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39      
39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39-

肖恩的手指可以抓住崖边了。艾希莉的手臂暂时停止了收缩,她说要歇一会儿,一次拖两个人实在太累了。
考虑到她之前的状态,也许这不完全是重量的问题……是她在不停失血,所以愈发衰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悬崖下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肖恩向下望去,发现是罗伊扛着昏倒的列维爬了上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大概列维和他的背包加在一起太重了,罗伊的速度很慢,张嘴喘着粗气,脖子以上的眼睛不停开合。他从杰里和肖恩身边爬过去,跳上崖顶,把列维粗暴地甩到地上,然后凑到艾希莉身边。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的身体轻轻震颤着,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大概是想询问艾希莉的伤势。艾希莉虚弱地对罗伊说了什么,他立刻领会,又爬下去帮助杰里和肖恩。
在罗伊的帮助下,杰里和肖恩终于都平安上来了。附近不再有雾气,他们可以回望灰色树林,对面崖边仍然有好几个黑红色的物体在蠕动,大概它们都是被灰色的猎人带来“垫脚”用的,只是还没被扔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望向罗伊:“莱尔德呢?”
罗伊并不理他,只是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一边蹲在艾希莉旁边。艾希莉现在更加虚弱,似乎也没有发现还少一个人。
“我往下看看。”肖恩趴下来,头探到悬崖边。
他刚伸出头的瞬间,一道庞大的黑影像狂风般冲了上来。他下意识地闭眼抱住头,感觉到一个沉重的物体落在他身边,同时还带来了一股冰冷的铁锈味。

灰色猎人来了。它比之前矮了很多,大腿只剩一小截,断面还不停淌下黑血。
它用断肢和七八条手臂撑着地面,其他手臂像棘刺一样伸开,有几只手上抓着尖锐的石矛尖,还有几只手的指尖像兽爪般尖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灰色怪物的面部好像变样了,它变得比之前更不像人类,呲出的牙齿也更加尖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被它按在怀中。几只手分别抓着他的手脚,他握枪的那只手无法移动。

杰里蜷缩在较远的地方,吓得叫都没叫出来。他担心地望向肖恩,肖恩就抱着头趴在灰色怪物身边。
猎人完全无视了距离他最近的肖恩,他先看了一眼列维,最后目光停留在罗伊和艾希莉的方向。

罗伊面对猎人,发出比之前更尖锐的啸叫,同时,猎人拖着鲜血淋漓的下`身向他扑去。
本应无法动弹的艾希莉竟然也跳了起来。她把靠下的两只手当做腿来使用,右上手折向身后,毫不犹豫地拔出了细木桩,以持用武器的姿势握紧。
她抢在罗伊之前冲向猎人,纵身跃起,将木桩对着猎人的面部刺去。
为了迎战,猎人终于抛开了莱尔德。莱尔德赶紧向远离断崖的方向爬了过去。

艾希莉扑到猎人身上,猎人毫不躲闪,就这样让她把木桩刺进了它的左眼框内。它抓住艾希莉,把她留在自己身上,艾希莉并不挣扎,而是拔出木桩,一次又一次继续刺下去。罗伊也扑了上去,他们踉跄地纠缠在一起,血迹在地上划出一道道长弧。
艾希莉的声音变了。她之前一直能正常说话,这一点和罗伊不同,和猎人更不同。而现在,她一边与猎人纠缠,一边发出尖锐鸟鸣般的声音。
在杰里和肖恩惊骇的目光中,艾希莉扒着猎人的头颅,咧开嘴露出牙齿,对着它的面部啃咬下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已经借机爬远了,突然他又停下,颤抖着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杰里拉住他的衣服,“别过去!”
肖恩说:“她很不对劲,我得帮帮她,也许……我可以把她从那玩意身上拉下来……”
杰里原本在地上瘫坐着,听肖恩这样说,他一轱辘爬了起来,继续紧紧抓着肖恩:“是她自己跳过去的!那个东西伤害过她,也许她是在……在报仇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短时间内,肖恩无法组织语言来描述心中的猜想,他只是觉得,如果这么下去,也许艾希莉身上会出现比遇难死亡更可怕的情况……
也许和艾希莉陷入恐惧和愤怒有关,和她想要与那个猎人拼命有关……她会在厮杀中滑向远离人类的地方,就像当初她和罗伊经历的“成长”一样。
显然,她已经距离某种“界限”越来越近。一旦她跨过去,大概就再也回不来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刚甩掉杰里的手,杰里扑上来抱住他的腰:“你冷静点!不能过去!”
“都什么时候了!”肖恩捏着他的胳膊,把他从身上扒下来,“你不想帮忙就不帮,别妨碍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不停叫着“太危险了”,最后还是被肖恩两三下推到了一边。他跌坐在一团杂草上,眼睁睁看着肖恩朝猎人走了过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猎人挥舞着最长的几只手臂,其中有两只手上长有厚而尖锐的指甲。肖恩灵敏地避开了它们,绕到距离艾希莉更近的地方,抱住她一只晃荡着的腿,想把她从猎人身上拽下来。但艾希莉根本不配合,猎人也抓她抓得很紧。
肖恩去抠猎人的手。他发现猎人一直在后退,距离悬崖越来越近……似乎它是故意的,它就是想带着艾希莉一起坠下去。是罗伊拉着他们,一直阻碍着猎人的行动。
脚下全都是猎人和艾希莉的血,土地因此变得非常滑腻,罗伊没有艾希莉那样大的力气,只能被拖着一起慢慢走向悬崖。

从刚才起,莱尔德一直跌坐在旁边,垂着头,肩膀微微颤抖。
他能感知到周遭的情况,还几次想举起枪,但就是办不到。
猎人不停嘶叫着。这声音穿透空气,穿透血肉与骨骼,直接刺进莱尔德脑中,变成了清晰的语言:
“不要阻止,我,我,带他们走……杀了他!”

不知猎人做了什么,现在它与莱尔德已经没有肢体接触了,它的思维竟然还能直接传达过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种沟通方式非常痛苦,至少对莱尔德来说是如此。
他所感知到的每个词,都是一支无形的针,他“听见”这些话的方式,就像是被数根长针刺入大脑。

莱尔德低声呻吟,跪在地上。伴随着无法形容的痛苦,他模糊的视线慢慢偏转,转向距离他不远的列维。
列维已经慢慢地醒了。他用手肘支撑着身体,艰难地爬起来,眼神还有些涣散。缺氧导致的昏阙一定让他很不好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的眼睛里都是泪水,却清晰地看到了列维脖子上的一圈瘀血。
在谷底的时候,猎人提着列维的脖子,一定是那时留下的。
在瘀痕附近,有细小的银色在微微反光。伴随着列维试图爬起来的动作,钥匙形状的项坠从他领口滑了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看到它的一瞬间,莱尔德暂时没有想到别的,只有一个想法盘旋在脑子里:“为什么我能看得这么清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的距离不远不近,正常来说,他应该只能看到吊坠的轮廓而已。而现在,他竟然知道吊坠上的一切细节,包括六芒星与衔尾蛇,还有字母“L·K”。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杀了他,杀了他,杀掉一切拓荒者,杀了他!”
猎人的嘶吼声继续化作一根又一根长针,在莱尔德脑子里翻搅。

有那么一两秒,莱尔德的手失去了知觉,恢复感知时,他已经握紧了差点被丢开的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眼前泛起灰白相间的雪花,双手抖得厉害,却竟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了换弹动作。

儿时的某些记忆一丝丝浮现了出来。很可惜,不是他五岁失踪期间的记忆,而是他十一二岁的时候……
在住院治疗期间,他大部分时间都很听话,好好配合治疗才能早点回家。有一次,院方说有个外院的专家想和他见面,为他会诊,他痛快地答应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只是记得有这么一件事,也记得自己接受过问诊和催眠,但并不太记得其中细节。
他一直没把这当回事。记不住才是正常的,他住院了那么多年,本来就不可能把每次治疗过程都记住。
今天,他竟然想起来了一点点。

他半躺在治疗椅上,头上贴着小圆片,圆片上细细的线连着某种仪器。护士说这是为了监护他的大脑情况。
准备完毕后,“外院专家”带着一名年轻学生出现了,他们开始对他问诊,也可能是催眠,当时年少的他还以为“催眠”是指真的睡上一觉,但并不是。
几分钟后,他不断地哭泣,惨叫,挣扎……治疗椅上的皮带把他捆得结结实实,他无法挣脱,连头部都动不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说不清身上到底哪里痛。先是从噩梦里的伤口开始,那不是真正的伤口,只是存在于他恐惧的记忆中而已,此时它们好像全都裂开了,明明它们不存在,没裂开,没流血……但噩梦里的疼痛却全都回来了。
然后是不太严重的新伤,近一两年内的擦伤。在旧伤带来的巨大痛苦下,新伤好像根本不值一提了。
再然后,是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和骨骼……剧痛深入灵魂,犹如整个人被活生生地焚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那些医生并没有打他,甚至都没怎么碰他……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痛。
从前确实有个暴躁的护工打过他。那是在他刚入院不久的时候,那时他还不太听话,所以吃了点苦。现在他已经学会了规矩,这两年里他再也没有惹过麻烦……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会遭受如此严苛的惩罚。

他不知道折磨是何时结束的,也记不清下次酷刑是从何时开始的。
现在回忆起来,这些应该是起始于他十一岁那年的冬天,痛苦陪伴他度过了圣诞节和新年。一切结束的时候,他已经过了十二岁生日。
期间他回过一次家,只是暂时出院,只待了半天就又回来了。他没对家人说什么,并不是不敢说,而是……他竟然认为根本不需要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不需要说?那么可怕的经历,他为什么不告诉父亲?他为什么根本想不起来?他为什么觉得根本无关紧要?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段日子里,莱尔德经常见到外院专家和他带的实习生。
比起年长的专家,小时候的莱尔德当然更喜欢那个实习生,他看起来也就十几岁,或者是二十岁左右,应该是还在读大学。全医院里都没有这么年轻的医生,而小时候的莱尔德并不懂得此人的年龄与学历不符。
在专家的诊疗行为之余,实习生经常陪莱尔德玩,是那种与医疗无关的、真正意义上的玩。
冬天时,他俩在院子里堆雪人,春天到来后,那人带他到医院的花坛边,教他画水粉画……真奇怪,这两人曾经那样折磨他,为什么当时他却觉得他们很友善?他为什么还能信任他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有一次,莱尔德发现实习生戴了一条项链。从前他平时把项链藏在衣领下,从不露出来,最近天气转热,他第一次稍微解开领口。
莱尔德的继母也是总戴着项链,就像是某种护身符一样,她的项链上挂着镶嵌水晶的高音谱号,大概因为她是声乐艺术家。
实习生戴的项坠是钥匙形状,上面雕刻着星星,中间还有环形的小蛇,以及一些字母。莱尔德没看清是什么字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十二岁的莱尔德偷偷猜测,也许实习生戴的也是护身符,上面的字母一定是他女朋友的名字之类。因为当莱尔德问起项链的时候,实习生吭吭哧哧地用别的话题岔了过去。他一定是害羞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今天之前,莱尔德从未刻意回想过这些。他见过很多医生,他一直觉得那个专家和实习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从未完全忘记他们,又从未想起过他们。

莱尔德蹒跚着站了起来。他伸手想扶住什么,却摸了个空。于是,他更加用力地握紧手中的东西,好像那是唯一能支持他的物体。
一声枪响惊醒了他,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奇怪的是,他的意识并不模糊。他记得。在意识到“我开枪了”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记得”刚才的事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因为我要杀了他们。”
意识中有个声音这样解释道。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紧接着,他手腕一痛,身体也突然失去了平衡。
他又开了一枪,好像还有人因为枪响而尖叫了一声……叫声听起来不像是中弹,更像是被吓到了,这让他稍稍安心了一下。
然后他感觉到有人紧紧搂住了他。对方慢慢蹲下来,让他靠在怀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手腕还是很痛,刚才一定有人狠狠扭了它,或者用什么打了它。莱尔德模糊的视野渐渐聚焦,列维的脸近在眼前,他瞪着眼睛,看起来非常生气。
“你他妈的在搞什么!”列维忍不住骂道,“你醒着吗?认得我是谁吗?”

莱尔德的思维重新凝聚了起来,回到了当下。果然,是列维抱住了他,还缴了他的枪。
他的第一枪没有稳住手腕,怪不得打不中,开第二枪的时候,因为距离太近,他还没来得及瞄准,就被捉住手腕绊倒在地……

但我为什么要瞄准?
莱尔德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瞄准?我为什么想拿枪对着这个人?
他的身体彻底瘫软下来,眯起的双眼并没有望着列维,而是望着某种遥远且无形的东西。

看到莱尔德迷迷糊糊的样子,列维低声咒骂了一声,把他放到地上,自己拿起枪向崖边走去。
“我先去帮忙……回头再和你算账!”

TBC
matt于2018-06-02 20:42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