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白花花 >> 我不是死了吗 >> 番外 孽 第2章 32-60      
番外 孽 第2章 32-60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32.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但换个角度去想,如果沈掠一开始就是那样,我或许根本不会看上他。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有些迷茫了,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那种焦躁感日复一日的增加,直到……
    直到沈掠出了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33.
    他浑身浴血的靠在于炼怀中,脸颊苍白的毫无血色,脖子上一圈圈缠绕的绷带,像是被砍首后又重新接好的——我看着这样的沈掠,只觉得呼吸也跟着窒了一瞬,心脏仿佛被什么捏住了,喘不上气来。
    大脑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身体却已自动迎了上去,直到于炼朝我点点头,才终于回过神来。
    沈掠……我的沈掠没有死,他还活着。
    34.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无法形容那一刻我的感受,我只知道,我不能再失去他了。
    35.
    沈掠醒来之后,却是失去了记忆,我从先是大怒,质问于炼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没有得到答案。反观沈掠,他看着我们,眼中露出明显的惊慌,我顿时熄了声,有些无措。
    失忆的沈掠像是换了一个人,他变得胆小受怕,甚至还有些软弱。我看着这样的沈掠,非常不适应,可我得对他好点,那种难受到快要死掉的滋味,我不想再体会一遍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开始三两天的往他那里跑,可面对与印象中相差太大的沈掠,我往往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沉默、沉默,又沉默……他的喉咙受伤了,说话时非常艰难,我便顺势借此不主动开口。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有些憋不住了,便问:“我听于炼说,你失忆了?”
    他有些慌乱的点点头,黑发散开在枕巾上,衬着脸愈发苍白。
    我皱了皱眉,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忍,便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36.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可确找不出所以然来。
    后来我想,这个沈掠是不是假的,便在月圆之夜的那晚照常来到他的房间。让我心跳加速的是,他好好的躺在床上,面容平和,就是微微有些不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而我却比他更加不安……我走上前,将手按在他的颈测,稍作试探,便能感受到我在他身上放置的蛊虫正顺着血脉缓缓游动。那蛊全天下只有一只,只听我的召唤,出体必亡,绝对无人可以复制。
    这般想着,我稍稍安心了些。
    37.
    他还是沈掠,他的皮肤上有我的烙印,他的身体里有我埋下的东西,他依然属于我,可又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变得不再想从前,哪怕他看着我的目光依旧带着崇拜,却偏偏少了一样东西。
    我找不出答案,却又再舍不得像以前那样待他,只得尽可能学着待他好。
    从没有人教过我这个,我只能像个婴儿般蹒跚学步,一点点摩挲着如何去喜欢一个人。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38.
    是的,我喜欢他,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喜欢了,只是我现在才发现那些患得患失的感觉代表了什么。
    就像我以为我是没有心的,直到他命悬一线时才发现,原来那里也是会痛。
    好在,现在还不算太晚。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39.
    沈掠换衣服的时候,我便死死盯着他后腰的烙印,后又没忍住,伸出手轻轻触了触,沈掠浑身一震,耳朵尖都红了起来……
    他不该是这个反应,我这么想着,若无其事的放下了手。
    沈掠不但失忆了,还连武功都忘了,我先是震惊,又有些茫然——那些曾经一闪而过的念头突然实现了,可我却从中感受不到半分的喜悦。
    为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40.
    不过自打没了武功,我便不再让他出门了,毕竟魔教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现在的沈掠太弱了,注定要被人踩在脚底。
    我自然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可长老会是个麻烦的东西,他们在教内声望极高,就算是我那个无法无天的父亲,多少也得听从他们的指示。沈掠手里的这个护法的位置定然保不住了,可我还没想好要如何安置,只得先主动担起他的工作41.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想到他平时做的事情居然那么难,被一堆数字弄得焦头烂额的我这么想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是不是……我以前对他都太不好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42.
    为此,我找了很多关于爱情的书籍,一本本翻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世间大多爱情都是歌颂男女之间,同性本就极少,我一连看了几本,都是关于合欢方面。
    魔教的双修功法我并非不会,只是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于我来说,都是可有可无之物,沈掠与他们不一样,他陪了我二十年,我所有尚且鲜明的回忆都是与他有关,世上这样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父亲,一个是他。
    区别在于,前者是我必将杀死的人,后者则是我必须保护的人。
    ……不论如何,当我看完那些书后,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沈掠他……喜欢我么?
    43.
    我鼓起勇气问了他,得到的答案却让人惊喜。
    沈掠也喜欢我!
    他说他忘了从前的事情,是真的忘了……我突然有点庆幸,毕竟以往的我待他那样差,他现在忘了,我便可以给他一个更好的未来。
    于是激动之下,我张开双臂拥著他,感受着那微热的身躯在我怀中轻轻发颤,脆弱的仿佛一触即碎的宝物。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想,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珍惜他的。
    把以前的那些不好都弥补上。
    44.
    后来我终于找了个足够安全的职位,可以将沈掠挪过去。
    在此之前我还非常忐忑的询问他相关意见,对方很容易就接受了——反倒是我开始犹豫。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有种预感,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以前那个伴随我二十年的沈掠,将会永远消失……
    45.
    而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将他封为鸳鸯宫的宫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喜欢沈掠,我想把他保护起来,如果真有围剿魔教的那天,鸳鸯宫内的密道可以让他第一时间逃生。
    我不想再看到他受伤、甚至死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比起伤害他,我更想让他活着。
    46.
    可意外还是发生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只是一瞬间内发生的事情——从木牌被打掉,到沈掠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中,几乎只在眨眼的瞬间。
    整个过程中,沈掠四周空无一人,我茫然又愤怒的瞪着半空,试图从中看到什么,却什么也没发现……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无能。
    47.
    沈掠始终昏迷不醒,就连于炼也毫无方法,眼看着他呼吸愈发微弱,我只能日夜守在身边,用真气为他续命。后来于炼也不知是查了什么古籍,说沈掠胸口的那个黑掌印与记载中厉鬼伤人的伤势一致。
    我从不信神鬼妖魔,但事到如今却无法用常识解释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恰好一批游历的道士路过山脚,便死马当活马医的将他们抓了上来。
    48.
    伏魔阵花费了三天时间,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我都允了,只求能救活我的沈掠。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开阵之时我不在屋里,而是在外面焦急的等候。以我的耳力,门后的动静自然是一清二楚,那些道士进去之后,就有一声凄惨的尖叫传来,随之还有喃喃念咒声,以及利器敲入身体时发出的动静。我皱着眉,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安,仿佛冥冥之中,我搞错了什么……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而就在此时,只听最后一声敲击落下,那惨叫声越发微弱,最终,安静了下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49.
    我一进门看到地便是这样一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个白发血衣的人被面朝下的钉在法阵之中,他的额前贴了黄符,血色的符文散发着幽幽的光,微微弓起的脊背上嵌满了木钉,四肢亦是如此,而扣在地上的手掌指甲尖利,因剧烈的痛苦,已经挖进地里。
    道士走上前来,唤道:“教主。”
    我点了点头,突然听见那厉鬼浑身一震,胸腔之中发出断续的喘息,剧烈痉挛的四肢在木钉下扭动着,他张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那道士又说:“教主,此鬼怨念深重,吾等修为不够,无力净化,您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几乎想也没想的道:“那便杀了吧。”
    50.
    说完这话后,那厉鬼突然安静下来,我不再看他,而是转身走向大门……既然已经解决了罪魁祸首,他是不是已经好起来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却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微弱到仿佛从地狱中传来的、转瞬即逝的呼唤,像是极痛中得到了解脱那般,很轻,却也很清晰。
    我几乎立即断定了声音的主人,可接下来的认知却令我汗毛倒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为什么是从身后传来的?
    我突然没有了回头的勇气。
    51.
    而最终,我还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那白发的鬼微微抬起了头,脸上的黄符飘落在地,他的四肢动弹不得,唯有微微仰起的头颅,露出乱发之下不满血污的小半张脸。
    是沈掠。
    那个瞬间,我仿佛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52.
    怎么会这样?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沈掠……沈掠怎么会成了……鬼?
    如果他是鬼,那么那个我用心去爱护的人又是谁?
    53.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54.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等我回过神来,沈掠已经消失了,我跪在地上,掌心之下一地碎裂的木屑,只觉得胸腔里那块跳动的肉像是被人剜了出去,留下一个鲜血淋漓的空洞。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原来早在我自以为终于能抓紧他的时候,却已经把他舍弃了。
    55.
    而沈掠身体里的那个人……又或者说,是那个灵魂,再也没有醒来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看着他的身体日渐冰冷,听着他的脉搏愈发微弱,直到终于停止了跳动——我抱着他的尸体,亲吻着他的脸颊,抚摸着他喉间已经愈合的疤痕……这是他的身体,可他已经不在了。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眼泪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56.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父亲说弱者才流泪,强者只会流血。
    或许我生来便不适合当个强者,我只知道沈掠死了,那个陪了我二十年,与我一起长大的人不在了,我把他弄丢了、弄坏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想对他好啊,我想告诉他我也喜欢他,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是报应吗?
    57.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应该是的了。
    我杀了那么多人,我做过那么多事情……我身上背负的罪孽让我注定得不到幸福。
    父亲只教过我如何杀人,他从没教过我爱一个人需要做什么,而我也才刚刚明白。
    但已经晚了——一步错、步步错,我与他终究是阴阳两隔,甚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我不敢去想沈掠为什么成了厉鬼,甚至不敢去想他是怎么……
    还好,我在最后一刻破坏了阵法,还好我没有亲手杀了他。
    可我还想救活他,便去逼问那群道士,最终得到了一份残页,说是古早拟写的招魂之法,需要集齐上面所有的材料。
    我只略略轻扫一眼,便老老实实的记在了心里。
    58.
    沈掠的尸身被我用冰棺和蛊术保持了起来,并存放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那蛊虫以我血液为食,需要每天定时抽血。我不怕这个,我只怕等我找回了沈掠的魂魄,他却没有了能回去的地方。
    我坚信事情还有一线转机,便花费心血令人探查修为高深的得道高人,在此期间,于炼告诉我,他曾在我面具的宝石上看见过沈掠的影子,只是一闪而过,他以为眼花,便没有说。
    可我知道那是真的,如果沈掠死了,他不会离开我的身边。
    我将那面具上的宝石拆下来,令人打磨成了透明的圆片,做成镜框的样子,戴在眼前。
    我不想再错过他了,哪怕只是这么一丝细微的希望,我也不想放弃。
    59.
    在我为求宗门至宝而灭其满门之时,教中便有传言说我是疯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的确疯了,在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开始。
    肝颤寸断也好,行尸走肉也罢,我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只要他能活过来……
    那我甘愿做个疯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60.
    疯了的我杀红了眼,拎着带血的剑,一步步踏入门内。
    偌大的厅内,身披袈裟的和尚跪在佛前,他见我时,长叹道:“凡人之身,却妄想逆天改命——可笑、可悲、可叹。”
    我答:“逆天改命又如何?我犯下的错,我来承担。”
    他摇摇头:“这世上讲究因果循环,施主身上血债太重,本不应有情,有情皆孽啊……”
    我不再理他,略一迈步,却是踢到了什么。我弯下腰,捡起地上沾血的佛珠,将其一圈、一圈的缠在腕上。
    我本不信这个,可当我看见沈掠被钉在地上的那一刻,我不得不信。
    这一百零八颗佛珠,佑他勘破在世之苦,勘破情爱仇恨,饮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忘记前尘旧事,下辈子……投个好胎。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我这般想着,回首最后看一眼那纯金的佛像,然后一挥手,打翻烛台,蜡油烧灼着干燥的布料,火苗燃起,逐渐吞噬了大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和尚身披袈裟,依旧中平稳八方的坐着,双目轻闭,神态平和。
    木鱼声缓缓响起,伴随着那句佛经,回荡在这地狱烈火之中——
    “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
    我觉得佛说错了。
    剜心之痛,岂止割舌?
    番外《孽》完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絮言絮语 好啦~教主的番外也写完啦~接下来就是第二部HE的了_(:з」∠)_
接下来要出去旅游,没办法带电脑,所以请几天假,估计12号我才回来……顺便趁着这段时间整理一下第二部的大纲=3=
潦水于2018-11-20 16:34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