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62      
62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62

肖恩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问:“雷诺兹,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无法估算时间。”
“你见过很多人来这里吗?我是说,深入到那什么里面……”
“很多。非常多。数不胜数。”
“你……见过有多少人能离开?我是说完整地离开,以人类的……以和我差不多的这种形态。”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本以为雷诺兹需要回忆一下,谁知,雷诺兹回答得非常迅速:“只有两个人离开。其中之一是身负使命之人,但她不是你这样的生物。另一人与你近似,他也是误入此处。他的敏锐度也与你近似,甚至远超过你。”
“他是怎么离开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直接回到了低层视野。”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一头雾水:“什么是低层视野?”
“就是你尚未洞察这一切之前,你所深信的那个世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琢磨了一下,眼睛逐渐睁大:“你是说……有办法回去?回我们的世界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确定。我并不知晓其中涉及的知识。”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深入奥秘,完成了阅读。也许在这过程中,他寻获了自己所需的真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站起来:“也就是说,如果去做那个什么‘阅读’,我们也有可能找到离开的方法?”
雷诺兹轻声叹息,还未做回应,肖恩又抢在前面继续说:“即使找不到也没关系。我的朋友们现在都在那个地方,即使我们回不了家,至少我也可以把他们带到这边来,就是你说的什么‘表层’。”

雷诺兹半天没有回答。黑暗高处的形体在缓缓蠕动着,似乎并不想给出准确的答案。
但这一反应恰恰说明肖恩的说法是对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想回去找他们,”肖恩说,“我该怎么做?”
雷诺兹说:“要承受奥秘,必无视自我;要保有灵魂,必因内外冲突而迷失。孩子,这是矛盾的,无法同时做到。如果你想以现在的面貌找到他们,也许不难,但那时你不一定还能记得‘回去’这件事。”
肖恩说:“但你说的那个人做到了。他肯定保持着清醒……至少应该是一定程度上的清醒吧,毕竟他还能记得自己想回家。他是怎么做到的?”

头顶的黑暗翻涌得更厉害了。雷诺兹叹息道:“他并不能独自做到。”
肖恩问:“所以,是你帮了他?能不能也帮帮我?我真的必须找到我的朋友。”

黑暗的涌动变慢了。一缕黑色的影子从高处缓缓垂下,眨眼之间,变成了一条黑色绷带般的东西。
它慢慢垂到肖恩眼前的地板上,堆叠成一团,形成了一个偏矮些的人体形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面对这诡异的一幕,肖恩下意识想后退,脚跟却撞在了之前当做床的木箱子上。这倒让他鼓起了勇气,干脆站定在原地。

渐渐地,浑身缠满黑绷带的人形出现在他眼前。它的头部慢慢从后旋转向前,露出一张同样是黑色的鸟嘴面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确实帮助了他,”雷诺兹的声音从黑绷带里传出来,“我也可以这样帮助你。只需要你答应我两件事。”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肖恩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一件事,请成功做到你希望做到的事。这是我对所有服务对象的愿望。”
肖恩对这一“条件”颇为意外,这听起来也太大公无私了吧……与其说这是要别人答应的事,不如说更像是某种祝福。于是他点了点头:“我当然会的。”

雷诺兹又说:“第二件事,舍弃恐惧,舍弃理性之所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呃,虽然不太明白,我可以试试看?”肖恩说。正觉得奇怪的时候,肖恩感到肩头被什么碰了一下,他扭头去看,一抹黑色攀在他肩膀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紧接着,他另一边的手臂上也出现了类似的东西,它们一开始只是影子,仔细看看就发现它们又长出了长长的肢体,它们移动的方式像鸟类,动作时又像灵活的手,它们在肖恩周围越来越多,直到挡住肖恩的视线。
肖恩感觉到它们在接触自己的身体,但它们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害行为。他只能看到距离眼睛最近的一只“手”,看着看着,还看出了类似皮革和粗布的质感,在这些纺织品的包裹下,有活生生的东西在蠕动着。
肖恩恍然大悟:这就是他看见过的鸟。它们聚集的方式,就像广场上的鸽群团团围住一个满身面包屑的孩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从没被鸽群包围过,曾经他还羡慕过有那种经历的小孩。
群鸟遮蔽视野,振翅声掩盖了真实外界的声音。只需要那么一小群鸟,就在一个人与世界之间拉起了帷幕。
几秒到十几秒之间,那孩子的世界不是再天空与地面构成,也没有建筑与草木,除了他自身以外,便只有羽毛与血肉。

肖恩在黑色肢体……或黑色鸟群之中,思维渐渐飘散开来。
他继续想象,童年时的自己站在公园广场上,被一群有灰有白的鸽子围住。

如果在那一刻,他能像机器一样被重置,失去对世界旧有的认知……那么在醒来的瞬间,他会不会认为世界就是由羽毛和脚爪构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鸽群在几秒后散去,他忽然看到无限的苍穹与充满几何线条的构筑物,以及来来往往的血肉生物,他会不会认为真实的世界已经崩塌,并因此陷入极度的恐惧?
如果他还是他,不是被重置的机器,也不是发疯的孩子,那么他眼前人来人往的公园,日常包围他的一切事物……又是否仅仅是另一层的“鸽群”?

肖恩的思维一直在持续,身体却逐渐放松,直到几乎失去触觉。他眯着眼睛,眼前是一片多变的暗色,类似人闭眼后在自己眼皮上看到的扭动而多彩的黑暗。
突然,某种尖锐的物体从这暗色中刺出,直逼近到他眼前。
他镇静地看着那尖锐的东西,它像是金属的长锥,又像是细长鸟喙。它一直在逼近,近得几乎能立在眼珠上,但他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它根本没有带来任何痛苦。

肖恩站在公园广场上,远远地看着一个孩子。那孩子被一群黑色的鸟包围住,没有哭泣,没有挣扎,他正在观察着他的世界。
不只是那个孩子,还有站在公园广场上的很多人,每一个人都被白鸽或乌鸦围住。

日间是白鸽,夜晚是乌鸦。宇宙是由羽毛交织出来的天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周围的树木,山石,蓝天,云朵,太阳,月亮,人造建筑,哺乳动物,工业痕迹,远离鸟群匆匆而行的人们……这一切仍然正常存在,各自运转。
而对鸟羽下的孩子来说,那些事物只出现在日夜交替的缝隙中。是噩梦,是邪恶,是人生中最恐惧的瞬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侧躺在地上,闭着眼,不敢睁开。
地面不平整,被压住的手臂被硌得又麻又痛,但他不敢睁眼看地上都有些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或者说,他知道有什么,他曾经看见过。无非是一些人骨,头颅,皮肤,书本,便笺,记录着一些也许很重要的信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并不怕这些书,而是他认为这并不是真正的岗哨,这是他眼前的假象,他害怕看到更真实的岗哨内部。
他蜷缩在这,手腕很痛,而且动不了。他一时想不起来这是为什么,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骨折了,还是中了什么毒,被打了什么药……闭眼琢磨了很久之后,他才明白过来,自己的手被铐住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忆起这件事之后,手腕上的金属触感就更明显了。之前他根本没感觉到手铐,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什么姿态,只能感觉到一些麻和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常情况下,人即使闭着眼也能够了解到自己的姿势。比如失眠的时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虽然屋子一片漆黑,眼睛也闭得很紧,但手怎么摆、脚怎么放,自己全都清清楚楚。
只有在梦醒的片刻,人会有那么一小会儿失去这种自知。眼前的画面还在梦里,却听到了闹钟的声音,在这极为短暂的一点点时间内,人落入梦与真实的罅隙,一时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不知道自己是站着面对怪兽,还是仰面躺在床上,更不知道自己的手是摆在枕边还是压在肚子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种瞬间既模糊又清晰。模糊的是对自我状况的感知,清晰的是眼前尚未散去的梦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伴随着闹钟声,梦里的怪兽或鬼魂仍在穷追不舍,心脏仍在因此而狂跳。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之前一直处于这种“梦醒瞬间”的状态中,现在才稍稍恢复了一点点。
他想起,自己在意识模糊之前也读过一些书,知道了一些东西,但到底读了哪些,知道了什么东西,现在他又全部不记得了。
巨大的震撼仍在心灵上留有余波,而产生震撼的内容却被完全忘记了。

太奇怪了。他竟然无法调取自己获得的记忆。心灵深处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会在不知不觉间把他新获取的记忆搅得一团乱,每次当他隐约觉得自己接近了重要的东西,这一现象就必定会发生。
就像连续剧里的倒霉警探主角。每次发现了重要的线索,就有人要暗中搞个破坏,把线索销毁、将线人抹杀。
而在莱尔德身上,他既是倒霉主角,也是线索和线人。他既被欺骗,又被一次次撕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下意识地又想伸手接触胸口,可是手被铐着,他做不到这个动作。他缩起腿,用膝盖和肩膀支撑着自己,先换成脸朝下的跪姿,再直起上身。
姿势的变化造成一阵眩晕。他无声无息地跪坐了好一会儿,才试着慢慢睁眼。

前后左右是高耸的书架,视野范围内看不见书架的尽头。书架全都高不见顶,像神话中高耸入云的大树一样伸向漆黑的高处。地板倒是普通的石板地,上面还胡乱堆着一些不成册的零散纸张。
莱尔德恰好蜷缩在书架形成的交叉路口中心,犹如正在朝着无数书本跪拜。

人骨上的符文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但眼前哪有什么人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看看周围,找到了自己的小提箱。手铐让他行动不便,无法用普通的方法背起小提箱,他挣扎了好久,才把身体钻进小箱子的背带里,让它以有些滑稽的方式挂在身上。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开始慢慢沿着书架寻找手铐的主人。他依稀记得,当时他又陷入了巨大的痛苦,然后列维就把他铐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卡拉泽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毛病,就这么执着于要用上手铐吗,这一路上他两次想用都没成功,这次倒是成功地用在一个病人身上。

因为不知道这地方是否安全,莱尔德没敢出声喊人,只是放轻自己的脚步,同时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他分不清方向,只能按照直觉选择路线。他沿着一排一排的书架搜索,走了起码有十几分钟,不但没找到列维,连类似墙壁的东西都没看到。这个图书室简直大得离谱。

又不知走了多久,莱尔德隐约听到了一声抽泣。
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停下脚步,屏住呼吸又听了一会儿,没错,很远的地方确实有人在哭。声音断断续续,是那种很隐忍的哭腔,莱尔德可以想象那人在拼命压抑情绪,又实在难以控制。

这地方既复杂又空旷,很难分辨具体方向,莱尔德只能一点点寻找。他走在两排书架之间,快要走到尽头的转角,突然,他听到隔着一层书架的通道里传来脚步声。
他加快脚步,隔壁的脚步声也变急促了。当他转过拐角后,那个脚步声也又转弯了一次,跑进了更前一排的书架后。
莱尔德没有直接追,而是从书架另一侧堵过去。对方没有走这条通道,而是多拐了几次,脚步声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远。

“是谁?”莱尔德干脆出声问。
他声音不大,只是正常说话的声音,但这地方极为安静,对方能够听见。
脚步声停住了,然后开始折返。莱尔德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回到了隔壁书架后面。对方的步速慢了下来,改为一点点地,小心翼翼地接近。
脚步声更近了。那人就在木质书架的转角后面。
“是谁?”莱尔德又问,“是列维吗?”

对方从书架边探出头来,莱尔德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但并不是列维。
杰里·凯茨先探出脸,再露出半个身子,最后整个人跳了出来:“你、你……是莱尔德?”
“杰里?”莱尔德开始烦恼该如何向异母弟弟解释手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杰里站在原地,“真的是你?”他的语气中充满疑惑,其中情绪好像不仅是失散后重逢这么简单。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当然是我,不然你觉得我是谁。你看我像怪物什么的吗?”
“不知道……”杰里傻傻地说,“我太久没有看到你了,我不确定……我不确定你还是你……”
这句话有点奇怪。他们确实分开了一阵子,但要说太久……好像也没有很久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你想怎么验证我的身份?问我点问题什么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问你什么?比如只有我们俩才知道的事情?”
莱尔德说:“我觉得不行。我们根本没怎么在一起生活过,根本没有‘只有我们俩’知道的事情。”
杰里“噗"地笑了出来。但莱尔德留意到,他的笑容中仍然有点紧张,并且多少有点苦涩。这有些不像从前的杰里。

“我并不是怕你是怪物,”杰里说,“我……怕你是假的……是幻觉……”
莱尔德皱了皱眉,转了个身给他看:“看到这手铐了吗?如果我是幻觉,那么这幻觉说明你对你的异母哥哥怀有极大的恶意,天哪,小时候父亲把我送到精神病院,长大后我弟弟潜意识里想把我送进监狱,我的人生就这么灰暗吗?你想以什么罪名逮捕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楞了一下,随口接道:“呃,我还真的担心过,担心你会不会因为借灵媒身份搞诈骗而被抓起来……”
“我是假灵媒,但没有搞诈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这手铐谁给你戴的……”杰里问。
“你猜?还能有谁?”
“联邦特工?”
“谁是联邦特工?”
“列维·卡拉泽啊……”杰里傻傻地说,“他肯定是联邦特工吧……这么说他也在这里?他对你干什么了……”

杰里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眼神开始飘忽。还没等莱尔德再说什么,他突然跑过来,一头扎到莱尔德怀里。
莱尔德吓了一跳,因为手被铐在身后,他被撞得趔趄了一下,好歹稳住身体靠在书架上才没摔倒。
“莱尔德……真的是你啊!”杰里带着哭腔,紧紧抱着他,“我还以为你们都死了!都变成怪物了!都变成那种肉,那种什么东西,我们再也出不去了,你和列维早就死了,爸爸妈妈也找不到我们,肖恩早就把我忘掉了我也没法去看他的比赛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先是发泄般地大喊,然后抱着莱尔德呜呜地哭了起来。莱尔德既没法拍拍他、安慰他,也没法伸手推开他。
莱尔德忽然想到,在听见脚步声之前他还听见了哭声。那个哭声并不是杰里发出来的。
“你冷静点,先冷静点……”莱尔德往旁边挪了挪,杰里揉揉眼睛,好歹是终于放开了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问:“除了你还有谁在附近?”
“塞西和我在一起,”杰里揉了揉眼睛,“我带你去见她?”
“你和她分头行动吗?”
“也不算吧。我们在这太久了,现在她……她状态不太好,我就负责定期在附近走走,找找路。”
“你们到这里多久了?”莱尔德问。
杰里的回答令他大吃一惊:“我分不出时间长短,只觉得很久很久……而塞西说,至少有三个月以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08-12 21:0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