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51      
51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51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冲好咖啡,坐下来戴上耳机,按下录音机的播放键,被暂停的录音继续播放,耳机中传出导师的声音。
录音的前半段是实验过程记录,现在播放的后半段是导师的总结。实习生翻过一页已经写满的纸,熟练地记录出接下来的字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2002年4月4日,PM3:10,第二十九次完整认知探查,已结束。
受试人目前状态:
急慢性疾病:无。精神与认知:正常。形体:完整。是否适宜继续接受探查: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探查开始时受试人对提问有反应,能对外界给予的刺激给出有效且准确的回应,3分25秒后,受试人不再回应提问,对外界刺激仍有反馈,但反应明显过激,出现定向障碍。反应与以往探查中的表现总体一致,略有加重趋势,应在后续探查中继续观察。
进入受探查状态5分钟后,受试人开始主动描述所见,内容与已记录探查结果一致,仅有少量的用语差别。本次探查无明显进展。
另:根据监控显示,受试人在临床上被长期检测到脑波节律的结构破坏,受试期间亦未见好转,每次受试时未见明显区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非探查状态下,受试人能够正常处理符合其年龄之能力的事务,与人沟通流畅,态度友善。这一点与其诊断结果呈现轻微相悖,即受试人并未出现与检查结果对应的临床症状,目前尚无解释。
照例已附上本次探查全程录音。
下一次认知探查时间:未定。
先这样吧,你找个时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后那句就不用记了。实习生按掉录音,取下了耳机。
他盯着灯下泛黄的纸张,检查了一下记录,把它和另一只小型磁带塞进牛皮纸信封里。一份纸质记录,一份录音拷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起身走出房间。他本应该直接走向楼梯口,却忍不住回头向楼道尽头望了望。莱尔德·凯茨的病房在那边,现在那孩子肯定还没睡,不是在写日记就是在偷偷听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去年圣诞节时,实习生送了他一只iPod,里面存了不多的几首歌。莱尔德非常满足,并且经常为此连日记都忘了写。
实习生想着,今晚得去把那个小电子产品要回来充电。病房里没有能供病人自由使用的电源插口。

实习生下了楼梯,离开破旧的小楼,进入主院区,在大楼侧面的花园里找到了信使。
信使平时是医院的警卫,他为学会服务了几十年,熟知流程,每到需要的时间,他就会在这里边抽烟边等待。

交接工作的次数多了,实习生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让老警卫抽烟时注意安全,不要被医院工作人员发现。
老警卫笑了起来,说实习生和别人很不一样,别人要么一起抽烟,要么劝人少抽,而他劝人的理由竟然是“别被医院的人发现”。
借这个机会,实习生和老警卫聊了一会儿。他提到,医院里的普通医生见到他时,总是惊叹“你怎么这么年轻”,这一点经常让他提心吊胆,担心引人怀疑,好在他有一份看起来能解释年龄的合法履历。
老警卫说:即使不和真正的医生比,而是和别的见习导师比,你也算是特别年轻的了。带你的导师看起来和我岁数差不多大,别的见习导师至少也得有三十岁左右,像你这么年轻的人,大多数都还在封闭受训。猎犬和信使里倒是有不少年轻人,在导师里可太少见了。

他说得没错,连实习生自己也觉得稀奇。封闭受训的时候,他是直接被导师指名带出来一对一进修的。比起另外几名受训者,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特别之处到底在哪。

因为那次闲谈,他和老警卫的关系变得自然了很多。
他们变得更像是普通的熟人,而不是导师助理和信使。
今天,实习生照例把需要传递的资料交给信使——除非在封闭的内部办公环境中,否则学会从不使用网络或邮政来异地传递信件,他们依靠的都是自己的信使。

警卫收下东西,照例靠在墙边和实习生聊了一小会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当实习生说起“关于莱尔德·凯茨……”时,老警卫连连摆手:“停,停。不能和我聊这个话题。”
“好吧,”实习生想了想,“你知道今天晚餐时间有个病人突发癫痫,还咬了护工的手吗?”
“哦,知道。那个护工还和我挺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听说那个病人有意识障碍什么的,病情很复杂,而且偶尔有攻击性。”
“是啊,怎么了,为什么说起她?”
实习生想了想:“如果有一个人,他的很多检查结果都与她非常相似,但他却没有她那样的临床表现,你觉得这正常吗?”
老警卫叹了口气:“我不是医生,我不懂这些……还有,我真的不能和你讨论莱尔德。”

实习生尴尬地笑了笑,彻底放弃了这个话题。
又聊了一会儿后,老警卫与实习生告别,拿着东西去了停车场。他作为医院警卫的休息日“正好”开始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回到主院区后面,一抬头,正好看到莱尔德住的病房窗户。
莱尔德趴在窗台上,隔着玻璃与铁栅栏,对他挥了挥手。

实习生快步走进楼里,准备去帮莱尔德给播放器充电。他暗暗想着:现在导师几乎无法从莱尔德身上探查到更多东西了,而且,因为能从莱尔德身上诊断出一些脑病特征,所以导师无法确定探查到的东西是否具有价值,如果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也许导师就会放弃继续对莱尔德进行探查……
实习生很希望莱尔德能继续保持这种状态,最好不要让导师有什么新的发现。
多坚持一段时间,导师就会将莱尔德判断为“无研究价值”,那时莱尔德就自由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实习生也对导师隐瞒了一些事情。
尽管他也对那些事感到不安,尽管他也非常想得到答案,但他还是没有把它汇报给导师。

从大约第十几次探查后开始,莱尔德经常用极为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起初,实习生以为莱尔德是在害怕记忆中浮现出的事物,或是探知时用的符文共鸣引起了肉`体痛苦……后来通过一次次观察,他逐渐确定,莱尔德的眼神就是针对他的,而不是对别的东西。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每次探查结束后,导师暂时离开去收拾东西,留下实习生负责观察和安抚莱尔德。莱尔德的“噩梦”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他平静下来,先经历短暂的昏睡,然后会渐渐苏醒,就像经历了一次不够安稳的午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会慢慢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看四周,然后要么快速恢复神志,乖巧地询问“治疗结束了吗”,要么会在看到实习生时露出惊恐的眼神。
这眼神转瞬即逝,接下来,莱尔德会彻底清醒,并且忘记之前的所感所见,就像人们会忘记梦境一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今天下午,探查结束后,实习生照例留下观察莱尔德的情况。然后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莱尔德顺利醒来,涣散的眼神移动到实习生身上之后,立刻变得充满敌意与恐惧。与以往不同的是,莱尔德眼中的惊恐没有马上消失,而是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他还小声地问:你不是实习生,你是谁?

实习生一开始误会了这个问题,还以为这孩子指的是“你不是真正的实习医生”。
反正导师不在,实习生甚至诚实地回答:我确实不是,但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这是规定。

然后,莱尔德陷入严重的惊恐,开始语无伦次,有时小声自言自语,有时大哭着喊救命,还用双手不停抓着胸口的衣服,像是打算挖开皮肉又办不到一样……
这状态大概持续了一两分钟,在引起别人的注意之前,莱尔德终于平静下来了。
他紧闭的眼睛再睁开,望向实习生,眼神里有一种“幸好只是梦”的解脱之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犹豫过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导师,最后他决定不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将来导师亲自发现了,那他就假装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果导师从没发现,那就更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实习生认为,莱尔德本人大概也不知道这一切。每次探查后,导师都会照例对莱尔德进行记忆干扰,这孩子的脑子一片支离破碎,连刚刚经历过什么都不太清楚。
他不会记得自己在探查中重走了哪些回忆里的路径,不会记得噩梦中重现的场景,更不会记得自己是如何惨叫和挣扎的……
他也不会记得意识模糊时的所见所感。无论是探查刚结束的那几分钟,还是从正常睡眠中刚醒来的模糊时刻。
他会忽略一切在“朦胧状态”下产生的记忆。导师说,这也是记忆干扰的副作用之一。

实习生走到莱尔德病房前,隔着门,听到屋里传来哼歌的声音。
莱尔德趴在窗口,塞着耳机,跟着音乐哼唱,唱得完全听不出调子,只能认出歌词:她的心被蒂凡尼扭曲,她开着一辆梅赛德斯奔驰,她拥有很多非常漂亮的小伙子……
实习生认出这是一首很老的歌,他小时候听过。歌是他选的,他不知道现在的年轻孩子都听些什么。在别人眼里他也很年轻,但他确实不知道那些。

“蒂凡尼是谁?”实习生推门走进去。
莱尔德飞速拔下耳机,转身发现来人是谁后,他立刻放松了下来:“啧啧,你一定是个书呆子,你连蒂凡尼都不知道,那是……”他可疑地停顿了一下,“她是很多年前的美国小姐,当年很多男孩子的梦中情人。”
实习生笑了笑:“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它是珠宝品牌啊?”
“那你还问我!”莱尔德胡说八道未果,一脸不悦地把iPod丢在床上,“行了行了,去帮我充电!”
“逗你而已。小骗子。”

===================================

列维不知道该怎么办。
莱尔德躺在他手臂上,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和上次有点相似。在悬崖边的时候,莱尔德也曾陷入惊恐并且胡言乱语。他认为自己还在精神病院里,那次他似乎也提到了“实习生”这个词。

列维在莱尔德耳边打了下响指,又拍了拍他的脸,他没反应,显然这不是睡眠,是昏迷。
一个被打肚子、被皮带抽腿、被电击都毫不畏惧的人,被人抓着胳膊逼问了几句,竟然就脸色苍白地昏了过去……这简直是一个喜欢玩极限运动的豌豆公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正在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列维忽然感觉自己正在被什么注视着。他猛抬起头,前方不远处,一个黑色的人影站在方尖碑下,与影子几乎融为一体。
那人察觉到了列维的目光,缓步向他走来。
列维把莱尔德放在地上,站起身,一手握紧斧柄,一手悄悄摸向腰后的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距离他十码左右时候,那人停住脚步。在这距离下,列维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子,那人全身都包裹在黑布条中,就像一具绑着黑色绷带的木乃伊,他戴着鸟嘴面具,就像古时候医生戴的那种,面具是金属制成,上面锈迹斑斑,覆盖住整个面部,眼睛的位置绕着黑绷带,把面具和头颅紧紧扎在一起。

黑绷带人十分恭敬地后撤一步,行了一个夸张的古典躬身礼。
随着他的动作,方尖碑的影子似乎在一瞬间伸长了不少,完全覆盖住了他,影子的边缘就在列维面前几步远的地方。

“你是什么人?”列维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黑绷带人从躬身礼中直起身体。他的声音不是从面具下方,而是从地面的影子里传了出来:“恭迎您的到来,触摸真理的拓荒者。信使雷诺兹前来为您服务。”

TBC
matt于2018-07-03 22:0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