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请勿洞察 >> 10      
10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10-

护士没来催促,于是三人继续在空置的病房里琢磨那些笔记。
塞西同意他们拿走两个铁盒,安吉拉声称里面的东西和“门”的另一边有关,这令塞西觉得不舒服。但笔记是安吉拉亲笔所写,是她重要的遗物,塞西希望能把它们留在自己身边。
莱尔德表示理解,他拿出手机,打算把每一页笔记都照下来,方便将来再研究。

莱尔德拍照时,塞西一直在回忆女儿米莎的种种异状,她越说越激动,最后忍不住问莱尔德:“你跟我说实话,这种情况需不需要……驱魔?”
“你说什么?”
“你不是就为这个来的?”
莱尔德噗地一抖,把后面的大笑咬牙憋了回去。安吉拉刚去世没多久,在她生前住过的病房里爆笑好像不太礼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站起来,说要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莱尔德问他去做什么,他说要去医院外面抽支烟。
“你不抽烟的。”莱尔德说。
“你怎么知道我不抽?”列维身上确实带着烟和打火机,他还特意拿出烟包晃了晃,“我只是不经常抽而已。”
莱尔德说:“因为你嘴里很干净,从来没有烟味。”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转身就走,把烟包都攥皱了。
莱尔德笑嘻嘻地转回头,继续翻阅笔记本,并不介意塞西向他投来的微妙目光。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一路来到警卫室,在外面来回溜达。没多久,一位满头灰发的老警卫走出来,对他使了个眼色,带他向小楼后面走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后面有个小型儿童乐园。警卫说是五年前建的。红栎疗养院今非昔比了,过去这里叫盖拉湖精神疾病疗养中心,那时这里没活动室,没杂货店,没便利设施,缺乏专业人才,也缺乏内外科医生,人们把病患送来根本不是为了治疗,只是为了囚禁。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现在医院的性质变了,这里主要收治失能老人和智力缺陷的儿童,接收精神问题的患者时反而十分谨慎,有严格的限制。

“你是哪年来的?”列维把烟递给警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警卫摆摆手,指了指面前的儿童乐园。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正在荡着秋千傻笑,他母亲坐在旁边的秋千上看手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都想不起来了,”老警卫说,“有几十年了吧。”
列维问:“那你一定记得莱尔德·凯茨吧?”
“当然。他曾经是我们重点观察的对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后来他是怎么离开的?医生觉得他痊愈了?还是被家人强行接走的?”
警卫想了想:“不是他父母接的,是他别的亲人。他看起来确实是痊愈了,但我猜并没有。他只是学乖了而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住院期间,有导师来看过他吗?”
“来过两个人。不过,我听说他的研究价值并不高。他在第一次目击时太小了,那么小的孩子只能记得一些意象,一些画面,而这些东西都会随着长大而被别的记忆扭曲、淡化。他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线索。”
列维问:“那第二次目击呢?他被送医之前,十岁的那次。”
“他什么都没看清,只是单纯地因为恐惧而做出了一系列行为。”

列维刚想说什么,儿童乐园里那个男孩哭了起来。
刚才他爬到滑梯上,打算直接往下跳,他母亲急忙过去拉住他,他却蛮不讲理地大哭起来,完全不知道是母亲让他避开了一次危险。

列维说:“我听导师说,大部分目击者都无法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警卫说:“是的。莱尔德·凯茨这样的案例本该很有价值,但他被那经历伤害得太深,而且伤害发生在幼童时期,这导致他反而无法成为很好的观察者。”
“后来呢?他出院之后,还有别的导师继续追踪他的情况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估计是没有吧?他出院之前,导师们已经不太对他抱希望了,后来他被亲戚带去别的州,我们在那边的人手也不太够。”

列维想了想,问:“你看到今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了么?”
“那个年轻的神父?”警卫问,“他怎么了?”
原来你不知道那就是莱尔德……列维说:“他倒没什么。他是安吉拉·努尼奥的女儿请来的。我先接触了他,然后才被带到这里……为什么之前没人告诉我安吉拉·努尼奥的事情?”
“努尼奥一直由别人负责观察。”
“努尼奥的目击情况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了,松鼠镇失踪案则是近期发生的。我在调查后者时,为什么没人和我对接关于前者的线索?”
老警卫耸耸肩:“我没法回答这个。我只是个信使,又不是导师。”
“算了,不说这个了。”列维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掌心放着安吉拉留下的项坠,“你照一下它,发给导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项坠有拇指指甲大小,本是银质,现在已经因污损和岁月而发黑。坠子是镂空雕刻的,外圈是线条纤细的六芒星,内圈是衔尾蛇,衔尾蛇环起来的圆形中是希伯来文字母Alef,字母笔画与蛇身相连。六芒星的其中一角上连着珠型项链,链子断掉了,只残留下半指长的一小截。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警卫依言用手机拍下了照片。“这是谁的?”
列维收起项坠:“我也想知道是谁的。也许导师之中有人知道。”
“嗯。信使和猎犬都不戴这个,只有导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的,只有导师戴。”
列维有没说它的由来。如果他不说,按照规矩,“信使”也不能强行追问。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之前也有别人接触过安吉拉,但安吉拉从未把这吊坠公开示人,现在她死了,她就无法再亲自保护它了。也许这吊坠十分重要。
列维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对信使有所保留,他只是下意识就这么做了。把重要证据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比较好。

老警卫又和列维聊了几分钟,聊到现在的工作,还有当年患者莱尔德的一些琐事,没再提安吉拉和项坠。
过了一会儿,护工来带着秋千旁的母子离开了,老警卫跟着他们走了一段,也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区域。
列维留在原地,点了根烟,只是夹在手上,没有抽。

等列维回到病房的时候,莱尔德站在楼道里,捧着塞西让他带走的两个铁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塞西已经离开了,现在病房里只有两个来换寝具的护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走向列维,故意吸了吸气:“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你到底抽了几根烟?要是瘾这么大,以后还是别忍了,就在我面前抽吧,我不介意。”
“你就让她这么走了?”列维左右看看,走向楼梯,“她的车子什么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莱尔德跟上去:“算了吧,她离开好一会儿了,车肯定已经开走了。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要用身体阻止她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说:“我们得见见那个叫米莎的小女孩。”
莱尔德说:“是的,但我们不能直接去,因为我们是两个形迹可疑的无业男子……”
“只有你是。”
“你也是。先听我说完……我和塞西说好了,明天去她家登门拜访。他们住在圣卡德市,不远,如果从盖拉湖出发,比松鼠镇还近一些。”
“我们就这么直接去?”
“不,明天是小米莎的生日。”莱尔德说着,摇了摇头,“今天她外祖母去世,明天她过生日……这事怎么想怎么别扭。塞西肯定没什么心情办派对,但他们之前已经准备了生日会,还为米莎邀请了几个同龄小孩,现在如果告诉米莎‘你外祖母死了,我们取消派对’……她又怕给孩子造成阴影。所以塞西打算明天照常开生日会,弄个简单点的家庭聚餐,先不把安吉拉的事告诉米莎,等到葬礼前再好好地和她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两人离开疗养院,又走上那条通向停车场的蜿蜒小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问:“那我们算什么客人?既然是小朋友的简单聚餐,他们请两个可疑男子做什么?”
莱尔德问:“你有相机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你要干什么?”
“你经常冒充节目制作人员,总应该有个摄影机或者单反相机什么的吧?”
列维说:“你想拍摄‘门’出现的画面吗?这很难。在各地的目击事件中,通常摄像头都拍不到它……”
“不是,我想让你拍小朋友。”莱尔德朝列维身上的摄像背心努努嘴,“这是米莎开始上学后的第一个生日,挺重要的。所以,你是一个专业摄影师,塞西雇你在派对上给小朋友们拍一些专业且珍贵的照片……不然塞西都不知道用什么理由邀请我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你呢?小朋友过生日可不需要灵媒或者神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再想想……”说着,莱尔德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他站在小路尽头,能隐约看到树木掩映着的停车场,回头望去,高处的疗养院建筑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中。
列维也随着他回头:“怎么了?”

“没什么……”莱尔德感叹道,“只是突然觉得,这条路真是既熟悉又陌生……我竟然自己走出来了。”
列维听得一头雾水:“走出医院?你不是早就出来了么。”
莱尔德摇摇头,走向车子:“哦……上次是被抬出来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没问他为什么被抬出来,莱尔德自己紧接着说:“出院前我摔伤了,被转到别的地方治疗,然后就没再回来。”

这话看似主动陈述,其实却分明是不想细说的意思。
列维没有继续问,因为他早就知道当时的情形了。是老警卫告诉他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刚入院时的莱尔德十分暴躁,不配合任何治疗,住院几年之后,他逐渐变回了温和礼貌的孩子。
他仍然有幻觉、幻听、神经衰弱、惊厥发作之类的症状,但从没有做出过自残或伤害别人的行为,所以院方也不怎么防范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十五岁的某天,莱尔德不知怎么跑进了位于五层的工具间,从未加护栏的小方窗钻了出去,直接跳向地面。他没死,只是受伤颇重,必须转去综合医院治疗。
转院后,医生联系了他的家属,他父亲当时人在国外,于是他远在另一个州的外祖母连夜赶了过来。在莱尔德治疗期间,祖母和医院交涉,院方同意他出院并给与一些赔偿,祖母也同意不继续追究他们的责任。

从那以后,老警卫没有再见过莱尔德。他猜想说,莱尔德应该不是想寻死,只是想受重伤而已。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莱尔德跳楼前几星期,有个老年病人在浴室里不慎摔伤,于是半年没来过的家属都来探望他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么干挺幼稚的,很可能会一不小心赔上命,但莱尔德这样的孩子考虑不了太多。他失去了母亲,几乎没有父亲,又没受过什么像样的教育,即使长到十五岁,他也还不懂什么叫理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列维发动车子,打算到盖拉湖度假区附近去找旅馆。
偶尔用余光看到身边的莱尔德时,他忍不住想:一个可怜的孩子经过多年成长,现在怎么变得如此油嘴滑舌、惹人讨厌?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TBC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matt于2018-03-26 21:17发布 matt于2018-05-11 21:44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