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38      
3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38

莱尔德并不理解黑衣男人所表达的全部意思,倒是明白了其中一点:这个人并不仅仅见过他在日记里提到的东西。
“这是我的最后一次探索。从前的几次已消失在记忆之中。”
他大概是经历了某种“重置”。他的日记从描述“图书馆”和“树篱迷宫”开始,其实在这些之前,他也许还见过更多,还经历过更多……但那些宝贵的经历都因某种原因被湮没了。
奇妙的是,他竟然还记得更久远的人生,还记得门外面的事,还记得自己最初的使命……还记得所敬仰之人写下的诗歌……

莱尔德本来想问猎人为什么还能记得那些,忽然之间,他又觉得不用问了,他可以理解——他想起了小时候住过的房子,地板上的积木城堡,被他弄坏的浅黄色小熊……还有站在他身边,皱着眉头的佐伊。
那时她三十一岁,在莱尔德的记忆里,她永远是三十一岁的模样。

莱尔德不记得自己在五岁时是如何看见“门”,也不记得是怎样走进去的,更不记得进去后具体经历了什么。但他一直清楚地记得与佐伊相处的最后时光。
所以,大概这位猎人也一样。总有一些珍贵且真实的东西,会变成最难以磨去的烙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陷入思索时,视野晃动了一下。黑衣男人的形象短暂地消失,又再度出现。
在黑衣男人消失的那个瞬间,莱尔德重新看到了灰色的嵌合人,身体也感觉到了被死死抓住的疼痛,耳边还听到了猎人的声音……黑衣男人重新出现后,这些现实中的感知又消失了。
似乎有什么正在干扰他们的沟通,把他们的感知拉回真正的外界。

黑衣男人的呼吸急促起来:“我……记住,记住……不要混淆界限……我们还未出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在日记里写过类似的话。
莱尔德问:“什么是‘还未出生’?难道我们会在原本的世界中彻底消失吗?就像从未出生过一样?”
但门的效应并不是这样的。在涉及“门”的案例中,失踪者的亲属通常都在积极寻人,甚至一辈子也不会放弃。就比如莱尔德的外祖母,她直到死前还在思念女儿。即使有的家庭放弃了寻找,他们也没忘掉失踪者。更何况,也有少数失踪者活着回来的案例,比如安吉拉,比如莱尔德自己……

黑衣男人根本没有听他在问什么,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他们与我一同追寻真理,如今,只有我混淆了界限……现在我才明白……不要混淆界限……记住……”
倏忽间,他与莱尔德的距离拉近了很多,就像猎人与莱尔德实际的距离一样。
黑衣男人实际的身高偏矮,莱尔德得低头看他。莱尔德忽然觉得,这视角与被猎人举起来时好像也差不多。
“我可以对你说,你要记住,”男人的眼球止不住地震颤着,语调比刚才急促,声音却变模糊了,“我们注定要,剥离表层,成为,真正该成为的东西,但……界限不该被混淆,正如成人不得返回母体……不要让他们……察觉这一切……”
莱尔德问:“‘他们’是谁?”

刚说完这句话,莱尔德突然又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
他仍然被灰色的猎人抓着,被带着移动。猎人巨大身体在颤抖,莱尔德的头被它固定着,看不到它究竟怎么了。
也许是它无力再维持那个意识世界,于是它和莱尔德都重新感知到了现实。

猎人还在莱尔德耳边说着话,它讲的根本不是“语言”,而是某种咒语之类的东西。虽然莱尔德听不懂那些发音,却能在脑中直接领会到含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和你一起的……”猎人说,“拓荒者……”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问:“你是说谁?列维吗?你怎么会认识他?”
“不要让他……秘密……不要混淆界限……我们……不要让他们察觉……不要找到……”
莱尔德听到的东西开始混乱了。因为猎人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块突出的石头划过脊背,莱尔德这才明确地感觉到,自己正被猎人带着向上攀爬。
但猎人的速度比较慢,好像还不如艾希莉或罗伊敏捷。
猎人咆哮了一声,是它之前常发出的声音,那种野兽般的声音。下一秒,它又切换回了不明语言,它在莱尔德耳边说:
“如果我无法……你帮我……杀了他,杀了他们!”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说话时,它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莱尔德很怕被它捏断手臂,就大着胆子挣扎了一下。
猎人抓着他下颚的手松开了一点,莱尔德低下头,本是想看看自己距谷底有多远,却看到了猎人血肉模糊的下半身。

不知何时,猎人的大腿中部以下都不见了,还有几只比较靠下的手臂也不见了。
它用剩下的手臂轮流抓住石头,用暴露在外的腿骨断面戳在岩壁上,一边淌着血,一边慢慢向上攀登。
谷底的红土地喧腾着,仍在继续涨高。因为吃到了令它满足的东西,所以它更加猛烈地追咬猎物。

沦为猎物的猎人继续说着:“杀掉他们……不能回去……撕毁书页!处决猎犬!”
它又一阵抽搐,伴随着几声懊恼的呜咽,理智在做出最后的抵抗。
“杀掉……杀掉所有拓荒者!”

把这句话传递给莱尔德之后,猎人不再使用语言了。
它的嘴角向两侧咧开,淌下混杂着鲜血的口涎,它梗起脖子,瞪大眼睛,向着断崖高出发出暴怒的咆哮。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

穿过雾气,山崖上的风景和对面完全不同,这边没有灰色树林,只有一些稀疏的灌木,远处是地势高低不平、怪石林立的荒原戈壁。
艾希莉趴在悬崖边缘,一支细长的木桩自她后背刺入,完全穿透了身体,血不停从她身下涌出,顺着岩石缝隙流下。

肖恩跪在崖边。他已经被艾希莉平安送上来了,在艾希莉准备下去再接一个人的时候,削尖的石矛尖和细木桩从雾中射了过来,其中一柄正刺入艾希莉的后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件事发生时,罗伊正扛着杰里靠近。艾希莉的血滴落下来,正落在罗伊张开的眼睛上,他顿时失去冷静,尖叫一声,把杰里按在旁边有突出石块的崖壁上,独自从原地跳了下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幸好他把杰里按在稍有坡度的地方,脚下也有个凸出的石头。但杰里坚持不了多久,他凭瞬间爆发出的求生欲紧紧抓住岩壁,却无法移动哪怕一厘米。
虽然距离崖顶已经不远,但杰里连体能训练中心的人工攀岩游戏都没玩过,更别提攀爬真正的山崖了。他甚至连头都不敢动一下,只能可怜巴巴地带着哭腔叫肖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趴在崖边看了一下,距离太远了,他不可能够到杰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艾希莉被击中时,她的下半身还在悬崖外。她用四只手死死吸住地面,才没有失控掉下去。
肖恩好歹把她整个人拉了上来,让她趴在崖边,但对刺穿她身体的木桩无能为力。
“下半身动不了了,”艾希莉说,“一点感觉都没有,不痛,别担心。”
“这比痛更糟糕!”肖恩说着的时候,同时还能听到崖下杰里的哭声。
艾希莉吃吃笑了两下:“我知道。我好像……我认识的,谁,是医生来着,告诉过我……这样更糟……”
“你妈妈是医生。”肖恩说。
“哦……我有个印象,却想不起来是她了……”艾希莉试着动了动四只手,手都还比较灵活。
她伸出手臂,吸住地面,再收缩手臂,用这种方式拖着身体向前爬了一点点,更加靠近崖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是这样打算的,”艾希莉喘着气说,“肖恩,我用一只手缠住你,把你放下去,你去拉住杰里。我力气很大,趁着我还清醒,我能拉住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靠近她:“这样会不会让你更严重……”
“不知道,”艾希莉向他伸出两只手臂,“我不痛,只是有点累……先把杰里弄上来吧,他好笨……”

她用两只手吸紧地面,另外两只手分别缠住肖恩的胸前和腿间。
如果是从前,肖恩肯定会觉得十分难为情,但现在他拼命才抑制住想放声大哭的冲动,根本顾不得什么羞耻了。
他挪到悬崖边,咬紧牙关,一边被艾希莉伸长的手臂保护着,一边用脚试探摸索着能踩的石头。
艾希莉的手臂可以吸附物体,可以轻度变形,但它们并不能无限延伸。肖恩在它们的帮助下向下爬了一人多高,来到了杰里上方,艾希莉的手臂几乎已经伸展到极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你抬一下头。”肖恩对他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下面传来弱弱的声音:“我怕掉下去……”
“抬头不会让你掉下去。不然你要怎么上来?”肖恩说,“我就在你很近的地方。”

杰里慢慢向上看,脸只抬起一点点,他害怕任何突然的动作都会让他失足跌落。
肖恩在他的斜上方,两人之间还有一点距离。幸好肖恩够高,杰里不用伸直手就能抓住他的腿。如果现在被吊着的人是莱尔德,恐怕杰里还够不到他。
“现在你先别动,我再挪挪角度,离你再近点,”肖恩说,“然后你先抓住我的腿,抓牢,然后艾希莉会把我们两个一起拉回去,明白了吗?我们距离崖顶没多远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诚实地说:“我明白了,但我怕做不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记不记得爱芙太太院子里的草莓?”肖恩问。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爱芙太太是松鼠镇上有名的园艺达人,凭着对植物的耐心和爱,她打造出了镇上最美的田园小屋和院落。她院里有三只狂暴凶悍的吉娃娃,时刻帮助她守卫着领土,附近的小孩将它们称为迷你地狱犬。
杰里十岁、肖恩十二岁的那年,他俩和另外几个孩子打赌,赌谁敢去爱芙家摘刚成熟的草莓。爱芙房屋侧面有一段木板墙,下面的土地上个凹陷狗洞,肖恩和杰里悄悄从这里钻了进去,在摘草莓的时候,不幸被巡逻的迷你地狱犬发现。
三只迷你地狱犬配合默契,多方围堵,把两个调皮孩子逼得跑到另一个方向,无法从狗洞返回。情急之下,肖恩助跑起跳,扒住院墙,挣扎蠕动着让上半身挪到院外,而杰里在后面死死抱着他的双腿,被他带着一起双脚离地,两人一起挂在半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让肖恩进退两难,无法成功逃脱。最后,迷你地狱犬的叫声惊动了爱芙太太,她狂笑着走出来,这才解除了危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杰里现在还能回忆起爱芙家草莓的味道,它们特别好看,但并不是很好吃。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记得……”杰里吸了吸鼻子,“但我们没有爬出去啊!我们掉回去了!”
肖恩说:“现在不一样,现在有艾希莉帮我们,我也比从前力气大。你只要能做到紧紧抓住我就可以。你上次坚持了那么长时间,这时间足够我们上去了,你十岁都做得到,现在肯定更没问题了。”
杰里想了想,咬牙点头:“好,我一定……”
肖恩挪动到合适的位置后,杰里一只手继续抓紧石头,另一只手伸过去,抓住肖恩的脚踝,手卡在他脚背上,这只手抓牢之后,再挪动另一只手。
这么做的时候,杰里总觉得落脚处的石头在松动,他好几次犹豫,最后终于成功让两手都抓在肖恩腿上。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旦他的脚离开岩壁,肖恩和艾希莉都会承担更大的重量,肖恩和杰里都紧贴着崖壁,要用双手和双脚借点力气。

艾希莉在上面问:“你们刚才在说‘爱芙太太’?”
“是啊,”肖恩回答,“你记得她吗?”
“不记得……”艾希莉的声音很失落,“我完全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也很正常,那时候我们一群男孩总是胡闹,你们女生没参与过。而且你家和她家离得比较远,你父母和她也不熟。”
“我父母……我妈妈叫什么名字来着?”艾希莉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肖恩哽了一下,回答了她。然后她又问她父亲的名字,肖恩又回答。
艾希莉小声重复着两个名字,好像这样能让她更加冷静舒适。
肖恩和杰里同时想到:其实艾希莉还有个哥哥,但她没问起他。那人比她年长很多,现在在大城市工作,最近他们没怎么见面。艾希莉已经忘记了父母的名字,难道她还记得哥哥的名字,所以没有问起?还是说……她根本已经忘记了哥哥这个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05-30 20:5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