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60      
60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60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尝试冲进镜子里,却把镜子撞了个粉碎。碎片细小而均匀,像雪花一样粘在他的衣服上,再随着他的动作簌簌落下,堆满了地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恍惚间,他从小碎片里看到了一些折射出来的画面,等他反应过来,去思考那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他又看不见它们了。
它们折射的应该是周围的环境,但和他看到的不太一样,他从头顶落下的碎片中瞥见自己身后,看到了之前见过的小黑板和杂物,它们并不存在于亮着橘色小灯的房间内,而是处于一个他无法形容的环境中……仅凭一瞬间的察觉,他根本无法看清那是什么。

镜子碎掉后,框中只剩下木板。肖恩刚看到木板时它还光秃秃的,一眨眼间,上面就出现了一行字:“你还有选择。”
肖恩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与苦闷,他提起球棒冲向门口,掀翻铁皮柜和凳子,挥起球棒向外面的乌鸦砸去。
乌鸦悬停在原处,不闪不避,在球棒击中它的时候,肖恩听到空气中回荡着一声叹息。
球棒带起一阵烟雾,乌鸦凭空消失了。紧接着,隧道远处的转角后又响起振翅声,之前的说话声音再次出现:“我是为帮助你而来的。”
“他们去哪了!”肖恩嘶吼着向声音跑去,但转角后面什么也没有,同时,振翅声又在隧道更远处响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声音说:“他们在冲突的状态下深入岗哨。他们只能如此了。而你还有选择。”
“杰里和塞西在哪?我要见他们!”肖恩向着声音一路追去,也不管前面是否有危险。不管他跑得多快,他和声音之间永远隔着很长的距离。
声音又在叹气:“你可以做到。”
“好!怎么做?我要见他们!马上!”

肖恩追着它跑了很远,他能感觉到地形一直向上,他在接近地表方向。途经的道路好像和来时的原路不一样,他心急如焚,也没注意到底是走了岔路,还是隧道本身发生了变化。
又转过一个拐角后,一堵黑色的墙赫然出现在眼前。他来不及刹住脚步,一头撞了上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头部不受控制地贴近黑墙时,肖恩在极近的距离里看到了自己。
黑色的光滑屏幕上映出他狼狈的模样,以及他身后的所有东西——无数盘绕蠕动的肉条取代了通道墙壁,整个环境犹如放大无数倍的灰色大脑,大脑的沟壑不断移动着,挤压出一些细小的日常常见之物,比如玻璃渣,布料,仅剩一边的折叠凳,断掉的电线,被撕碎的泛黄纸片,破洞的黑皮靴……其中偶尔还有形如肢体的东西浮现出来,比如一只小手,或没有脚部的腿。
所有这些东西都在脑沟中浮浮沉沉,一会儿被推挤到外层,一会儿又被吞进皱褶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无法自控地发出尖叫,即使是在儿童时代,他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尖叫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因惯性扑入黑色平面,光滑的黑镜子在他身后裂成细小的碎片,如黑雪般沾满他全身。
肖恩的脚步不受控制,还在踉跄着向前走,像是越来越远离身后恐怖的画面,又像是在正面迎向它们,黑雪从他肩头飘起来,弥散在空中,编制出一层层的丝绸幕布,幕布围出一条路,类似进入马戏团帐篷时的帐幔通道,通道尽头传来熟悉的振翅声,是那只乌鸦在鼓励肖恩跟上去。
想到杰里和塞西,肖恩立刻紧紧跟上去。这条路很短,他却走得十分坎坷,每走一步他都会想到身后的画面,那些熟悉的杂物,人类的来往痕迹,蠕动的、有生命的肉褶……如果他真的背对它们逃开了,那么杰里和塞西走向了哪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别怕,”振翅声中的人声又响起,“像你这样的人,我见过不止一个。我知道如何为你们消去痛苦,避免你们陷入噩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踉跄着扑向帐幔通道的尽头,跌入最后一层黑布中。他扑倒在地,身体趴在坚硬的地面上,头部和一只伸向前方的手却没有受到任何冲击……他悚然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一口深坑边,如果刚才没有摔倒,而是再走两步,他就会直接跳入深渊。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人拉住了肖恩的手,肖恩却没有感觉到。身体忽然开始滑向前的深坑,他挣扎了几下,周围没有任何能抓住的东西。
“先跟我上来。”
随着这个声音,肖恩跌入向上的深坑,惊叫着向高处坠落。

============================

杰里和塞西走到了一个T形口,前面垂直的通道里没有灯光了,往左或往右都是一片漆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果断决定折返,返回上个经过的岔路,重新选一边走。没有灯光的地方太危险,即使不说什么神秘夸张的情况,摔倒和磕碰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往回走了好一会儿,塞西觉得不太对劲。
每次经过岔路,她都会开始默数脚步。从上个岔路到T形口,她走了大约一千六百多步,现在他们往回走,她已经数到了两千多步,却还没走到经过的岔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直数到三千步以上,塞西非常确信这不正常。她叫住了杰里和肖恩,把感受到的疑惑讲给他们。

杰里问:“会不会我们已经路过了那个岔口,但我们没发现?比如光影的问题啦,一时分神啦什么的……”
塞西总觉得不太可能,但还是回答:“也许吧……毕竟这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他们决定继续直走一段,遇到分岔再做决定。就这样,走了差不多五分钟,前方又出现一个T形口。
这个T形口和之前那个很像,又似乎不太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站在转角往两边看,左右通道都通向新的折角,通道里依然没有照明,但折角后面依稀有微弱的光亮。

他们认为是走到了没来过的区域,所以没敢走进去,而是再次原路折返,打算找找那个疑似被错过的岔口。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多久,他们还真找到了,岔口和主通道前方形成锐角,从这边走比较容易看见,从对面走过来时,它就容易因为光线不足而被忽略,让人在视觉上产生错觉,以为那块墙壁是相连的。
他们走进岔口,道路从窄慢慢变宽,走了不到一千步,前方又出现一处T形口。
它和前两个十分相似,不同之处是左右两边通道里的光亮更明显些,看着更安全。

塞西一手抚上左手的墙壁,脸色大变。
“我们一直在回到同一个地方……”她的声音带着颤抖,“我们已经是第三次走到这个地方了,但我们走的路线明明不一样啊……”
“是同一个地方?”杰里大惊,“好像不太一样吧?这里比较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指向左边墙壁:“我们第一次停下来的时候,因为前面没灯光,我们就返回去了。那时我看到了这个……”
她手指的地方,是石壁上的一个小凹陷,通道里的石壁不够平滑,坑坑洼洼并不少见,塞西所指的凹陷与她的双眼高度齐平,当她站在T形口张望时,一转头,眼睛就正好对上这个凹陷。

第一次,她没有在意,也没有任何反应。第二次看到那个深处有微弱光亮的T形路口时,她也站在了左手边,也在同一位置看到了这样的自然凹陷。她没有声张,她担心是自己第一次时看错了,怕随便说出来会吓到两个孩子。
而现在,她第三次看到同样的凹陷,她确定这就是第一次他们来过的地方。

每次站在这里,左右折角里的光就会更明亮一些。就好像是它们也有了自我意识,当它们发现人们不敢靠近时,就变得亮一点,再亮一点,展示出安全与光明,无声地呼唤人们靠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一次,三人仍然没有继续走。他们谁都说不出为什么不能去,就仅仅是因为不敢。
不过,这次他们做出了一个决定:重新找一遍路,如果这次再走到同一个地方,那么就不再犹豫,直接走进去。

这个决定是塞西和杰里商量出来的,肖恩从头到尾也没发表什么看法,只是最后表示同意。
杰里觉得肖恩怪怪的,他变得沉默了很多,没什么精神。杰里猜想,他一定是太累了,杰里自己也累得要命。
上一次停下来休息是很久之前了。那时他们似乎在仓库般的地方坐了一会儿,然后塞西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通道口?还是没有门板的门?也好像是个伪装成家具的暗门。杰里一时忘记了那个什么。
总之,他们继续前进之后,肖恩就一直非常沉默低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几分钟后,三人又一次来到了T形口前。是同一个地方,塞西在石壁上找到了熟悉的凹陷。
这次,左右两边的通道里灯火通明,两边都连着电线上,挂着小灯泡。
塞西叹息着:“当初我为什么会觉得这地方有发电机……我到底在想什么……这不可能是正常的灯……”

他们之前已经决定了,如果第四次再来到这里,就干脆走进去,继续前进。于是接下来的问题是,左和右,要选哪边的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想和那两个孩子商量,一回头却看到杰里背对她,用手搓着眼睛,发出吸鼻子的声音。
“你还好吗?”塞西轻按他的肩膀。
杰里又擦了擦眼睛,不好意思地转回头:“很好,很好,我有点过敏症状……”
塞西能看出他在偷偷抹眼泪。十几岁的男孩,哪怕是再娇生惯养的类型,也不会轻易承认自己在哭鼻子,于是塞西就假装接受了过敏的说法,不再多问。

他们决定在这休息一下,走了这么久,每个人的小腿和脚板都开始疲乏酸痛。
塞西在她最熟悉的凹陷下方坐下来,两个孩子坐在她对面。从遇到这群人开始,塞西一直觉得这两个孩子很有活力,在这么古怪的地方,他们竟然还能聊起各种高中里的话题。
而现在,两个孩子也沉默下来了。塞西觉得这不是好事。
塞西决定说点什么,让他们别这么紧张。尽管她自己也一直绷着神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塞西摆出非常严肃的表情,“希望你能诚实地回答我。”
杰里的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还向前探了探身:“什么?你问吧。”
“你是真的喜欢《火山冬季的幽灵》,还是仅仅偶然提起了它,又偶然发现我竟然是作者,然后出于礼貌而说自己喜欢它?”
杰里一愣,没想到竟然是这种问题,他认真回答道:“当然是真的喜欢啊,我从小就喜欢这类题材,冒险探秘啊,末日逃难啊,废土生存啊什么的。我不仅看过《火山冬季的幽灵》,还看过《紫雾的警报》。”
塞西笑道:“我也只有这两本书。说真的,它们都不是什么有名的作品,你是怎么发现它们的?”
杰里说:“我在一个论坛的丧尸主题板块上看到别人推荐的。你笔名是詹森,我还一直以为这作者是个很帅气的硬汉,而且以前当过特种兵什么的,真不敢相信,其实你是个……”
“其实是个平凡的家庭主妇?”
杰里摸着鼻子笑了笑。他不能这么说人家,但他脑子里确实是这么想的。塞西看起来和那些走出大型超市的中年女人们没什么区别。但她会开枪,写过有趣的书,听得懂那些有点宅的玩笑……和杰里以往对这种人产生的刻板印象很不一样。这感觉很奇妙,杰里甚至偷偷怀疑她是否也是列维·卡拉泽那样的秘密特工。

杰里不禁想起自己的妈妈:她应该比塞西大几岁,可她看起来更年轻些,她妆容精致,声音甜美,身材和学校里的年轻女孩们一样苗条。之前她一直在欧洲参加演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想象着:我失踪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她耳朵里了吧,她回了国,再连夜赶回松鼠镇,现在她一定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正在以泪洗面。
也许爸爸在一边抱着她,也许他根本不在她身边。他肯定报警了,甚至可能惊动了FBI,专业人士们到处寻找所有失踪者,妈妈负责在家担心和哭泣,而爸爸……他当然也会担心,但他不可能放下工作上的事情,他的工作一向很重要,据说耽误一分钟就造成多少损失什么的……他应该不会一直待在家里,甚至他可能已经回到南美的分公司去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望着塞西,忽然问:“你女儿看过你的书吗?”
塞西说:“没有。她才七岁,书里有些内容不适合这年纪的孩子。”
“噢……太可惜了。”杰里嘟囔着。
塞西不解:“可惜?”
杰里说:“我就是觉得,如果她看过你写的书,她现在肯定不会害怕。”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你看,我之前看你的书的时候,我会以为作者是个退伍兵那样的硬汉,如果你女儿看过你的书,她就会知道你懂很多东西,起码书里提到的那些你都懂,所以她会对你很有信心。虽然你还没找到她,但她知道你迟早会出现,她会觉得妈妈是个超级英雄什么的,自己一定会得救。”

其实这些话并不能让塞西宽心,反而让她开始想象此时米莎的境遇。但塞西明白杰里是好意,也隐约看出了他在纠结些什么。
塞西说:“你把我看得太伟大了。我必须找到她,并不是因为我像个超级英雄,而是因为那是我的责任。杰里,你父母知道这些事吗?”
“哪些?”
“就是突然出现的门什么的。他们也到这里来了吗?”
杰里低头并摇头:“没有,他们还在家。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门。他们知道艾希莉和罗伊的失踪案,但只认为那是普通的失踪案,警方也一样……甚至他们可能以为是高中生借机离家出走。”
“他们从没见过那种门?”
“没见过。”
塞西说:“那么,他们和我不一样。我是和米莎一起走进这个世界的,甚至可以说,如果当初我把她保护得更好,她就根本不会进来……既然我们两个一起来了,就必须一起离开,这是我的责任。而你的父母没见过这些,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面对什么,就算想帮你,他们也完全帮不到点子上。杰里,他们和你一样无助。你要坚持下去,好好回到他们面前。你得回去救他们,成为他们的超级英雄,把他们从担忧和悲伤中救出来。这是你的责任。”
杰里抬头盯了她一会儿,眼睛又有点湿润。
他点点头,鼓起胸膛说了几句“那是当然的,我完全明白”之类的场面话,然后揉着眼睛继续抱怨过敏。

休息够了,就该继续往前走了。既然逃不过这个路口,就只能选一边走进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选了左边。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每个人都觉得应该往左边走,就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指引他们一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形口尽头的第一个拐角非常近,拐过去之后,前面是一条笔直向前的通道,尽管灯光明亮也看不见尽头,它仿佛能无限延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在正对通道的墙壁上发现了一行黑色的字。字迹很大,又涂在人眼高度,位置虽明显,内容却不大好辨认,因为涂料已经剥离脱落,看来是年深日久。
他们站得稍远些,才能从残存的痕迹推测出全部字母。“勿视自我?”塞西轻轻读着,“看来是很久以前来过的人留下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杰里看着它们摇摇头:“我也不明白。是不要审视自己的内心之类的吗?肖恩你知道吗?”

“肖恩?”塞西问,“你怎么又提起他啦?”
杰里这才想起,肖恩不在这里。
“噢,我又糊涂了,”他有些低落地说,“他没有来这个地方……但我总以为他来了。”
塞西拍了拍他的肩:“大概是因为你很希望他在吧。我记得你说过,他是你的朋友,和你住在一个镇上,你们从小就在一起。”
“是的……”杰里叹气,“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有种错觉,觉得他一直在我们身边。但我知道,他根本没有来这个地方。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说:“我也很想见见他。之前听了你的不少描述,我脑子中好像对他也有个隐隐约约的印象了,只是不知道我想象得对不对。”
“如果我们能回去,就能见到他了……”杰里说。
塞西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能回去的。我们先继续走吧。”

于是,他们向着笔直的通道深处走去,不再聊肖恩,也没有再琢磨墙壁上的字。
转角之前,杰里还问过塞西“如果路不对怎么办”“走多久需要考虑折返”之类,不过现在他俩都不太在意这些事了。一种奇异的引导力氤氲在四周,让人能够确信自己的选择,也能够忽视不必要的念头。

TBC
matt于2018-08-04 21:50发布 matt于2018-08-04 23:05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