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不能发芽的种子 >> 死亡清零 >> 2.      
2.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如果没有亲眼见识过,恐怕谁都不会想到这片看不见一丝水面、长满藓类植物和低矮小灌木的青翠绿地会是一片沼泽。
“恶魔的沼泽”——这个称呼是几年之后(也可以说是许多年之前?)莫里茨才会听说的。和沼泽的名号一起流传开的冒险故事听上去非常惊险,故事里那支冒险小队的遭遇也令人同情,不过莫里茨对这个故事的感想很简单:冒险队的幸存者给沼泽起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名字。
恶魔的沼泽,这片阴险的沼泽里真的居住着恶魔。只是冒险小队的故事开始时,恶魔已经被人带离了迷雾森林。
而那个带走恶魔的人,现在再一次来到了这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迷雾森林的最中心,白雾像流动的墙壁一般拱卫着森林的心脏。稠密的雾气为沼泽边缘划出了鲜明的界限,莫里茨踏进沼泽范围的刹那,勾缠在他身旁的雾气便乖巧地缩了回去。阳光毫无阻碍地倾泻下来,眼前平缓的绿地被照得发亮,一副欢迎来客踩上去的模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二十年的间隔让莫里茨不太记得哪些地方是能落脚的了,不过原本也没有深入沼泽的必要。
他抽出佩在腰间的小匕首,卷起衣袖,在左臂上深深划开一道。鲜红的血液追随着离去的刀尖自伤口涌出,滴滴答答地落进绿地中。莫里茨已经很有经验了,这次的伤口避开了动脉,手掌的活动也没被影响,甚至连高高卷起的衣袖都没被弄脏。
放血持续了一段时间,脚下的绿色渐渐被一种不祥的暗红色取代。
莫里茨耐心地看着那些暗红色的纹路向沼泽的深处蜿蜒。
没有风,趴伏着的叶片吞咽似的起伏。头顶上方的阳光灿烂,但莫里茨只觉得冷,而且越来越冷。饥饿和失血让等待相当难熬,这具还没深入接触过魔法的身体没有足够魔力让他释放出一个最低级的回温术,莫里茨有些无奈地坐了下来,顺手在小臂划开一道新的伤口。
“贪吃的家伙。”他小声抱怨着,把匕首上的血迹擦在苔藓上。
匕首上宝石拼出的百合纹章被阳光晃过,反射的光亮让莫里茨下意识地移开了眼。“圣子降临于百合花中。”他想起这句祷词,然后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年轻的笑声满是未经受过苦难的轻快。
在笑声中,莫里茨又想起那个曾经把他救出浓雾、带他来到沼泽的人。
他突然记起那个人死亡时的情景了。
那个人在沼泽中挣扎,越陷越深,莫里茨拽着他的手臂,想把他拉出来,可是沼泽的吸力太大了,莫里茨拽不动他。
然后……然后。
那个人的匕首扎进了莫里茨的身体。
“不该是这样!你才是祭品!”那个人好像是这样咆哮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时的记忆在这里又模糊了,最后一个清晰些的画面,是莫里茨把斗篷盖在了那个人消失的位置。
这之后的事倒是没必要去回忆了,莫里茨面无表情地看向不远处的植被:狰狞的暗红色已经取代了植物的绿意,纠缠出意味不明的图案。
莫里茨一直不知道这个图案究竟该如何定义,它和魔法书或炼金术中记载的所有图案都不同,比起召唤阵或者封印之类的东西,它更像是某种未被解读的文字,即使一笔不差地复原下来也毫无魔力波动。
在它完整浮现之后,莫里茨用手帕扎紧伤口,站了起来。
雾气一样的黑色在图案上流转,和之前的几次一样,那些黑色渐渐汇聚到莫里茨的面前,拼凑出一张不稳定的脸——一张有着尖耳和恶魔角的脸。暗红的光亮在眼睛的位置忽明忽暗,那张脸以相当恶意的视线上下打量着莫里茨。
轻蔑、漠视、陌生。就像一个恶魔见到新的祭品时该有的那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莫里茨在恶魔的注视下悄悄握紧了双手。激烈的情感在他的身体里冲撞,有那么一瞬,莫里茨几乎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恶魔的名字就在他的舌尖,只要放松嘴唇,就会冲垮摇摇欲坠的理智。
——可是不行。
莫里茨迎接着恶魔的注视,小心地放轻呼吸。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还不能叫出那个名字,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彼此,他不该知道那个名字。
“人类,你为何打扰吾的安眠?”冷漠的恶魔在强撑着威严的假象。
只要一眼,莫里茨就能看穿他的意图。
“装腔作势啊……”莫里茨有些怀念地在心里感叹。
但表面上还得摆出最恭顺的样子。
“吾主,”他在恶魔的面前单膝跪地,受伤的手臂垂在一侧,洁净的右手按在胸前,“愿您的威仪降临此间。”
“哦?”恶魔不置可否,语气听上去兴味十足,似乎在等莫里茨做进一步的说明。
莫里茨却知道,他对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一点儿兴趣。
多有意思,这片大陆未来的噩梦,人们口中最残暴的大恶魔,其实对这个世界一点兴趣都没有——权力、财富、信仰,甚至生物该有的本能欲望,他都兴致缺缺。如果不是被血祭意外唤醒,眼前的恶魔恐怕更愿意长眠到魔力耗尽再也醒不过来。
莫里茨抬头仰望着他。恶魔飘忽的形态曾经狠狠惊吓到过他,在最初的那段相处中,莫里茨一直没有意识到对方不稳定的形态实际上是魔力衰弱的表现。
熟悉的虚张声势让莫里茨突然不想再次重复那些双方都不感兴趣的说辞,于是,原本应该是打算让人类自说自话糊弄过去的恶魔开始变得不自在了。
“你用自己的血召唤我——人类,你是想获得什么?”不自在的恶魔恶声恶气。
——他忘了用那个做作的自称。
莫里茨有些想笑,不过他忍住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莫里茨希望给他留一个好印象,至少,别让他感到太尴尬。
“吾主,”莫里茨看着他,用手掌遮掩住剧烈的心跳,以最虔诚地态度答复他,“您的存在就是我所奢望的一切。”
不能发芽的种子于2018-03-20 21:04发布 不能发芽的种子于2018-08-02 11:50最后修改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