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华说书人 >> 陛下,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 >>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镂金雕龙画凤的垂帘大床旁趴着三个孩子。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六只水灵灵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床上被明黄丝绸襁褓裹着的小婴孩。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肖瞅了好一会儿,忍不住伸出白生生的指尖在弟弟绵软的小脸蛋上轻轻戳了一下,满心欢喜的迅速收回手。
  
  魏珩和魏妙齐刷刷的看向小妹。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妙从哥哥姐姐眼神中读出了渴求,点了点头道:“软软的……好好摸哦……”
  
  魏妙忍不住也伸手轻轻戳了一下,一本满足的迅速收回手:“弟弟的脸蛋比丝绸还要滑……”
  
  魏珩略微犹豫一瞬,终于忍不住也戳了一下。
  
  讲道理,触感颇为惊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于是在三人轮番戳戳攻势下,小弟小嘴一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三人登时慌了手脚,扑过去七手八脚的胡乱拍拍哄哄。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睡梦中眉心皱了皱,张开眸子顺手将出生没几天的小儿子揽在怀里,轻轻拍了拍,低声哄了哄。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爹爹……”三个孩子耷拉着脑袋站成一排,一副犯了错的样子。
  
  叶汀撑着身子坐起来,一旁宫人忙将软靠垫过去,顺带将叶汀滑落腰间的被褥往上提了提,披过来一件长袍于他肩头。
  
  叶汀抬手把落在身侧的头发掖绕耳后,才将孩子抱在怀中,晃着哄了好一会儿才听小皇子哭声渐停。
  
  “都下学了?”叶汀招手示意他们都坐下。
  
  魏珩点了点头:“是,我和妹妹都想来看弟弟,扰了爹爹休息。”
  
  叶汀摇头:“是爹睡得太久了,下次你们来的时候若见我睡着,直接叫醒了就是。”
  
  魏妙乖巧道:“不行,父皇说了,爹爹刚生了弟弟会很累,要我们听话一些,不要打扰爹爹休息。”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笑了伸手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爹爹不累,若是你们都来了,爹爹一直睡着见不到你们,醒了会想你们的。”
  
  魏肖一心惦记着小弟,脱下鞋子爬到床里面,凑到叶汀身旁,目不转睛的看着漂亮玲珑的小娃娃,好奇问道:“爹爹,弟弟是怎么从你肚子里出来的?”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有深度,直指人类起源与传承。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抖擞了精神,清了清嗓子道:“这说来可就话长了,且说那天我同你们胡太傅出门去,绕过大街数条,小巷无数,至一酒楼里,再登三楼坐定。楼下正有一人说书,说的什么呢……”
  
  三个孩子睁大了眼睛,追问道:“说的什么?”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小儿子,准备好好给孩子们讲讲,他继续道:“正说到,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山,唤为花果山……就说那座山上呢,有一块仙石,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
  
  三个孩子当真听得入了迷。
  
  “石中内育仙胞,一日狂风而起,遮云蔽日,一声巨响,石头猛地是迸裂,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
  
  魏妙紧张追问道:“变出了小猴子?那后来呢?”
  
  叶汀认真道:“正说到这里,忽然一阵白光大现,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待我与你胡太傅再睁开眼后,只见面前桌上竟然出现了两个啼哭的小娃儿。我就随便挑了一个带回来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妙:“哇……”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肖:“哇……”
  
  魏珩:……
  
  叶汀默默看了眼长子。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珩:“……哇”
  
  叶汀心满意足点了点头:“所以你胡太傅家里还有个小妹妹,回头你们可以过去瞧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妙贪心的问:“爹爹你为什么不把小妹妹一起抱回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想了想道:“你七皇叔会哭的。”
  
  父皇出门一趟不仅带回了爹爹,还带回了一个小小的弟弟,这让三个孩子都惊奇不已。每天忙完课业就惦记着来爹爹的宫里看小弟。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不过三四日的光景,小皇子又长开了些,眉宇间确实是像极了叶汀,魏渊疼到了心坎里,若不是怕孩子夜哭吵了叶汀休养,当真是要每天抱着不肯撒手。
  
  魏珩兄妹在叶汀身旁玩了许久,叶汀见时候差不多了,怕孩子们休息不好,误了明日早课,就安排宫人将皇子公主们一个个送了回去。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能生孩子,然而并不能喂孩子,这事还得宫里的乳娘来。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孩子太小又时常会饿,不多时就被抱走喂奶了,叶汀百无聊赖趴在床边昏昏欲睡。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想当年生芽儿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生完都能下地跑。如今身子乏的紧,休息了数日仍旧倦的厉害。
  
  魏渊忙完政务回来的时候,叶汀正半醒半睡着,迷迷糊糊一抬头见是魏渊,招呼不打翻身继续睡。
  
  魏渊浑不在意,脱了外袍,摘了发冠,贴上前去,把被子给他盖好:“怎么不好好睡,躺的四仰八叉的,也不怕从床上掉下去。”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听罢往床里面滚了滚,蒙头睡觉。
  
  魏渊笑了,把被子给他拽下来:“要闷坏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双眸阖着,闷闷哼了一声,不说话。
  
  “还生二哥气呢?”魏渊抚上叶汀脸庞,指尖流连在柔软的耳垂上,
  
  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拍开你的手。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渊看着手背上的指痕,哭笑不得:“别生二哥气了,二哥也是怕拖久了对你和孩子都不好,为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愤愤看了眼魏渊一眼。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渊噤声,好吧,他承认的确有爽到。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咳……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芜若……不生气了,宋御医说了你这几个月养身子最重要,不能动肝火。”魏渊放柔了声音道。
  
  叶汀终于开口道:“我的脸……”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没丢没丢。”魏渊打断叶汀的话低头在他脸上使劲儿亲了亲:“好着呢,没人敢笑话你。”
  
   叶汀还惦记着那天颜面扫地的事,愤愤道:“再也不给二哥生孩子了。”
  
   魏渊笑着点头:“好,不生了,二哥也舍不得你再生了。”
  
  “这可是二哥说的。”叶汀谨慎的确认道。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渊点头:“那是自然,君无戏言。”
  
   只是魏渊没想到自己一句话,造成了大半年强行被清心寡欲的生活,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宫人伺候魏渊洗漱过后,魏渊差人熄了烛灯,掀被入榻,将叶汀揽于怀中。
  
  叶汀推了推他,道:“二哥你可得离我远点,宋老头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不准我碰水,你且闻闻,我都馊了。”
  
  魏渊笑出声来,把叶汀拽回怀里:“来,二哥闻闻。”
  
  叶汀噫了一声,捂紧领子:“二哥也不怕熏着。”
  
  魏渊眼带笑意在叶汀唇角亲了亲,似叹似唤:“傻芜若……”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叶汀眨了眨眼睛,圈住魏渊脖颈,轻轻巧巧落在一吻,半晌小声道:“二哥……”
  
  “嗯?”魏渊应下,却迟迟等不来叶汀下文。
  
  许久,魏渊听见叶汀呼吸均匀似乎睡着了。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渊哂然一笑,将被角扯了扯盖住叶汀肩头,借着几缕月光瞧见叶汀睫毛弯弯伴着呼吸微颤。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渊垂头细细亲了过瘾,方才抱着怀中人一同入睡。
  
  半晌……叶汀悄然睁开眼睛。
  
  夜幕里,音轻如丝,却是磊落而郑重。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最喜欢二哥了啊……”
  
  ……
  
  钻入心底的一句话,像极了一颗璀璨的星子,噗通一声投入心底的清潭里,漾起层层涟漪。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魏渊默声道,二哥也爱你。
  
  尾声: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咏一曲绝唱,载一页史书,传一段佳话,道一回传奇。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且说建元末年,那皇子正意气风发,那将军尚年少轻狂,西北一战三载久,血染黄沙,埋骨铁马。
  
  又说嘉元初年,那帝王已足踏苍穹,那将军却沦落长门,二十载岁月长,初雪未霁,咫尺天涯。
  
  再说嘉元五年,那帝王披甲为将军,那将军横刀为狄王,一载光阴逝,长军归京,破镜又圆。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后说嘉元二十五年,帝王除冠冕,将军解华袍,两相执手,居庙堂之远,逍遥河山,处江湖之间。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醒木一声,震响四座,说书人施施然卷起未涂画的破旧折扇,扫一扫袖,道:“咱们这回书说到崇武大帝跟端烈君后足踏山河再未离别,四海升平那是百姓安居乐业,大伙儿坐这儿听了小半年故事,这同心一结就是一场皓月。各位看官不好意思,今日江山又小雪,各位打尖儿的,住店的,过来听说书人说书的,别忘了多加件衣裳。若还想听书,明日且起早吧——”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 露西弗俱乐部 www.lucifer-club.com
whuzh于2018-01-31 19:13发布
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一页 目录 上一页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