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18      
18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18-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伸出手,想推莱尔德的肩膀。手指刚刚接触到衬衣,莱尔德一个激灵醒过来了。他翻身仰面朝上,睁开眼,双手还紧紧抓着被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屋里没开灯,但窗帘不够厚,窗外路灯的光线能够透进来一些,列维发现莱尔德脸上有些湿漉漉的反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迟疑了一小会儿,才意识到列维的存在。两人尴尬地对视片刻,同时移开视线。

在列维开口询问之前,莱尔德“啊”了一声,还故意把声调拖得很长。他背对着列维坐起来:“真恐怖,真恐怖……我做了个超级恐怖的噩梦!丧尸围城,子弹打完了,同伴被咬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问:“你以前经常这样?”
“不经常,”莱尔德依然背对着他,疲惫地搓了搓脸,趁机把眼泪抹干了,“以前我们也一起睡过,我从没吵醒过你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其实今天他也没有“吵醒”列维,是列维还未睡熟而已。
列维皱眉:“如果你把‘一起住双人间’定义为‘一起睡过’,那你的生活还真乏味。”

莱尔德笑了笑,好像这笑话不是他自己引起的一样。列维不禁想到一个理论:主动发笑能够化解尴尬,更能驱赶恐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如果你仍然在被下午发生的事影响,这也没什么,很正常,”列维看着他的背影说,“我还没睡着,如果睡着了,可能我也会做恶梦的。今天我们看见的东西……那实在是……”

“但我们还会继续找它,对吧。”莱尔德说。
列维轻笑:“对。除非你吓得不敢继续了,那时就放弃吧。我倒十分希望你赶紧放弃,快点滚出我的生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哪有生活啊?”莱尔德毫不客气地回敬,“你只有工作,没有生活,没有娱乐,没有度假,没有爱好,没有老婆,没有房产,没有狗,没有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又发现一个新知识点:做完噩梦的莱尔德比平时更讨人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难道你就有这些?”他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比你强一些,我有爱好,还有房子。”
“真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么吃惊吗?”莱尔德的语气已经十分放松,但在说话时仍然不愿回头,“我真的有房子,外祖母去世后,把房子留给我了,虽然我基本没怎么住。”
列维说:“不,我是吃惊于你竟然有爱好。你有什么爱好?”
莱尔德挺直了背,清了清嗓子:“我不仅是灵媒、驱魔师,还是巫术历史学家、自由撰稿人、探险家、神秘学研究者……你觉得我有什么爱好?”
“这不叫爱好。”列维重新抖开被子钻进去。莱尔德则站起来,慢慢踱进了浴室。

好几分钟过去了。莱尔德没开花洒,没上厕所,也不知他在里面做些什么……这旅馆的房间挺小的,列维能听出来这些动静。
列维又一次爬起来,去敲了敲浴室的门。这次莱尔德反锁了门。

里面传来莱尔德吸了一口气的声音:“稍等,我这就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在干什么?”列维问。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水龙头被打开了,大概是莱尔德在洗脸。“没什么,静静心而已,”说着,莱尔德开门出来,“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在打飞机。”

列维没理会这句刻意的轻浮话,而是皱眉盯着莱尔德。
近距离看时,即使光线昏暗,列维也能看出他的眼睛红红的,鼻翼也有些发红……这人竟然躲在浴室里偷偷哭,还把声音压到最小。

莱尔德有点绷不住,侧过身去,抓了抓头发:“你怎么了?是在关心精神病人的健康吗?”
“就算是吧,”列维说,“说真的,你真的没事?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不用不好意思。虽然你这个人很麻烦,但在举手之劳的事情上我不介意帮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噗地一笑:“哦?这么贴心啊?那你给我个温暖的拥抱?”

列维挑挑眉,伸手抓住他的肩膀,一把揽进怀里。
莱尔德惊呆了。已经被拥抱住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触电一样地躲开了,列维当然也没挽留。
“你认真的?”莱尔德立刻露出夸张的笑容,“我还以为你这种刻薄冷酷的人根本不懂什么叫‘温暖的拥抱’呢!”
列维看着他:“怎么?你嫌不够暖?我说了,举手之劳而已。”

莱尔德绕过他,回到了自己床上,用僵尸一样的姿势倒了上去。
“我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你还真是个肉麻的人,”他把被子拉起来,盖过头,但露出双手,一手举起来比了个大拇指,“好啦,晚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凭列维对莱尔德的了解,他干这种多余而莫名其妙的事情时,多半是在掩饰什么东西。
列维摇头笑了笑,从背包里翻出一小瓶药:“晚安。对了,你要不要也来一片这个?能舒服点。”
“万艾可?”
“去你的。褪黑素。”
莱尔德翻身背对他,摆了摆手:“不啦。褪黑素也治不了做噩梦。”

躺在床上,睡意渐浓时,列维无意识地回味起刚才莱尔德的反应。
偷偷哭也好,不寻求帮助也好,这些都挺好理解的,男人里十个有八个都这样;但拥抱时迅速躲开,这就有点古怪了。
一般人就算是面对有些尴尬的、虚情假意的拥抱,也起码会敷衍地互相拍拍背,就算是恐同者,就算是风俗不一样的外国人,也不至于像怕被传染病一样迅速躲开。

莱尔德能与人正常沟通,但排斥肢体接触?是他小时候经历过什么吗?是疗养院的人对他做了什么?还是……门里的某种东西对他做了什么?

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列维想翻个身,看看莱尔德睡着了没有,会不会又偷偷窝在被子里陷入一些异常的情绪……但睡意汹涌地袭来,最终他也没有真的去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

天蒙蒙亮的时候,莱尔德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趴在被窝里接起电话,连眼睛都不睁,几秒后,他迅速清醒了过来,猛地坐起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昨天早晨?”他用肩膀夹着电话,边说边下床收拾东西,“都过去一天了?不,我当然也不知道……哦,不会,他不会和我联系,他根本没记我的号码……其他人呢?他有女朋友什么的吗?”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就这样夹着电话去了浴室,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换好了衣服——平时喜欢穿的那套黑长衫。
又说了几句后,通话暂时结束,他塌着肩膀坐回床上,正好与已经起床的列维对视。
“怎么了?”列维问。
“我爸打来的,”莱尔德的表情很微妙,让人说不出到底是焦虑还是激动,“杰里不见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难道是昨天中午……”列维想起了他们在米莎的房间看到“门”的时候。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说:“不是中午,是昨天早晨。我爸起得早,洗漱的时候还看见杰里了,然后等我爸再想找他,他就不见了。不在房间里,不在家中任何地方,没有带走书包什么的,身上还穿着睡衣……他倒是带了手机,但手机拨不通。”
“你爸有没有问过那个叫肖恩的孩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问了。肖恩也不见了。他是单亲家庭,母亲在医院工作,那晚她正好在值班。白天回家之后,她还以为肖恩只是出去玩了,所以根本没找他。直到下午我爸打电话过去问杰里的事,她联系不上肖恩,才意识到肖恩也不见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思索着:“你刚才说杰里带了手机……那他应该不是在突发事件中失踪的,可能是他自己偷偷出走了。”
“不不!他带了手机才糟糕!”莱尔德说,“你想啊……他一直希望拍道有趣的东西,好卖给电视台。”
这么一说,列维也意识到了:“他穿着睡衣,拿着手机……也就是说,他大概是看到了某种必须拍下来的东西,然后失踪了……我们回松鼠镇?”
莱尔德点点头:“嗯,回松鼠镇。”

他们飞快地收拾了本来也不多的行李,一大早就退房离开了圣卡德市。
列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是时间太早,路上车子太少,视野上过于开阔?
还是莱尔德的头发凌乱地散着,没有像从前那样向后梳平?

直到开出城,列维才意识到“不对劲”在哪里:今天的莱尔德十分安静,没有扮演导航仪,没有指责他多绕了一个社区,没有反对他超车,没有玩他的遮阳板和音响,没有在他的储物盒里翻找食物……

莱尔德一直端着手机,翻看之前拍下的安吉拉的日记。
上了公路后,列维说:“我还是觉得,也许杰里只是在做什么别的蠢事,不见得是他遇见了‘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怎么说?”莱尔德仍然盯着手机。
列维说:“他在婴儿时期就近距离接触过‘不协之门’,然后这么多年过去,直到上个月,他才又一次清晰地直面它。你也说过,他的感知挺迟钝的,甚至他还不如肖恩。他不是米莎那种敏锐的类型。只要看不见,就不会有走进去的风险,不是吗?”

莱尔德终于放下手机:“不对。你想想安吉拉。她一开始也只是感知稍稍敏锐,而不是像米莎那样随时会看见‘门’的实体。她在我家工作的时候,经常能听到或者感觉到一些东西,直到那天,她才真正清楚地看见‘门’……再之后,你看她怎么样了?她感知到、看到‘门’的次数越来越多,到最后它们几乎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莱尔德正好读到其中一段笔记,列维没法看屏幕,他就复述给列维听:“她说,之所以她不愿意出门,是因为她害怕在陌生的地方迷失到另一个世界去。在家里,她能记住哪个是真正的门,哪个是不该看的门,但在陌生的街道上,她觉得自己会直接走进别的世界……她去医院看望女儿的那次就是,她分不清该往哪走。你看,曾经她也是看不见这些的,她活到六十多岁才开始察觉。一次察觉,就会继续察觉,察觉得越多,迷失得越深……你还记得吗,我们在米莎家的时候,米莎喊着不让其他小孩玩捉迷藏,让我们上楼去找那些孩子,米莎对我喊了一句话……”
列维说:“我记得。她说‘别去注意看’。”
莱尔德说:“就是这样了。杰里从前看不见,不代表后来也看不见。更何况还有肖恩在呢,肖恩很敏锐,我们都没感觉到的动静,他能先感觉到。如果他俩在一起,只要他能看见,杰里就一定也会看见。”

莱尔德这么一说,列维想起一些现象:在从前所有疑似“不协之门”的目击记录中,当事人们的证词通常十分统一。也就是说,如果一群人同在一个地方,只要他们之中有人看见了“门”,那么在场且未被遮挡视线的其他人就基本也能看见。
这就好像……曾经你天天路过某个地方,你只是正常地走路,从未注意过路旁都有些什么东西。某一天,同路人突然指给你看:那有个旧报箱。于是,等你再路过这里的时候,就每次都能留意到报箱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米莎与她父母的情况则有些特殊。安吉拉教过她如何对待那些“门”,所以米莎从来没有把自己看到的东西明示给父母。即使她正盯着它,她也不会告诉妈妈“那里有一扇门”。
无法察觉,就不会被迷惑……就如辛朋镇幸存下来的某些人:瘫痪失能者,刚满月的婴儿……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想着这些,列维说:“但你好像不是这样。你也见过‘门’几次了,但你完全没有变得更敏锐,更没有变成安吉拉或者米莎那样……至少你还有多余的精力假装驱魔人呢。”
莱尔德笑了一下:“确实。我也很奇怪这一点……我和杰里都不是敏锐的类型,甚至,我可能比一般人还迟钝。我进过门,还看见过它不止一次,像我这样的人,本应该变得和米莎一样才对……可我竟然还得主动去寻找它们,好不容易才能碰巧看见一次。”
“以前你是怎么找它的?”列维问。
“反正不是靠跟踪你,真的不是。”
列维已经不止一次被他气笑了:“我没问这方面。我是说,如果你到了某个可能出事的地方,但你没看到门,这时你怎么办?你说可以借助疼痛和轻微的意识模糊来集中注意力……难道你每次都要找个人打你?”

莱尔德没有马上回答,甚至没有马上用油腔滑调的言辞反驳……这让列维怀疑自己会不会说对了,难道他真的每次都需要被人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想了一会儿之后,莱尔德说:“你倒是提醒了我,这也是个办法……可惜的是,我并不是总能追踪到这类事件,没那么多人有机会打我。更多的时候,我跟着一条线索查了半天,最后发现只是百年老屋子里有密室,而且还把浣熊困在了里面。”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笑了笑。莱尔德又查看了一会儿手机,说:“今天你得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列维问。
“如果情况需要的话,你还得负责打我,”莱尔德说,“我得承认,之前那次你打得非常好。轻重适中,很他妈的痛……但又不会痛到神志不清。”
列维说:“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奇怪的赞美。”
莱尔德摸了摸肚子:“不过……这次如果还要打,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打?我肋骨下面淤血很厉害,短期内再来一下真不行,我可能会吐给你看。”
列维眼睛盯着前方的路,脑子里却在想象莱尔德腰上的淤血到底什么样子。
他摇摇头:“我们的这段交谈真是太奇怪了……史无前例的奇怪。好吧,我想想别的方式……”
莱尔德靠在车窗上:“嗯,你可以提前构思一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
matt于2018-04-03 21:35发布 matt于2018-04-03 23:35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