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matt >> 刺杀独角兽 >> 6      
6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6---

说完这些,阿内斯又喝了一大口酒。
原本他与哈木扎各自坐着一把藤椅,聊着聊着,他时而起身,时而叫人来添食物,再落座时就坐到了露台的地毯上。
哈木扎为和他亲近,也随着坐了过去,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就变成了倚靠在一起的姿势。

“沙林,”阿内斯突然以原名称呼哈木扎,“不瞒你说,其实我并不内疚,只是感到可悲。我这辈子都不算是人,只是一件器具,我是发泄欲`望用的工具,是调教爱奴用的鞭子,甚至我可以是杀人的刀,可以是滴进水里的毒药……但偏偏就不是人。”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哈木扎有些困惑。如果照这么说,那他也不能算是人了,他是娱乐用品,是杀人工具……以前他从没这样想过。
“你喜欢公主吗?”哈木扎问。
阿内斯苦笑道:“算是有一点喜欢吧,但不是她认为的那种喜欢……这就更可笑了,我们俩变成了悲情的痴男怨女,可我竟然并不爱她。”

哈木扎又问:“那你……喜欢伊尔法易吗?”
阿内斯有点惊讶:“你提公主我还能理解,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喜欢伊尔法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话让哈木扎十分困惑:“你那么了解他,又十分体贴他,我觉得这已经超过……呃,超过所谓‘做生意’的范畴了。难道你一点也不喜欢他,却可以让他感受到被爱?”

阿内斯的眼神严肃了不少:“沙林,下面我说的话,你一定要记好。伊尔法易是玻拉国内权力顶天的人,任何人都不可以忤逆他。你一定不能拿‘做生意’的态度敷衍他。如果你做得好,但他偏偏不喜欢,他会打发你离开的;如果你做得不好,而且还让他察觉出了敷衍,甚至……如果你惹怒了他,那后果可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我不会故意惹怒他的,”哈木扎说,“但我也不惧怕死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内斯说:“你是战士,你不惧怕死亡,但是我怕!我不仅怕死,还很怕疼,我不想再看见刑鞭,也不想再被送到枢密庭的黑牢里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哈木扎惊讶地看着他,愧疚之情涌上心头。如果伊尔法易不满意,阿内斯必然也难逃其咎。
怀着歉意,哈木扎伸手搂住阿内斯的肩膀,把他揽到了自己怀里。
其实哈木扎还没有提完问题。

你喜欢公主吗?你喜欢伊尔法易吗?问完这两句后,他还想问,你喜欢我吗?
他不敢问。至少现在还不敢。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前不久,哈木扎隔着门听到阿内斯在给新来的女孩“上课”。
他告诉她,其实技巧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你的情绪,你要能够骗过客人,让他觉得你真心倾慕于他,让他觉得你真的动情了……毫无疑问,阿内斯自己就是这方面的高手。
他能够平安地伺候伊尔法易那种位高权重的人,说明他真的可以假装出爱情来。

不仅伊尔法易懂巫术,阿内斯也应该算是懂巫术的,他能够幻化出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你明知是假的,却依然甘之如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所以,哈木扎不敢问那句话。
如果阿内斯回答不喜欢,他会低落难过,如果阿内斯回答喜欢,他又不会相信。

“一个月很快就要到了,”这时,阿内斯说,“我觉得你很不错,伊尔法易会喜欢你的。”
伊尔法易会喜欢我的。那你呢?
哈木扎没有把这话说出来。他紧紧抱住阿内斯,把他压倒在地毯上。
阿内斯没有挣扎,只是微笑看着他,哈木扎突然有了一股勇气,他捧起阿内斯的脸,闭上眼睛,吻住了他的嘴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哈木扎几乎无师自通。他从阿内斯嘴里尝到了苹果酒的味道,还有树莓和葡萄的酸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把嘴唇移开时,阿内斯却痴迷地追了上来,大概阿内斯也很少与人接吻,他喜欢这种感觉,平时尝不到的味道,一旦接触,就欲罢不能。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在沐浴前,他们已经为了练习而例行做过了两次,现在两人刚刚洗净的身体上又浮起了薄汗,情`欲的味道再次飘散开来,与露台上的鲜花芬芳混在一起。

从一天见到阿内斯的身体开始,哈木扎就一直想吻他的伤疤。从前他有所克制,今天他终于如愿了。他像舐蜜一样爱`抚和亲吻那些伤痕,包括阿内斯腿间的烫伤。
这次阿内斯没有阻止他。他发现,阿内斯哭了,每一声抽泣都随着他律动的节奏,当他停下来接吻时,阿内斯会一边回吻他,一边哭得更厉害。

在阿内斯几乎失神时,哈木扎小声问了一句,你喜欢我吗?
阿内斯没法回答,只能哽咽着不停喘息。

这次之后,他们的关系好像也没什么改变。阿内斯睡醒后就和没事一样,再也没提起这一晚的谈话和亲昵。
距离到伊尔法易府上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有一天,伊尔法易的管家来了,他带着裁缝,要给哈木扎裁制几套新衣服,在裁缝为哈木扎量体时,官家把阿内斯叫到一边,两人叽叽咕咕地谈了好一阵子,似乎是在聊哈木扎的学习效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第一套新衣在三天后就做成了,是一套黑色银边的长袍和束口裤,还搭配了颜色协调的镶宝石皮带和颈饰。衣服仿照宫廷男士便服的款式,腰身剪裁得十分贴合身体,故意要彰显出穿衣者的身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拿到衣服的当晚,哈木扎穿着全套新衣,把一丝`不挂的阿内斯按在柔软的长绒小羊皮地毯上。
整个过程中,哈木扎一直穿着这套衣服。他们得非常小心,不能把衣服弄脏,哈木扎把阿内斯的爱`液全都吞了下去,他自己的东西则一滴不漏地留在了阿内斯体内。镶嵌繁复的腰带把阿内斯的腿间磨蹭出了一点擦伤,但阿内斯并不在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到几套衣服都做完之后,哈木扎就该走了。
定好的日子就在明天,哈木扎收拾好了所有个人物品,把包裹提前放在了门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到了最后一天,哈木扎恨不得整天都和阿内斯腻在一起,但阿内斯还有工作要做。哈木扎一直等到将近午夜,终于一把抱住了走进门的阿内斯。
阿内斯窝在他怀里,半天都没有动。哈木扎慢慢摩挲着阿内斯的脊背,听到他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沉默不语,在浴室里就忍不住开始拥吻。热水洗掉了阿内斯沾染到的脂粉味道,也洗掉了哈木扎操练身体留下的汗味,阿内斯坐在哈木扎身上,哈木扎轻咬着他胸前的鞭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种姿态只属于他们两人,而不会出现在伊尔法易身上,阿内斯说过,伊尔法易不会坐在你身上伺候你,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得主动讨好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回到床上时,他们忘记了擦干身体,两个人都湿淋淋又气喘吁吁。他们一刻也不想耽误,一小会儿也不想分开。
哈木扎撑着床铺,强壮的手臂上浮起青筋,他用猎食者般的眼神看着身下的爱人,爱人并不畏惧,还赠与他无声而细密的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也不知过了多久,哈木扎终于离开了爱人的身体。
他起身去倒来一杯水,阿内斯接过杯子喝了几口,突然扑上来吻住他,把水渡到了他嘴里。

“沙林。”自从知道了这个名字,阿内斯私下一直都这么叫他,再也没有叫过“哈木扎”。
哈木扎总觉得咽下的水有苹果酒的味道。他躺上床,把阿内斯抱在自己身边,吻了吻他的额头。
“如果有时间,我会来看看你的。”哈木扎轻声说。
阿内斯惊讶道:“你怎么还不明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明白什么?”
“除非伊尔法易不再喜欢你了,叫你彻底离开官邸了……否则,你是不可以来看我的!”
“为什么?”哈木扎问,“他与你交好时,你不是还住在金枝旅店吗?”
“我本来就是欢场出身,让我住在府邸,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即便如此,在我与他有交易的期间,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再碰我。这么说吧……伊尔法易对每个爱人的要求都不一样,有的人能给他一时欢愉,有的人只配为他暖床泄欲,也有的人是他想长期留在身边的……如果他对你十分满意,而且想把你留在身边,那你就不可以再与我有任何联系了。”

哈木扎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明白了。”
阿内斯翻身拥住哈木扎,带着薄汗的手臂贴在角斗士的胸膛上:“沙林,从一开始,你就是属于他的。我只是一件帮你练习技巧的工具,你与我做的一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服侍他。沙林,你一定要好好服侍伊尔法易,这不难,真的,他很可爱,他的身体很漂亮,没有乱七八糟的伤疤,手脚也比我的要纤细。在人前,他是危险的谋士、神秘的巫师,但在床上……说他是一只无害的小动物也不为过。”

哈木扎想了想,问:“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不喜欢我?”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内斯说:“不要这样想,这很危险。你很难掌握‘不喜欢’与‘恼怒’之间的界限。”
“我是说……”哈木扎仍然不放弃这个想法,“我会认真对待他,会用学到的一切本事来服侍他。如果他不讨厌我,我也不惹怒他,这样相处下来……他要多久才会厌烦我,打发我离开?”
阿内斯说:“如果他真的很喜欢你,除非他死了,或者你死了……否则他是不会放你走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难道他不会厌倦床伴的身体吗?”
“他会啊。比如我,我的皮肤太难看了,他就不再找我了。但这又说明什么呢,你又不能为此而自残,要知道,他比我们睿智,他能分辨你在想什么。如果你被他察觉出不忠心……不,比这更糟,如果你被他发现你喜欢我……那我们的下场……”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哈木扎眼睛一亮:“你说什么?”
“我是说,我们的下场会非常……”
“不,上一句!你说……”
阿内斯与他四目相接,又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被他发现你喜欢我……这句吗?”阿内斯轻声说,“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我。”
哈木扎不说话,想等阿内斯继续说点什么。阿内斯沉默了好一阵,才睁开眼说:“沙林,我不会爱你的,我不能爱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虽然听着像是拒绝,哈木扎却有些开心。他能从阿内斯的语气里听出别的味道,苦涩中包裹着甜蜜,和阿内斯本人的味道一样。

“我知道你不能。”哈木扎吻了吻阿内斯的眉间,“如果……我是说如果,不是说真的。如果我离开伊尔法易了,而且他不会唤我回去,不会迁怒于你,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你会开心吗?”
听了这话,阿内斯紧张地撑起身体,直直盯着哈木扎:“你想干什么?你想……不行,沙林。你千万不要对他不利。”
哈木扎一愣。帐幔的阴影正好投在他脸上,大概阿内斯只能看到他的嘴巴,却看不清他的眼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内斯放松了一些,又靠回哈木扎身边:“我不是因为喜欢他才这样说的,我是不希望你做傻事。别急着否认,我这辈子见过多少人?我能听得出你们话里的弦外之音。哈木扎,这事你想也不要想。伊尔法易是把持着整个玻拉王国的人,他的盟友很多,敌人也不少。过去有很多人尝试过暗杀他,那些人都失败了。他懂巫术啊,只要他看着你,就能看穿你是否怀有恶意。你千万不要想对他不利,连想一下也不行。”

哈木扎皱眉道:“他的巫术能够读心?那万一……万一我想起你来怎么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阿内斯说:“我是说,他能够识别出敌意,并不是说他能事无巨细地读心。沙林,如果你会想起我,那你就闭上眼睛好好想吧。伊尔法易在做`爱的时候喜欢闭上眼睛,也喜欢黑暗的环境,那时你也可以闭上眼,你可以想象是与我在一起……或想任何人都可以。但你可要记住,别叫错名字,也别随便与他接吻。”

“我知道,我早就记住了。”说完,哈木扎撑起身体,低下头,两人的嘴唇又贴到了一起。
经历前面的几次后,阿内斯已经有点累了,但他不愿意就此罢休,正好,哈木扎也不想放开阿内斯,他知道今天的自己有多急切和粗暴,但他顾不得这么多,他恨不能永远沉醉在爱人的身体里,让天穹永为极夜,让黎明不再到来。
夜晚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他们能属于彼此的时间也只剩下这一晚了。

TBC
matt于2018-03-02 21:59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