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抱鹤 >> 【丐秀】江海如凝光 >> 1      
1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开元二十五年的夏天到来的格外的早。
在我的印象里,冬去春来才不过三四天的时间,草长莺飞的景色都还没有熟悉,新编的舞也还茫茫然没有个头绪,春天便已经悄悄结束于忆盈楼往来宾客的谈笑喧闹间。转眼便是茵茵夏日,那水池边的蛙声,一树一树的蝉鸣声,还有风吹十里荷塘带来的香气,似乎一瞬间便从幕后走到台前——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水云坊看台上欣赏歌舞的来客,只是打了个盹走了个神的功夫,再回神时才恍然发现原来春天这场戏早已经落幕,连些残影都不见了。  
近黄昏时下起了雨,一扫白日闷热之气,我出门时天已将黑,仙乐码头上早已不见了船家踪影,白日里熙熙攘攘的画舫游船也只剩孤零零几只。我从码头回返,沿着围墙走到听香坊后门,找到了一只竹筏。
幸好此时雨势渐小,不打伞也不会太过狼狈,况且天色又晚,湖上雾蒙蒙一片,即使狼狈也没人看得见。我拿定主意,就要弃伞上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师姐等等我!”
我闻声回头,小七快步跑到我的跟前,额上面上都是雨珠,头发也湿成一缕一缕,也不知道她跑了多久,倒是紧紧抱在怀中的双剑,好好的用布卷着,一点也没被淋着。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我问她。
“我去内坊啊,山河流云剑后头还有好几套招式没学会呢,正好明日无事,我去找大娘练剑!——哎呀师姐你走的太快了,我在后头追了好久都没追到,差点追丢了,幸好我机灵,一见码头上没人就猜到你会到这来!”
我奇道:“你们明日不是要去扬州城买新舞衣的衣料,还有时间去找大娘学剑法?”
小七脆声道:“高师姐今天收到了信,说是苏姐姐后日路过扬州,能在这里停留一日,曲姐姐说叶师兄也是后日到扬州,反正衣料的事又不着急,叶姐姐就决定后日再去城里,顺路还能把他们接回来。”
说话间我已撑船离开了岸边,小七在船头放好了灯笼,转身站在我身前要替我打伞,我摇头拒绝了,她一边往下坐一边冲我讨好的笑:“好师姐,我明天再去内坊,晚上你收留我吧?”
我哼哼笑了两声,“胆子呢? ”
“我这个时候要进内坊,那些师姐们估计能搜身搜到把我衣服都扒下来!我要万一一个忍不住,把她们给打了,为难的还不是青灵师姐?我才不给青灵师姐找事呢!”小七的语气愤愤起来,“这两年内坊的防卫是越来越严密了——那根本就不是防卫,就跟监视一样,师姐你说大娘住在那里就不生气吗?明明是咱们忆盈楼的师姐妹,倒变得像是那人的私卫一样——”
“慎言!”我皱眉打断小七,此时船已近月岛,天色这么晚,早就不见了白鹭惊飞的影子,月岛上黑漆漆的,偶有几盏莲灯,也只照亮了巴掌大的地方,更多的是浓浓的墨色,我轻声道:“大娘避居内坊总有她的道理,小七你常出入内坊,应当知道要如何做——别给大娘招祸。”
小七闷闷应了一声,转而又雀跃起来:“出发的日期改了,师姐你能跟我们一起去扬州城了!我们去吃三姑做的豆腐包子去!师姐我请你去吃孟师傅的面和李大娘的酒酿圆子!”
我顾自摇我的橹,小七认真掰着手指叽里咕噜数了一大串零食小吃,伞都打歪了,雨珠落在她身上都还恍然不觉,我看的好笑,目光慢慢放到越来越近的桃花村上——雨一直下到这个时候,平时在外面纳凉的人都不见了,家家户户都点着灯,透过窗户传出一丝丝微弱的光,只有村口小码头上将灯点的很亮——我猜是小玉姐姐和秦童大哥特意为我留的灯笼,那灯光在风雨里晃晃荡荡,忽明忽暗,却一直未曾熄灭过。
我当然是要进城的,若不是明日秦大夫造访的缘故,我还曾打算与师姐她们一同进城,买的东西可以直接交给小师妹们带回,总比我在码头上雇佣船工方便一些。
——不知道这个月李掌柜那里有没有得来我要的药草,后日当去那里仔细问一问,哪怕还是没有可直接入药的成株,能有些种子也是不错的,我还可以自己种下试一试,总比现在这样只能干等着要好许多。
——从去年入冬之后母亲就一直咳嗽,咳到现在才稍有好转,我和小玉姐姐想了许多办法,都没能找全药方中那几味药材——小玉姐姐忙了一整个冬天,她自己原本的症状也像是要加深的样子,明日要记得请秦大夫替小玉姐姐看一看才好。
——苏姐姐终于要到忆盈楼来了,自上次听过她的琴声到现在都过了一年多了,高师姐应该很高兴吧,可惜维林师姐去长歌门后还未回返,应该会很遗憾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倒是孙师兄······罢了,孙师兄去又如何,不去又如何呢,曲姐姐她······
我的思绪慢慢飘远时,竹筏已行至桃花村小码头上。
小七帮我系好了竹筏,我们俩往家走去,小玉姐姐已经烧好了热水,忙把我们迎了进去。我和小七各自泡了热水澡,又拿细布擦干了头发,折腾了好一会才算完,终于洗漱完毕,熄了灯,很快我就听见小七平稳下来的呼吸声。
我生在扬州,长在扬州。
江南富庶,扬州地处繁华,桃花村又在忆盈楼的势力保护之下,要讨生活极为容易,因而虽则母亲独自抚养我,却只是艰辛而非艰难,与楼中师姐妹相较之下,我的生活已经好太多。
即使我在忆盈楼七秀之中只算得一个虚名,即使至今我都不算大娘的正经弟子,我想,我也不应再要求更多了。
抱鹤于2018-02-01 20:48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