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不能发芽的种子 >> 死亡清零 >> 31.      
31.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莫里茨本不打算让奥尔牵扯进来,但作为被白袍们推荐的学生,莫里茨很难找到合适的时机外出。
学院为他和吉尔伯特安排的课表相当紧凑,除了新生们都需要学习的几门基础课程,符文学、药剂学和冥想也在这份课表之中。新生们的药剂课还处在辨认原料的阶段,莫里茨和吉尔伯特虽然得学得更多,但他们能够接触到的炼制原理也才是刚刚入门的程度。
学院是不会允许新生独自使用教室中的草药和炼制工具的。工具的问题莫里茨或许可以想办法解决,原料却只能外出采购。
奥尔分批带回了莫里茨需要的原料、小坩埚以及其他器皿。没有人对这些东西起疑,连吉尔伯特也以为是奥尔想做出新的甜点。之后的几天,能干的小男仆都忙着在壁炉前熬蓝莓酱,蜂蜜果酱的酸甜气味轻易遮盖住了草药的青涩。在得到作为礼物的小瓶果酱之后,管理住宿区的法师学徒们对最西侧的套间也变得十分宽容。
因为奥尔的出色表现——以及昏睡术的帮助——莫里茨炼药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循环为他积累了大量的药剂配方,炼药的经验和手法也不会因身体的不同变得生疏,除了最开始调试替代工具时造成的失败,莫里茨炼制药剂的成功率很高。不过无论成功率有多高,用普通材料炼制回魔药剂都是一件既费时费力又收效极低的事。普通草药蕴含的魔力极少,按比例熬煮出的汤剂需要经过反复的滤取和提纯浓缩才能获得纯净的回魔药剂。奥尔带回来的原料在近半个月之后才变成一小瓶普通的蓝色药剂,如果换做是配制生长剂或是驱散药剂,同样的时间莫里茨能获得的成品最少也不可能低于十瓶。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十瓶生长剂或驱散剂的价值已经超过普通品质的回魔药剂了,售出它们再购买回魔药剂显然比直接炼药更有效率。然而考虑到教会的管控,莫里茨不可能从正常途径买到回魔药剂,他也不可能让奥尔去赛特莱特的黑街购买。
好在他的手上已经有两瓶来自格兰特执行官的礼物,只要完成这一瓶的炼制,莫里茨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无论是何种用途的药剂,三份同品质药剂都有概率合成一份更高品质的,药剂效果越特殊,则合成成功的概率越低——这是药剂师之间流传的经验之谈。
在永恒大陆,药剂师是十分受人尊敬的职业,然而在药剂师们的自嘲中,他们都是被淘汰的失败者:大部分药剂师都拥有魔法天赋,只是天赋不足以成为法师,才不得不选择了药剂师的行业。天赋的差距分化了职业,也决定了成就的高低。和法师一样,药剂师这个行业中最顶尖的,无一例外都是兴趣使然的魔法天才。
一名有经验的药剂师能够感知原料中魔力,并在炼制过程中尽量减少这些魔力的损耗;一位天赋优秀的药剂师却能主动引导魔力的流向,提升炼药品质和效率。
这种天赋决定一切的现实让药剂师们对法师普遍有些抵触,莫里茨在黑街出售药剂维生时,经常从把他当同行的药剂师们那里听到相关的抱怨——除此之外,他也听到了不少未被记入书本的经验。
利用普通药剂合成高品级药剂的方法就是其中之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种方法不是简单地把药水倒在一起,而是在添加合适的媒介后,运用药剂师自身的魔力重新构建药剂中的魔力分布。对大部分药剂师来说,这种合成的成功率低得毫无尝试价值,而对于莫里茨这样拥有长期炼药经验的法师,理解和重塑纯净药剂中的魔力结构就像在水中绘制魔法阵一样,只要控制得当,很难出现失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里茨也确实没有失误。
在进入莉丽恩姆学院的第二十一个深夜,莫里茨合成出了对恶魔适用的药剂:不定量回魔药剂,一次性回复使用者魔力上限十分之一的量。用鉴定术分析出药剂效果后,莫里茨直接扯下了颈上的项坠,泡进了深蓝色的药水里。
药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莫里茨一边期待地注视着蛇形的项坠,一边用仅剩的魔力为小起居室补上了一个静默屏障。所有的声音和魔力波动都被封在了起居室内,恶魔现身时那毫无意义的光影效果也被限制在了这个房间。
“又见面了,小仆人。”恶魔不再是飘忽的黑雾,他以莫里茨最熟悉的形象踏出了光影,暗紫色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看着莫里茨,“我该夸奖你,对吗?”
——阿塞尔不太高兴。
莫里茨看出了他的情绪,也猜到了他不高兴的原因。“阿塞尔主人,”莫里茨觉得自己应该配合着立刻单膝跪地,但这具身体刚刚用尽了魔力,光是让自己好好站着莫里茨就已经很费力了,“您在怀疑您最忠诚的仆人吗?”
“忠诚……”恶魔为这个词嗤笑出声,“你才进入这所学院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成为一位了不起的药剂师了,嗯?”
上扬的鼻音响起在莫里茨的耳边。
阿塞尔在说话的同时贴近了他的身体,充满怀疑的眼睛审视般落在莫里茨的脸上,垂落的双手却扶住莫里茨的侧腰,让两人的下身暧昧地紧贴。
“你是预言者,还是药剂师——”恶魔故意放轻了声音,调情似的低笑了起来,“你还有多少身份是你的主人所不知道到的,小仆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里茨没有回答。
身体的疲倦让他对恶魔的猜疑有些提不起劲,扶在腰上的那双手也让他不太能够集中精神。
“不想回答吗?”恶魔的笑声越发低哑,眼神却渐渐冰冷,“乖一点,小仆人,我可不喜欢猜谜游戏。”
——阿塞尔生气了。
可是他现在确实没有精力安抚恶魔了。
莫里茨无奈地叹了口气,放松了原本强撑着的身体。虚软的膝盖不再支持着他,莫里茨在一阵头晕目眩中倒向了地面。
“好不容易才又见面……”莫里茨一边在心里模糊地抱怨,一边闭上眼准备迎接撞击的疼痛。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然而下滑的身体被抱住了。
莫里茨睁开眼:抱住他的恶魔正皱着眉,嘴唇也抿着,那双暗紫色的眼睛看不出情绪,整个人显得僵硬极了。
“抱歉,我没有力气了。”莫里茨向他示了弱,“可以让我坐下吗,阿塞尔主人?”
恶魔没有说话,径直把他抱了起来,然后安放在了椅子上。
不能发芽的种子于2018-09-10 17:08发布 不能发芽的种子于2018-09-10 23:10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