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天目心 >> 布施 恩田 >> (一)      
(一)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布施,即为了帮助一切众生,将自己所拥有的财物或法给予众生。布施福田有三种:一为报恩田,二为功德田,三为贫穷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多年后再次站在泰国佛堂前的乐少锋突然想起了之前Pakkey跟他说过的这段话,仿若隔世。暗朱红的矮墙上依然挂着各种浓浓淡淡的热带植物,湖水绿的孔雀在庭院中闲庭信步低头啄食,莲莲荷叶中淡紫色的花骨轻轻摇曳,明黄袈裟的僧人来来往往,唯独,缺了那个一身素色的人。乐少锋抬起头看了看碧蓝的天空,明晃晃的阳光刺得眼角生痛,胸口发闷。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两年把仇恨作为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刻意不去回忆过往,即使后来跟欢喜回到泰国也没再走进这寺庙,只是站在红墙外凝望。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大仇得报,只剩下无尽虚空,乐少锋发觉自己丧失了一切感觉,无悲无喜,整个人如同空洞的缺口,对什么都没有兴趣,没有欲`望。鬼使神差地又站在这个之前经常和Pakkey来的佛堂,刻意压抑的回忆好似缺堤洪水,从身体深处汹涌而出,铺天盖地。

已经不记得那天是什么原因惹到了一帮小混混被打得半死,口腔中充满血腥味,视线也有些模糊,但却清晰记得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问道:“死得未啊?” 乐少锋抬头望去逆光处看不清这个人的面容,却感觉他嘴角隐约有弧度,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生气,一拳挥去。 拳头被宽厚的手掌轻易握住,出乎意料的是没有受到攻击反而被拉了一下,乐少锋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白衣人怀中,整个人都被宽大的身影笼罩着,抬头看去那人面上的笑意更浓了。 “我叫Pakkey, 跟我走啦。”乐少锋还没回过神来,呆滞地站在原地,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又问:“点啊,行唔郁啊?” 他抿抿嘴,低下眼帘,一声不吭,闪开那人伸过来的手,脚步不稳地走上前去。Pakkey也不介意被拒绝只是笑笑,放慢步伐双手插袋悠闲地走在前边。乐少锋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就不清不楚地跟这个人走了,或者是因为包裹着自己拳头掌心的温暖,又或者是那人嘴角不明的弧度。就这样跟着那人坚`挺宽阔的背影走,一走就走了好多年。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次的伤养好后,Pakkey带他去了一个武馆练拳。乐少锋记得在那之后自己的身体像树芽一样抽高,躯体变得厚实。Pakkey时不时会来看他练习,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乐少锋在场上就会不经意地寻找那人的注视,找寻到之后马上又会垂下眼帘转过面去,掩饰内心的一点点小雀跃。那段日子比之前在孤儿院或独自漂泊都安稳很多,有可以回去安眠的地方,那儿有熟悉的身影和体温,或者所谓的“家”就是这种感觉吧。每天早上起来去杂货铺,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Pakkey在身边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神色在云烟雾撩中明明暗暗。晚上去拳馆练拳,打得好的时候那人会为自己鼓掌叫好,打得不好的时候那人会帮自己护理伤口然后用力地搂一下肩头拍一拍后颈。夜里在简陋却熟悉的天花板下安然入睡,一夜无梦。乐少锋从来没想过做什么大佬或者名人,这样简简单单的日子已经非常满足,只是上天并不这么认为。现在想起,鱼龙混杂嘈闹不堪的街角,店铺昏黄灯光下舞动的尘埃,拳馆里白衣人的叫好声,包扎伤口时掌心温厚的触感,这一切平淡单调的光阴却显得如此珍贵。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粤普互译

死得未啊?——死了没有啊?(有没有事啊)
我叫Pak Key, 跟我走啦。——我叫Pak key,跟我走吧。(不要随便捡动物回家啊。)
点啊,行唔郁啊?——怎么了,走不动吗?
天目心于2018-02-06 23:56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