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荧火之光 >> 【信/白】龙潜狐影 >> 旧尘缘(上)      
旧尘缘(上)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絮言絮语 正常文笔
 【旧尘缘】
  却说四合之内有四海八荒,八荒有山川大地,尤以青丘国最盛。四海内万千种族,而蛟海蛟族与青丘狐族毗邻而居,千百年来一直和睦友好,两地之间互通往来,开道通商,子民生活美好富裕。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此带九尾王族的小公子白,原身为族里百年难遇的天灵之体,修炼天赋异鼎,是绝世的好材料,以至于王对白公子要求分外苛刻,甚至超越了对长子的教导。
  白公子自懂事以来,日复一日地在府中修习,从不曾见过外面世界纷杂。
  随着烦闷的加剧,白公子对修炼愈发厌烦,终于有一日,凭借精湛的剑术出逃了。
  恰巧!蛟族皇子信在这一日游历青丘。
  青丘山岭水秀,生机勃勃,国中建筑林立,市集热闹非凡,妖族兽族其乐融融,眉宇间俱是开怀。
  蛟族皇子,向来是非常骄傲的。他不屑与民同乐,只是淡漠地看着,却不想一道素白身影撞入眼瞳——
  伴随着民众的惊呼声,那抹白色衣袖纷飞肆意,带起呼呼风声在屋檐上急速跳跃,又像一只翩翩飞的燕子充满了优雅。
  突然一踩一踏,白影下落,抬起手,刹那间银光乍现,等到稳稳地落在地上,白衣人长剑横立在一人的肩头。
  清冽的声音傲然道:“小贼!哪里逃!”
  这人正是离家的白,不远处,信看着此刻白挺立身影,已经是心中再也抹不去的烙印。
  将小贼制伏后,白还手执着剑,一时间众人喝彩连连,绕着白围成一圈。
  一声轻笑,伴随从天而降的白光降临在白面前。意识极其敏锐的白瞬间退后一步,只见长长银枪扫过身前,快而凌厉,带过白色的弧影。
  见一击不中,紧随其后的是下一道更强劲的上挑!
  可是白也非泛泛之辈!
  九尾一族向来以姿容曼妙,体态灵动著称,就连家传的剑法亦是在轻盈灵活的风格上独树一帜。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虽然不喜欢修炼的事情,却对剑术的修习尤为看重,平日里就常常拉扯着族里的剑法高手比试,他的天赋何其高,在不断挑战后的失败与胜利,竟然领悟出自己的一套风格!
  那方长剑,随性而自然,一如天上灵活飞翔的鸟儿,不受身边一事一物的拘束。
  信笑了。这,就是畅快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的银枪很轻捷,握起时不需要过多的力量,但这恰恰是最难把握的地方。
  所以信擅长的并非拂扫,而是挑、抹、刺,这样出其不意的攻击有极少人能防备,信在蛟族中少有敌手,但此刻,他却真正感受到了棋逢对手的快意!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叮——!!”枪尖与剑刃相击,发出玉石激撞的声响!
  亮点寒光分开的一瞬,白忽然反手旋身,几乎是千万刹那中的一刻,黛青色弧光画一圈痕在地上,闪动残影,许久才消失。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双方稳落在地上,一时间风吹衣动,信率先开口:“阁下好剑法,不知此招叫什么名字?”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微微愣住,方才飞来长枪过招无数,还没来得及看来者是何人。现在他看眼前人眉目俊朗,举手投足自有贵气,仿佛天生王者,原来,世上居然有这样风度的人啊。
  “没有名字‥‥‥这是我一是想到的新招式,没来得及取名。”
  “如此‥‥‥”信收起长枪,渡步到白身前,白的容颜逐渐放大,那是狐族少有的清俊面孔,没有一丝秀气,青色发丝间那双眼睛清澈无比,充满了神气。信觉得世上再没有这样的人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第一次遇到,人如剑意,洒然傲气,一剑飞霜止天涯,万般美丽难言。
  “那在下取名为‘神来之笔’如何?”
  信和白很快便成为至交好友。他们从不过问对方家世,只乐在当下,在短短几个月里四处逍遥自在。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把信当作知心人,愿意把心里的话都分享:“不如我们就此结义,以兄弟相称如何?”他把话本子所写的事告诉信。信思虑一番,本想拒绝,但看到白希翼的眼神还是说了声“好”
  当兄弟,也好。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信与白最终在城外一片青山环抱的幽密竹林作为歃血立盟的好地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渐行渐入,一条小径若隐若现。二人循这小径不知走了多久,直到眼前出现一方石碑,几片竹叶飘然落在顶部,四周苔藓斑驳,边角不平,而数道交错的剑痕刻在上面,仔细地端详了,竟然是刻着两个凌厉的大字——春生。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真是好地方啊。”信不似白,他不过稍微惊艳了一番,然后走到石碑后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里还有一个大石桌!两个矮石分在两边,石桌上平滑无比,纵横有线构成方格,点上散落几块石子、贝壳。“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地方呢,书上也没有,净是诗文。字哪有景好看?”白一边感叹着,一边来到信的身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站在石桌前,他蹙眉看着眼前石子布局,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又松开,想灵光一现,然后捡起一块小黑石移了位置。
  白的眉眼展开,兴奋地嘴角不知不觉勾起了弧度。这番模样让信开怀得一笑:“看把你乐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那是自然,我可是解开了这残局!”白的头抬高了点,语气也傲了几分:“这残局我记得在古籍上有类似的记载,我还看过了诸位大师的解析,可以说熟记于心,如今再看这里,这白子三面围困,只留黑子一个破口,这个看似能做活的地方恰恰是一个陷阱,我反行道而行在这个地方找突破……”
  白修长的手指还在石桌上点两下,意思是做给信看。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番讲解自然让信头大。他本不爱下棋,也不甚了解这其中的道理,白这么一讲他便耐不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他们可是来结义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自然不懂信心中曲折,讲完了,他才“啊”了一声:“我们今日不是来结义的么,我竟然忘啦。”
  说着还眨眨眼,那呆愣不好意思的模样,加之白有身为狐族特有的清艳的面庞,懵然中别有一番可爱,居然让信突然地怔住,鬼使神差一般,缓缓说道:“那我们快些开始吧……”
  开始什么?他好像自己都不知道。
  但在白听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回答,白点头,抬袖轻挥,淡紫色的灵光动了动,一叠新鲜的水果霎时出现在石桌上。
  二人不打算用牲畜祭拜,一切从简而化,拜了石碑,便是生死之交,双方决不可违背对方。至于往后就没有了,因为此时,信与白坚信绝不背叛对方,他们面向石碑,双膝跪着,两手捧着三支长香,烟袅袅,散向上空。
  一拜,二拜,三拜。
  庄重也肃穆,除了风声簌簌作响,四周安静得庄严无比。
  有那么一瞬间,信想,如果是拜天地高堂就好了。
  但也只是如果罢了,信只是想想,他不知白的想法,自己的,不说也罢。
  将三炷香插在水果上,信只是一拂手,伴随白光,一坛酒两杯爵便出现在水果前。
  “这是……”
  “酒。”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信将酒坛开封,抬起来将酒倒在盏里,琥珀色的液体倾泻下,透明好看,那是信的珍藏,百年醉梦,是难得的极品佳酿。“喝下这融入你我二人血的酒,这仪式便完成了。”信含笑将一盏酒递给白,他一咬食指,沁出一抹血珠滴落在酒里。
  白犹豫着,看着那滴血融在液体里,却没接:“我没喝过酒,更没有听过‥‥‥酒是什么东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一时间安静了,许久,信才无奈说道:“那我先喝,你滴一滴血在我的杯子里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照做了,信在白面前将酒一饮而尽!
  其实信也未尝过百年醉梦,之前的酒只不过是浓度不高的果子酒米酒,再厉害的也就女儿红。信不知这百年醉梦是族里酒窖严密封装的酒,仅有三坛,是绝顶的烈酒。
  自以为酒量不错的信一口气喝完一杯而已,还没有感到头晕目眩,只觉喉中一股清凉泉水流淌过,丝丝寒气冒发,回味起来,似乎是‥‥‥果子的酸甜?
  不,等一下‥‥‥
  “唔!”
  白不甘落后,也与信一样一饮而尽。
  香醇是一样的香醇,清凉是一样的清凉。白抬眼看向信,他面色已经泛红,一阵微风忽至,酒水流淌过的地方居然如火烧般灼灼滚烫。
  “好热,这酒‥‥‥好热‥‥‥”
  白眼光迷离起来,什么都看不清,嗅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竹叶清香,和酒醇浓香,似乎有一只大手在引领着他,尽情释放着什么? “还要,好渴‥‥‥”白燥热、地难受,颤抖的手才解开衣衫,口舌内干得要命,只想再尝那清凉味道。
  “不许!太烈了‥‥‥”
  胸口像有火焰扑腾,信三两下敞开襟口,强行留住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何其艰难,这酒的后劲如此强,醉意铺天盖地,狂如排山倒海,堪堪一杯,便霸道非凡。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白抓起酒坛就是大口豪饮,还有漏余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继而是脖颈间、露出的锁骨、浸湿衣衫、从微乱的发丝流下。
  信伸手打落酒坛,随着酒坛破碎的声音,抬起来的是白迷醉朦胧的双眸,在竹林间,在月色下恍如明灭的星辰,直直望着信,似有奇异的吸引,露出的白皙身体已是粉红,张开的嘴角还有一点点晶莹液体,折射着淡光。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哈‥‥‥”已经分不清是谁倒吸一口气,在开始的清爽过后,白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无力:“水‥‥‥我要水‥‥‥”
  下一刻,白的绵软身躯便被信按倒在石桌上。
  ————————拉灯!——————
荧火之光于2018-02-05 14:37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