从某一次睡醒后开始,他们不再是穿梭于石壁隧道内,而是行走在高大的书架之间。书架高不见顶,上面一直延伸到视野看不清的黑暗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里没有任何照明设备,但他们仍然能够看清周围,能看清的范围和正常视力下的可视距离差不多。

杰里和塞西的交流又开始变多了。他们试过随便抽出一本书看看,但仍然看不懂任何文字。塞西曾经看到过某个图形,觉得似曾相识,但使劲一想又想不起来;杰里说看见过好像是拉丁语单词的东西,他在学校没怎么好好学过这些,不能肯定那到底是什么词。

也许环境变化会影响人心,塞西又开始试着记录路线。她的宜家小铅笔用得只剩下一点点了。之前他们不得不解开杰里小手斧上的布条,用斧刃来削铅笔,这动作太危险了,两人无论谁来做,另一人都会心惊肉跳,现在铅笔头太短了,还没有一个指节长,用斧子削铅笔就变得更加危险……于是,塞西又从小腰包里摸出了一支口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车子旁边收拾东西时,塞西本来不想带着它,一念之差,就还是把它放进了小腰包里。
当时她想的是,万一找到米莎的时候自己太过狼狈,有口红也许能提提气色,免得自己苍白又难看,让米莎以为妈妈是鬼怪冒充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从随便某本书上撕下来纸张,用口红当笔来记录路线。她还是有一些发现的,自从隧道变成书架,他们行走的方式改变了:他们不再只能前进,现在他们可以做到折返,可以回到上一条走过的路,有时候还会在弧形道路上兜圈子。
书架间不同的豁口可能会带他们走到新的区域,也可能让他们绕回三天前走过的地方。这也不完全是坏事,塞西会把这种路特意记下来,如果遇到危险需要逃跑什么的,这就是近路。
比起无法理解的隧道,书架形成的区域更像真正的迷宫,那种能够画出地图的迷宫。这让塞西又振奋起来。只可惜她的振奋没能持续多久,她和杰里很快就发现,这里并不比隧道仁慈,他们仍然找不到任何能离开的迹象。

时间拖得越久,两人就越绝望。而且,这是一种他们从前从未想象过的绝望。
不渴不饿的状态看似很方便,此时却成了绝望的助燃剂。
人类的污秽反而是生存的证明,一个人的数十年中充满各种基础的欲`望,它们早已不是什么肉`体问题,而是已经成了灵魂的一部分。当它们全都消失了,并且熟悉的世界也消失了,一切常理都消失了,人自己的意识也会渐渐变得淡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火山冬季的幽灵》里,“变异人”们的心路历程差不多就是这样:一开始是积极自救,然后逐渐失去信心,活力开始消退,消极感开始蔓延,接着是精神的瓦解,常理彻底崩溃,最后就完全变成了行尸走肉。

杰里总觉得他们就正在经历这个过程,只是不知道现在到了哪一步。幸好,这时他们突然与莱尔德重逢了。
虽然莱尔德也做不了什么,但光是遇到同伴就够让人精神振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听完杰里和塞西断断续续的讲述,莱尔德不但没有感到欣慰,还越听越汗毛树立。
他并不是在害怕迷宫或者书本,毕竟他早就已经开始害怕它们了。
让他感到尤为恐怖的……是那两人全程并未提到的某个事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塞西,”莱尔德盘腿坐着,谨慎地用目光打量着两人,“我大概了解你们的经历了。但有一些事,我还是不太明白……”
杰里叹息着:“你尽管问吧,我们肯定也不明白。”
莱尔德问:“肖恩在哪?他没和你们在一起吗?你根本没有提起他。”

杰里楞楞地看着他。这个茫然的眼神让莱尔德更加不安了。
莱尔德花了好一阵功夫才搞明白,原来杰里和塞西并不是彻底忘记了有肖恩这个人,而是他们认为肖恩并不在这个地方。杰里认为肖恩在正常的世界里,从没有和他一起进入奇怪的门。

得知肖恩也在这里,甚至还与他们一起行动,杰里非常激动又非常恐惧,他反复询问莱尔德,想相信,又不敢相信。
他回忆说,这一路上他经常有种“肖恩也在这里”的错觉,他在意识恍惚时做过浅浅的梦,就是那种睁开眼马上就会消散的、睡醒前紧紧纠缠着你的梦:他梦见肖恩就在他身边,拿着一支金属球棒,还挥舞球棒打碎了什么东西。
然后他会马上意识到这是错觉……记忆告诉他,虽然他确实认识肖恩这么一个人,但肖恩不在这里,他一直都不在这里。
至于塞西,她原本不认识肖恩,此时身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被称为肖恩,所以当她“忘掉”肖恩之后,她就以杰里口中的“肖恩”为准,只记得这人是杰里的同校好友。

“为什么你们会忘掉他?”莱尔德这不是提问,更像是焦头烂额中的感慨,“对你们来说,我也不见了,你们怎么会忘掉了肖恩,却还记得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甚至杰里还记得“联邦特工呢”……他一直认为列维·卡拉泽是个特工,既然他提起过联邦特工,说明他也没有忘记列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初步推测,肖恩在岩山附近应该还和杰里他们在一起。因为,杰里提到“肖恩拿球棒打碎了什么东西”,而莱尔德没有见过这一幕。这件事应该是他们分开之后发生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以为它是梦境,其实这是真实的记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再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莱尔德就无从推测了。他没有跟着杰里一起行动,不知道实际上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这种“忘记”的现象让塞西有些恐慌,她生怕自己会忘记米莎和尼克。好在她没有忘,在莱尔德的帮助佐证下,她安心地得知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几个人的记忆都没出很大的错,他们并没有忘记过去的人生。杰里和塞西也并不是忘记了肖恩这个人,而是产生了“他不在这”的认知。

莱尔德忽然想明白了:这不是“忘”,这是新记忆无中生有地“产生”了。
他们并不是被剥夺了什么,而是被添加了新的意识,就像莱尔德从灰色猎人那里得到的破碎意识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事实是,肖恩确实不见了。他现在不在这里。他到底是怎么不见的呢?杰里和塞西解释不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某种东西在帮他们解释,梳理了他们的记忆,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合理、舒适、令人安心、容易被接受的安排:之所以肖恩这个人不在你身边,是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来这里。

按照这种思路想下去,也能解释为什么莱尔德能记得肖恩:因为他早就与肖恩他们分开了。他早就认识到“肖恩、杰里、塞西三个人不见了”,而且他并不抗拒这一变化,甚至已经对此现象有了自己的诸多猜测。他认为这三人就是迷失到某处去了,这一认知是连贯的,没什么不能接受。
同样,杰里、塞西对他也是这样。在岩山旁边,他们都发现莱尔德和列维两个人消失了。他们早就知道这一点,不需要再解释和掩饰。

杰里来回揉搓着脸,指望自己能更清醒一点。他也坐在地上,盯着地面的某一点,这样思维会比较集中:“听你这么说完,我还真的想起来一些了……确实,我真的有印象,我们好像去过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很乱,有别人也去过的迹象,好像当时肖恩就在我旁边,”他抬头看向塞西,“你有印象吗?”
塞西只是点了点头,大概她也有点印象,但又不敢完全肯定。
“我们好像还说到,这都是列维·卡拉泽的错。”杰里笑了笑。
“是吗,为什么?”莱尔德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有为什么,其实我也并不是真这么想……哦,我想起来了,当时肖恩看起来不太对劲,我就是想逗他开心一下。”
这时塞西也说:“等等,你说得对,我也想起来了,你们俩还一起帮我搬开靠在墙上的什么东西来着……对,当时确实是你们两个人都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俩继续互相提醒,越回忆越多。只要想起关于肖恩的事情,真正的记忆就逐渐复苏了。

就在他们越说越来劲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巨响。
三人都吓了一跳,并自觉地立刻噤声。那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向书架,把大量书本噼里啪啦地扫落在地上……
他们判断不出响声的具体位置,只能感觉到它确实很远。无论是辨不出时间的莱尔德,还是在此迷失已久的杰里和塞西,在这一刻之前,谁也没有听到过类似的声音。

声音很快就平息了。杰里小声问:“这是……卡拉泽先生干的吗?”
莱尔德摇摇头:“不知道……”
他只知道列维·卡拉泽在附近,并不知道其确切位置。但他觉得应该不是列维。列维似乎非常喜爱甚至崇敬这些书本,他没必要发这种疯……莱尔德说不出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判断,反正他就是有这种认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问:“杰里,我们也试过推书架,还记得吗?当时我们又急又气,恨不得把书架全都推倒,找出一条大路来。”
“是的……但我们弄不动它们。”杰里说着,眼睛又盯着地面,就像想蜷缩起来钻进去似的。
“我们当时很急躁,把很多书推得满地都是。”塞西说。
杰里声音越来越小:“我们是想找路……”
“也就是说……现在也有人在找路。”塞西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她话音刚落,远处又传来了声音。叩击声?不,是脚步声。很沉重的脚步声,间隔很长,走得很慢,分不出是因为疲惫,还是因为谨慎。
伴随着脚步声,还有一种断断续续的刺耳声音。尖锐、坚硬的东西,偶尔扫过同样坚硬的物质,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比如拖着铁铲走过石地,比如用铁勺摩擦墙面的声音……
声音的位置在变化。脚步在直线行走,然后转了个弯。

莱尔德压低声音:“我们最好不要留在同一个位置……”
塞西和脸色煞白的杰里点点头,飞速收拾起随身物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matt于2018-08-15 21:20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