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45      
45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45

列维说:“对了,你打开地图,我是说真正的地图。对比一下我们走的路线。”
莱尔德拿起摆在仪表台上的终端,依言调出地图,与现在的行进路线进行对比。
如果把这里的位置与距离套入现实中,他们是在靠近圣卡德市西南的地方遇到了塞西,现在直接忽略了圣卡德市,正在向西北方向行驶。
“有趣,”莱尔德挑起眉毛,“如果我们在外面,现在我们在马里兰州,靠近巴尔的摩。真奇妙,如果是在外面,我们现在走的根本就不是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说:“现在我们走的也不能算是路。你再去看一下安吉拉留下的那张‘地图’,看看有没有什么眼熟的东西。”
“没有。我看过不知多少次了。也许是她画得太简略,就算真有重要信息,我们也辨识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虽然这么说,莱尔德还是打开了竟然还有电的手机,点开以前拍下来的照片,“你为什么突然想起这张图?”
“你们都睡着了,我才能静下心想起一些事……”列维说,“你知道辛朋镇吧?”

莱尔德没有马上回答。列维在心中窃笑:这个小骗子犹豫了,从前他假装关注费城实验,实际上绝对是在偷偷调查辛朋镇,现在列维突然提起这地名,他没做准备,不知道该承认还是该继续装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主动接着说:“现在的地图上根本不标示辛朋镇的位置,其实它就在马里兰州西部。”
“真的?你能确定吗?”莱尔德惊讶道。
“你竟然不问我‘辛朋镇是什么地方’或者‘为什么地图上不标它’。”
“这已经不重要了。”莱尔德又检查了一下追踪终端,“按照现实中的地图来看,伊莲娜现在就在那附近,暂时没有移动。这只是巧合吗?”
“谁知道呢。”
莱尔德问:“那你提起安吉拉画的地图又是什么意思?你觉得她画的是辛朋镇?”
列维说:“虽然不能确定她画的是什么,但看着确实有点像个小镇或者社区的地图。她画过类似道路的路线,类似房屋的小方块什么的。你看,塞西是从圣卡德市进入这里的,她看到的是戈壁;当年安吉拉也是在圣卡德市进入‘门’的,为什么她就看到了类似城镇的结构?”
莱尔德说:“也许就像艾希莉和罗伊看到的情况一样,他们最开始也看到了类似松鼠镇的街道,但那些只是假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许是,也许还有别的原因,”列维说,“安吉拉的情况非常特殊。大部分走进‘门’里的人都永远失踪了,少数能回来的,比如你,也起码用了几天的时间。而安吉拉,她在一天之内就回来了,并且她还有可能见过‘伊莲娜’,说不定这些事情之间是有联系的。”

“我并不太明白……”莱尔德说,“辛朋镇事件都过去三十多年了,为什么你觉得因为安吉拉会和辛朋镇有牵连?伊莲娜和那地方又是什么关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这才意识到,对他来说,他会从现实地图想到辛朋镇,从辛朋镇想到伊莲娜,从伊莲娜想到米莎和安吉拉,再从安吉拉画的图反过去联想辛朋镇……这是一串顺畅的猜测,因为他知道伊莲娜是谁,也知道她与辛朋镇事件的微妙关系,所以他肯定会忍不住把这些人与事联系起来。
但对莱尔德而言,列维的猜想就有点难以理解了。
列维随便应付了几句,把一些猜测推说给直觉。

像莱尔德这样的普通调查者,他们会清楚地记得辛朋镇事件的幸存者名单,却不太会记得全部失踪者的名字。一般人都会对幸存者更感兴趣,至于上百个失踪者姓名,谁能全部记住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伊莲娜是失踪者,不是幸存者。

而在列维看来,最有调查意义的则是两名失踪者和一名幸存者:伊莲娜·卡拉泽,丹尼尔·卡拉泽,以及玛丽·奥德曼。
前两人是学会的导师,奥德曼女士是一名信使,她并未失踪,是幸存者之一。当时她六十六岁,基本已不再处理常见的信使工作,转而只为两位卡拉泽导师服务,担任他们的对外联络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联邦执法人员抵达辛朋镇之前,是奥德曼在不停涂抹、破坏镇上不停出现的涂鸦。《奥秘与记忆》杂志认为也许她是在拯救小镇,因为她破坏了全部涂鸦,所以后续调查人员才没有继续失踪。
但这只是杂志的猜测,他们根本没有采访到奥德曼本人。
后来,奥德曼也“失踪”了。她并没有迷失在“门”中,她只是在“大众”的眼里失踪了。
她又疯疯癫癫地活了很多年,大概前年才死于血管疾病和肺部感染。

列维曾经见过她一面。当时他还不知道她是奥德曼,只知道这人是个彻底疯掉的信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时列维刚刚成为猎犬。他走进奥德曼病房的隔壁,与她隔着一道单向玻璃,她却似乎看到了他。
她先是扑到玻璃上,瞪大双眼,然后又尖叫着抱着头滚倒在地,最后蜷缩回床上,用枯瘦的双手捂着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指缝中露出一双充血的眼睛,流着泪,眨也不眨,像在畏惧什么怪物一样。
从道理上说,她不可能看见隔壁。而且这边的室内有四个人,三个猎犬和一个信使,可列维就是觉得她在看自己。

奥德曼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似乎从前也有人曾经这样看着他。
他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值得被畏惧的事情。
今天回忆起来,列维忽然有些明白了,奥德曼应该不是在针对他,而是想起了过去的不明经历吧……就像莱尔德一样,莱尔德偶尔也会露出这样的神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盯着“伊莲娜”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这两人年龄不同,性格毫不相似,但他们拼命克制恐惧时的神态倒是挺像的。

想着这些时,列维看了莱尔德几眼。
莱尔德故意夸张地咧着嘴:“你干吗要瞟我一眼然后冷笑?看起来怪变态的……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在公路上搭车的离家出走少女,遇到了好心的卡车司机,上车后我们聊了一会儿,他斜眼看着我,露出诡异的笑容,从座位底下掏出刀子……”
列维收敛了一下表情,说:“我不会做那种愚蠢的事。”
“哦,你的意思是,你才不会用刀,你会直接用枪顶着我的脑袋?”
“不,我根本不会给你停车。”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刻薄冷酷缺乏同情心。”莱尔德熟练地列举了一下罪名,“对了,如果我们找到了伊莲娜,你想怎么办?”
列维说:“我们要搞懂她是怎么‘开门’的。既然她能主动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上,要么是她能‘制造’门,要么是她能找到可以回去的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得对!”后座上爆发出一声大叫,不仅吓了列维和莱尔德一跳,杰里和肖恩也瞬间被喊醒了。
“对!找到她就能找到回家的方法!”塞西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激动地喊了起来,“她能找到我们的家,肯定她也能让我们回去!米莎也在她那……你们已经知道她在哪了?太好了,我们快点……”

列维听见后面不断传来嘁哩喀嚓的声音,杰里和肖恩支支吾吾什么也不敢说。
莱尔德回头去看,只见塞西端着枪,卸掉子弹再装上,拉开保险再关上,不断地重复着这个过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呃,塞西……你冷静一点,”莱尔德背上浮起一层冷汗,“我们距离疑似目标还有一定距离,你现在应该好好养精蓄锐,不要太累了,精神太紧张也不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深呼吸了几次,终于停了下来,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对不起……你说得对。我现在精神不稳定,真抱歉……”

后座上,杰里和肖恩交换了一下眼神。肖恩想表达“别搭话”,杰里却领会成了“说点别的”。
于是杰里试着活跃气氛:“没关系,特拉多女士,你这样其实挺酷的。我也很想学开枪,但我从没试过,你车里那些东西也很酷,即使丧尸爆发也能轻松应对……”
塞西疲惫地笑了笑:“哈……老毛病了。我和我丈夫年轻时天天这么过日子……”
杰里一脸天真:“你们以前是黑帮吗?”
除了开车的列维,全车人都震惊地盯着杰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愣了几秒,不但没有生气,还哈哈大笑起来。在笑声中,她身形放松了很多,刚才紧绷着的状态终于消失不见了。
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说:“不,我们是末日求生题材爱好者,尼克有一家专门卖相关物品的店,而我写了一些这方面的书……后来我们年纪大了,又有了米莎,精力没那么旺盛,就不再把家里布置成核危机地下室了……这辆车算是我们最后仅存的堡垒。”
“我也很喜欢这些!”杰里说,“你看过《火山冬季的幽灵》吗?里面的主角也是这样,平时就很有危机意识。”
塞西羞涩地扶额:“天哪……也许你不会相信,但……这是我写的。书上用的是笔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兴奋得嗷嗷叫起来,说想要塞西的签名,并且为没带笔和本子而烦恼了起来。肖恩再次感叹杰里精力旺盛,莱尔德安心地转回头,重新靠在椅背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渐渐轻松下来的气氛中,列维是唯一一个表情越来越严肃的人。
他稍微放慢车速,微微眯起眼,仔细看着远处。
“莱尔德,”他边说边指了个方向,“把你那个小望远镜拿出来,看看那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一边打开脚下的箱子,一边伸着脖子看前面。这一带的的岩石和矮丘比之前更多,列维尽量在不改变方向的前提下走平缓些的地方,如果前面地形过于起伏,形成障碍,他们就没法继续开车了。
而列维所指的,并不是横亘在视野尽头的起伏山地,而是那附近的半空中。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没掏出望远镜前,莱尔德隐约看到天际线上掠过去一个小黑点,大概是只鸟。除此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接着他才突然意识到,这并不寻常,他们一路上连半只鸟也没看到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赶紧举起望远镜。“一只乌鸦,”他惊讶地说,“它落下去了……等等,那是个什么?”
“我们又看不见,你倒是说说。”列维皱眉。

远山光秃秃的,没有植被,高峰处矗立某种细而高的物体。
它顶端较细,下方微微粗些,从那平滑规则的形状看,它大概不是枯树,不是自然的产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乌鸦盘旋了几次,降落在了柱子顶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时,车子绕过一片土丘,开上较为平缓的坡地。角度产生了变化,莱尔德能看得更清楚些。他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一座方尖碑。
从比例看,这座方尖碑并不大,比起文物方尖碑来,甚至还显得有些矮胖。乌鸦在顶端落了一会儿,把头埋进翅膀理了几下羽毛,又展翅飞起,盘旋着下落,消失在了山峰背后。

莱尔德把所见的东西描述了一遍。肖恩和杰里争着也要看,莱尔德就把望远镜递给了后座。
“那到底是什……”他只是随口感叹,说到一半,他忽然沉默了。

不需询问,一个答案直接出现在他心中:岗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属于所有拓荒者的岗哨。
没有幻觉的文字,也没有幻听的声音,这一回答就像是属于他自己的记忆,出现得自然而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低下头,捏住眉心。列维察觉到他的动作,问他怎么了,他却暂时无法回答。
因为,伴随着“岗哨”,又有其他词句一并浮现出来,形成了群蜂般的杂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撕毁书页。处决猎犬。杀掉所有拓荒者。

TBC
matt于2018-06-17 22:18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