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56      
56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56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莱尔德并没有再闭上眼。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还是直视着前方。
手心清晰地传来另一个人的体温。列维的手挺热,看来他只是表面冷静,其实也紧张得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暗暗感慨,和人手拉手走路简直像是小朋友的行为,而且还多半是两个未到学龄的小女生。
其实他十一二岁时也这样和实习生手拉手过,而且当时周围也比较昏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天他刚做完某种诊疗,不良反应特别严重,一个人连路都走不好。他望着黑沉沉的楼道,理智上知道这只是因为老楼房光照不足,可感受上却仿佛是要走入地狱一样,迈出一步就万劫不复,空气里到处都是隐性的刀和针,他想向前走,它们就会围拢过来撕咬他……
其实长大后的莱尔德忘记了很多细节。他不太理解自己当年为什么会有那种惊惧和疼痛,明明它们都是无中生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一天,实习生过来帮助他。实习生本想直接把他抱回去,但小莱尔德拒绝任何人碰他,他说那样会更痛。实习生很有耐心地安抚他,与他沟通,最后他同意拉着实习生的手,尽力保持冷静,慢慢走回病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走着走着,不明原因的痛苦和恐惧逐渐减淡,直至全部消失。小莱尔德舒了一口气,他感觉就像刚刚看过牙医,心理受到了一些创伤,但不要紧,反正一切都结束了,即使回头看看诊所也不会害怕了。
相对于他之前的激烈反应,现在他的态度实在是太过轻描谈写。每次他都是这样。他一点也没觉得有哪里奇怪。

快走到病房门口时,实习生说:“你没事了就好。别怕,就快结束了。”
今天的诊疗已经结束了,小莱尔德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实习生说的话有些奇怪。“快结束了是指什么?”他问,“是我快要可以出院了吗?”
实习生撇了撇嘴,给出了令他有些小失望的答案:“出院的事我们说了不算。我们只管专项治疗。”
小莱尔德问:“那你说的是什么快结束了?”
实习生看了看周围,小声说:“你的专项治疗就要收尾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们要走了?”小莱尔德问。他站在病房门口,已经一点都不难受了,也不再需要别人保护和搀扶,但他拉着实习生的手却无意识地握得更紧。
实习生说:“好像是快了。之后医院可能会让你搬回新楼里,那边条件好一些。”
“你还回来吗?”问出口之后,小莱尔德又赶紧解释,“呃,我并不是需要那个疗程,我是说……”
实习生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应该不会回来了。我是跟着导师的,不会在这所医院入职。”
小莱尔德叹了口气,塌着肩膀:“也是……而且你们不能和病人有私下联系,不符合什么什么的章程,对吧……”
“事的。不过,如果假期里有时间,我可以来探望你。”
听到这句话,小莱尔德抬起头,目光一下就亮了起来:“真的?你有假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假期怎么行,谁受得了?”实习生笑道。
“假期长吗?”
“不长。但来看你一下总应该够吧。”
“不违规吗?”
“那时就不算违规了,”实习生说,“现在我们是医患关系,我得守规矩。等我离开这里,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对!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实习生说:“现在可说不好。我只知道我们要走,什么时候走都还不清楚呢。”
小莱尔德问:“那……万一将来你回来探病,可我已经出院了,那该怎么办?”

实习生顿了顿。当时的小莱尔德认为他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现在回忆起来,他应该是在想“你不可能这么快出院”。
实习生给出的回答是:“如果你出院了,我也可以通过医院找到你的联系方式。现在不行,现在我们是医患关系,不能聊这个。”

当时的莱尔德毕竟只是个孩子,他觉得十分有道理,一切都十分完美。
他的特殊诊疗快结束了,也许说明他真的很快就要出院了。专家会和这里的医生开会,认为他已经治愈,然后他就可以回家了。
他并不是特别喜欢那个家,甚至还有很害怕那栋房子,但外面总比住院好。他可以去外婆家住,也许还可以转学到那边,换个环境,认识新的朋友。
那时,实习生会去找他,他非常想把实习生介绍给自己的同学……对了,他因病休学太久,出去之后恐怕要有一群新同学了,他想先努力多认识些朋友,再让他们认识实习生,同龄人就会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因为他交到了校外的年长朋友,他从前的同学里就有几个这样的孩子,他们认识高中里十五六岁的大男孩,所以每天都风光得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好极了,”小莱尔德十分满意,“我会等你的。”
他终于放开了实习生的手,因为之前那种强烈的焦虑和恐惧都消失了。

其实,实习生预估错了,他和他的导师并没有很快离开医院。他们又在这里留了将近半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这期间,实习生给莱尔德的iPod充实了一批歌曲,还在莱尔德的授意下“偷渡”进来几套纸质桌游。实习生虽然年长几岁,却根本不会玩这些东西,还要靠莱尔德教他。莱尔德也不全会,经常要现学规则,然后再教实习生。
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实习生离开的时候,他和莱尔德都还没吃透游戏规则。

因为坚信实习生会回来探病,莱尔德并没有表现得太依依惜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把iPod带走了,因为医院不准给莱尔德留电子产品,桌游和一些小文具则留了下来。莱尔德没有意识到的是,之前他亲自写下的日记也不见了。
他完全没发觉,甚至根本不觉得自己写过日记。就算写过,也是闲得无聊随便写的,他觉得自己肯定写了几天就放弃了。
他觉得不重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令小莱尔德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很快被允许出院。他搬回了新楼的病房,医生说他仍然有这样那样的症状,他仍然通不过这样那样的测试……
日子一天天过去,实习生根本没有回来探病。不过小莱尔德也不怎么在乎。
回忆起来,之前是有个外院专家带着实习生给他看过病。他和实习生关系不错,但这并不重要。
他自然而然地认为这不重要。
他没有失忆,只是觉得不重要。

直到今天,他才隐约地明白是为什么。
那是一种只有少数人掌握的技艺,有点像大众印象里的“催眠”,但又不太一样……他只能大概知道那是一种技巧,却并不能完全理解它的本质。

还有很多类似的东西都是这样——
比如灰色怪物在他耳边嗫喏的造语。比如从声音直接转化为画面的讯息。比如直接钻入他脑中的知识与记忆……还比如混淆。角度。盲点。诗。岗哨。视野。雷诺兹。自我意识。盲点。导师。黑暗。成品。真理。辛朋镇。岗哨。盲点。出生。视线。向前。混淆……
他知道,却不理解。
就像很多事情一样——他两岁的时候就知道如何行走,却必然并不理解人类双腿的结构。

莱尔德忽然惊醒。
手心中的温度消失了,他没有继续握着列维的手,也不知道列维在哪。

感官逐渐清晰了起来。莱尔德手里沉甸甸的,手指上不仅有坚硬触感,似乎还有薄薄的一层尘土。
他端着一页书。
那是一条乌色的头骨,只有半个,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符文,几乎没有平滑的地方。符文像是雕刻在上面的,又像是在缓缓蠕动,每当眼睛阅读完一处,这处的符文就会自动移开,其他线条会绵延过来,自动补上。

莱尔德专注地盯着这一页书,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读完了上面的符文。也正因如此,他才又模模糊糊地记住了一些原本不知道的东西。
他不知道这些符文叫什么,但是能读懂。他不知道它们是否有发音,但能看到含义。

读得越多,他身体内部那种隐秘的疼痛就越明显。
起初只是一次短暂的抽痛。一般人会认为只是肋间神经痛。它再次出现时,莱尔德就认出了这熟悉的感觉。
疼痛开始于身体深处,不是心脏,不是肠胃,不是骨头,是说不出道不明的地方。
如果人真有灵魂,他会认为疼痛来自于灵魂的最中心。
它起源于灵魂中心,却能点燃四肢百骸。莱尔德感觉自己被剖开,某些东西被从体内扯出去,又有别的东西野蛮地冲进来。

上一次这么痛就发生在不久前,他在一段漆黑甬道的尽头,列维也在,他们刚刚被迎接到第一岗哨的内部。
他当然知道这里被称为第一岗哨。他就是知道。他能看懂这些东西了。

再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是在峡谷里。灰色的拓荒者抓住他,以特殊的技艺与他沟通。
在此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过了。自从“外院专家”和“实习生”从他的人生里消失之后,他就逐渐忘记了那种痛苦。

但这痛苦并不是“外院专家”和“实习生”制造的。他们只是在反复观察它,审视它,问询它。
那么,这痛苦究竟起源于何处?

莱尔德又一次紧蹙眉头,手指不自觉地抓住胸口的衣服。他坐着,弯着身体,头几乎抵在膝盖上。
这一页书已经读完了。他手中的头骨滚到了地上……应该是“地上”吧,莱尔德听到了骨碌碌的声音。其实他并不知道周围的环境是什么样子,除了这一页书,他还没看到别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忽然惊讶地发现,每次痛苦都伴随着“获知”。获知越多,痛苦越大。他体内似乎有个开关阀,它平时一直关闭着,只要打开,他就会坠入地狱,但必须打开,他才能感知真相。
那么到底是谁在他体内放下了这样一个“开关”?又是谁第一个使用它、关闭它?

莱尔德紧紧闭上眼。他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一双手,手指很长,手腕也很细。鲜血完全覆盖了它,几乎看不出本来的肤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又一只手出现了。这是另一个人的手,它更娇小,指头更圆润,而且一尘不染,皮肤洁白。它轻轻搭在被鲜血染红的右腕上,只停留了片刻就离开了,像是一次无声的安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染血的双手握着某种细小的利器,左手伸向莱尔德的视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种无法承受的强烈恐惧向他袭来。他试图转移注意力,想“闭上眼”,但他的眼睛本来就是闭起来的。于是他拼命抵抗住本能,想强迫自己睁眼。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这次不是头骨,是某种布料或者皮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的视线晃了一下,恍惚间已经睁开了眼睛,他手里抓着一块土灰色的软皮,很旧,比较柔软,应该是被特殊处理过。他把皮革拎起来,皮革上布满符文,看来这也是一页书。
除了符文,皮革中部还有两处奇怪的结节……莱尔德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那是人类的乳`头。这是一张来自躯体正面的人皮。

我竟然没有呕吐。这是莱尔德产生的第一个想法。
按照正常情况,他应该反胃、干呕、立刻把这玩意儿丢掉……但他并没有。仔细一想也不奇怪,之前他都已经捧着头骨读了那么久了,还读得十分顺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渐渐地,他已经有点习惯身体深处的疼痛了。他有了能抬起头的力气,于是开始试着观察四周。

一开始,眼前模模糊糊的,像是隔着一层结霜的玻璃,他的视力只够看清手中的书页。
这个状态没维持太久,远处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听清声音之后,他的视野也跟着清晰了起来。

手中的人皮、脚边的头骨并不存在。他坐在地上,手里捧着的是一本真正的书。皮革封皮,粗线装订,随便一翻开,就能看到一段疏离却生动的记述。它来自某个人的主观视角,记录了他的所见所悟……
莱尔德稍稍移开视野,就不太记得刚才读到的内容了。他的注意力被远处的声音吸引,暂时放下了手里的书。

莱尔德扶着身后的书架站起来,然后才意识到这里竟然还有书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环视四周,自己置身于两排书架之间的出口处,面对过道,对面也是一组组这样的书架。所有书架都高得不可思议,莱尔德抬起头,脖子仰到不能再仰,也看不到书架的最高处。
或许不是书架高,而是天花板太黑了。他最多只能看清三人多高的位置,再高处就像隐入了模模糊糊的黑雾。

书架也都是黑色的,而书本则毫无规律,千奇百怪。刚才他拿着的是皮质封面的古书,脚边丢着的则是一捆带木芯的卷轴。身边的书架上有颜色不同、大小不同的各种书本。
有些是宽而厚的大部头,有些是薄薄的册子,有看起来比较新的胶装书,还有些是年代古早的华丽古经,甚至还有以竹子薄片书写后捆扎成的卷筒。在书本之中还夹杂着一些不能成册的零散纸张,小到手掌大小的便签,大到类似挂式地图。
这些书本纸张堆放得十分杂乱,不像一般的图书室里那样按照品类和形状排列。如果一个人喜欢和纸制品打交道,却从不整理书柜,那么把他的书柜和书房容量扩大无数倍,并且按照他的习惯把它们塞满,大概就是现在此处的模样。

莱尔德从书架间走出来,迷茫地站在通道中心。天花板是黑的,太远的地方也是黑的,近处也没有照明来源,但他却能看清周围的东西。
他继续仔细聆听,寻找刚才帮他转移注意力的那个声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是真理不等于幸福,是这样吗。”
下面一句有点听不清,接着声音又说:“首先要怎么定义它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好像不是自言自语,而是在进行交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嗯……我不知道。那你是怎么选的?或者你当时是怎么思考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循着声音慢慢靠近。声音越来越明显,看来他找对了方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以,也就是说……”
声音还在说话。这绝对是列维·卡拉泽的声音,现在听得越来越清楚了,莱尔德能够完全肯定不会听错。
但他一直没听到其他人的声音,不知道列维在和谁说话。

“所以纳加尔泥板也是一个误会。哦,是的,我明白这个是同源的东西。嗯,也就是说……”
莱尔德心想,列维在和谁聊着什么东西啊?听起来还挺复杂的……
“是的,我受训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哦,不是,因为我不是导师。对……你继续说。”
这样的对话还在继续。列维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倾听,并且不时给出回应,所以他的发言七零八落,拼凑不出完整的话题。

莱尔德来到两排书架之间,书架的远端藏在阴影之中,站在通道一侧无法看清深处。
这一带似乎比别的地方更加令人不适,高大的书架给人强烈的压迫感,仿佛它们不是书架,而是一排排墓碑……而且是有着自我意识的墓碑。
它们静默地矗立着,散发着幽邃的寒意,用不存在的眼睛俯视着下面渺小的活物。

莱尔德走进书架之间。他没有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但里面的人察觉到了他。列维的声音停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莱尔德试着叫了一声。

话音刚落,庞大的黑暗向他袭来。
莱尔德全身都坠入了冰窟,一时间无法再发出声音。
他在寒冷中失神了几秒,才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严寒,而是强烈到无法形容的恐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不是列维·卡拉泽。
那不是列维·卡拉泽。
那不是列维·卡拉泽。
莱尔德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眼睛却直直盯着向他迎面走来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无法形容它,但莱尔德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曾经见过它——在十几年前,在精神病院中经历特殊诊疗之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既不是血色的无皮人形,也不是灰色的嵌合肢体,更不是罗伊与艾希莉那样的怪异表皮,或艾希莉如今那样的蠕动肉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都不是。都不像。
它到底是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它不是列维·卡拉泽。它到底是什么?

TBC
matt于2018-07-22 21:30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